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作者:水月天蓬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第1562章 未來之光(20-02-13)      第1561章 彼岸花(20-02-13)      第1560章 冥族強者(20-02-13)     

第1558章 打神尺

“本帝來也!”冰帝獸也不肯落後,爆出死絕之氣,踏著黑色的浪濤而行,緊隨其後。
  這兩頭凶獸,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窩火,這個時候,叫他們去打掃戰場,他們自然是爭先恐後,生怕被別人占了先。。
  明月欣,風舞,風無聲,何遷以及西行早水紅韶都祭出了自己的法寶,各自找尋目標,捉對廝殺。
  而桐君十二也搖搖欲試,卻是被元磁道身阻止住了。
  “十二,你留下!”元磁道身示意桐君十二留下,閃手從紅顏界祗拿出了那尊葛仙爐。
  葉晨從葛仙爐走了出來,“十二,留下幫我療傷!”
  他被蒼熬的那一拳重創,雖然在紅顏界祗療傷恢複了不少,但是終究是時間太短,不能恢複如初。接下來還有一番血戰,要是他的修為大打折扣,可不是什麼好的兆頭,唯有桐君十二的以醫入道的生機,幫助他恢複一身修為,才是上上之策。
  “有勞道友,替我這兩位故人壓陣!”葉晨看向了死亡之海上雙雙鏖戰正酣的若瑄和金翅大鵬兩人,神色凝重。
  “你這兩位故人,還真是強悍的一塌糊塗,連佛子無塵都擋不住她的雙拳,你認為我會幫上她什麼忙?”元磁道身忽然心情大好,揶揄著葉晨本尊。
  此言一出,葉晨為之一愣,竟是無言以對。
  對於若瑄,他也是無言以對,他們之間有著太多的交集,恩恨情仇都有過,一時半會兒還真的難以說清楚。他雖然置身在紅顏界祗,但是對與若瑄的出現,可是洞悉的一清二楚,說是不擔心,那絕對是假的。
  畢竟,若瑄初成一代小神魔,而蒼熬卻是名副其實的小神王,其恐怖的戰力不弱於老烈火這個老牌的小神王,那一拳之威,直接將他重創,到現在還心有餘悸。若非是他擁有各種保命的秘術,這會兒恐怖是重傷垂死了。
  相比之下,葉晨倒是對於金翅大鵬信息十足,並沒有太多的擔憂。
  對於金翅大鵬葉晨太解了,他洞悉出了金翅大鵬瞬息千的種族天賦再現人間,就知道這廝此番陸海之行,斬獲頗多,定然是找到了他需要的本源之力。至於那杆大荒戟的出現,完全是一種意外的造化機緣。
  金翅大鵬擁有了瞬息千的速度,即或是不敵銀仙族的小神王第二珣,也完全有全身而退的資本。
  但是他這個重傷之軀,恢複一身修為才是重中之重。
  “話雖如此,但是我有種不好的預感,將有一場血戰即將到來……”葉晨神色凝重的道。
  元磁道身咧嘴一笑,化成一道流光,消失不見了。
  “先生,你傷得很重……”桐君十二欲言又止。
  葉晨淡淡一笑,“還死不了,十二,你來助我療傷!”
  桐君十二點點頭,“是,先生!”
  葉晨在一塊黑色的巨石上盤坐了下來,祭出了那張妙有道圖,懸於頭頂,隱藏了他們兩人的氣機。桐君十二沒有任何的廢話,閃手將一道生機,注入了葉晨的體內,催動以醫入道,幫助葉晨療傷恢複修為。
  ……
  與此同時,死亡之海上的鏖戰,異常慘烈。
  “殺葉聯盟”的那些追隨強者,被明月欣,風舞等人聯合絞殺,目所能及的地方,神識烈焰不複存在,唯有無盡的黑色浪濤,咆哮怒吼。
  明月欣和風舞兩人都是域外強者之中的佼佼者,雖然比不上小神王這等戰力的存在,但是他們收拾這些小羅羅,自然不在話下。
  一個琉璃寶塔橫掃四方,另一個化身冰火鳳凰,在死亡之海上大開殺戒,所到之處,所向披靡,到處都是被他們斬落的殘肢敗體,而黃金獅子和冰帝獸兩頭凶獸則是更為簡單粗暴,直接將斬落的強者吞噬,當做了血食進補,熬熬直吼,殺聲震天。
  在所有的鏖戰之中,最為慘烈的並非是金翅大鵬與銀仙族的第二珣之間的鏖戰,而是若瑄與蒼熬之間的鏖戰。
  他們一個貴為銀仙族的小神王,另一個則是初成的小神魔,可謂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兩人都是地位無比尊崇之人,這也注定他們之間的鏖戰,精彩紛呈,讓人為之咋舌。
  “死鳥?你那什麼來戰本公主?”若瑄踏著黑色的浪濤,手持那一頁魔道聖經殘頁,依舊沒有任何的花俏,她依然用的簡單,粗暴的戰鬥方式。
  純肉的肉身力量,這是屬於魔道的種族天賦。
  “轟隆!”
  一聲巨響在黑色死亡之海上炸開,卷起的黑色浪濤,衝霄而起,讓最後一縷神識烈焰的燃燒火焰,泯滅。
  在前一刻,若瑄雖有強悍的肉身力量,但是不能極盡升華,處處被蒼熬壓製的死死的,但是現在不同了,老烈火的最後一縷神識也被焚滅殆盡了,屬於若瑄的優勢,漸漸的凸顯了出來。
  在神識烈焰鏖戰,蒼熬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這是不死鳥一族的種族天賦使然,他們這一族,對於烈焰的駕馭,超乎常人,無人可及。就算是是老烈火,又或者是葉晨這等擁有丹火之人,也自愧不如。
  因為,不死鳥一族,乃是天下之間最善於掌控火係力量的種族,比之鳳凰一族,金烏一族,大日一族絲毫不弱,這也是不死鳥一族成立於星空深處,聲名遠播的主要原因之一。
  老烈火臨死之際引爆了自己的神識化成烈焰焚海,唯一能夠獨善其身的隻有不死鳥一族的小神王蒼熬,至於他的追隨者都沒有那麼幸運了,那是因為,他們的修為境界所限製,抵抗不了老烈火引爆的神識烈焰焚燒,很多都化成了灰燼,消失不見了,成了神識烈焰的一部分。而蒼熬乃是一代小神王,反而從中受益無窮,借助了老烈火的神識烈焰,淬煉己身,讓自己的肉身力量,直接飆升到一個極限的高度,這種高度,距離真正的小神王境界,也隻有一線之隔了。
  這才是葉晨扛不住蒼熬那一拳之威的主要原因。
  而這一切的一切,隨著那最後一縷神識烈焰的消失,不複存在。
  “想到你,你竟然還是一代魔族的公主,給你個機會,隨本王而去,做個扈從如何?”蒼熬將若瑄天姿國色,還擁有如此強悍的肉身力量,不禁開始作死起來。
  這……實在是讓人無語。
  蒼熬,黃金獅子和冰帝獸,都是天下凶獸級別的存在,也擁有驚人的一致嗜好,都到了這個時候,忽然有了收扈從的作死想法。
  “你?還是算了吧!想你這頭死鳥,給我做扈從,本公主都不要,不夠資格!”若瑄嘴角抽搐,一抹狡黠的笑容,在她的雙眸轉瞬即逝,不為人知。
  她是公主,實至名歸的魔族公主,但,同時,她還擁有另一個無比尊崇的身份——六界之一的陰界公主。這是蒼熬做夢都不曾想過的事情。
  這等秘辛,在整個陸海也唯有葉晨,金翅大鵬等少數人知道,蒼熬這個域外來客,自然不可能知道這等秘辛,這也是他作死的直接原因。
  若瑄果斷的收起了那一頁魔道聖經殘頁,一道玄光,在她的掌指之間流轉,激射黑色的浪濤之上。
  須臾,無盡的死絕之氣,從黑色的浪濤噴薄而出,化成了一部戰車,橫呈在死亡之海上。
  閻羅禦駕。
  這並非是死絕之氣所化,那是真正的閻羅禦駕之攆。閻羅禦駕之攆,乃是陰界之主賜給若瑄的寶物,以供他在六界之內出巡的座駕。若瑄也從未想過,這件瑰寶,在陸之涯禁區派上了用場。
  “排場倒是不小,不過……我喜歡!”蒼熬繼續作死,絲毫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若瑄淡淡一笑,“是嗎?本公主一向很有派頭,你喜歡沒有,除了死,沒有別的選擇,聽說,不死鳥可以永生不死,不知道今日管用,不管用?”
  若瑄最終如此說道,手中卻是出現了一把小小的尺子。這把尺子,長不足三尺,寬不過盈寸,散發出一股詭異的氣機。
  打神尺。
  這本是陰界的一種酷刑之尺,專打人之神魂,靈氣神魂寂滅。此刻……也派上了用場。
  若瑄感知到了死亡之海散發出的無盡的死絕之氣,正好推演一下這把酷刑之尺的精妙。這的死絕之氣,乃是一代死神的記憶碎片以及那一滴死神之淚所化,擁有推演打神尺,在適合不過了。
  打神尺一出,黑色的浪濤出現了驚人的變化。恐怖的死絕之氣,被這把打神尺所牽引,散發出無盡的死絕之氣,湧向了那把打神尺,將其極盡升華。
  若瑄在無盡的死絕之氣推演打神尺……
  “打不死你這無恥之徒!打不死你這頭死鳥,有你命在!”若瑄的聲音,宛若來自地獄的幽靈,顯得極盡陰冷,兼帶一種死亡的魅惑。
  若瑄揮動打神尺,直接抽象了蒼熬的頭顱。
  “不……”蒼熬一聲慘叫,驚恐的無以複加。
  那把小小的尺子,爆出的死亡氣息,直接將蒼熬的頭顱開裂了。
  他從未想過,以他小神王的修為境界,其強悍的神識,在此無人可及,居然被一把小小的尺子,撕開了神識之海,而且瞬間一股恐怖的死亡氣機,席卷了他的整個神識海,幾欲爆裂,崩潰。
  蒼熬想暴退,脫離那把恐怖的打神尺。
  下一個呼吸的瞬間,蒼熬絕望了。
  因為,他驚恐的發現,若瑄的那一架閻羅禦駕之攆,並非是派頭之上的擺設,也並非是克製死絕之氣的法寶這麼簡單,而是真的的死亡之攆。也正是閻羅禦駕之攆,將死亡之海的死絕之氣,無限的萃取,化成了精絕死氣,始成了奪魂領域,這是一種近乎失傳的禁術,已經經十萬年不曾現世,不想今日被他撞上了。
  這要是在星空深處的不死鳥祖星,他尚有一線生機,但是……這是死亡之海,是星空古路的裂縫。
  星空古路的裂縫,在古老的典籍還有另外一個恐怖的名字——葬神虛空。
  “打!打!打!打!打打打!”
  轉瞬之間,若瑄揮動那把打神尺,直接七級暴打。
  蒼熬避無可避,金色的血液,散落而出。
  他驚恐的發現,自己的神識海被撕裂了,麵由七道恐怖的死亡氣機。這種死亡氣機出現在神識海,這將是他的滅魂之劫。扛過去,可以撿回一條小命,抗不過去,直接被死亡氣機潰滅神識,其神魂將隨之消散於天地之間。
  至此,蒼熬終於洞悉出了若瑄的另一重身份——陰界公主。唯有六界之內的陰界之人,善於這種死亡氣機的駕馭,這並非是小角色可以駕馭的打神尺,唯有陰界之主或者其親近之人,方能如此駕馭這把打神尺。
  隻是,他明白的太遲了,等待他的隻有死路一條。
  “別打了,別打了!我與陰界之主,乃是故交……”蒼熬驚恐的求饒,連這等秘辛都說了出來。
  他並非是胡說八道,真的與陰界之主有過交集,這些都是若瑄不知道的秘辛……陰界之主想窺視輪回之路的終極奧義,而不死鳥一族想把不死之術,終極進化,兩者都是所圖甚大,隻是不歡而散。
  “你這等鬼話,騙騙三歲稚子還可以,在本神魔這,行不通,你這頭死鳥,除了死……還是死!”若瑄冷哼一聲,再度揮出了那把打神尺,抽向了蒼熬。
  “不……別殺我,我以不死鳥的始祖起誓,我說的是真的。公主殿下,你別殺我,別……”蒼熬的話還沒有說完,那把打神尺直接在他的神識海轟砸而下。
  “嗡——”
  一股巨浪在蒼熬的神識海炸開。。
  不死鳥一族的小神王,做夢也想不到,他竟然會以這種方式飲恨隕落在此。
  “這可是寶貝,我怎麼可能會浪費呢?這可是煉製死亡傀儡的絕世肉身!”若瑄閃手將蒼熬的肉身之軀,直接丟進了那一頁魔道聖經殘頁。
  

snaptime:2020-12-01 19:29:22  .exectimeㄩ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