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手成婚》全文閱讀

作者:亦辰  縛手成婚最新章節  縛手成婚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縛手成婚最新章節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終章 感念新春快樂(18-02-13)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懺悔來世做好人(18-02-13)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指責最後的探望(18-02-13)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是同情


  “哦,你要帶她們倆個出去啊?”大太太立馬眼睛一亮。
  劉千舟點點頭,大太太再問:“那唐唐呢?”
  “他呀……還是一起帶出去吧,讓阿姨帶著一起帶出去。”劉千舟道。
  大太太其實在劉千舟對大孫子宋唐的態度上,也是有意見的。
  因為大太太總感覺劉千舟對宋唐沒有對鬆子那麼熱心,不知道的還以為宋唐才是抱養回來的呢,因為請了阿姨,宋唐所有事兒,劉千舟就沒怎麼上過心。
  有阿姨,還有李麗元那個外婆,劉千舟怕吵,所以對宋唐就少了很多關愛。
  大太太是為自己的大孫子不值,是心疼。
  “你要是帶兩丫頭出去玩兒,那明天我過來把宋唐接我那邊去,你們在外麵玩兒吧。”大太太道。
  劉千舟頓了下,“不太好吧?宋唐到你那邊,會很吵的,媽,會打擾到你休息吧?”
  大太太道:“那也比跟著你們出去好,你們出去吧,孩子我來看。”
  劉千舟緩緩點頭,“也行,那就這樣辦。現在我送你回家?”
  大太太擺手:“不用了,你這一下子領了三個孩子,早點回去吧,我們這讓司機送回去就好了,你路上開車小心一點。”
  “媽,真不要我送你們回去嗎?我沒喝酒。”劉千舟笑道。
  “知道你沒喝酒,我們自己回去就行了,再說了,你二嬸跟我一起呢,沒事兒,你帶著孩子們回你那邊吧。”大太太道。
  劉千舟緩緩點頭,“那……好吧。”
  劉千舟送大太太和二太太上車,鬆子和宋夷陵站在台階上跟長輩揮手,直到車子離開。
  前麵車開走之後,劉千舟這才讓兩丫頭坐在後麵兒童專座上,把孩子放在上麵,扣上安全帶,平子華坐在前麵副駕駛。
  劉千舟有意讓平子華過兩年就學車,現在也會在小區後的路況上,教平子華開車,他也能把車開走了。總之男孩子在學車的專業上個,一定是比女生有天賦的。
  劉千舟剛準備上車,宋劍橋就在上麵對她揮手,劉千舟抬眼,隨後笑著揮手。
  隨後進了車子,劉千舟問平子華:“子華,你有跟劍橋叔叔說新婚快樂嗎?”
  “有的。”平子華忙應話。
  劉千舟挑眉,那就夠了。
  “後麵兩位小姐,別太鬧了啊,坐穩了,我要開車了。”
  劉千舟提醒後麵兩丫頭,她跟兩丫頭私下相處,就跟平輩的姑娘一樣,沒把兩丫頭當成孩子。或許,這就是孩子喜歡她原因。
  宋劍橋看著劉千舟的車子開走,後麵的賓客熙熙攘攘的也已經走得差不多了,他也總算鬆了口氣。
  看向李婉欣,當即抬手將手壓在她肩膀上捏了捏:“累了吧?辛苦了,好在結婚就這一次。”
  宋劍橋話落,敏感的李婉欣忙扭頭:“是嗎?你這不是第二次嗎?”
  宋劍橋抬眼,“第一次婚禮,我沒有出席。”
  “啊……”李婉欣為我張口,顯然是很意外。
  “我們也回去吧,這幾天休假,不出去旅遊,就隻能在家呆著了。”宋劍橋道。
  “你休假那就出去玩兒吧,不然別人都有蜜月旅行,就我沒有,別人問起我來,問去哪旅遊了,你說我怎麼說啊?”李婉欣說。
  宋劍橋微微擰了眉,“怎麼不早點說,早說我們可以早一點製定計劃。”
  “現在計劃也來得及啊,幹嘛要活在定製的生活中?我們隨時出發,來場說走就走的旅遊啊。”李婉欣說。
  宋劍橋看著已經成為他妻子的女人,李婉欣的思想是比較新世的,相對他來說更加開放。
  “好,我就陪你。”宋劍橋道。
  二人上車,李婉欣忽然問:“對了,那個……你二哥的女人,她是不是年紀很小?”
  “嗯。”宋劍橋低低應著。
  前麵是司機在開車,他自己喝得已經快挺不住,但在外麵,他依然能夠保持自己的風度。
  但這一下子坐進車了,可就沒那麼繃得住了,很困,特別的想睡覺。
  李婉欣的聲音,忽近忽遠,宋劍橋微微閉上眼睛。
  李婉欣又問:“宋城,比他太太大多少?二十歲?二十五?”
  提到宋城,這名字還是挺讓宋劍橋醒酒的,當即再抬眼。
  “沒有,也就是十來歲吧,十三歲左右。”宋劍橋道。
  李婉欣微微驚訝,“才十三嗎?可是,那個劉千舟看起來真的很年輕啊,她幾年多大?有三十?”
  “差不多……”
  “天啦!她可真是*,我覺得她二十三四都覺得把她說老了,已經三十了嗎?太看不出來了……”李婉欣無限感慨。
  宋劍橋忍不住擰眉:“你那什麼形容?”
  “*?”李婉欣詫異轉頭:“不是這樣形容的嗎?”
  “……”宋劍橋無言以答。
  “難道不是這麼說的?”李婉欣反問:“長得像少女和女人結合的臉,前凸後翹,極品女人啊。”
  “她的好,並不是外貌,她的才華往往令人忽略了她的美貌。”宋劍橋說完這句,再也扛不住,睡了過去。
  李婉欣很意外,也很震驚,“才華?”
  難道那樣的女人,還有很厲害的才華?
  “什麼才華?我怎麼沒聽過?”
  李婉欣婚前糾結了多少次,那都是糾結的得是宋劍橋個人的事兒。興許家有人跟她提過宋家都是些什麼結構,都是什麼樣的人物構成。
  可是她一心都撲在了宋劍橋身上,哪記得住那麼多?
  不過,現在慢慢發現,這個宋家確實令人很興奮啊。
  “劍橋,劍橋?”
  李婉欣喊了兩聲,沒有回應,她有些不高興,“老公,我叫你呢。”
  前麵司機也是在宋家開了多年的老司機,有些看不過去,友善的提了句;“少夫人,大少爺喝了太多酒,已經睡了,您讓他休息一會兒吧。在外人麵前,宋家的規矩是就算醉死也要維持宋家的形象。大少爺婚宴後送走了那麼多賓客,處處在禮,但他已經繃到極點了,請少夫人您理解他一下。”
  李婉欣微微吃驚,“是嗎?”
  她看向宋劍橋,目光落在當真安靜閉上眼睛的宋劍橋臉上。
  真的是一動沒動啊,睡得很安靜,這就睡著了嗎?
  李婉欣靠近宋劍橋,隨後問前麵的司機:“你在宋家幹多少年了?”
  “有好些年頭了,十來年了。”司機道。
  “十幾年了,哦,那是挺久……”
  所以,她也可以從司機口中知道一些事情?
  “誒,那誰,老吳是吧?你知道上一次大少爺結婚,他也喝成這樣的嗎?”李婉欣問。
  老吳頓了下,搖頭:“沒有。”
  “沒喝?怎麼可能?你是故意不說的吧,你想幫你們家大少爺開脫啊?”李婉欣道:“有什麼不好說的?我又不是那麼小氣的女人。”
  老吳道:“少夫人,不是你想的那樣,第一次大少爺結婚的時候,是我們家太太一愣做主,前少奶奶進門兩年,大少爺都沒跟少奶奶同過房。因為少奶奶一心在大少爺身上,所以兩個人也沒有離婚。後來,是在宋城少爺和他太太的幫助下,兩個人才走到一起的。一開始少爺,根本就不愛少奶奶。少奶奶進宋家前兩年,吃了不少苦頭,甚至當初兩個人的婚禮,大少爺都沒出現。”
  李婉欣微微吃驚,“是嗎?”
  宋劍橋居然一開始不愛他前妻,是包辦婚姻啊?
  司機再道:“少夫人,大少爺可能是真的喜歡你,他其實是個非常低調不在乎形式的男人,前一次跟前少奶奶的婚姻,他是什麼都沒準備的,也從來沒有送過少奶奶任何禮物。可是對您,很明顯就看出來了不一樣。大少爺對您是不一樣的。”
  李婉欣緩緩點頭,雖然她有點同情宋劍橋前妻,不過,她怎麼有點開心呢?
  “我明白了。”
  難怪啊,從一開始就不愛,所以後來,才會在被激怒之下對他前妻施以暴行。
  她就奇怪嘛,真要是有感情,感情深厚的夫妻,怎麼可能會那樣對待一個女人?
  現在聽司機的話之後,那就不難理解了。
  本來就沒有感情,即便後來兩個人關係有所緩和,可也不到愛。所以才會在有矛盾當下,而對對方做出那麼大的傷害。
  這麼看來,李婉欣是更同情那個前妻了。
  那是個苦命女人啊,她知道宋劍橋的事情之後,在網絡上查過一些新聞。
  以當時得轟動,如今網絡上居然隻剩下零星的新聞,顯然是被人刻意抹去了。但她也能在相關的新聞中看到些當初報道的內容。
  一個受盡婆家欺淩的女人,再回來複仇,涅重生啊。
  但在她自己接觸這些新聞中的當事人後,她卻又覺得並不是她想的那樣。
  也許,當時真就是意外?
  宋劍橋的人品,她不懷疑,宋家一家子正義凜然的人,也做不出太惡劣的事情。加上宋劍橋自己在法庭上認罪,最後伏法,這都說明宋劍橋是個有自己道德堅持的人,並沒有父母提醒她,背後猜測的那樣恐怖。
  李婉欣側目,看著睡顏正好的宋劍橋,眼有心疼。
  她心道:不管別人怎麼說你,怎麼評價你,我,都會一直在你身邊。以後,再不猜忌你,再不反複捉弄你和你的家人。
  

snaptime:2020-10-26 16:05:47  .exectimeㄩ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