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馭房有術》全文閱讀

作者:鐵鎖  馭房有術最新章節  馭房有術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馭房有術最新章節第2017章是你(18-02-01)      第2106章原來如此(18-02-01)      第2105章教訓(18-02-01)     

第2017章是你


床上的張禹一聽到蕭潔潔和楊穎聊這個,不由得暗自皺眉。兩個女人之間的悄悄話,竟然是說這個,能不能說點有營養的。
事實證明,張禹雖然已經成為半個老司機,可對於女人,他還是不完全了解的。起碼,女人在八卦和扯閑磕的時候,都是精神頭十足。特別是遇到好奇事的時候,更會打破砂鍋問到底。
“小阿姨,要不然你就說說,你和張禹的第一次......”蕭潔潔討好地說道。
“這......這也能問......”張禹差點沒拿頭使勁往木板上撞過去。
好在,楊穎還是害羞的,哪好意思說,隻能磨磨唧唧地說道:“沒有什麼了......就是那麼回事......其實沒什麼勁......”
“你騙誰呢......”蕭潔潔就撒起嬌來,“小阿姨,你就說說唄......我保證不泄露出去......而且,這也沒有其他人,就咱們兩個......”
張禹又是皺眉,什麼叫沒有其他人,床下還有兩個呢。你這丫頭,能不能不聊這種話題。
“那也不成......羞死人了......”楊穎害臊地說道。
“小阿姨,救救你了......我就想知道......當時是什麼樣的......等我和張禹......我好有點準備......”蕭潔潔再次撒嬌。
“不用準備的......水到渠成就好......”楊穎打起了馬虎眼。
二人磨磨唧唧,這把床下的張禹和駱晨急的都受不了了。
驀地,張禹突然感覺到,駱晨的肩膀慢慢向下,把臉慢慢地貼到張禹的肩膀上。張禹知道,駱晨一直這麼撐著,肯定是太累了。
緊接著,張禹又發現,駱晨的身子開始顫抖,特別是兩條腿,總是輕輕地動著。她的呼吸,格外的不協調,明顯是張著嘴巴,想要喘氣,卻又不敢喘。
張禹想要問問,駱晨是怎麼回事,卻又沒法開口尋問,隻能在心中幹著急。
兩個女人仍然在聊著,楊穎一直不去回答蕭潔潔的問題。她終究要比蕭潔潔有經驗,在被蕭潔潔粘的沒有辦法之後,幹脆說道:“潔潔,你一直和張禹睡在一個房間,還一直說什麼也沒發生,我怎麼就不信呢......”
“本來就沒發生麼......我現在第一次還在呢......”蕭潔潔一本正經地說道。
“我知道,那個事兒,你們倆可能沒做過,但是別的事呢?”楊穎故意問道。
“能有什麼別的事......”蕭潔潔的聲音,不自覺地羞臊起來,仿佛十分的沒有底氣。
見她這般,楊穎又故意問道:“據我所知,張禹這小子,睡覺可不老實......他睡著的時候,總喜歡把手......”
說到這,楊穎不往下說了,隻是偷眼瞟向蕭潔潔的高聳位置。
如果說沒有過,蕭潔潔自然得琢磨一下,可是一聽這話,她更加羞臊起來,急忙低聲說道:“你說什麼?我怎麼沒聽明白......”
“反應的還挺麼......”楊穎學起蕭潔潔先前的口氣,故意說道:“看把你害羞的,要是沒有過,誰信啊......而且,你的還這麼大......”
“我......我......”蕭潔潔大窘,都好急哭了,連忙解釋道:“我才不稀罕讓他碰呢......都是這個家夥不要臉......趁我睡著的時候......動手動腳......真討厭......”
眼下的張禹,都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自己的這點醜事,都讓人家給說出來了。
如果這隻藏著自己一個人,也就算了,還有個駱晨呢。
“那你說說,當時被他......那樣的時候,是什麼感覺?”楊穎為了不讓蕭潔潔糾纏自己,也問起了讓蕭潔潔尷尬的問題。
這次輪到蕭潔潔難以啟齒了,“能有什麼感覺......我都討厭死了......等回去之後,我可跟他一個房間睡了......”
“真的假的?”楊穎馬上追問。
“我......當然......是......”蕭潔潔吞吞吐吐,半天說不出來。
“你這丫頭,就是嘴上厲害,心特別喜歡這個臭小子......”楊穎柔聲說道。
“小阿姨......”蕭潔潔撒嬌地說道。
兩個人繼續聊著,說的都是一些女孩家的私房話。有的時候,還能笑出聲來,特別的融洽。
不知不覺,天都蒙蒙亮了,楊穎見時候不早,趁機說道:“現在張禹已經知道咱們在這,還留信說讓咱們回家。咱們這就睡覺,醒來之後趕緊回家......”
“我也想回去了,住在這,一點意思也沒有......而且,我還有點認床,在這就算困,也一點睡意也沒有......要不然,咱們這就回去吧......”蕭潔潔聊了這麼久關於張禹的話題,已經開始想回家了。
“咱倆不睡,彤彤和駱晨、師姐她們還得睡呢。”楊穎說道。
“這倒也是......”蕭潔潔說道:“那咱們再聊一會,讓她們再睡會再走......我反正是睡不著了......還有點餓了......”
“你這丫頭,性子就是急,想一出是一出......不過我也餓了......”楊穎說道:“要不然這樣,我去看看她們都睡沒睡,要是睡了,就不打擾了,要是沒睡,咱們就一起去吃早飯,然後回家......”
“我看行。”蕭潔潔笑地說道。
聽到二人這般說,張禹不由得鬆了口氣。
他現在巴不得家的人趕緊走,這樣自己和駱晨才能脫身。
一想到駱晨,張禹又是皺眉,駱晨還在這趴著呢,她們過去找,肯定是找不到。到時候,還不得急死。
果然,在楊穎出門後,隻過了兩分鍾,就聽到方彤急切的聲音響了起來,“不好了!不好了!駱晨姐不見了!”
這一嗓子可不小,張禹倒還好說,但他突然感覺到,身上的駱晨猛地一顫。
緊接著,他又感覺到,有一股熱水噴灑到自己的小腹之處。而且,這股熱水的水流很急。
張禹登時一驚,差點沒叫出聲來。不過與此同時,駱晨竟然一把將他的脖頸死死的抱住,身子更是劇烈的顫抖,張開嘴巴,不住地大喘氣。
“呼......呼......”
原來,適才駱晨的腿一直在動,乃是因為她憋了一泡尿。
在憋尿的時候,人的精神是高度緊張的,特別是在這種情況下,好似做賊一般,更是緊張。
方彤那一嗓子,把駱晨嚇了一跳,直接就讓她克製不住。
她不停地喘息,很容易被聽到,可是床上的蕭潔潔一聽到方彤的喊聲,立馬就是一驚,立刻衝了出去,根本沒有察覺到床下的異常。
蕭潔潔的嘴也是急切地問道:“怎麼回事?”
方彤的聲音跟著響起,“小阿姨說現在可以吃飯回家了,我就過來看看駱晨姐,結果一開門,駱晨姐竟然不在。”
“人怎麼會丟了呢?咱們不是一起睡覺的嗎?”蕭潔潔也忘了駱晨是先回房的。
“不對!駱晨在教師姐打完麻將之後,就先出去了......她不會是自己走了吧......”楊穎也擔心地說道。
“不可能,她的外衣還在呢,這能去哪......不會出什麼危險吧......”方彤焦急地說道。
這個時候,本來是駱晨出去的最佳時機。
雖然張禹能夠聽到外麵的聲音,但那是因為他六識清明,加上楊穎等人說話的聲音比較大。這大套房能有三百平呢,駱晨那邊的房間距離這邊可不近。
無奈的是,駱晨已經是這個狀態了,還怎麼出去。
“呼......”在駱晨顫抖了片刻之後,她的身子明顯一軟,重重地喘息一聲,仿佛身子骨都酥了。
張禹低聲說道:“你怎麼樣......”
“我......對不起......”駱晨又是緊張,又是害羞地說道。
“沒事......”張禹安慰道。
他能感覺到,駱晨還是緊張,幹脆轉移話題,“你怎麼跑到這來了......”
“我知道潔潔是因為生你的氣,所以才帶著我們離家出走......於是我就冒充你,寫了一封信給她,讓她趕緊回家......你得記住了,到時候就說那封信是你寫了......”駱晨還不忘叮囑張禹這件事。
張禹的心中又是一陣溫暖,自己和蕭潔潔這麼點事,結果全家幫忙哄。
此刻,葉鳳凰那邊的房門打開,葉鳳凰的聲音也響了起來,“出什麼事了?”
“駱晨姐不見了......”蕭潔潔擔憂地說道:“這可怎麼辦......都怪我任性跑到這......可別出什麼事......”
“別著急,咱們分頭找找......”葉鳳凰直接說道。
說完這話,張禹就聽到急促的腳步聲衝了過來,顯然是葉鳳凰的。
張禹知道,別人恐怕不會感覺到自己和駱晨在這,但是葉鳳凰是有可能發現的。
其他的人也都分頭找,一個個嘴喊著,“駱晨姐。”“駱晨姐。”......
張禹隻管聽著房間內的腳步聲,他感覺到葉鳳凰距離床越來越近。
不過僅僅過了兩秒鍾,她就步出了房間,然後大聲喊道:“我想起來了!”
“想起什麼了?”“想起什麼了?”......蕭潔潔等人一起跑了過來。
“我在房間一直沒睡,當時聽到外麵有腳步聲,好像是駱晨在嘀咕,餓死我了,我可得去吃飯......”葉鳳凰煞有其事地說道。
“她去吃飯了......”蕭潔潔詫道。
“衣服還在呢......”方彤說道。
“聽動靜,應該是去吃飯了......我看要不然這樣,咱們趕緊下樓去餐廳找一找......”葉鳳凰說道。
“成!咱們去餐廳找她!”楊穎說道。
當下,幾個女人一起出了房門。
聽到她們走了,張禹這下也算是鬆了口氣。
他心底明白,葉鳳凰肯定是感覺到他倆藏在床下,料想應該是有什麼事,所以先把楊穎等人給帶走。
畢竟自己來的事兒,外麵隻有葉鳳凰知道。而且葉鳳凰還知道,他進了蕭潔潔的房間。要不然的話,葉鳳凰怎麼可能不去別的地方找,直接進到蕭潔潔的房間呢。
“她們走了,我們先出去。”張禹低聲說道。
“嗯。”駱晨輕輕地應了一聲。
張禹慢慢地將櫃門推開,駱晨鬆開張禹,她似乎連爬出去的力氣都沒有,身子一扭,竟是滾了出去。
躺在地毯上,她不停地大喘氣,“呼......呼......呼......”
看那樣子,仿佛是窒息很久的人逃出天際一般。
張禹往外一看,駱晨腿上的打底褲,正麵已經全部濕透。甚至還有不少水,正在從箱子淌出來。
張禹也是皺眉,就這個樣子,很容易被發現的。
可他現下也顧不得這個,畢竟自己的褲子上也都是水呢。他從麵爬出來,卻發現駱晨正在一直盯著他。
“不用擔心,沒什麼的......”張禹安慰道。
然而,駱晨卻沒有說話,眼睛仍然是直直地盯著他。
這一刻,在駱晨的腦海中,正浮現出這樣一幅畫麵。
自己和一個男人躲在床下的櫃子,兩個人偷偷摸摸,緊貼在一起,不敢發出聲音。過了一會,男人將櫃門推開,自己就跟現在一樣,是從麵滾出來的。當時,自己躺在地上,那個男人和他一樣,躺在他的旁邊。
“怎麼是你!”男人開口說道。
“我打聽有人要千你的那個阿姨,所以就偷偷跟蹤,想要查清對方的來頭。沒想到,你也在這。”腦海中的自己如此說道。
“原來是這樣,謝謝你。”男人微笑地說道。
“謝謝?”駱晨腦海中的自己愣了一下。
“不應該麼?”男人又是一笑。
駱晨腦海中的自己也是一笑,身子朝男人那邊輕輕一挪,這一來,兩個人幾乎就貼到一起。
“離那麼近幹什麼?”男人皺眉說道。
“剛剛更近呢......”駱晨腦海中的自己重重地喘息一聲,隨即小嘴就堵住了這個男人的嘴巴。
“你幹什麼?”男人想要掙紮。
“你讓我受不了了......難道你不想麼......完事我再告訴你一件事......”駱晨腦海中的自己喘息地說著,最後整個身子撲到了男人的身上。
很,悅耳的聲音纏纏綿綿,雖然不敢發出過大的聲響,卻顯得有些害羞、有些放浪。
張禹見駱晨一直不出聲,隻是盯著自己看,心中越發的納悶。
他從櫃子翻出來,正好趴在駱晨的身邊,他撐起身子,看著駱晨,關切地說道:“你沒事吧......”
“是你......”那間,駱晨竟然抬了起來,顫抖地摸到張禹的臉上。
她的聲音很是無力,但是眸子中,卻充滿了複雜的色彩。溫柔、激動、欣喜、驚愕,總之說不清楚。
****
特別鳴謝:烏龜公子,開心壞人,東皇暝醉,絕情2003,血狼蕭逸,書友201712,此物與貧道有緣,書友201704,黑天馬,GzSheng,書友201801,小銓銓,人生若隻如初見,淡淡的哭泣,聿小言,卜,風華水月盡夏玄,憤怒的jc,Edifiep,文仔,大雄,特種汽車廠家,dvn,閻王殿前的鬼卒,X先生,大椿樹,艾軍曲,哥鄙視你,real,書呆子,月亮,用戶18928,冰雪風鈴,,用戶趙,廣偉大大這一個月來對本書的反複打賞,還有這個月的1800張月票,12000多張推薦票。老鐵在此感激不盡。
馬上進入二月了,二月中旬就是春節,老鐵在此給諸位大大們拜個早年。祝願大大們在2018年和順發發發,學業、事業、桃花運,一路大豐收。
有人問老鐵,春節是否會停更休息幾天。老鐵還是去年春節那句話,地球不爆炸,老鐵不放假,宇宙不重啟,老鐵不休息。

snaptime:2018-04-23 11:26:03  .exectimeㄩ0.20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