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縛手成婚》全文閱讀

作者:亦辰  縛手成婚最新章節  縛手成婚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縛手成婚最新章節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終章 感念新春快樂(18-02-13)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懺悔來世做好人(18-02-13)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指責最後的探望(18-02-13)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話題尷尬


  既然都是來參加婚宴的,當然是希望大家能夠吃好喝好。
  於東宇道:“我不坐那邊了,我下午還得去公司,不能喝酒。”
  幾乎是默認了男人一桌,都是要喝酒的,並且那可不是一杯意思意思的喝,於東宇就是怕了。
  劉千舟問於東宇:“新月確定哪天生了嗎?”
  “預產期是昨天,可今早我走的時候她都沒有動靜,看來還得等兩天了。”於東宇道。
  “媽媽肚子太舒服了,小家夥不想出來。”劉千舟哈哈笑道,“孩子狀況怎麼樣?還好啊?之前聽說她很害怕,早早就住進了醫院,現在她平靜多了吧?”
  “現在情緒穩定了很多,媽和家阿姨平時都在醫院守著,還有醫生護士在,她好多了。我想著既然還不著急出來,她自己也沒覺得不適,就再等幾天也是一樣的。”於東宇道。
  楊凝霜意外:“誒,不是聽說二舅媽都已經找葉大師算好了出生的時間了,怎麼還要等?”
  於東宇有問必答,大家都是關心他家的孩子,所以也沒有什麼不樂意的。
  “醫生說如果要在特定時間把孩子剖出來,那就得打催產針。打催產針這事兒媽不同意,新月她自己也很猶豫。所以我們就放棄了葉大師算好的時間,想等孩子自己出來,不論什麼時候都可以。”
  幾人皆點頭了然,“是,確實是這樣,催產針打了也不是那麼好。孩子願意在*住多久,就讓他多住幾天,反正也多的是預產期前後才出來的。”
  “誒,對了,男孩兒還是女孩兒啊?”楊雪嬌問:“查過沒有?”
  “沒查過,現在也該知道了。”楊凝霜說,就住在醫院,照片是很清楚能看到的。
  “沒查過,但是知道了,是女孩兒,我們倆都很喜歡。”於東宇道。
  楊家姐妹一愣,女兒啊?她們三房真的最不缺的就是女兒了。
  不過二房沒關係,生女兒的是宋新月,宋劍橋已經有了個兒子了,盡管兒子養在外麵,但不能否認那也是二房的血脈。
  楊凝霜很關心家姊妹生男生女,因為她自己就準備再做個試管,想要個兒子。
  忙問:“是女孩兒啊?那你們是不是還準備再生個兒子?”
  第一個是女孩兒的話,第二個再要兒子,那壓力可就有點兒大了。
  畢竟現在也不是你想生就可以生的,每個家庭隻能生兩個,允許生二胎還是最近一年國家政策才允許的,這之前就隻允許生一個。
  當然,像宋家,允許不允許那都是要生兩個的,誰家都是兩個孩子。
  一家兩個孩子是標配,一個孩子就太少對孩子自己來說也太孤單了。
  因為每家就兩個孩子,想要個兒子的家庭,第一個是個女兒,第二個生下來萬一還是女兒呢?那可真有點……
  “第一個都還沒生下來呢,哪有那麼快就要第二個。”楊雪嬌說。
  於東宇微笑了下點頭:“是,會再生一個,但現在女兒還沒出生,再生那也是幾年後的事了。”
  “讓新月順產吧,別剖,聽醫生的鬼話。*上給拉一刀你以為就不疼了啊?更疼。但*上要是給拉了一刀,那恢複起來可能就有點晚了,最起碼得兩個月,然而懷孕一個還得把肚子撐多大啊?所以啊,要二太的還是別開一刀了,自己順吧。順了身體也能更快恢複,一年就能生。你要剖,那不得兩三年嗎?”楊雪嬌說。
  於東宇麵色有些尷尬,畢竟他想躲酒,卻也不是很願意來這邊跟女人聊生孩子呀。
  隻能尷尬的笑笑,“是,但孩子是新月在生,我肯定要尊重她的意見。怎麼生不痛苦,就怎麼生。”
  楊雪嬌說:“那當然是順好啊,順的也就一下子。”
  得,這說的,就跟母雞下蛋似地,就一下子。
  “順產也不是那麼容易吧?聽醫生說要看產婦的狀態,有的得生半天一天都生不下來。”於東宇道。
  陪宋新月去產檢,這幾天都在醫院呆著,聽那些孕媽媽和醫生護士說得多了,生產這事兒,真要講運氣,有的很快就生下來了,可有的生十多個小時,產婦受盡了折磨。
  “哪有那麼誇張?”楊雪嬌擺手:“都是女人,是女人就得生孩子,自古以來都是順產的,以前沒有剖宮產的時候,那王公貴族的女人不一樣要經曆那一遭?而起第一個順了,後麵生就很輕鬆了。”
  楊凝霜點頭:“是的,第一個生了,第二個就很快了。主要是順產恢複會比剖腹產的快,剖宮很麻煩,生完過後每天還要按傷口,因為不能讓淤血積在*麵,剛拉開又縫上的傷口那受得住按壓嗎?疼得要死。還不如順產來得痛快呢。順產還不會讓職工受傷,真的,過來人的經驗,是順比剖好,而且對孩子來說,順的也更好。”
  於東宇尷尬的點頭:“是,但還是要看新月的選擇,她願意怎麼生就聽她的。”
  楊凝霜看了眼唯妻是從的於東宇,還真是被宋新月給*得很好啊。
  楊凝霜下意識問:“千舟,你是順的還是剖的?”
  “我?剖的。”她笑了下。
  楊凝霜微微吃驚;“哦……你也是做的手術剖的啊,過後很疼吧?恢複得怎麼樣了?”
  “一切都很好,可能不論是手術還是順產,都因人而異吧。也不是所有人做剖宮產的都那麼、那麼痛苦,有的也還好。”劉千舟笑道。
  她還好,可能是因為生宋唐之前,已經受盡了痛苦,所以生下之後也就沒多大的痛苦了。
  劉千舟問:“聽你們這麼勸,你們是順的?”
  “是啊,我是順的。”楊凝霜道:“我兩閨女都是順的。”
  “珍珠小姨,你生夷陵的時候,是手術還是剖的啊?”楊凝霜又問。
  “這有那麼重要?順的剖的,最後孩子平安生下來就行了,問那麼多有什麼用?”宋珍珠臉色不好。
  楊家姐妹聳聳肩,“那不說好了。”
  反正宋家大小姐宋珍珠脾氣不好,也不是現在才知道,她們作為小輩還真不敢多說兩個不字兒。
  劉千舟看了眼宋珍珠,她當然知道宋珍珠並不想提那段時光。因為那段時光,確實令人不那麼愉快。
  婚宴在熱鬧歡樂的氣氛中結束,不少人身上都有公事,所以婚宴後就走了。
  宋珍珠走之前還是把宋夷陵給強行放在了劉千舟身邊,因為她實在太忙,不像劉千舟,劉千舟就算工作,那也是在家,隻有開會才去公司。
  既然在家,那多一個孩子少一個孩子有什麼關係?
  “你就讓鬆子和宋夷陵她們自己玩兒就行了,你不用去管她們,知道吧?”宋珍珠反複強調。
  劉千舟頭疼得很,“喂……”
  宋珍珠說:“好了,我知道你發愁,那宋唐又不需要你親自伺候,不是還有個阿姨嗎?不要著急,啊?”
  劉千舟輕輕壓壓眉心,“我真是怕了你了,所以這個周末你又是為什麼非要把孩子放在這邊啊?”
  “公司太忙了,我明天要帶隊去外地視察,我也不放心就把宋夷陵放家,你手是不是?那老太太自己看著宋煜就已經夠了,她還幫我看宋夷陵啊?”
  宋珍珠拍拍劉千舟肩膀,“你可是我好姐妹兒,反正你在家帶一個是帶,帶兩個也是帶啊,是不是?就當幫幫我,啊?”
  劉千舟頭疼得很,半含無奈道:“我什麼時候成了育兒師了?”
  宋珍珠笑:“自己人,不說那些,啊?”
  劉千舟頭疼:“我媽在的時候,她還能幫我看一下,這媽回老家,我可能連中飯晚飯都搞不定,我可跟你講啊,你家夷陵大小姐要是在我那兒受了什麼委屈,或者沒吃好睡好,可不管我的事兒啊,一個人盯兩個孩子呢,還有個大兒子要盯。”
  “知道,你辦事兒我還能不放心?”
  宋珍珠把宋夷陵搞定,頓時就鬆了口氣。
  離開酒店的時候,宋劍橋領著李婉欣過來跟宋珍珠打招呼,宋珍珠著急走呢,司機都催幾次了,劉千舟是聽到她接電話的,就因為宋夷陵的事兒,所以宋珍珠還在這杵著。
  這不,剛搞定,這宋劍橋夫妻倆又過來了。
  “小姑。”
  宋劍橋先喊了聲,宋珍珠打從宋劍橋回來之後,平時也沒什麼機會麵對麵。
  不過宋珍珠相信就二太太那張嘴巴,一定會把她平時是怎麼懟二房的事兒告訴宋劍橋,然而她無所謂。
  宋劍橋麵對宋珍珠的時候,還是很尊重的。
  換得別的時候,宋珍珠也不會給什麼好臉,畢竟心頭有道永遠跨不過去的溝。
  然而今天,宋劍橋結婚,她暫時就放下那些成年恩怨,真誠說一句恭喜。
  “新婚快樂。”
  宋珍珠話落再道:“紅包已經給你母親了,現在你過來,我可是沒有再單獨準備紅包給你和侄兒媳婦了。”
  李婉欣知道宋珍珠,所以說話很客氣:“小姑您說哪兒的話呢,我們隻是過來跟您打聲招呼。”
  “嗯。”宋珍珠點頭,當下上下打量這李婉欣。
  宋劍橋問:“小姑是等車嗎?要我派車送你嗎?”
  “不用不用,我司機已經等很久了,不多說了,我現在就得走了。回頭有時將再聊。”
  宋珍珠快速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酒店。
  

snaptime:2020-10-26 14:29:09  .exectimeㄩ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