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世界的術士》全文閱讀

作者:火之高興  漫威世界的術士最新章節  漫威世界的術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漫威世界的術士最新章節第1042章 精羅(20-08-15)      第1041章 你將如閃電般歸來(20-08-15)      第1040章 他一定會來的(20-08-15)     

第1037章

埃文森打算回地球了,這次出來已經小半年的時間了,遠遠超出了當初的預期。
  而且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還是加百列,自己的老幹丈母娘。自己要是再不回去,那估計艾瑞達雙子就和克蕾雅過上了。
  更有可能的是,那兩個女惡魔會把自己的黑白相片都準備好,說不定追悼會都辦完了,而且收的份子錢也不會分給自己。
  所以現在事情都了結的差不多了,得趕緊回去。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是要在山達爾短暫停留一下。
  這次和克人簽署的盟約文本,他需要交給希芙一份,順便也道個別。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弗麗嘉曾允許自己在山達爾,劃分一些不太過分的利益。埃文森打算趁這一次就敲定這個份額。
  “怎麼樣,希芙。在擁有了屬於自己的行省之後,感覺如何?”埃文森帶著笑意走進了希芙的臨時辦公室。
  話也淨撿好聽的說,畢竟自己是來要好處的,當然要先把人家哄高興了,人在開心的時候通常就比較大方。
  可是他一進來就發現屋內氣氛不對,希芙愁眉苦臉的坐在一張碩大的辦公桌後麵,阿爾菲希爾德則是坐在另一側,臉色雖然算不上難看,但眉宇之間也擠滿了憂愁。
  埃文森立刻就收斂起表情,也不說話,把盟約文本放在了希芙的案頭,開始察言觀色了起來。
  “你回來了。”希芙歎了一口氣,簡略的看了一下文件,抬起頭來說道“比預計的時間晚了一些啊。”
  “嗯…”埃文森點了點頭“回來的路上,遇到了一些特殊情況。”
  “哦。”希芙木納的回應了一下,也不接著問了。
  可越是這個樣子,埃文森心就越沒底,這個狀態一會兒談好處還能談得攏嗎?於是他試探的問道“是不是政務方麵有什麼麻煩?”問完他還寬慰道“你是第一次執掌一個行省,在政務方麵也沒有太充足的經驗,會覺得有些困難也是正常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是也不是。”希芙聽了之後卻給了這麼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我至今都還沒有和新星軍團正式交接,所以也沒什麼政務處理。”
  “嗯?”埃文森眉頭一皺,現在山達爾的經濟,因為貨幣瘋狂貶值的原因,已經完全報廢了,按理來說這就應該立刻進行政府交接,建立新的體係了。
  可是希芙卻把這件事情還拖著,可見是真的遇到麻煩了。
  “需要我幫著參合參合嗎?”埃文森說完這句話,見希芙眼睛一亮,於是他就大包大攬的說道“要真需要的話,希芙您但居禁中,外事且聽俺老埃處置。”
  這也不是埃文森嫌自己清閑,非要給自己攬事不可。這主要是隻要有工作,那就有支持工作的一定權力。有了權利之後,在缺乏監督的情況下,那自己就可以大肆的進行一些…喜聞樂見的事情。
  尤其是山達爾現在的局勢還比較亂,那撈起來就更加容易了。
  “現在我們麵對的問題,恐怕沒有那麼容易解決。”這個時候阿爾菲希爾德說話了“首先是…希芙總督這段時間受到了好幾次刺殺。”
  “什麼?”埃文森眉毛一挑“誰做的?”
  “一個號稱救國軍的反抗組織。”阿爾菲希爾德嘴角勾起一絲嘲弄的笑意“他們的理念就是趕走我們,恢複山達爾獨立自主的地位。”
  “這麼快…”對於會有反抗組織的出現,埃文森絲毫都不感到驚訝。畢竟山達爾是一顆人口數量眾多的星球,那麼多人當中有幾個膽兒大的有血性的,沒什麼值得奇怪的。
  可是這種事情需要發酵的時間,領導,組織,串聯起來,這些都需要時間。
  而且這類的反抗組織,在剛剛組建起來的時候隻能在邊邊角角做一些小動作而已。可這才多長時間,他們居然就有能力針對希芙發動多次刺殺。
  首先他們成建製的速度太快了,並且,還能夠掌握希芙這位山達爾目前最高領導人的行蹤,這可就顯得蹊蹺了。
  聯想到這些,埃文森很輕易的就得出了這樣的結論“他們背後有人支持。而且那個人或者是那些人,在山達爾有很大的能量。”
  “沒錯。”阿爾菲希爾德顯然也是這麼認為的“從他們的武器裝備上來看,要比新星軍團大部分現役士兵的都要精良。這足以證明他擁有相當的財力和一定的地位。”
  “而且很有可能是你們身邊的人。”埃文森補充道“能夠多次掌握希芙的行蹤,他對你們肯定很了解,至少你們身邊有他的耳目。”
  “這一點…我不太好確定。”說到這阿爾菲希爾德的臉色變得怪異了起來,然後又有些埋怨的語氣咬牙說道“這全都怪有些人,做事太不穩重了。”
  希芙聽到這句話,耳朵根都紅了,瞬間深深地低下了頭。
  “說的就是你,知道低頭就好!”阿爾菲希爾德得理不饒人,掐著腰對著希芙數落了起來“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身為行省總督,居然孤身一人跑到民間的小酒館麵痛飲狂歡!”
  “你能相信嗎?!她第一次受到刺殺的時候,她居然都沒有察覺出來!”
  希芙現在雖然接受了弗麗嘉的新思潮,但是她在生活習慣上還是一個老派的阿斯加德人。
  酒,對她來說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東西,這一點無可厚非。而且,以她今天地位來說,不管是什麼好酒,隻要是山達爾上有,都能給她弄來,讓她喝個夠。
  可是讓她像一位淑女一樣,在書房麵端著一個杯子底的佳釀,一口一口的慢慢舔,這不是享受,這是受罪!
  她必須要在亂哄哄的酒館麵,享受高漲的氣氛,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那才叫做痛快。所以她的行蹤,根本不用刺探調查,明眼人都知道。
  並且希芙在遭受第一次刺殺的時候,對方估計也是想要隱秘行動。所以悄悄的埋伏,悄悄的包圍,然後悄悄的動手。
  結果喝的五迷三道的希芙,把這完全當成的酒館鬥毆了。她整個人瞬間就燃起來了,一手抄著凳子,一手拿著火腿,把那些刺客挨個開瓢了。
  “喝酒的事情…阿斯嘉德喝酒的事情…怎麼能叫不穩重呢?”希芙低著頭,活像一個一千八百歲的孩子一樣,支支吾吾的解釋道“我這是…與民同樂,對,我這是與民同樂,在民間樹立我的良好形象!”
  希芙說的也是實話,確實是與民同樂,至少在接下來的時候,她被那些組織嚴密裝備精良,拿著山達爾,甚至是宇宙之中都非常先進的能量槍械的刺客包圍起來之後,她抽出長劍肆意砍殺,殺得血流滿地人頭滾滾。還要扭過頭來對著地上的屍體吐一口痰,嘲弄的說道,不好意思先生們,時代變了!
  這個時候,她真的感到非常的快樂!
  阿爾菲希爾德狠狠的瞪了一眼,這位不爭氣的總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不過…他們的膽子可真大。”埃文森也是搖了搖頭“阿斯加德女武神是什麼樣的存在,他們應該早就知道了。就算一開始不知道,在幾波刺客全都團滅之後他們也該清楚了,居然還敢繼續行動,我該說這是愚蠢嗎?”
  “很顯然。”阿爾菲希爾德眼睛一眯“這些事情表麵上雖然是刺殺,但我認為本質上其實是恐嚇。”
  “你先前的那條毒計,讓山達爾的經濟體係崩潰,這是讓既得利益者,也就是原來的財閥無法接受的事情。雖然那條信息是以謠言的形式傳播出去的,我們也一直發表反對聲明,但隻要是明眼人就能看出來,這是誰最希望出現的狀況。”
  “所以他們派出刺客,或許沒指望能夠成功殺死希芙,但卻是一種示意,表示他們絕不認同的態度,想要讓我們改變主意。”
  改朝換代財閥可以不管,甚至可以熱烈擁護新朝雅政,但是要動他們的蛋糕那是絕對不允許的,更何況這一次做得更絕,直接把桌子都掀了,他們要是能夠接受就有鬼了。
  “現在我可以確定,哈哈…”埃文森像是聽到了什麼有趣的笑話一樣,需要的是樂不可支“他們確實是愚蠢,非常的愚蠢。”
  “沒錯。”阿爾菲希爾德你也是笑著點頭道“我問過新星至尊款,以前但凡是新星軍團,想要推出新的經濟政策,或者是改革貨幣的時候,他們都會使出類似的手段。或許是太好用了用順手了,居然照搬過來對付我們,這真是何等的愚蠢啊!”
  阿斯嘉德和原山達爾政府本質上就不同。阿斯嘉德是封建王朝,威權政治。統治者想要做的事情,他們居然妄圖以刺殺向要挾,而且人你還殺不了。這是對王朝權為最大的挑釁,簡直是把脖子往刀口底下送啊。
  埃文森了解了大概情況之後,又覺得奇怪了“這不是太難辦的事情?查清楚背後是誰,不太清楚也無所謂,刺殺總督等同君謀逆,家產充公,該誅幾族誅幾族好了。”
  “…”阿爾菲希爾德是笑而不語。倒是希芙這時候抬起了頭來“他們還沒到死的時候。”
  “哦?”埃文森眼珠子一轉,事出反常必有妖“你在謀劃什麼?”
  “破壞一個東西永遠比建設起來要容易。”阿爾菲希爾德背過身去高深莫測地說道“原有的經濟體係被破壞了個幹淨,可該如何重建它呢?我和希芙一直拖著政府交接,愁的就是這方麵的事情。”
  現在山達爾的情況,可比二戰前夕經濟大蕭條時期慘多了。由於原有的貨幣淪為了廢紙,中產階級以下的家庭瞬間破產,富有家庭破產也隻是時間問題。
  希芙去的酒館麵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氣氛會那麼高漲,那隻是他們在絕望的末日前的狂歡而已。
  現在的情況是工廠停擺,所有人都在變賣一切,農民不願意虧本把糧食運到城市,也沒人組織去收購。他們在無力保存的情況下,隻好把多餘的農產品銷毀。
  原新星軍團的空軍已經全軍覆沒,但陸軍還有不少殘餘,但他們發不下去軍餉,隻能靠著原有的戰備物資過活,時間一場他們成為亂兵的可能性很大。
  “破壞了太徹底了,以至於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搶救了。”阿爾菲希爾德覺得又好氣又好笑“你當初出主意的時候,就沒想著怎麼恢複嗎?”
  抱歉,術士是DPS,奶人不是我的活兒!而且我也不會給一個國家的經濟體綁靈魂石啊。
  “現在許多人都已經到了挨餓的邊緣,用不了多久恐怕就會有餓死人的情況出現了。到了那個時候,恐怕會出現大規模的暴動。”
  “強行鎮壓暴動不算什麼難事,就算這顆星球上所有人都造反,我們也能夠鎮壓。但真的出現那種場麵,天後肯定會不悅,並且對我們的能力產生質疑。”說到這阿爾菲希爾德不由的握緊了拳頭“讓天後失望,就是我最大的恥辱了。”
  “所以我們想了一個主意。”希芙這個時候站了起來,賣關子似的說道“一個很好的主意。”
  埃文森也很配合的問道“什麼主意。”
  “山人治山,山人自救。”希芙揭曉了謎底“我們緊急成立了新星自救委員會,全部都由山達爾人組成,領頭的就是那些刺殺我的財閥們。”
  “我們賦予了這個委員會極大的特權,包括征集物資,調配物資,分配物資,全都要經過這個委員會,其他的物資流通渠道將會被視為非法,他們有權利直接將物資截留。”
  埃文森從中嗅到了陰謀的氣息“他們…應該是按照你們的預計進行工作的吧?”
  “沒錯。”阿爾菲希爾德陰險的笑道“那些財閥見我們不僅沒有追究刺殺的事情,反而給了他們這麼大的特權,所以認為是我們妥協了,也就敢放開手去做了。”
  “他們以近乎,不,完全就是搶劫的方式,無償地搶走一切有用的東西。征集了好多建築用作難民收容所,但麵塞滿了行政人員,全都是和他們沾親帶故的人,唯獨沒有護工和難民。”
  “本應免費分配給難民的的物資,在他們的倉庫麵堆成山,以近乎天價的價格在偷偷倒賣,類似的行為數不勝數。”
  “做的如此明目張膽?!”埃文森都驚訝了,就算是心眼兒被錢塞實了,也不至於這麼不要命啊!
  “他們的賬麵非常的漂亮。”希芙笑道“他們以為我們這些帶兵打仗的阿斯加德人都看不懂賬本。確實如此,很多人的確看不懂。”
  “但我們這些有高級軍職在身的人也看不懂?軍資調配,糧餉發放等等,我們要是看不懂還怎麼帶兵啊?還怎麼吃空餉…咳咳,後麵這句當我沒說。”
  “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若是按照天後之法依法論罪的話,那當剝皮淩遲之刑,死後將骨灰埋入十字路口受萬世踩踏!”
  “原來如此。”埃文森笑道“若是當初你以刺殺的罪名誅殺他們,那說不定他們就會成了反抗暴政的殉道者,但現在他們全都成了罪大惡極的貪汙犯,如果是公審的話,山達爾估計恨不得生喋其肉。”
  “而且,麵對現在的困境,你們緊急成立了委員會,並且賦予了他們極大的特權,就沒人能說你們不作為。”
  “他們橫征暴斂搶劫來的物資,擔下了所有的惡名,但最終,在他們遭到清算之後,這些物資都會落到你們的手中,一個巧取豪奪一個救苦救難,美名歸於天後!”
  “最後的最後,你們甚至可以說引發貨幣貶值的那條謠言,就是他們散布的,為的就是出現今日的局麵橫征暴斂,民眾的不滿和仇恨,也全都轉移到他們身上去了。”
  “不錯,不錯。”埃文森連連點頭,對著阿爾菲希爾德讚賞道“能想出這些招數來,你可以做術士了!”
  “好好說話,你咋罵人啊!”
  

snaptime:2021-03-02 08:41:48  .exectimeㄩ0.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