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手成婚》全文閱讀

作者:亦辰  縛手成婚最新章節  縛手成婚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縛手成婚最新章節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終章 感念新春快樂(18-02-13)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懺悔來世做好人(18-02-13)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指責最後的探望(18-02-13)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長孫為貴


  大太太聞言,隨後搖頭,“不是,如果李家父親真要阻止,從一開始就不會有,哪還會等到之後?聽你這麼說吧,我想應該還是婉欣個人的想法。她自己跨不過心那道坎……不過,事情都已經告一段落了,他們兩個再反複折騰,都已經結婚成家了,我們也該鬆口氣了。”
  “是啊,總算是能夠鬆口氣了。”
  “雖然婉欣是進門了,但那脾氣啊,小敏,你挑個時間也說說,那樣反複無常,全家上下跟著她一起折騰。天天這樣,那大家都別過日子了。”大太太最後再叮囑。
  “是,我也這麼想著。”二太太應著:“婉欣這個性格的事兒,是會提一提,隻不過,擔心她有別的想法,我在想,還是得過段時間,等她適應了宋家的生活再說。畢竟,新媳婦剛進門,就說她禮貌的事兒,會讓她以為我們是在給她下馬威。”
  大太聞言,隻是笑笑,並沒有接話。
  李婉欣相對於以前的尚卓佳,這待遇顯然不能同日而語。
  以前的尚卓佳進門時可沒有這樣好的待遇,進門兩年,宋劍橋可是連尚卓佳的房門都沒進的。
  想想前一個,再看看現在這個,大太太居然開始同情起尚卓佳了。
  “今天卓佳也來了,她能來,我倒是很意外。”大太太道。
  “哦,嗯。”二太聽大太太這麼說,微微側目,隨後又有轉開別處,並不想在尚卓佳這話題上停留。
  尚卓佳跟她有什麼關係?
  大太太道:“她今天能出現在這,是表示跟宋家握手言和了吧?不然,哪個前妻有這樣的肚量,心還有恨,今天是萬萬不會出現在這。”
  “她?誰管她是怎麼想的,來這,還不是因為那個姓邵的,是陪那個人來的。唉,誰叫那個人身份太特別了,人家來,我們家老爺說,是給了我們宋家天大的麵子。雖然說我們宋家並沒有那麼在意,但往外看,媒體那邊報道起來對宋家隻有好處。既然對宋家名聲好,那我就不說什麼了。”二太語氣淡淡的。
  大太太道:“她畢竟是園子的親生母親,園子孩子她身邊養著。你呀,想要經常看到大孫子,你還是別對卓佳有太多意見了。那孩子,也不容易。說到底,是宋家虧欠了她。”
  二太忍不住轉頭看大太太,“不是吧?大嫂,你這是胳膊肘往外拐啊,你這是什麼話呢?我們宋家虧欠了她?她離開宋家轉身就靠上了那個人那棵大樹。一回來就把我們家劍橋送進去,要不是發現了院子,我兒子此刻還在頭呆著!大嫂,當初對她,那都是意外,平時對她怎麼樣好,她不記半分,幾年相處,她就記得那一刻的不好。做人怎麼能那麼沒良心呢?她要是真把宋家當自己家,我們宋家人當自己人,平時生活中引起的摩擦,她就不會放在心,更不會記恨!”
  大太道:“可說到底你們之後的做法是過分了,怎麼能在人還昏迷的情況下送去南方的醫院呢?她醒來發在自己被困在那樣的醫院,誰能受得了?”
  “她要是真把我們當自己家人,真的信任我們,就不會想我們要害她。她她會相信我們,會把她接回來。我們當時也隻是想暫時把她送走,讓她冷靜下來後,我們再把她接回來。畢竟當時……不是方旋也要生了嘛,她還揚言說要害我們家劍橋,那當時在那樣的情況下,外麵為了顧全大局,我們也隻能那樣。可她畢竟是我們家的兒媳婦吧?我們可從來沒有真要傷害她,或者要把她掃地出門的想法,是她沒把我們當自己人,不相信我們。”
  二太話落,臉色也也是相當難看,直接扭開車窗外。
  大太太聞言,笑容略僵,輕笑了聲,麵對這樣的話,她還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既然你們是這樣的想法,那當時在人送去醫院的時候就應該說清楚,是不是?”
  二太道:“那也得有時間有時間呀,但是那樣的情況,你說我們怎麼說?一個是方旋馬上要生了,就底攏那個時間。就是因為方旋這個事兒,尚卓佳那個死女人才鬧得那麼大。她是受不了劍橋在感情上的傷害,其實那個哪是傷害啊?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樣。當初劍橋對她是真的好了,對方旋也沒有那個意思了。至於那個孩子,純粹就是我自己私心留下來的。劍橋也是後來才知道,你說方旋那個肚子又那麼大了,劍橋知道孩子都已經成型了,難道還能不要嗎?他哪是那麼無情無義的人。”
  二太話落,又忍不住歎了口氣。
  頓了頓,他再轉向大太太說:“我原本是沒有動那個心思要留下孩子的,自己兒媳婦跟兒子一直和不到一塊兒,終於能合到一起了,我當長輩的我能不高興嗎?可是方旋那個賤人,她居然說那胎一定是兒子,我們二房還沒有孩子出來,不像大嫂你,你兩個孫女兒都多大了?我一個是不想讓孩子真的就那麼沒了,再聽一個肯定是個孫子,我就忍不住把孩子留下來啊。我要是知道尚卓佳那個時候也懷了園子了,我能保方旋那個賤人害自己的兒媳婦?一切真的就是那麼意外,真的是上天注定吧。”
  天命難違,二太太知道尚卓佳居然還生了個孫子之後,鬱悶了很長一段時間。
  可後來,看著孫女兒宋惜惜一直在身邊跳來跳去,又聽話又懂事,她就覺得這是天注定的。
  不過現在,一切也都好了。
  孫女兒養在身邊,孫子也不會敵對著自己。主要是現在兒子又喜結良緣,所以一切過去鬱悶過不去的坎兒,現在也都能過得過去了。
  大太太隻笑不言語,站在外人看這事兒,難道不是二房的錯?
  不過,說來說去,總歸是別人家的事兒,多說幾句誰心能好受?
  到家後二太說要回去休息下,向來宴客的主人家都是吃不飽,睡不好精神焦慮萬分的。所以這事兒徹底辦下來後,二太是終於可以好好睡一覺了。
  大太太都沒下車,直接在二太說要下車時說了句:“那我就不讓你去我那邊坐一會兒了,你這些天為了劍橋的婚事,一定是吃不好睡不好的,現在放下了你就好好休息下吧。”
  二太太聞言,隨後點頭:“是啊,確實睡不好,從來沒睡好過。婉欣就是那反複的性子,我能睡得著就成了,還要求要睡得好。”
  大太太擺手:“明白,你去好好休息吧。”
  二太點點頭,下車回去了。
  大太太不說那話,她還真準備再去大太太那邊坐坐的,確實是有些話要說。這把年紀了,除了說說話排解心的雜碎想法,還能做什麼?
  大太太那邊到了家,想著明天要把孫子接過來,當即讓李嫂去準備宋唐愛吃的東西,吃的玩兒的,瓜果蔬菜、肉食、奶製品全都準備齊全了。
  就為了迎接大太太這個長孫,全家上下都開始忙碌起來,就跟準備每個月的家宴一般忙碌。
  小李嫂過來問李嫂拿點兒鹿茸過去,二太說晚上想吃點兒。但家已經沒有了,去超市買的又擔心口感不好,二太太這幾天心情煩,如果在超市買來的東西口感不一樣,她那不得又得鬧?
  從二房那邊過來,居然看到大房這邊上下都在忙活著,小李嫂很是意外。
  “家是在做什麼?是要宴請誰啊,為什麼上下都在忙?”
  李嫂回頭看了眼,靠近小李嫂低聲道:“明兒孫少爺要回來,太太高興,所以讓家趕緊備上孫少爺愛吃的愛玩兒的,別到時候孫少爺來了的時候吃不上一口喜歡的,玩不上一會兒愛玩兒的。”
  小李嫂怔愣了好一會兒,才反問:“難道不是千舟和宋城少爺那個孩子?福寶小少爺?”
  “是他啊。”
  李嫂當即再道:“我們大房也就那麼一個寶貝少爺,還是二少爺家的。太太可是寶貝得很,我而且現在我們都不允許再叫少爺小名了,說是以後孩子長大了,聽到說自己的小名兒居然是‘福寶’這麼個又俗又傻的名字,你說他得多鬱悶?孫少爺將來是會很排斥這個小名兒的。”
  “那以後叫什麼?”
  “宋唐少爺啊!”
  “叫名字?”小李嫂有點發愣:“不是說,家阿姨直呼主人的名字,不好嗎?”
  李嫂道:“千舟說沒關係,家阿姨都是年長的,年長的不論輩分論年紀也當得起叫名字。並且說家做事兒的都是老人,對孩子太恭敬了,是有那麼點兒折壽的意思。太太聽說了,就直接同意了。反正隻要是對孫少爺好的,太太都同意。”
  小李嫂頓了頓,點點頭:“說得也挺對,要說宋唐少爺這個小名兒,也是承載了太多了的好,據說對小孩子來說,其實是不好的,咱們鄉下孩子的小名兒都是起得越賤越好養活。千舟當初就隻是隨便想了個名兒吧?福寶是好,可聽起來,就跟叫吉祥物一樣,還不如叫咱們家小姐們的小名兒好,鬆子、果子、小奶糕,是不是?說將來等孫少爺長大了,回想起這個小名兒,那確實會很抗拒。”
  

snaptime:2020-10-26 14:15:44  .exectimeㄩ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