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裂天》全文閱讀

作者:藍庭  玄武裂天最新章節  玄武裂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玄武裂天最新章節第一幹九百六十二章 道君之戰(19-03-08)      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 遇強則強(19-03-08)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恐怖拔劍術(19-03-08)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道境之戰

麵對著這鋒芒無盡的碎空一劍,陸隨風的神色仍舊平靜,不動如山,探出一隻手掌,迎風見漲,急速的變大。五指張開,仿佛將這片天穹都撐開了。遮蔽了天上的陽光,演化出諸天星鬥。
  轟隆隆!無數星辰墜落,組合成一隻星辰巨掌,震撼壓下,仿佛天穹塌陷。斬天劍斬不開,刺不穿,無論如何鋒銳,仍舊堅不可摧。
  星辰掌不斷壓下,斬天劍堅韌的挺進,形了一個此進彼退,勢均力敵,分庭抗禮的場麵。
  老者怒目園睜,須發張場,額頭見汗,一身衣袍獵獵鼓蕩。陸隨風卻是麵沉如水,青衫拂動,長發四散飄飛,腳下的地麵微微塌陷,龜裂出無數蛛網,顯然也是壓力山大。
  近萬年的底蘊果然不同凡響,剛突破道境便能與我拚個勢均力敵,一旦飛升上界,或許還真能存活下去。陸隨風在這種狀態下還能開口說話,聽這意思,似乎已改變了主意。
  老者聞言,一張臉頓時漲得通紅,心中暗喜,剛要出言說些什麼,剛一張嘴,便噗的噴出一口血來,顯然已受傷不輕。
  碎空劍也因此氣勢一落,被星辰掌壓迫得節節退縮,他的整個人也在向後倒退,每退一步,地麵都會留下一個深坑,神色前所未的凝重。
  深吸了口氣,一頭灰發根根豎起,碎空劍光芒爆閃,虛空中的無數道紋,絲絲縷縷的融入其中,縱橫交錯的線條耀眼眩目,無盡的鋒芒撕裂天地。
  乾坤斬!聲如雷動,斬天劍直直劈下,前方的虛空都被斬出一道百米的豁口,這已經超越了劍之境界,而是超出了想象的道之規則力量。太強了,強到令人不敢直視,不敢麵對!
  好!這才有點道境的威能!陸隨風雙眼一亮,星辰巨掌呼嘯迎上,發出一道轟然震響,巨掌潰散成漫空星辰。
  碎空劍所過之處,一顆顆星辰爆碎,隻是這些星辰的數量太多,那怕碎空劍勢如破竹,一路挺進,仍是被無窮盡星辰阻擋。一顆顆星辰都像是一頭凶獸,死死的撕咬著碎空劍。
  與此同時,陸隨風的另一隻手掌隔空拍出,老者的心神都集中在碎空劍,猝不及防之下,被一掌印在胸口處,如不是道境的身體強度變態,已被一掌拍得四分五裂。
  盡管如此,還是被轟得蹬蹬蹬的倒退數步,才竭力的穩住身形,深吸了口氣,才緩解了胸口處的疼痛。
  兩大道境之間的大戰,沒有弄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動靜來,卻是凶險無比,生死隻在呼吸間。敵對的雙方都停止了戰鬥,靜靜的觀看著這場難得一見的驚世之戰。
  碎空劍劈開虛空,斬碎星辰,卻破不開陸隨風重新凝聚的星辰大手。劍鋒與星辰掌摸擦出電弧火花四濺紛射,就這麼此進彼退的僵持著,誰也奈何不了誰。
  看來老夫這條命,有機會繼續存在下去了。老者感覺到自己逐漸能夠抵擋住對方的攻勢,低落的信心開始升騰。
  隻是當他看見那隻遮天大手印,無視空間距離的阻礙,像座山嶽般的降臨時,才發現無論如何閃避,都躲不開這隻遮天大手印碾壓。
  一聲轟然震響,虛空塌陷,連堅硬的地麵也被砸出了一坑,老者的整個人被陷在其中,灰頭土臉,狼狽不堪。
  這……怎麼可能?一眾原住民無法接受眼前的這一幕,那些高端強者更是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神色。
  如果真是偷襲也就罷了,可明明看見那隻遮天掌印降臨,卻偏就躲不開,這種感覺比吞下一隻死蒼蠅更難受。
  陸隨風青衫飄飄的傲立虛空,一派淡定,從容,他知道在天則法則的限製下,道境幾乎已是打不死的小強,僅憑被壓製住的力量,最多隻能重創,卻無法徹底滅殺。
  咳咳……老者白堂主從坑中爬出來,一頭長發都變成土灰色,那還有之前的傲然霸氣,道境氣度。臉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著,因羞憤而變得極度的扭曲,看上去顯得有些猙獰。
  畢竟是道境的存在,心境的修為自然不差,否則又怎會修到這種至高的層麵。所以,這種憤怒的情緒很快便被排除一空,變得尤為的平靜。然而,這種平靜比憤怒更可怕,令人心悸,那是一種火山迸發的前兆。
  很●31小說app下載地址●好,果然是後生可畏,老夫若是再藏拙,那就真的是在自取其辱了。老者去嘴角的血漬,碎空劍回到手上,遙指向陸隨風。
  恭喜你,可以不用去死了,這是對一個道境的尊重。接下來,隻當真是一場道境間的切磋,對彼此都應該受益非淺。陸隨風收斂了身上的殺氣,說話的語氣少了幾分冷厲,多了些許敬重之意。
  彼此彼此,如你所願!老者如釋重負的長舒了口氣,仍保持著足夠的警惕,能修到這種至高的境界,那一個不是顫顫驚驚,如履薄冰,否則,埋骨之處的荒草都長得老高了。
  我入道境之後,悟出了一套神通掌法,以前也隻是倉促使用了一式;錦繡河山,和第二式諸天星辰,效果雖還不錯,隻是還有待進一步完善。陸隨風淡笑道:接下來的第三式,乾坤顛覆,不知你是否能接下來?
  ,老夫有選擇嗎?唯有舍命相陪了!老者笑道,心中卻是在暗自罵娘,之前的兩式都要了自己的半條命,想想都餘悸猶存,根根須發都豎了起來。
  大寂滅碎空式!老者一聲大喝,搶先出手,這也是他自創的劍道,如今突破了道境,蘊含了絲絲道韻,更是威能倍增,鋒芒裂天,無堅不摧。
  乾坤顛覆!陸隨風朗笑一聲,手掌一翻,在場的所有人頓覺眼前的空間一陣波動,四周的景物一陣錯亂,天地為之反轉倒旋,難辨高低上下。
  轟隆隆!虛空震蕩,一柄環繞著無數金色線條的巨劍,斬在一隻布滿了透明蛛網的遮天大手上。一道道無形的漣漪擴散開來,離得稍近的強者,都是口鼻噴血的震飛出去,有些更是筋斷骨裂。
  道境力量的踫撞,僅僅是餘波便恐怖如斯。這還隻是蘊含了少得可憐的丁點道紋,這片天地空間都難以承受,仿佛就要塌陷下去,難怪這方世界容不下道境之上的存在。
  難以想象,這始作甬者的雙方,受到的衝擊有多大,道境之下絕對的屍骨無存。盡管彼此的嘴角都有血溢出,身形都堅挺如山,寸步未移。
  虛空中唯隻見一隻遮天大手,緊緊的握住那柄金色巨劍,就仿佛像是握住了整個世界。
  那位老者的瞳孔,從黑色變為金色,倒映出四周的景物。本來似若劍與盾的對抗,但現在他卻捕捉到了一絲破綻,所以碎空劍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將布滿網狀的手掌切開了一條縫,頓時有大量的透明霧體逸散而出,遮天大手肉眼可見的在縮小。
  蘊含了道紋的碎空劍果然鋒銳無比,竟連空間之力能切割。陸隨風也禁不住驚歎出聲,整隻手掌突然騰起熊熊火焰,直接將碎空劍包裹在其中,巨大的劍體同樣肉眼可見的在縮小。
  火能融金,你居然掌握兩種道紋?老者滿臉都是難以置信,這才意識到那所謂的破綻,本就是一個預設的陷阱,就等著自己乎乎的往鑽。
  當碎空劍奮力的脫離了火海,隻剩下了可憐半截,想要複原如初,需要補充大量靈力,以及珍貴的道紋,整顆心都忍不住在滴血。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我本就是個丹修,對火之本源有著特殊的親和力,首先掌握的自然是火之規則,這空間規則力隻是意外的收獲而已。陸隨風毫不隱諱的道:我也隻是作一個大膽嚐試,看看兩種屬性道紋之間,是否可以相互轉換。
  我操,貌似又被當了一次猴耍,成了一隻當作實驗的小白兔。老者鬱悶的暗自怒罵了一聲,隻怕近萬年來做的蠢事,加起來都沒有今天多,會不會是患了老年癡呆症?
  那位裝昏迷的紅臉虯髯老者,此時已站在遠處旁戰,並沒有聽見陸隨風兩人的對話,眼中冷芒閃爍,充滿了怨毒,隻待雙方拚過兩敗俱傷時,一並滅殺當場。
  道紋居然還可以這麼運用?敖冷月若有所悟,美眸中異彩連連的道;夫君如今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境界?
  貌似你的紅紈還沒被摘,仍是冰清之身,什麼時候就變ChngRn婦了?青鸞聖女鄙視的瞥了她一眼;能不能別如此無恥,花癡!
  咯咯,這不過是早晚點的事,我們現在可是同舟共濟,你不會從中作梗吧?敖冷月拍了拍高聳的胸脯,一臉的緊張忐忑之狀。
  噗嗤!青鸞聖女見狀,也忍禁笑出聲來,不再打趣的說道:如果沒有這片天地規則的限製,這老家連我的一招都接不下來,更別說夫君了!
  這麼利害!我如今對上這個老家夥,就算能勝也是慘勝。那你到底是什麼境界?敖冷月知道自己的修為遠不如青鸞聖女,卻沒想到竟有這麼大的差距,卻沒有生出失落和嫉妒之心,她已徹底的將青鸞聖女視為了最親密的姐妹,一副好奇寶寶般的問道。
  道境五品而已,在夫君手中同樣撐不住一招!青鸞聖女歎道,狡黠的一笑:或許你獻出紅紈之後,也會追上我的腳步,同誌,努力吧!
  敖冷月羞惱的啐了一聲,霞滿雙頰,說不出的嫵媚動人,貝齒輕咬紅唇,暗暗決定盡快的獻出自己的紅紈,雖然會掉失部分血脈精華,但獲得的反饋同樣的巨大。
  飄渺大手印,第四式,火焚虛空!陸隨風的掌印五指張開,烈焰蒸騰,籠罩一方天地。老者的碎空劍剛才複原,一隻火焰巨掌已當頭鎮壓而下。
  以他如今的道境手段,要避開這一掌還是勉強可以做到。隻是之前一直都是他在發動攻擊,對方不過是在被動的防守反擊。
  而此時,對方還是第一次主動發起攻擊,自己若閃避退讓,那這張臉當真是丟到姥姥家了。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勢弱,明知道這火之規則是金之規則的剋星,也隻能咬著牙硬扛。
  裂空一斬,碎虛劍金芒璀璨,連虛空都能破開。隻是剛一接觸到那火焰巨掌,鋒利的無比劍尖便被融為虛無。
  這個結果早在預料之中,老者的臉沒有任何情緒波動,隻是他的一雙眼瞳,完全變成了黃金色,其間有無數道紋規,像蛛網般的密布。那是劍道意誌和凝聚而成的天道之眼,可以無視任何規則之力的阻礙。
  這老怪居然在這火焰巨掌壓力下,凝聚出了天道之眼,難道這老家夥突破了道境?紅臉虯髯老者一臉動容的喃喃出聲;這怎麼可能?這片世界的規則根本不允許道境的存在!
  雙方施展的威能雖然強大,但仍局限在半步的範疇內,這一點絕不會有錯,他能清晰的感覺出來。可是那天道之眼,隻有步入道境才能凝聚出來,這又如何解釋?
  總之,隻要一有機會,一個也不能留。紅臉虯髯老者的眼眸深處,閃過一猙獰的狠絕之色。目光再瞥向青鸞聖女和敖冷月兩女,身內居然都擁有上古血脈,簡直就是絕頂的鼎爐,更不能輕易放過。
  嗖嗖嗖……一道道金色光柱,從那位老者的雙瞳綻射而出,完全忽視火焰的焚燒,直接將那隻焚天巨掌擊出無數個窟窿,轟然爆裂開來,化著無數火蛇漫空激射。
  ,老夫終於凝聚出了天道之眼!老者須發俱張,之前的憋屈一掃空,禁不住仰麵縱聲大笑;是時候輪到老夫揚眉吐氣了!
  這天道之眼的確不凡,能洞察乾坤萬物,看破虛無,自然能看透一切神通,法術的破綻,幾乎就已經是立於不敗地。
  

snaptime:2020-07-07 08:05:37  .exectimeㄩ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