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世界的術士》全文閱讀

作者:火之高興  漫威世界的術士最新章節  漫威世界的術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漫威世界的術士最新章節第1042章 精羅(20-08-15)      第1041章 你將如閃電般歸來(20-08-15)      第1040章 他一定會來的(20-08-15)     

第1040章 他一定會來的

“算了,不說這些了。”梅林達見這個話題,越聊越悲觀,就主動說起了別的“斯蓋怎麼樣了?”
  “唉…”提起斯蓋,科爾森就又是一聲歎息“她在自己的房間麵,狀態有些不太好。”
  “我們去看看她吧。”梅林達提議道“她沒有看上去那麼堅強。”
  於是兩人就來到了斯蓋的房間,麵燈光昏暗,斯蓋正盤腿坐在自己的床上,腿上架著她的筆記本電腦。
  屏幕上的光芒映射在她的臉上,看得出來她的臉色有些蒼白,眼睛麵有不少的血絲,頭發也亂糟糟的。可見她已經連續工作很長時間沒有休息了。
  可是她全然不顧這些,仍然全神貫注地盯著電腦的屏幕,雙手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打著,有時候停下來沉思的時候,就拚命地啃著手指甲。
  看到這一幕,梅林達和科爾森都心疼極了。
  “停下來斯蓋!”科爾森不管不顧地走上前,一把將筆記本多了過來放到了一邊,用命令的口吻說道“去洗個熱水澡,好好的吃點東西休息休息,這樣下去你的肝會爆掉的!”
  “等一下。”斯蓋揉了揉眼睛,表示自己還可以接著肝,她站起身來想要把筆記本拿回來,可她才剛站起來就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身體晃了兩下又坐回了床上,隻得用虛弱的聲音說道“已經有眉目了,我馬上就要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該死的沃德!梅林達心麵暗罵一句。
  斯蓋以前一直漂泊無依,直到加入了神盾局,她才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覺。可好景不長,神盾局完蛋了。這就像是還珠格格…宣統年間的…
  不過這對她來說不算什麼,因為相較於整個神盾局來說,這個小組才是她真正的家,可是這個家庭內部也出現了分裂,家人當中出了叛徒。
  斯蓋一加入神盾局,沃德就是她的監護人,負責教授她特工的課程,以及對她的一切行為負責,可以說在這個小組當中他們兩個的關係是最好的。
  但是最終,沃德卻是一個騙子,他不是家人,而是敵人。這件事情對斯蓋的打擊尤為沉痛。
  最重要的是沃德還逃脫了製裁,並且保護傘的蛛絲西裝的大賣,和沃德也有著不小的關係。
  別誤會,這其中並沒有太大的陰謀,純粹隻是巧合而已。
  在加勒特伏法的時候,沃德並沒有跑多遠就被科爾森抓了回來。但是讓科爾森沒有想到的是,沃德有一個好哥哥,克斯蒂安,他是美國政府一個很有權勢的參議員。
  他們兩兄弟之間的感情可不是一般的好,甚至是他們一家人,那就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真實寫照啊。
  父母是兩個變態狂,經常虐待他們兩個,於是在多年前,他們兩兄弟就合謀殺死了自己的父母,並且還放火焚屍,隻不過最後所有的黑鍋都由沃德一個人背了而已。
  這個事件,可以說就是沃德心理扭曲的開端,黑化之路的起點!
  而現在這位克斯蒂安參議員,非常害怕自己的弟弟是九頭蛇這件事情散播出去,這會嚴重影響自己的政治前途。
  更加恐懼的是,自己殺雙親的事情都有可能被翻出來。選民可不會理解那對父母有多混蛋,自己當初的選擇有多無奈。他們甚至不會去關心這件事情,隻是看到一個比他們地位高的人倒台,他們就會歡呼雀躍。
  他們不理解醜聞,隻是單純的喜歡醜聞罷了。
  況且,就算自己殺死那對虐待狂父母的事情,能夠被人理解。但自己把弟弟留下了一個人背黑鍋的事情,那可怎麼樣都說不通了。
  到時候別說自己的政治前途了,恐怕自己就將社會性死亡了。
  所以他打算先下手為強,把神盾局摁死,至少他自己要先經營出一幅反神盾局的麵孔,讓人們相信神盾局的殘黨,全都是騙子,暴力狂,恐怖分子!
  到時候不管神盾局放出什麼風來,都是針對他的迫害和誣陷!
  於是他不停的在國會和各地,鼓吹他的神盾局恐怖分子論,並同時向軍方施壓,加大對神盾局的打擊力度。這的確讓科爾森感到壓力倍增,但終究是科爾森技高一籌。
  在克斯蒂安想要營造的氛圍起來之前,科爾森就秘密聯係上了他,並且提議將沃德交給他來處理。
  沃德在你自己的手中,那你就可以真正的放心了。他是九頭蛇的事情雖然會影響你的聲譽,但是你大義滅親的舉動,可以為你贏得不少的選票。
  克斯蒂安不是軍人,不是戰士,他是一個政治家,而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所以他接受了這個條件。
  然而克斯蒂安卻小看了沃德,他還以為這個弟弟仍然是個弟弟。卻沒有想到這麼多年神盾局或者說是九頭蛇的生涯,讓這個弟弟究竟學到了些什麼。
  他派去的押送人員,全都被沃德殺死在半路,並且他本人還被逃脫出來的沃德綁架並且活埋,他拚命想要掩蓋的醜聞,也被沃德用錄音的形式公諸於眾,可謂是身敗名裂。
  克斯蒂安參議員被刺殺,沃德逃之夭夭。這件事情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的反響,民眾紛紛討論,媒體普遍關注。
  隻是有些奇怪的是,媒體在批判這件事情的醜陋惡劣之後,突然話鋒一轉,說起了社會治安問題來。一個位高權重被嚴密保護地參與,都可能被刺殺死於非命,那麼其他人真的就那麼安全嗎?
  而這個時候保護傘適時推出了蛛絲防彈衣,當時就引發了一陣購物狂潮。更何況那段時間,還有發生過一個聯合國小代表團被九頭蛇集體刺殺的事情。
  從那之後,保護傘的蛛絲西裝,就成了聯合國官員到美國出差時候的標配。
  對此,艾瑞達雙子表示這些事情真的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人血饅頭什麼的最討厭了,但是你們這樣把錢和商機送到我們麵前,實在是強人所難啊!唉,讓邪痕裂隙的那群蛛魔加大產量!
  所以就是這樣,神盾局的叛徒沃德至今逍遙法外,而從這件事情當中獲利最大的,隻有那個不是朋友的保護傘公司。
  這件事讓所有人的心都蒙上了一層陰影,斯蓋的最大!
  而在眾人的幫助和勸慰之下,斯蓋也逐漸的從陰影當中走了出來,但就在這個時候又發生了一件非常惡劣的事情。
  一個國家的公共廣播係統,被黑客攻擊突破,並且被掌握了兩個小時之久。而從這個黑客的手法上來分析,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斯蓋。
  這件事情當然不可能是斯蓋做的,但究竟是誰?手法如此的高度相似,最有嫌疑的就隻能是沃德了。
  在所有人當中,沃德和斯蓋的相處時間最長,斯蓋在進行一些黑客工作的時候,也從來沒有避諱過沃德。所以很有可能就是沃德在那段時間當中,掌握了一些斯蓋的技巧。
  現在他正用這些技巧,為報複這個小組,為神盾局樹立更多的敵人!
  這全都是我的錯,全都是我的責任!這讓剛剛要走出陰影的斯蓋,瞬間就自閉了,她偏執的認為,是自己當初的疏忽大意,以及對沃德的完全信任,導致了沒有察覺對方正偷偷學習自己的黑客技巧,以至於出現了今天的惡果。
  所以為了彌補這一點,她幾乎是廢寢忘食的想要查明這一切。
  “聽著斯蓋,這不是你的錯。”科爾森心疼的抓住斯蓋的雙肩,鄭重的說道“我們所有人都被他騙了,是我當時一意孤行把他招進了這個小組,我的責任最大,你不能這樣懲罰你自己!”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他。”斯蓋咬著牙默默的把頭轉到了一邊,但同時歎了一口氣“不是沃德。”
  “什麼?”科爾森和梅林達對視了一眼,不解的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這件事情不是沃德做的。”斯蓋拿起水杯猛灌了一口說道。
  “你…查到了什麼?”科爾森問道。
  “幾乎什麼都沒有查到。”斯蓋攏了攏自己亂糟糟的頭發“但是我詳細分析了這次黑客進攻的經過,其中的手法和技巧,進攻的習慣隱匿自己的方法,和我簡直是太像了,就像是克隆一樣。”
  “這不是沃德能做到的,別說他隻是在一旁偷學了,就算是我手把手的教他,他也不可能學的這麼像。”
  “可以說世界上沒有人能做得那麼像,隻能是我自己。”斯蓋裂開嘴牆扯出一個笑容說道“當我剛意識到這一點的,我甚至都覺得可能是因為自己壓力太大,精神分裂了,或者是在夢遊的時候做了這一切。”
  “哦…”梅林達眉頭皺了皺“要介紹我的前夫給你認識嗎?他是一個很不錯的心理醫生。”
  “我沒精神分裂!”斯蓋抓狂的大叫了一聲“而且我也沒夢遊!”
  “但這讓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還記得我受重傷的那件事情嗎?腹部中彈,生命垂危…”
  “我當然記得。”科爾森沉重的點了點頭“那次是埃文森把你帶走治好了。”說到這,科爾森還在心暗暗鬆了一口氣,幸好如此,否則斯蓋就可能和自己一樣被注入那些可怕的血液,遭受自己今天所受的折磨。
  斯蓋點了點頭“那次治療究竟是怎麼樣的我不知道,我一直處於昏迷當中,但我醒來的時候,我身上多了一套設備。”
  “鏈接我神經係統的輔助外骨骼,說是輔助我進行康複治療的。而那套設施是福音公司的產品,也就是現在的保護傘。”
  “你們都知道那套設施的功能,不隻是輔助我行動那麼簡單。”斯蓋的眼睛散發出了異樣的光芒“埃文森通過那套設施把意識投射到了我的身上,從而完全控製住了我。”
  “那時候情況很危急。”科爾森搖了搖頭“九頭蛇在我們中間製造了分裂,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生命危險。洞察計劃有上線在即,他不得不采取一些過激的手段。”
  “我們現在討論的不是這些!”斯蓋猛的砸了一下自己的床墊“我說的是,他既然能夠通過那套設備把他的意識投射到我身上,那我的意識會不會也無時無刻被那套設備投射回去,在我們所有人都沒有察覺的情況下,我的意識被無時無刻地竊取著。”
  “通過對我意識的回傳和分析,就可以創造出一個完全和我一樣的黑客,一樣的手法一樣的技巧,甚至就連習慣都是一樣的。”
  “這…”科爾森的眉頭幾乎擰成了一串麻花“逆向傳輸,可能嗎…可如果這樣的話就可以解釋通了,但…可能嗎?”科爾森對這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
  科爾森覺得即便這一切都說得通,但實在是無法理解保護傘這樣做的意圖,尤其是這件事情。
  “保護傘這樣做能有什麼好處?黑客攻擊一個國家的廣播係統,那又不是什麼機密機關沒有任何秘密需要竊取,就事件本身而言,這次的舉動更像是一個惡作劇。”
  “要是為了陷害我們,讓所有人都以為這次襲擊是我們神盾局做的,為了給我們樹立更多的敵人,那就更沒有必要了。”
  “他們受領著美國政府打擊我們的任務,我們頂著恐怖分子的名頭。他們對我們的一切打擊都是合法的,並且他們還好幾次把我們逼入險境,但都在最後時刻收手了,這可不是一副要把我們趕盡殺絕的樣子。”
  “或許…他們對我們的消極打擊才是問題所在…”梅林達皺著眉頭分析道“他們不是對我們手下留情,也不是維多利亞漢德顧及舊情放我們一馬,而是留著我們,好讓我們背更大的黑鍋,替他們背。”
  “我看不出來這口鍋有多大。”科爾森搖了搖頭“控製兩個小時的廣播係統,沒有發表任何言論,隻是擾亂了正常的廣播次序放了兩個小時的歌而已。我們身上的哪個罪名都比這個重。”
  “最近不尋常的事情太多了…”梅林達歪了歪頭說道“我有一條不太確定的情報,世界安全委員會…是前委員會的成員,秘密來到了紐約,顯然他們不是和總統進行會晤的…”
  “想不明白對吧?”斯蓋這個時候突然插進一句話“想不明白就找個明白人問一問,總之那套設備是埃文森給我穿上的,所以我聯係了他。”
  “什麼?!”科爾森大驚失色“你不能聯係他!”
  很顯然,現在完全可以確定,埃文森和保護傘有一定的關係。但這個關係有多深?
  保護傘以前可是以福音公司這個形象麵世的,他們旗下的黑章部是政府的合法部門,現在也是。這要說合作的的話,自己也和黑章部共事過好幾次。
  關鍵是,以前埃文森是不是知道福音公司就是保護傘!
  是的,科爾森現在仍然無法確定,埃文森在保護傘當中所扮演的角色。尼克弗瑞那次和埃文森暢談之後,雖然知道了這一切,但並沒有告訴科爾森。
  這並不是他不信任科爾森,而是對科爾森的保護。他深知科爾森和他不一樣,科爾森是一個感性的人,不像他已經完全接近道德真空了。
  他可以肯定,如果他把一切都告訴了科爾森。那科爾森很有可能對保護傘采取一些行動。
  那個時候,埃文森可能會念些舊情。但保護傘也不是埃文森一個人說了算,肯定還有一些在他上麵的人。沒辦法,那小子天生就不像是一把手的料。
  所以,科爾森帶著神盾局的剩餘人員,不管不顧地一頭撞向保護傘這頭龐然大物,那結局就非常的難看了。
  所以他不如幹脆不知道這一切,反正我滿著他的事情也不差這一件了。當然為了保險起見,他隻是隱晦地告訴科爾森,盡量不要聯係埃文森了。
  “你怎麼能聯係他?”科爾森現在是急了“就算不考慮其他的事情,但難道你忘了自己是怎麼加入這個小組的嗎?”
  “嗯哼。”斯蓋聳了聳肩膀“被那個混蛋舉報給你們的,那是他做的唯一一件好事。”
  “沒錯!”科爾森眼睛狠狠的一瞪“他之所以舉報你,是因為你當時身上有兩萬美元的懸賞!而我們現在每個人頭上的懸賞都不止這個數!”
  “說不定,他會把我們全都緝拿歸案換點零花錢。”
  “這倒不至於吧…”梅琳達倒是對此不以為意“他不會無情到這個份上吧…應該不會…”
  梅林達說到最後自己都沒有多大底氣了“不過他未必會來,要知道以前神盾局是開給他工資的,現在可沒有工資給他,以那小子的脾氣,沒錢他會幹活?”
  “不,他一定會來的。”斯蓋對此倒是自信滿滿“雖然我發了很多條短信給他,他都沒有回複,但我最後使了個狠招。”
  科爾森和梅林達同時感到了一絲危險,吞了一口口水問道“你…你做了什麼?”
  斯蓋狡猾的一笑“我把他所有的銀行卡全都給鎖了!”
  …這梁子可結大了。梅林達,你說滅火器能滅的了埃文森的火嗎?
  

snaptime:2021-03-02 09:46:32  .exectimeㄩ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