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作者:水月天蓬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第1562章 未來之光(20-02-13)      第1561章 彼岸花(20-02-13)      第1560章 冥族強者(20-02-13)     

第1555章 戰蒼熬

雷神丹,確實是個致命的誘惑,星空深處的小神王們都求之不得的神丹,不是誰都可以煉製的。小雷神丹,乃是突破小神王境界所必備的輔助行丹藥,而大雷神丹,乃是步入神王和大神王境界所必須準備的輔助丹藥,一般人想找丹丘生煉製大小雷神丹,而丹丘生一回獅子大開口,提出一些不可思議的代價,總是被他得逞。
  丹丘生這廝還拽的要死,各種煉製大小雷神丹的天材地寶,都是近乎價值連城的所在,都是自備,而現在丹丘生為了活命,不禁答應可以為葉晨煉製大小雷神丹,而且所必須的材料,都不要出,一切都由他負責……這絕對是一個致命的誘惑。
  葉晨隱隱的行動了,他雖然在煉丹之上擁有很高的造詣,但是大小雷神丹,他還是第一次聽聞,自然不會煉製了。畢竟,他也是第一次遇上小神王境界的這種超然存在,沒有任何的經驗,要踏入星空深處,這些自然是少不了的。
  也就是在葉晨心動的這個間隙,丹丘生已經被神識烈焰焚燒的慘不忍睹。
  “什麼狗屁神丹,別人當做是絕世瑰寶,我要之何用?”葉晨明明心動的要死,卻是一副很嫌棄的死德性。
  丹丘生直接被氣得噴出了鮮血。
  他堂堂的一代丹神的傳人,在星空深處的各個古星,什麼時候這麼低三下四過?而現在居然遇到了葉晨這麼一枚奇葩,差點沒有被直接氣死。
  這要是被傳了出去,丹丘生情何以堪?一代丹神的傳人,顏麵何在?
  “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放過我啊?”丹丘生在心底詛咒葉晨。
  葉晨咧嘴一笑,“除非……哎,還是算了,把你直接殺了算了,免得麻煩!”
  葉晨欲擒故縱。
  丹丘生也是活了數千年的老不死,人精一般的存在,怎麼可能聽不出來,葉晨的話外之音呢?
  “隻要你說,老夫能夠做到的一定做到,不能做到的也想辦法做到,隻要你放過我!”丹丘生欲哭無淚,體表都神識烈焰燒焦了,他被葉晨禁錮了一身修為,在這種恐怖的神識烈焰焚燒支撐不了多久,心急如焚。
  “除非做我的扈從,永遠效忠於我,永遠追隨於我!”葉晨如此說道。
  收扈從,本來時黃金獅子和冰帝獸兩頭凶獸樂此不疲的想法,葉晨也忽然心血來潮,想到了這麼一個折磨人的辦法。
  作為扈從,一則心甘情願的追隨,另一種便是被人強行收為扈從。心甘情願的作為扈從,這還好說,而被人強行收為扈從,付出的代價,超乎想象,那可是生的生不如死的存在,要放開自己的神識,讓主人將一縷神識放入自己的神識海,變成了一種契約,如若異心,隨時性命不保。而且這種契約一旦成立,除非主人身死道消,則永遠存在。
  丹丘生恨不能立刻去死了……
  “……好,老夫答應便是了!”丹丘生也是被逼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做人扈從的事情,都生不如死的答應了。
  “好吧好吧,修為差了點,做個扈從也馬馬虎虎了!”葉晨一副很嫌棄的樣子。
  “噗噗——”
  丹丘生聞言,直接噴血不止,隨即放開了自己的神識……
  葉晨直接將滿目全非的丹丘生丟進了紅顏界祗,臉色突變了,直接將火精丟進了紅顏界祗,然後以一根火精的羽毛作為規避神識烈焰的法寶,踏烈焰而行。
  一道身影出現在神識烈焰,正激射他而來。
  不死鳥一族的小神王——蒼熬。
  不死鳥一族,乃是天下對於火焰掌控最強的種族之一,老烈火以飲恨隕落為代價,引爆的神識烈焰,對於別人是一種致命的傷害,但是對於同為小神王境界的蒼熬來說,雖有些麻煩,但是也很有裨益。
  蒼熬置身在神識烈焰焚燒,甚至隱隱的觸及到了神王境界的那層壁障,要是在不死鳥的祖星,他甚至有可能借此參悟出神王境界的契機。
  “葉晨……你還真是命大,這樣都能不死?”蒼熬倍感意外。
  葉晨這個螻蟻般的存在,居然能在老烈火的神識烈焰焚滅獨善其身,委實令蒼熬震驚不已。
  “你沒有死?我怎麼可能先你而死?”葉晨絲毫無懼,手持那杆烈焰戰戈,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刺向了蒼熬。
  有了與老烈火這個小神王境界的強者之戰的經驗而後,葉晨自行滿滿,越發的覺得自己麵對境界壓製之後的小神王,也沒有那麼可怕,完全有了力憾的可能性。
  尤其是現在,老烈火的神識烈焰引爆,成了他力憾這群小神王的助力,因為,他不必擔心銀仙族和佛子無塵的聯合絞殺,他們置身在神識烈焰焚燒,正在全力自保,無暇顧及到他,至於小神王境界以下的那些“殺葉聯盟”的強者,此刻死的死,傷的傷,自顧保命還來之不及,哪有精力來對付他?
  同樣,葉晨也沒有選擇的餘地,這是他唯一力憾蒼熬的機會,時不可失,失不再來。
  畢竟,老烈火引爆的神識烈焰焚燒死亡之海,也會有個時間的限製,一旦這些神識烈焰焚滅殆盡,他的優勢將不複存在,還會麵對銀仙族的第二珣,否子無塵等人的聯合絞殺。
  唯一的機會,就是速戰速決,將蒼熬重創,或者逃之夭夭。
  “老烈火真是該死!居然坑殺我們,不然,你活不到現在!即便是如此,你已經沒有機會了,老夫不會給你機會逃出生天的!”蒼熬冷哼一聲,祭出了一張不死弓,手持一根金色的箭羽,張弓搭箭,射向了葉晨。
  不死神弓。
  這張不死弓,古樸盎然,乃是不死鳥一族的先祖以自己的涅槃之骨,煉化而成,而那隻金色的箭羽,乃是不死鳥一族的種族天賦所化,威力恐怖之極。
  不死神弓,加上金色箭羽,在蒼熬的手中,威力極盡升華,足以瞬間射爆小神王境界之下的強者。
  “能夠死在老夫不死神弓之下,也算是你這個無名小卒的榮幸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死祭!”蒼熬殺氣滔天。
  葉晨當然不會坐以待斃,神念所動,一條歲月長河,橫呈而出。
  歲月之力將葉晨自己包裹了起來。
  雖然歲月之力對於蒼熬的牽製很微弱,但並非是一點作用沒有。
  正是這微弱的牽製,讓葉晨獲得了喘息之機,他在揮出那杆烈焰戰戈的同時,掌指之間出現了一張黑色的巨弓。
  射日大箭。
  這張射日大弓,乃是大羿射日神箭的邊角料所煉化而成,這也是葉晨如今遠程攻殺最強的利器。
  射日大弓,號稱可以射日,乃是不死鳥一族,金烏一族的天敵。
  “神弓,我也有!”葉晨吼聲如雷。
  烈焰置身在歲月圓環,張弓搭箭,射出了一支射日大箭。
  黑色射日箭羽,呼嘯而出,帶出了一股暗金色的火焰,直射蒼熬。
  “不死不休——”
  這是射日大箭,被葉晨注入了神念,自有一股無匹的氣勢,磅而出,撕開了神識烈焰,激射蒼熬的頭顱而去。
  “這是……大羿之箭?!”蒼熬倍感意外。
  他從沒有想過葉晨這個名不見經傳的人,身上還有這種天生克製他們不死鳥一族的神器。
  “轟——”
  那隻金色的箭羽,呼嘯而至,與射日神劍碰撞在一起。
  蒼熬畢竟是一代小神王境界的至強者,一旦洞悉出了葉晨手中的射日大箭,自然不會托大,第一時間以駕馭那隻金色的箭羽,與之劇烈對撞。
  這完全是絕對實力的正麵交鋒。
  這同樣是蒼熬的機會。他的優勢在於修為境界高出葉晨很多,唯有以修為境界之上的優勢,壓製那隻射日大箭。
  若是同境之敵,那麼,他隻有遁走逃命的份兒。
  “是大殺器不錯,但你終究不是小神王,能奈我何?”蒼熬有絕對的信心碾壓葉晨,即或是葉晨手中有射日大箭,完全無懼。
  這就是絕對實力的碾壓。砸這種絕對實力的碾壓之下,任何的神兵利器,如同虛設,不能極盡升華,發揮出應有的殺傷之力。
  蒼熬他們這些小神王境界的強者,雖然以秘法壓製了自己的修為境界,方能踏入這塊星空裂縫節點,但是,他們的神識卻是沒有這種束縛之虞,已然是小神王境界的實力。
  這是葉晨未知,沒有觸及到的一個領域,無法窺視,無法彌補。
  葉晨的神識修為雖然強悍,在第四級大圓滿巔峰這個境界無人匹敵,但是遇上了小神王蒼熬,這種優勢立馬不複存在了。
  他雖然沒有這種優勢,不足以正麵抗衡蒼熬的絕對壓製,但是……有人可以。
  那就是寄身在葉晨神識海的琉璃巨貓可以。
  琉璃巨貓可是活了無窮歲月的老不死,其強悍的神識修為,自然不是泛泛之輩。
  “殺無赦!葉晨,你的死期到了!”蒼熬爆出了恐怖的神識修為,駕馭那隻金色的箭羽,誓要射殺葉晨。
  “是嗎?我倒要看看,你能夠在扛得住射日大箭的不死不休?”
  一個沉雄的聲音,通過葉晨的神識,驚空而起。
  琉璃巨貓以八荒琉璃心法,加持了葉晨的神識修為,助其駕馭那隻射日大箭。
  那隻金色的箭羽和葉晨射出的黑色箭羽,僵持不下。
  一點流光,自射日箭羽之上流轉,散發出一股玄妙的氣息,將不死箭羽,克製的死死的。
  “這怎麼可能?”蒼熬被震驚的無以複加。
  那點橫空出現的流光,看似平淡無奇,實則非常強悍,竟然是一張不弱於他這個小神王境界的神識修為。
  葉晨這廝,如何做到的?此子的強悍,委實近乎逆天,還沒有觸及小神王境界,就擁有了如此強悍的神識修為?
  這完全顛覆了蒼熬的認知。
  “我不能持久,隻能幫你到這兒了,趕緊走!晚了,就來之不及了!”琉璃巨貓的神念在葉晨的神識海飄出。
  葉晨心知肚明,自己雖有克製不死神弓的利器,但終究被自己的修為境界所想,不能重創蒼熬,為今之計,保命要緊。
  “戰你,我何懼?”葉晨巨吼一聲,果斷的放棄了射日大箭,遁走之際,手持那杆烈焰戰戈,天光絕影步盡展,到了蒼熬的身側。
  “刷刷刷!”
  葉晨以貼身近戰,瞬息此處了三戈。
  第一戈此處,葉晨自己都為之驚駭了起來。
  烈焰戰戈,此時此刻此處的竟然是烈焰九斬之中的“滅形”。
  這完全是老烈火的烈焰九斬之中的精髓,乃是烈火部落的不傳之秘,竟然被這杆烈焰戰戈自行的在神識烈焰焚燒萃取了出來,自己進化推演而出。
  “難道是這杆神器的神邸複蘇覺醒了嗎?”葉晨隻想到了這種可能性。
  此時此刻,他也來不及多想。
  “咦?!這是老烈火的烈焰九斬?!”蒼熬驚覺道烈焰九斬的氣機,為之駭然。
  這杆烈焰戰戈,乃是烈火部落遺失數十萬年的神器,居然在葉晨的手,爆出了烈焰九斬的殺伐之威。
  這一戈的威力,絲毫不弱於老烈火的威力。
  也就是在蒼熬驚駭的這個間隙,葉晨以手中的烈焰戰戈刺中了蒼熬的肌體。
  “噗噗噗!”
  三生輕響隨之飄出的同時,三根金色的羽毛,隨之斬落。
  蒼熬駭然心經,洞悉出烈焰戰戈的精絕死氣,果斷的脫落三根保命之羽。他不得不這麼做,因為,他感知到了那種恐怖的死絕之氣,可以流逝強者的生機,一旦被這種恐怖的死絕之氣侵入體內,那將是十分可悲的下場。
  至此,蒼熬洞悉出了老烈火飲恨隕落的關鍵。
  “你居然傷到老夫了!更是留你不得!”蒼熬在脫落三根保命之羽的同時,果斷的揮出了自己的拳頭,避開了那杆烈焰戰戈的攻殺,砸向了葉晨的身軀。
  “轟——”。
  蒼熬的拳頭,落在了葉晨的身上。
  葉晨直接被震飛了出去,血灑長空。
  

snaptime:2020-12-01 20:25:54  .exectimeㄩ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