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作者:水月天蓬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第1562章 未來之光(20-02-13)      第1561章 彼岸花(20-02-13)      第1560章 冥族強者(20-02-13)     

第1562章 未來之光

“這怎麼可能?”一個驚恐的聲音飄出。
  忘情和忘路兩人做夢也想不到,葉晨會在這麼短的時間斬殺了忘川引。
  他們倆與忘川引相處不是一日兩日,知道他的戰力如何,與他們都在伯仲之間,就算是初成的小神王,也不至於敗落的如此之快,而且還是敗落與葉晨之手。
  那可是初成的小神王,什麼時候,小神王這個級別的強者如此不堪一擊到了這種地步?葉晨這廝的強橫真的到了如此恐怖的境界嗎?他還沒有步入小神王的境界,就已經如此強悍了,要是步入了小神王境界,豈不是同境之下無敵了?
  然而……事實上並非完全是這樣。葉晨的戰力彪悍是不錯,但是,對於在這麼短的時間完爆了忘川引這個小神王,那完全是因為他參悟出了歲月之海,將他的本命之花——彼岸花,壓製的死死的。
  葉晨之所以有如此的底氣,敢越級一人獨占三名初成的小神王,那完全是因為琉璃巨貓識破了這三名初成小神王的本源本相,找到了應對之策。
  若是沒有洞悉出這個玄機,葉晨想要戰勝他們其中的任何一人,可沒有那麼簡單,還得費一番周折。
  葉晨手持那杆烈焰戰戈,並沒有任何的停留,甚至連將那朵近乎凋零的彼岸花丟進紅顏界祗,直接發出了下一波的攻殺。
  那杆烈焰戰戈,餘鋒不減,直接爆出了暗金色的烈焰,橫掃忘情而去。
  以他最直覺的判斷,這三人的戰力基本上差不多,在忘情和忘路之中,應該是忘情的戰力高一點。
  因為,他的本源本相乃是三生石。
  金翅大鵬與銀仙族的小神王第二珣血戰之時,消耗的太大了,來不及修養,這個時候,他選擇了忘情,也隻是希望金翅大鵬拖住忘路而已。
  葉晨堅信自己的判斷,忘川引,忘情和忘路這三名初成小神王之間,必定有有一套近乎完美的合擊之術,如論如何,不能讓之聯合起來,一旦被他們倆占了這種先機,想要各個擊破就難的。
  金翅大鵬與葉晨之間的配合,根本上無需言明,隻需一個會心的眼神就足夠了。
  畢竟,有小神魔若瑄牽製住了冥九幽這個勁敵,他們才有機會將忘情和忘川,分而力憾。
  同樣的襲殺,不可能使用第二次。
  忘川引的飲恨隕落,完全可以算是一個意外。這廝輕敵是一個方麵,另外,葉晨參悟出了歲月之海,完全就是他們的天敵。這種歲月之力的強製,對於初成小神王境界的強者來說,效果十分明顯。要是在這之前,這種歲月之力對於小神王境界的牽製,甚至是微乎其微,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葉晨參悟出歲月之海的時候,其神識已經得到了極盡升華,完全可以說是比之小神王的神識修為,查不了多少了。如果給足了葉晨時間,他甚至有可能在鏖戰之中極盡升華,成為一代小神王,也未可知。但是,此時此刻,根本沒有時間讓葉晨初窺小神王壁障契機,冥九幽或許早就預料了到了這種玄機,才會在葉晨,若瑄和金翅大鵬收拾了“殺葉聯盟”的幾名小神王之後,才突兀出現,殺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葉晨甚至懷疑,他們三人在死亡之海血戰不死鳥一族的蒼熬,銀仙族的第二珣和佛子無塵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在暗中窺視,伺機而動了。
  他們之所以沒有出現,很有可能是見識到了小神魔若瑄的戰力超凡,驚走佛子無塵,完敗不死鳥一族的蒼熬小神王,而金翅大鵬這個強援的戰力,同樣不容小視,因為,金翅大鵬擁有近乎天地之間的極限速度,才有可能與葉晨兩人,把銀仙族的第二珣逼迫的自毀肉身來遁走元神。
  不過,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葉晨瞬息之間的推測,真實的情況如何,不得而知。
  “雷斬,滅神!”葉晨爆吼一聲,直取忘情而去。
  這是葉晨以妙有之道推演而出的烈焰九斬之中的第二斬。
  這與烈火部落的不傳之秘,有著截然的不同,因為,葉晨在烈焰九斬之中輔以雷係力量,以歲月之力加持,同樣是在彌補自己修為境界之上的不足。
  有了這些倚佔,葉晨現在的戰力,直接飆升到一個極限的高度,比之初成的小神王強者,相差無幾。
  “不成小神王,你終究還是土雞瓦狗,忘川引乃是輕敵所致,被你這廝襲殺,形似而非的烈焰九斬,我有何懼?”忘情冷哼一聲,不安托大,直接祭出了自己的本源之力。
  一道黑色的流光,在忘情的掌指之間閃現而出,化成了一塊黑色巨石。
  三生石。
  “咦?!三生石怎麼回事這樣的?”葉晨暗自震驚。
  他以前自仙界之時,曾經不止一次到過陰界,見識過三生石。
  三生石,散發出有三種玄之又玄的氣息。以葉晨今日的修為和見識,方才明白,三生石原來也是身負歲月之力的。
  前世,今生,來世。
  這真是歲月之力的精髓之所在。
  而現在,葉晨居然沒有感知到任何的歲月之力的氣息,這太不正常了。
  葉晨百思不得其解,一麵以烈焰戰戈橫掃那塊三生石,一邊提防這忘情。畢竟,忘情,忘路和忘川引他們三人以本源本相得道,被冥九幽帶入了“葬神裂縫”成就了小神王的境界,說忘情沒出觸及到歲月之力,葉晨絕對不會相信的。
  同時,這也是葉晨驗證歲月之力的絕好時機,他怎麼可能會放過。
  歲月之力的大成者,已經有近百萬年的時間,不曾現世了,現在忘情置身在雷斬之力下,被逼顯出了本源之力——三生石。這塊古樸的石頭,瞬息暴漲,宛若一座巨峰,高達數百丈,鎮壓而下,擋住了雷斬之力,卻是沒有散發出歲月之力的氣息,令葉晨大為不解。
  “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忘情心下大喜。
  葉晨在試探他是否身負歲月之力,但是,忘情又何嚐不是在等待戰機,試探葉晨的深淺?
  歲月之力,時空之術,都是無上的妙術,有這個級別的對手不想驗證,乃是萬載難逢的機緣造化。
  若是借助葉晨在歲月之力上的修為造詣,磨礪自己,他必定可以將自己初成的小神王境界穩固,讓一身戰力直接飆升之巔峰境界,這麼一來,斬殺一個葉晨,不是問題。
  葉晨這廝比他想象中的強悍多了,還為步入小神王境界,就已經擁有如此恐怖的戰力,次子不出,必成心腹大患。
  這就是更加堅定了忘情是要斬殺葉晨的覺醒。
  一念至此,忘情神念所動,三生石之上,閃現而出了另一種玄妙的流光。
  那是一種幾乎虛無的流光,肉眼不可辨,連神識也近乎感知不到這種流光的氣息。
  歲月之力。一種葉晨未曾參悟出的歲月之力,未來之光!
  未來之光,亦稱作“先知之力”,乃是歲月之力禁術,近百萬年以來,從未有人踏入這個禁術領域,這才是忘情的必殺之術。
  “終於藏不住了嗎?”葉晨心中驚駭的咕噥著。
  未來之光始一出現,葉晨就清晰的感知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歲月之力的氣息。
  因為,他擁有星辰妙目。
  這雙異瞳,隨著葉晨參悟出了歲月之海的玄機,真正的成了微察秋毫的存在,忘情這個時候施展而出的未來之光,怎麼可能瞞得過他的星辰妙目?
  “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無上的歲月之力。不過,你沒有機會了!”忘情眸子殺氣噴薄而出,三生石瞬息之間,變得虛無起來,散落出的未來之光,將葉晨淹沒了下去……
  就在葉晨斬殺忘川引之際,金翅大鵬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擰著那杆大荒戟,攔住了忘情。
  “小神王,不過如此而已!我又不是沒有殺過!”金翅大鵬語出驚人,揮動手中的大荒戟,雙目血紅,一步踏出,就到了忘路的身邊。
  忘路冷哼一聲,“大言不慚!”
  一道流光閃現而出,橫呈於忘路身前,擋住了金翅大鵬的大荒戟。
  那道流光,化成了一座幽冥之橋,散發出恐怖的死亡氣息。
  幽冥之橋瞬息暴漲,高達數百丈,鎮壓而下。
  金翅大鵬見狀並未做任何的推讓,相反,他爆出種族天賦,以極限速度揮出了那杆大荒戟,直接劈向了那座幽冥之橋。
  這是完全是以極限的速度,來彌補自身修為境界之上的不足,直接將戰力的肉身力量極盡升華,力憾忘路。
  “轟隆——”
  一身巨響在幽冥之橋炸裂開來,狂暴的力量,四散激射,直接撕開了雷斬之光,將其化作了齏粉。
  金翅大鵬完全是以極限的速度和純粹的肉身力量在鏖戰忘路,他現在要做就是傾盡自己的全力牽製住忘路,給葉晨創造有利的戰機。
  因為,葉晨已經斬落了忘川引,這讓金翅大鵬對於葉晨的戰力越發的自信起來。隻要他斷了忘路和忘情之間的合擊之術的可能,他與葉晨就有了忘情和忘路兩名小神王各個擊破的可能性。
  他和葉晨,同樣沒有了退路,除了放手一搏,根本就沒有第二條路可走。小神魔若瑄現在是指望不上了,她現在能夠截住了冥九幽,就已經是最大的極限了,自顧不暇。畢竟,她在於不死鳥一族的蒼熬大戰之時,並不想是葉晨他們感知到的那麼輕鬆,消耗的實在是太嚴重了,顯得疲憊至極,這個時候能夠拖住冥九幽,就已經很不錯了。
  冥九幽可不是忘情,忘川引和忘路三名初成小神王的強者可以比擬的存在,他已經步入小神王境界三千多年了,雖然橫渡星空而來的時候,壓製了自己的修為境界,但現在他感知到了“葬神裂縫”這塊禁區,現在的遠古禁製,出現了崩潰的跡象,一旦遠古禁製,全麵崩潰,他隨時都可以恢複小神王的巔峰境界,那是一切的問題,將迎刃而解。
  但是,小神魔若瑄可不早知道這頭老狐狸的企圖,但是有一點,若瑄卻是十分清楚,絕對不能冥九幽這個老牌的小神王,與忘情,忘路之間匯合,合兵一處。
  從這個層麵上來說,從一開始,葉晨和若瑄似乎就已經感知到了冥九幽他們的企圖。
  冥九幽等人在算計他們,他們也同樣在算計冥九幽幾名小神王。冥九幽還是低估了他們這三人的戰力,也低估了他們三人之間的配合,乃是最大的失策。
  無論是小神魔和金翅大鵬,還是葉晨,根本不能以常人度之。按說,小神魔和從金翅大鵬經過了剛剛與不死鳥一族和銀仙族的小神王之間的血戰,耗損了太多的戰力,一身修為會大打折扣,尤其是金翅大鵬,在力憾第二珣的時候,已經在以燃燒自己的血脈之力,來支撐著血戰,冥九幽從未想過,以燃燒血氣之力,來支撐血戰的金翅大鵬,此時此刻,還擁有如此彪悍的戰力,居然無懼忘路的修為境界。
  這……太不符合常理了。
  金翅大鵬在血戰之中覺醒的第二種血脈之力真的有如此恐怖嗎?
  冥九幽自然是見識過鳳凰真火的存在,以他的估計,無論是金鵬一族的極限速度,還是白鳳一族的血脈之力,都是不能持久了,尤其是在葉晨以烈焰戰戈揮出了烈火部落的烈焰九斬之後,金翅大鵬還能無懼雷斬之威。
  他哪知道,金翅大鵬對於雷係力量的也是輕車熟路,在初入陸海之時,他與葉晨就見識了恐怖的雷係力量,那是在葉晨還未曾修煉出炫靈決的時候,猶豫那張天皇圖的作用,他們那那座無名村落的石壁洞穴遭遇的那些雷蛇血影。。
  故而,葉晨以烈焰戰戈爆出的雷斬之力,對於金翅大鵬的影響,近乎忽略不計,這也是冥九幽所忽略的重點。
  雷斬之力,對於冥族可是天敵的存在,但是對於其他之人來說,這種忌憚則不複存在。
  

snaptime:2020-12-01 19:53:10  .exectimeㄩ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