《玄武裂天》全文閱讀

作者:藍庭  玄武裂天最新章節  玄武裂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玄武裂天最新章節第一幹九百六十二章 道君之戰(19-03-08)      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 遇強則強(19-03-08)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恐怖拔劍術(19-03-08)     

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道境不出何以爭鋒

,老夫終於凝聚出了天道之眼!老者須發俱張,之前的憋屈一掃空,禁不住仰麵縱聲大笑;是時候輪到老夫揚眉吐氣了!
  這天道之眼的確不凡,能洞察乾坤萬物,看破虛無,自然能看透一切神通,法術的破綻,幾乎就已經是立於不敗地。
  這下該輪到陸隨風悲劇了,雖驚卻方寸仍不亂,腳踏飄渺追雲步,一時間,滿場都是青影閃爍,在一道道金色光柱中穿棱遊走。大有萬花叢中走,片葉不沾身之狀。
  這一幕直看得那些原住民強者,一個個像是打了雞血般的滿麵通紅,熱血沸騰,心中的一腔鬱氣全消。
  殊不知,那老者看似逆轉了戰局,卻暗自鬱悶得肝疼,突破道境後漾溢的笑容比哭還難看。為了一雪之前的無盡恥辱,傾力的凝聚出著天道之眼,體內的靈力抽空了一半,卻連對方的衣袂都沒沾上一片。
  大力神將,凝!老老的喉嚨間噴出一道如雷震吼,雙瞳中綻射出的金色光柱,頓時凝聚出一尊尊身披黃金戰甲,手持金劍的巨型虛影,逐漸變得凝實。一個個腳踏虛空,宛如神兵降世,轟隆隆的從雲層中浮現出來。
  一時間,無數的青衫身影破碎,一個個的黃金戰兵也同時化作煙雲消散。那情形如同千軍大戰,直殺得虛空踏陷,雲氣激蕩,如雪波驚濤翻湧。
  良久,天道之眼開始黯淡下來,應該是體內的靈力無法支撐下去,那些黃金戰兵隨之變得虛幻起來,逐漸變得不堪一擊,很快就被清洗一空。
  無數的青衫身影同時消失,陸隨風的身形毫發未損的顯現出來,隻是麵色顯得有些蒼白,看上去也像是靈力耗損過度,有如強弩之末。
  那老者也是額頭見汗,大口的喘著粗氣,胸脯劇烈的起伏,情形也不容樂觀。這一次交鋒,雙方都靈力耗盡,也隻拚個旗鼓相當,勢均力敵,仍是高下難分。
  此時的雙方,身形雖都挺得筆直,氣勢仍然凜冽,明眼人卻看得出這兩人已再無一戰之力。事實上,那老者突破道境之後,在戰力氣勢一時倍增,在這種情形下,仍隻是拚了過平手,這一戰應該算是輸了。
  雙方仍在不甘勢弱遙遙對峙著,但此時的狀態看上去就顯得頗為疲憊,彼此都透出後力不繼之狀。這對一直心存不軌的紅臉虯髯老者來說,應該是不錯的出手之機。隻不過,見到兩人之前的恐怖戰力,竟是生出忌憚之心。其中的任何一個,就算已是強弩之末,也不是他一擊便能滅殺的。
  畢竟是活了近萬年的老怪物,心思判斷尤為慎密,輕易不會出錯。所謂運氣這東西,是世上最不靠譜的存在,沒有十足的把握,就冒險出手,絕對的凶多吉少。
  所有,紅臉虯髯老者果斷的放棄了這個念頭,更清楚繼續留下來的後果。目光四下環視,所有的視線都被這場驚世大戰所吸引,深吸了口氣,逐漸的悄然遠離這片危險的區域,見到並沒有人留意到自己,身形隨之淡化,旋即化作一道流光疾掠而去。
  就知道這老家夥會溜!青鸞聖女精致的嘴角掀起一個好看的弧度,玩味的道。
  居然敢對我們姐妹生出軌之心,就要有承擔後果的覺悟,還想活著離去,簡直就是在做夢!敖冷月目光冰冷的出聲道,話落,兩女的身形同時淡化,消失在原地。
  紅臉虯髯老者奔掠的速度堪比音速,幾個呼吸間便消失在數千外一個幽穀中。就在他消失的地方,兩道婀娜的身影隨之顯現出來,正是緊隨而來的青鸞聖女和敖冷月兩女。
  這幽穀就像一個口袋,三麵峭壁高聳入雲,其間亂石荒草叢生,一眼便可窺其全貌,沒有任何建築物,洞穴之類的容身處,甚至感覺不到絲毫生命氣息的存在。
  這老家夥明明就消失在這處幽穀中,怎就憑空人間蒸發了?青鸞聖女環顧四周,神識鋪展開來,仍感覺不到那紅臉虯髯老者的氣息。
  洞虛之眸,開!敖冷月寶藍色的眼眸一陣閃爍,身前如鏡麵一般光滑的山壁,突然一陣變幻,泛起一片光幕,如水紋漣漪般的蕩漾著,一步蹋出,整個人便一下坎入了山壁之中,消失不見。
  青鸞聖女見狀,隻是驚怔一下,隨即釋然,原來這山壁中另有玄機門戶,隻是設下了幻陣屏障,如不是敖冷月有洞虛之眸,幾乎不可能發現。
  山壁後現出一個一米見方的豁口,幽光下隱見一道呈七十度斜麵的階梯,一直向下延伸,昏暗中根本看不到盡頭。
  眼前一片沉黑,兩女唯有摸索著沿著階梯往下行,大約五十,還是八十級階級,總之算是下到了底,前麵了一條通道,每隔五十米處,通道壁上便有一顆晶瑩透亮的珠子,足夠讓人看清前麵的路。
  這條通道至少有千米的長度,出口處被一道石門封堵住,敖冷月洞虛之眸開啟,發現離石門的不遠處有一道石槽,纖纖玉手插入石槽中,觸到一個石環,稍一向上扯動,石門頓時傳出一陣隆隆,而後緩緩向上升起……
  沒想到山壁後另有洞天,兩女剛走出通道的豁口,身後的石門又隆隆的降落。
  空氣中透出一股清新潮濕的氣息,接下來,給人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靜,靜得仿佛能聽見自己心跳的砰然撥動聲。這竟然又是一處四麵環山的幽深峽穀,前麵的百米外是一片開闊平坦的地帶,約有三四個個足球埸大小,周圍的山林草木間隱透出無數的燈火,極不規則的散落各處……
  噗噗!兩女剛欲舉步前行,兩道人影突然落在麵前,點塵不驚,兩道人影俱被一襲腥紅如血的長袍包裹住,隻露出一雙冷漠冰浸的眼眸,令人望而生寒,給人一種勾魂使降臨的感覺。
  兩位仙子,尊者有請!冰冷的語音從牙縫擠出,不帶一絲感情,直覺血腥氣撲麵,兩女都是秀眉微皺,眼中的驚色一閃而逝。
  一彎冷月從稀薄的雲層透出,淡淡的清輝斜照在一處碧潭中央的小亭,四周的樓閣庭院變得曚朧迷離,憑添了幾分詭異靜寂的氛圍。
  一張園型石桌,一壺新茶,三盞杯,散發出淡淡的茶香,隻有一道人影獨坐,正是那位紅臉虯虯髯老者,正在對著一盤棋局沉思。
  月色清朗,夜風習習,兩位仙子不妨入亭小座,對奕一局,如何?一道淡淡的語音在碧潭的小亭中響起……
  輕風拂過,兩道婀娜身影驟然出現在小亭中,與紅臉虯髯老者相對而坐。青鸞聖女神色平靜而淡然,沒有一點身陷險境的危機感。敖冷月更是伸出玉手端起桌上的一杯茶,輕輕吹散熱氣,細品了一口;入口滿嘴生香,清新甘甜味長,不錯的極品靈泉茶。
  說話間,伸手撚起一枚黑棋子,悠然落在棋盤上;很久沒有執黑了,但與活了近萬年的老怪物對奕,能獲得先行之機,會多幾分勝算。
  後發未必是劣勢,能縱觀全局,判斷態,算計其間的各種變數,一子定乾坤紅臉虯髯老淡笑地落下一枚白子。
  果然是人老成妖,不妨揣摩一下我此時此刻最想做的是什麼?敖冷月玩味地淺笑道。
  仙子的心事大都寫在臉上,隻看是否有心去讀,讀不讀得懂!紅臉虯髯老者品了一口茶,撫須道;正如仙子的眉宇間明明白白的寫著一個字。
  哦!說說看,是怎樣一個字?敖冷月一臉饒有興趣地問道。
  殺!紅臉虯髯者撇了撇嘴道;兩位仙子的此行,不正是衝著這殺字來的嗎?
  咯咯,世事如棋局,變化莫測,誰是砧上的魚肉,尚未可知?敖冷月咯咯輕笑出聲,邊說邊落子如飛,言談間,一盤棋局巳接近了收官階段;你的中盤大龍已無出路,收官縱然再精妙,也再難挽回大局。
  仙子算無遺漏,老夫像是要輸了!紅臉虯髯者皺眉道,眼眸深處的殺機一閃而逝。
  心不在棋盤之上,輸是必然!敖冷月落下一子;但,如不將中盤被圍的大龍連根拔起,你仍會存著僥幸心理,時刻準備伺機出動,作那孤注一擲的最後一搏。
  敖冷月借棋說勢,眼中閃射著睿智的光華,舉目環視了一下四周,碧潭旁有一片花海,正是盛夏時節,花海迎風怒放,空氣中彌漫著淡淡怡人的清香,同時也隱隱逸散出絲絲冷洌的殺氣。
  這片花海中足可隱藏數十人而一點不嫌擁擠,花海的芬芳可以掩飾藏身之人的氣息。青鸞聖女突然出聲道,嘴角泛起一抹冰寒徹骨的笑意。
  有風掠過,花海隨之蕩漾開來,一個,二個,三個……整整三十道身影,逐一從花海間冒出來了出來,一色的腥紅血衣裹身,分辨不出年齡與容貌,每人的身上都充滿了冰寒浸骨的殺機。每一雙眼眸中都尋不到一絲情緒波動的痕跡,就像一具具毫無感**彩的殺人機器。
  每一個居然都擁有皇境五品之上的實力,而且還是經過千錘百煉的冷血殺手死士,這個陣容絕對的恐怖。
  天地間突然變得一片安靜,花海的搖聲,憑添了幾分空寂之音。這些血衣死士的眼中,都透出一種冷漠殘忍的堅定目光,這不是故作出來的恐嚇姿態,眼睛是心的窗口,不會騙人。
  這些人血衣殺手死士,活著的目的本就是為了殺人,正常情形下如無意外的變故,兩女的生命都將會毫無懸念地被徹底抹殺。
  隻不過,一旦從陰暗中暴露出來,便完全失去了應有的優勢和先機,就不再是令人膽顫心寒的殺手,衝其量就是一群不知惜命的亡命死士,已不具備任何威脅性。
  但,紅臉虯髯老者卻忽視了這一點,仍自信滿滿,智珠在握的言道:本尊還在為失去了兩具極品爐鼎而感到惋惜不已,沒想你們竟主送上門,這實乃天意卷顧。
  是麼?敖冷月臉上的神色逐漸變得冰寒,嘴角噙著一絲冷笑;你就沒想過,我們姐妹如果沒有殺你的把握,會腦殘的善闖凶地?
  紅臉虯髯老者聞言,眼瞳頓時收縮如針,他還忽略了這個明顯的細節,甚至連兩女的修為都沒有認真關注過,隻當作兩隻待宰的羔羊。
  此時再仔細審視,竟駭然發現自己居然看不透兩女的虛實深淺,不由驚出一身冷汗來。但一想到自已可是貨真價實的半步道境,道境不出,何以爭鋒?居然差點被眼前兩女給唬住了,想想都感覺老臉一陣發燙。
  看你這羞惱不已的模樣,是不是覺得我們姐妹,是在這●31小說app下載地址●虛張聲勢的忽悠你?敖冷月輕歎一聲;果然謊言比實話更能讓人相信,還在等什麼?讓他們出手試試不就知道了!
  本尊正有此意!紅臉虯髯老者目中冷芒電閃;拿下她們,不須留手,隻要能喘氣就行!
  話音倘未落地,花海中已奔電般的閃出一道紅影,空氣中頓時充滿了一股冰冷浸骨的殺氣。
  月色清輝下,一抹森寒的劍光似若蟄伏於幽暗中的毒蛇一般,以不可思議的最刁鑽的角度,最恰當又出乎意料的時間,驟然發出致命的一擊。
  這一擊有若流星飛逝,快,快到了極限,令人根本無從反應,但見一點精光快速地在敖冷月麵前放大,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殊不知,那道紅影的劍鋒尚未靠近小亭,便突兀地發出一聲負痛的悶哼,整個人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回去,空氣中留下一抹血腥味。
  很久沒受傷了!碧潭邊,紅影單手捂著流血的傷口,一雙目光依然銳利,自顧自地喃喃道,看不清血衣包裹下的神情,嘶啞的嗓音冰泠無情。
  

snaptime:2020-07-15 07:28:05  .exectimeㄩ0.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