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作者:水月天蓬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第1562章 未來之光(20-02-13)      第1561章 彼岸花(20-02-13)      第1560章 冥族強者(20-02-13)     

第1561章 彼岸花

這三名冥族小神王的橫空出現,讓葉晨倍感驚訝。因為,這三名小神王與他們之前遇到的不死鳥一族的蒼熬,銀仙族的第二珣,以及老烈火和佛子無塵,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並不一樣,他們並非是經過壓製境界進入陸之涯禁區,而是真的的一代小神王。
  唯有那名被他們三人包圍的冥族強者,乃是經過壓製境界的一代小神王。
  此人名為冥九幽。
  而另外的三位冥族小神王,乃是借助死亡之海的死絕之氣在此突破,初入小神王之境的強者,分別是忘川引,忘情,忘路。
  “是你們?!”若瑄失口驚叫,麵色突變了。
  雖然隻是驚鴻一瞥的瞬間,若瑄已經分辨出糊了這三名強者的氣息。這……居然是和他們一同前來陸海的冥界之人。
  葉晨忽然想起了初入陸海之際,那個冥界強者不可一世的態度和意味深長的警告:在陸海之中,任何一名普通之人,就足以要了你們的小命……
  這三名小神王還沒有開口,就聽到了冥九幽得意的聲音。
  “陰界公主殿下,是他們,也不是他們了……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是他們現在是我的人,就算你們三人戰力超凡,又怎麼樣?哈哈哈哈……麵對真正的小神王,你們隻有死路一條……”
  若瑄雙眉緊蹙,很快就洞悉出了其中的玄機。
  這三名小神王,乃是被冥九幽帶來的強者奪舍了,占有了其肉身之軀,以死亡之海無盡的死絕之氣,初成了一代小神王。故而,冥九幽才有此一說,不可一世。
  “這……怎麼不可能?”葉晨驚駭的以自己的星辰妙目感知了一下這三名小神王散發出來的氣機,乃是實打實的初成小神王境界。
  葉晨百思不得其解。
  陸之涯禁區,雖然是昆侖遺族秘境,終究是處於陸海一角,天地規則所限,根本無法出現超越第四級大圓滿巔峰境界的強者?
  但是,這三名小神王就真實的在眼前,這完全顛覆了陸海的天地規則,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葉晨,你終究是修為太淺了,很多事情,你知道的太少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哈哈哈,你還是受死吧!”冥九幽一副勝券在握的死德性。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葉晨,金翅大鵬和小神魔若瑄,根本擋不住這三名小神王的剿殺,就算是若瑄貴為小神魔,擁有了媲美小神王的戰力,然而,她獨木難成,自己尚且不能獨善其身,又怎麼能夠顧忌道葉晨和金翅大鵬的周全?
  這一場戰鬥,似乎還沒有開始,就已經注定了悲慘的結局。
  就在葉晨思忖之間的間隙,他的神識海出現了一個聲音。
  “黑色昆侖被稱為‘葬神裂縫’,乃是荒古時代就擁有的詛咒,正是你無意之中引發死亡之河的泛濫,化成了死亡之海,讓黑色昆侖的遠古禁製出現了鬆動的跡象,而金翅大鵬極盡升華,參悟出了瞬息數千,距離真正的天地極速——瞬息萬,將禁製虛空崩潰了,這塊星空裂縫禁區,成了超越陸海天地規則的特殊節點,機緣好的話,可以在此初成小神王境界,但是終究是不全的天地規則,小神王也沒有那麼可怕……”
  這是琉璃巨貓的聲音,葉晨太熟悉了,瞬間明悟了。
  葉晨看向了三位小神王的同時,琉璃巨貓的聲音再度點撥道,“他們三人,乃是冥族祖星之上的域外生靈,分辨是忘川河邊的彼岸花,三生石和黃泉路上的奈何橋,被冥族的小神王冥九幽帶入了‘葬神裂縫’……”
  瞬間,葉晨之前的心陰影一掃而光,星辰妙目置換,一道極晝之光閃現而出。
  “小神王?又怎麼樣?三位小神王,一樣得死!”葉晨手持那杆烈焰戰戈,一步踏出,隻殺忘川引,忘情,忘路三名小神王。
  一旦洞悉出了這三名初成小神王的本源之力,葉晨一杆烈焰戰戈,同時力憾三人,毫無懼意,自有一股有我無敵,遇神殺神的氣勢,磅而出。
  “自不量力!”
  忘川引冷哼一聲,他完全沒有想到葉晨這廝如此狂妄,居然想以一己之力,橫掃他們三名小神王境界的強者。
  忘情與忘路,麵麵相覷之後,果斷的暴退,脫離了戰圈,將葉晨丟給了忘川引。
  三名小神王合戰還沒有達到小神王境界的葉晨,這絕對是一種恥辱。他們倆可不願意勝之不武,被傳出去,無地自容。
  在他們兩人看來,一個忘川引就足以斬殺葉晨了,無需他們擔心。
  畢竟,絕對的實力擺在那,沒有步入小神王境界之人,在麵對真正的小神王境界的強者,根本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然而……就這他們眼中這個螻蟻般的存在,被認為是“自不量力,以卵擊石”的家夥,成了他們的終極夢靨,這也是他們三名小神王沒有想過的事情。
  葉晨從琉璃巨貓哪得知了忘川引,忘情和忘路借助死亡之海無盡的死絕之氣初成一代小神王的事情,不禁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那就是在實戰之中,極盡升華,伺機窺視小神王境界的門徑。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遇,有三名初成小神王境界的強者作為陪練,拿他們來曆練自己無匹的肉身力量,推演自己的妙有之道,險中求勝。
  他這麼做,並不是沒有資本。在陸海的天地規則之下,他現在已經是第四級大圓滿巔峰境界,也是陸海的巔峰戰力的強者,他擁有越級力憾小神王的資本,尤其是在經曆了與老烈火和蒼熬之間的血戰之後,他越發的堅信,自己完全有力憾小神王境界強者的可能性了。
  更何況,他現在手中的這杆烈焰戰戈,經過了精絕死氣和不滅生機的煉化與修複,完全足以媲美任何一件絕世神兵利器了。
  烈焰戰戈在實戰中爆出的殺伐之威,超出了葉晨的意料之外,這杆神器,居然自行淬煉,從老烈火的神識烈焰焚燒之中,複蘇了部分烈焰記憶,將烈火部落的不傳之秘——烈焰九斬,傳承了下來。隻要葉晨的修為境界跟得上,烈焰九斬爆出的威力,比之一般的小神王還要恐怖的得多、
  這是忘川引,忘情和忘路三名初成小神王境界的強者所不知道的事情。
  “殺——”
  葉晨吼聲如雷,手中的烈焰戰戈,爆出了暗金色的烈焰,瞬息轟然而爆,將死亡之海再度點燃。
  這是烈焰九斬的引式。
  烈焰煮海!
  這種暗金色的烈焰,雖然沒有老烈火爆出的烈焰焚滅之力,那麼恐怖,但是這種暗金色的烈焰之中,被葉晨輔以了風雷兩係的力量。
  這也就是意味著,這並非是純粹的烈焰煮海那麼簡單,還兼帶風雷兩係的至強力量攻伐。
  烈焰,雷弧,電火,乃是死絕之氣的天敵,而且在風係力量的加持之下,這三種力量爆出的威力,直逼老烈火爆出的烈焰之威,威力十分驚人,一旦置身其中,很難獨善其身。
  “不成小神王,終究是土雞瓦狗,就算是有形似的烈焰焚滅,又能奈我何?”忘川引不以為是,絲毫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土雞瓦狗,斬你們這圈自以為高高在上的小神王,已經足夠了!”葉晨神念所動,天光絕影身法盡展,出現在暗金色的烈焰深處。
  而此時此刻,他隻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傾盡全力,舉起了那杆烈焰戰戈,直劈而下。
  瞬間,一道紫色的雷弧,閃現,撕開了暗金色的烈焰,驚恐而起。
  天地之間,風雲突變,驟然之間,驚雷炸空,紫色的雷弧化成了雷劫之海,將忘川引的身影淹沒了下去。
  葉晨以妙有之道的雷係之力,爆出了烈焰九斬之中第一斬。
  ——滅形。
  雷斬!
  雷斬之威,憤怒咆哮,烈焰戰戈鎮壓而下。
  “小道爾!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真的的忘川之引!”
  置身在雷斬加身的忘川引,臉色突變,不得不傾盡全力的應戰。
  一道血色的流光閃現而出。
  那是一片血色的花海,花海之上,怒放著血色的花朵,散發出恐怖的死亡氣息。
  彼岸花開!
  這是忘川引的本命之花,與之生生相惜,爆出的血色流光,擋住了雷斬之力的斬落。
  琉璃巨貓所言非假,忘川引真的是忘川河的彼岸花得道,參悟出了生機玄機,在死亡之海上初成了一代小神王境界。
  “一眼千年!”
  “一念花開!”
  葉晨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時空之術閃現。
  一條歲月長河,橫呈而出,橫亙在葉晨的身前,與那片望不到盡頭的血色海洋,僵持不下,誰都沾不得半點的便宜,進退不得。
  “能夠死在忘川之花下,也是你無上的造化!”忘川引掌指之間,爆出了恐怖的血色流光,幾欲崩潰歲月長河。
  “言之尚早!”葉晨的雙眸之中忽然射出了一道白色的神芒。
  星辰妙目在這一刻之際,施展而出,晝夜輪回之幾周之光。
  “這是……異瞳之力?!”忘川引驚駭的自語。
  極晝之光噴薄而出的瞬息之間,橫亙在葉晨身前的那條歲月長河,化成了歲月之力,繞著那一片無盡的血色之海而上,無盡的歲月之力,流轉往複……散發出一種玄之又玄的氣機,將那片血色之海,包裹,束縛。
  “嗡——”
  一聲裂響在葉晨的神識炸開,暗金色的神識巨浪,幾欲破海而出。
  葉晨不禁被自己神識海出現的驚天巨浪,嚇了一大跳。
  初窺小神王境界的神識之海的契機,而葉晨的星辰妙目清晰的感知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力量,席卷了神識海的每一個間隙,玄妙無比。
  此時此刻,葉晨的神識海隻有了一個念頭。
  “化身為海,一眼萬年!”
  歲月之力在這一個呼吸的間隙,有了驚人的變化……葉晨參悟出了歲月之力的又一層精髓。
  “歲月之海,溯源!”
  葉晨神念所動,散落在血色海洋的歲月之力,磅而出,化成了一片歲月之海,將忘川引的本命之花,碾壓而下。
  那一片血色的海洋,光芒隨之黯淡了下去,化成了一片怒放的血色之花……
  “這怎麼可能?”忘川引驚恐的自語。
  他從未想過還沒有步入小神王門徑的葉晨,居然在這個時候參悟出了更精妙的歲月之力,將歲月之河,演化成了無盡的歲月之海,將他的本命之花,壓製的死死的。
  歲月之力,不是對小神王境界的強者,沒有多大的牽製作用嗎?這是忘川引所掌握的常識性的經驗,但是在這一刻,被葉晨所顛覆了。
  “時空之術這等無上妙術,豈是你這等土雞瓦狗所能窺視的存在?”葉晨冷哼一聲,一道歲月之力加持歲月之海。
  “溯源——”
  磅的歲月之力,席卷而至。
  血色之花,瞬間失去了妖豔的血色,光芒黯淡了下去,瞬息凋零,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死去。
  這就是歲月之力的逆天之處。
  所謂“溯源”,乃是以歲月之力,將之無限的推進,還之本來的麵目。
  “受死吧!小神王,不過如此而已!”葉晨手中的烈焰戰戈,爆出了一道暗金色的火焰,以時空之術加持,出現在忘川引的胸前。
  忘川引驚恐的發現,自己避無可避。
  因為,他的本命之花,已經被歲月之力溯源,威力不複巔峰,幾欲崩潰。
  若是這種血色之花,徹底的凋零死去,隻剩了一朵,那麼,他的死期也就是到了。
  “噗——”
  烈焰戰戈直接洞穿了忘川引的軀體。
  一股妖豔之血,噴薄而出。
  那片血色之海,消失不見了,仿佛之前從來就不曾出現過一樣。。
  而葉晨看到了一朵妖豔的花,掛在了那杆烈焰戰戈之上,血色光芒黯淡,妖豔之氣息,死亡之氣機,正是肉眼難辨的速度流逝。
  “還真是一朵得到的彼岸花!”葉晨沒有任何的猶豫,一道暗金色的烈焰閃現,斬落在那朵妖豔之花上。
  

snaptime:2020-12-01 19:30:32  .exectimeㄩ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