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裂天》全文閱讀

作者:藍庭  玄武裂天最新章節  玄武裂天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玄武裂天最新章節第一幹九百六十二章 道君之戰(19-03-08)      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 遇強則強(19-03-08)      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恐怖拔劍術(19-03-08)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兵鋒直指天月城

就在這時,一身紫甲的副帥虛海狂突然從戰獸上騰身起而,腳踏虛空的朝著城頭上飛掠而去,身後還緊隨著數十名仙將,一個個同時放出強大的仙力威勢,直向城頭的守軍眾人碾壓過來,意欲憑借高端戰力攻破城池。
  一個金龍衛衣袖虛空一拂,這股足以毀滅這座城樓的勁氣風暴,瞬間煙消雲散,化為無形。
  “你的對手是我!”那位金龍衛聲若寒冰,說話間,一腳跨出城頭,同樣懸立於虛空之中,另外的十八名金龍衛也是同時踏虛登空。
  “好!你即想充當出頭鳥,本帥就先送你上黃泉路”副帥虛海狂殘忍地一笑,虛空拍出一掌,一股強悍無比的仙元力撕破空間,朝著那名金龍衛席卷而去。霸道的仙力銳利無比,天地間的一切仿佛都擋不住它的切割,無形的仙力靈波未至,肌膚便生出被切割的痛感。
  那名金龍衛冷冽地掀動了一下嘴角,同樣虛飄飄地探出,空間突然扭曲起來。接著,便傳出一陣石破天驚般的炸裂聲。仙力與仙力的碰撞,不斷響徹一陣劈啪啦的炸響聲,無數肉眼可見的光弧漫天飛舞,相互衝擊,碾壓,兩團光束不斷的撞擊,爆裂。
  與此同時,十八名金龍衛也和對方的近五十名仙將戰在了一起,幾乎都是二對一的局麵。對方雖然人數占優,但修為卻是參差不一,大多隻羅天上仙中期的戰力,而每個金龍衛都擁有羅天上後期的修為。所以,一時之間很難分出勝負來。
  見到對方的高端戰力介入,白清風知道撤離的時候到了,手中的令旗也高高舉起,隨即重重的向下一壓;放箭!
  數百名持有特殊箭矢的弓手,早已蓄勢以侍,見到令旗落下,弓弦彈動聲齊齊響起,每支箭矢上都刻有火係符文,剛離弦,箭頭便爆開一團火焰。一時間,就像是下了一場流星火雨。
  火箭並沒有射向敵軍,而是紛紛落入護城河中,那,環繞三門的護城河頓時騰起一片熊熊火海,無數正在蜂湧渡河的敵軍傾刻便被火海吞噬,驚呼慘叫連連,撕心裂肺,聞之令人頭皮發麻,空氣中彌漫著陣陣皮肉燒烤的焦灼味。
  對方主帥顯然也沒料到會出現這種狀況,驚怒之下,立即下令攻城將士迅速撤回。隻是攻城的大軍這一撤走,那些渡過護城河的數萬將士頓時就成了孤軍,退路完全被火海阻斷,雖然手中兵刃還緊緊的握著,表現得依然凶悍,但神情間的絕望之色卻是顯露無遺。
  戰場上的形勢就是這般瞬息萬變,這些衝在最前的人,本以為自己將成為首先破城的功臣,殊不知,一下就變成了冤死鬼。
  拚命攀上城頭的很快就身首異處,城下的敵軍很快也在密集的箭矢下變成了屍體,最後被大火燒成了灰燼。
  戰鬥到了此時,城樓上的白清風才長長的舒了口氣,伸手了一把額頭的汗漬,別看他表現沉穩,淡定,心卻提到了嗓子眼。深吸了口氣,手中的令旗左右一擺,最後指向北城門。
  所有守軍見旗如令,不需要問什麼?紛紛令行禁止,弓藏兵刃還鞘,有序不亂的快速離開城頭,隻是片刻時間,整個城頭已經是空寂無人。
  城下烈焰蒸騰,宛一條蜿蜒的火龍,煙霧彌漫,根本看不見城頭上的變化。城外的數十米高空上,仙兵法器縱橫翻飛,呼喝吼叫之聲此起彼伏,不斷有血雨灑落,可以想象戰鬥的激烈……
  那名金龍衛和虛海狂隔空對撼一掌,虛海狂輕哼一聲,身形向後飄退了數米。那名金龍衛飛隻是晃動了一下,仍舊氣定神閑的懸立空中,整個人猶似嚴冬飛雪般冷冽,冷厲的目光如劍的直射向對方。
  虛海狂頓覺全身肌膚宛如切割般的生痛,心中不由一凜,沒想到對方軍中竟還有金仙強者的存在,且修為絕不在自己之下。再舉目望向其他的戰團,都是己方二打一的局麵,卻毫不占優,甚至都是稍落風,有幾位仙將已受創濺血,已經支撐不了多久。
  看來對方已早有準備,想要以高端戰力強行破城的計劃是不可能實現了。虛海狂善戰,卻並非蠻戰,若戰而不能勝之,何必戰。如今見事不可違,當即果斷的大喝一聲;撤!聲落,整個人已出現在千米之外。
  其餘的一眾仙將此時都或多或少的帶了傷,聞聲簡直如獲大赦,如再擔擱片刻,勢必會有人隕落,那還會稍有遲疑,紛紛丟下對手破空而去。
  這一戰從日出直打到黃昏,那名金龍衛和一眾金龍衛並沒有降下城頭,直接轉身朝北門方向電掠而去,很快就追上了撤離的大軍。
  白清風清點了一下大軍的損失狀況,包括傷者在內隻剩下了不到八萬將士。麵對六十萬敵軍四天的瘋狂圍攻,這點損失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不過,白清風還是倍感心痛,一路上沉默不語。
  別哭喪著一張臉,戰爭那有沒流血死傷的,你已經做得很好了。那名金龍衛大咧咧的在他肩上拍了拍,問道:我們接下來要去那?
  返回流雲城!白清風說道:最多不出半月,敵軍就會接到我方兵臨天月城的消息,到時必會回師馳援。我們此去流雲城,就是與城主合兵一處,追在這支大軍之後,形成夾擊之勢,令其如虻在背……
  虛無顏和陸隨風帶著四十萬大軍一路南下,也不再掩藏行跡,披星戴月的日夜兼程,沿途並未受到任何阻撓,而且所經城鎮,都是城門大敞,任由大軍穿城而過。
  七天後,已距天月城隻有千之遙。逸風城是座三級城市,位於交通要道,地處三條大道的匯合處,一麵臨山,一麵則是濘泥的沼澤地帶。也是前往天月城的必經之處,按理應該擁有重兵住防,免不了要有一場大戰。
  然而,當大軍抵達逸風城時,城主聽聞城外來了討伐大軍,鋪天蓋地,一眼望不著邊際,當場就嚇了,不知道這隻討伐大軍怎會突然出現在這?卻知道自己可是偽政權的鐵杆擁護者,而逸風城的地方仙軍隻有不足三萬,如何抵擋得住對方的進攻。
  於是,他連想都沒多想,也沒和任何人打個招呼,直接收拾府中的貴重財物,帶著一門老小悄然跑路。城主都不見了去向,地方仙軍那會呼呼的去堅守城池,直接打開城門,迎接討伐大軍入城。
  能夠免去一場攻堅戰,自然是件好事。大軍經過了數萬跋涉,已是疲憊不已,急需休整,補充軍資糧餉。於是,大軍進城後便住紮了下來,養精蓄銳,接下來,兵鋒將直指天月城。
  討伐大軍突然出現在逸風城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天月城。城主府頓時一片嘩然,討伐大軍不是被阻在南華城外嗎?
  當下不是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風逸城距天月城不過千,多則三日,少則兩日,便會兵臨城下。大長老一脈的高層齊聚城主府,連夜商討應對之策。已在第一時間傳訊住紮在南華城的大軍,緊急回師天月城馳援。
  但,援軍最快也需半月時間才能趕到,問題是天月城能堅持這麼久嗎?若坐等討伐大軍來攻,隻怕連三天都扛不住。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或許還能延續對方兵臨城下的時間。
  偽城主虛天涯想要親率二十萬仙軍出征,卻被大長老否決了。理由很簡單,他這個孫子或許是個心機深沉的陰謀家,卻不是一個能統兵征伐的帥才。
  大長老微眯著眼,目光落在站在虛天涯身後的一個中年人身上,良久,這才出聲道:虛淵,就由你統兵阻截敵軍的進犯!
  虛淵聞言一震,隨即躬身抱拳施禮;是!虛淵絕不會有負重托,將盡其所能的拉住對方前進的腳步,等待回援之師到來。
  自從上次兵敗逃回天月城後,講述了整個戰敗個過程,不但沒有受到懲罰,反而得到了大長老和虛天涯的賞識,都認為他是個難得的將才,隻是輸在了一點運氣上,便將其留下了城主府,成了虛天涯的心腹幕僚。
  虛淵,你準備帶多少人出征?虛天涯問道,在場之中也隻有他與對方作過戰,應該沒有誰比他更合適了。
  虛淵暗歎了一口氣,目前天月城的兵力也隻有區區二十來萬,就算全帶出去也無法與對方正麵抗衡,想了想說道:十萬!
  眾皆聞言都是皺了皺眉,靜待他的下文。果然,虛淵接著說道:此番出征並是與對方正麵對抗,隻能以守為主,盡可能的拖住敵軍,如果指望打敗對方,幾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大長老點點頭,十分認同他的分析和看法,於是問道:不知你如何以十萬之眾抵擋對方的四十萬大軍,又能堅持多久?
  

snaptime:2020-07-07 06:51:35  .exectimeㄩ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