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作者:水月天蓬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第1562章 未來之光(20-02-13)      第1561章 彼岸花(20-02-13)      第1560章 冥族強者(20-02-13)     

第1554章 神識烈焰

“那又如何?慢慢享受死亡的滋味吧!”葉晨天光絕影步盡展,將一道道殘影留在烈焰之海,消失不見了。
  與此同時,兩道流光從葉晨的掌指之間閃現,激射老烈火。
  一道,暗金色的流光,一道近乎虛無的流光。
  暗金色的流光,乃是紫聖劍的光芒。
  而拿到近乎虛無,肉眼不可辨的流光,乃是歲月之力的光芒。
  葉晨在遁走戰場,脫離烈焰煮海之際,揮出了紫聖劍,斬向了老烈火的頭顱,而拿到歲月之力所化的流光,直接變成了一條歲月長河,瞬息將老烈火的整個身軀所纏繞,將之反應的速度牽製了很多,減弱了很多。
  如果在老烈火被那杆烈焰戰戈刺破肌體之前,歲月之力對於老烈火的牽製與束縛,根本可以忽略不計,但是現在不同了,老烈火被烈焰戰戈爆出的精絕死氣所侵蝕,整個軀體,乃至骨血都融進了精絕死氣,不僅如此,這些定絕死氣之中,被葉晨煉化了無數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在麵,同時發揮了作用,正在以肉眼難辨的速度蠶食老烈火的生機……至此,老烈火的一身修為大打折扣,不複巔峰境界,生機正在飛速的流逝,才給了葉晨可趁之機,讓他在危境之中,殺出了重圍。
  這一切的一切,快的不可思議,再加上有烈焰煮海的掩飾,就連為之觀戰壓陣的蒼熬,第二珣,佛子無塵等人都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他們還是太自以為是了,認為葉晨不足以對老烈火構成實質性的威脅,認為老烈火可以輕鬆的斬殺葉晨與恐怖的烈焰煮海。
  他們雖未小神王,自忖若是置身在老烈火的烈焰煮海,遭遇烈焰九斬,也難以獨善其身,何況是葉晨這個螻蟻般的存在?
  葉晨身著丹爐戰衣,以天光絕影身法,遊走在烈焰煮海。他這麼做,並非是不想跳出烈焰煮海,去生擒“殺葉聯盟”的罪魁禍首——丹丘生,而是身陷在烈焰煮海不能遁走戰場。
  烈焰煮海,還有另外一重作用,是葉晨之前沒有洞悉出來的。
  那就是,禁錮戰場,讓置身在烈焰煮海的人,無法遁走虛空,無法脫離戰場,除非老烈火身死,烈焰煮海消失不見。
  “殺神!”
  “焚滅!”
  老烈火呲目欲血,顧不上體內生機的飛速流逝,誓要斬落葉晨,同時施展出了烈焰九斬之中的第二斬,第三斬。
  此刻若是不能施展出烈焰九斬,斬殺葉晨,恐怕永遠都沒有機會了。
  老烈火甚至自己不會活著走出這片死亡之海,永遠也回不到烈火部落的祖星了。但是,他並非想在場銀仙族,佛族,不死鳥族,甚至是丹神傳人,來救贖他。
  烈焰九斬之中的第二斬,殺神,乃是攻擊人之神魂,而第三斬,乃是焚滅人之神魂。
  這兩斬的威力,就算是小神王境界的強者,都不敢托大,足以滅其神魂,讓之輩烈焰焚滅。
  關鍵的時刻,葉晨祭出了那尊煉丹神器——葛仙爐。
  葛仙爐一出,垂下無數丹焰生機,將葉晨護佑。
  葉晨頭頂著葛仙爐,踏著天光絕影步,讓自己的速度極盡升華,險之又險的避開了烈焰三斬,星辰妙目看向了一臉得意之色的丹丘生。
  烈焰三斬,已經是老烈火的極限了,他隻能揮出烈焰九斬的三斬。
  “始祖,老烈火愧對先祖,愧對烈火部落,唯有以死謝罪!”老烈火一臉的決然,看向了身後的第二珣,佛子無塵和蒼熬等人,慘然一笑。
  這是他唯一能夠為烈火部落所發揮的餘熱。幫助葉晨,坑殺“殺葉聯盟”的小神王,亦是幫助烈火部落鏟除這些小神王戰力的絕好時機。
  雖有遺憾,但內心無愧。
  瞬間,老烈火的神識噴薄而出,一遇烈焰瞬息爆炸式的燃燒。
  一代小神王的神識燃燒,自爆,威力不可估量。
  老烈火以自己的神識,點燃了整片死亡之海,讓所有人都難以獨善其身。
  “果然,夠狠!”葉晨第一時間洞悉出了老烈火的意圖,為之駭然。
  他同樣沒有選擇,死亡之海,被老烈火的神識點燃,方圓近千之遙,都是烈焰之海,根本避無可避,無處可逃。
  為今之計,葉晨衣飾顧不上坑殺蒼熬,第二珣等幾個小神王了,保命要緊。
  一念至此,葉晨神念所動,化身一道流光,借助烈焰煮海的掩飾,進入了那尊葛仙爐,並以歲月之力包裹葛仙爐,駕馭葛仙爐,沉入了死亡之海。
  這是他唯一可以規避老烈火神識焚海的方式。
  他剛剛進入那尊葛仙爐,就聽到了一個憤怒的咆哮。
  “老烈火,你敢炕殺我們!”
  憤怒的咆哮,乃是不死鳥一族的小神王蒼熬所吼出的。
  他們腳下的光明之蓮,被烈焰點燃,瞬息崩潰,化成了灰燼。
  這件佛族至寶,竟然被老烈火的神識烈焰所毀滅。
  這麼一來,他們所有人耐以棲身的光明之蓮不在了,都難以獨善其身,被老烈火的神識烈焰所焚燒。
  葉晨在遁入死亡之海黑色浪濤的瞬息之間,大膽的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駕馭那尊葛仙爐,漂浮與神識烈焰之中。
  他這麼做,竟是為了窺視老烈火神識的烈焰九斬的記憶碎片。
  葉晨閃手將那杆烈焰戰戈從葛仙爐拋了出來,駕馭烈焰戰戈,化成一條暗金色的火龍,出現在神識烈焰焚滅之中。
  這杆烈焰戰戈,乃是一代火神的絕世神兵,對於烈焰氣息,有種天生的親近,竟是自行在神識烈焰淬煉戰戈之身。
  而那頭火精雛鳥始一見這種精純的神識烈焰,衝霄而起,不禁爆出了歡愉的嘶鳴之聲。
  “咻咻咻——”
  一串串清脆的嘶鳴之聲,驚空而起。
  那頭火精一頭紮進了神識烈焰,展開了那張無底洞似的的小嘴,盡情的吞噬老烈火的神識烈焰,食補己身。
  “我怎麼把它給忘了?”葉晨心下大喜,從葛仙爐閃身而出,頂著那尊葛仙爐,踏著滾滾燃燒的神識烈焰,想那頭火精雛鳥而去。
  就在他快要到了火精雛鳥的身側之際,一個驚恐的聲音,從神識烈焰之海飄出。
  “老烈火,你這個老不死的……”
  葉晨分辨出了這是丹丘生的詛咒之聲。
  “我正愁找不到你!”葉晨星辰妙目射出了兩道神芒,看向了丹丘生求救的方向。
  丹丘生在神識烈焰樣子顯得十分狼狽。他祭出了一葉古經,散發出玄妙的氣息,將之包裹,正在神識烈焰之海的遊走。
  那是丹神古經的殘頁。
  丹丘生乃是名副其實的煉丹宗師級別的存在,其煉丹之道,並非是浪得虛名,隻是他的戰力實在是不敢恭維。
  老烈火臨死坑殺諸雄的神識雷海之海的引爆,讓所有人都猝防不及。
  丹丘生乃是禦火的大行家,雖然樣子顯得噬焚狼狽,但是無性命之虞,這些神識烈焰燃燒,不弱於丹道聖火的威力,他看到自己置身在無邊無際的神識烈焰之海,自然有些擔心。
  若是不死鳥的蒼熬,銀仙族的第二珣,還有那名佛子無塵,被老烈火臨死坑殺,他必定沒有什麼好下場,且不說,葉晨死沒死,就算是葉晨身邊的那兩頭凶獸黃金獅子和冰帝獸,還有那個噬月皇朝的聖女,就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丹丘生已然顧不上“殺葉聯盟”的那些強者了,隻能獨自逃命。
  丹神殘頁古經,乃是一代丹神身前的心血所化,隻是在無盡的歲月之中,這一夜無上的丹道聖經,被遺失了部分的經文,變得殘缺不全了。
  雖如此,丹神殘頁對於火的天生親近和防禦,成了丹丘生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此時此刻,他絕對不能讓銀仙族,不死鳥種族以及佛子所發現。
  因為,老烈火的神識烈焰之海的出現,將他這個“殺葉聯盟”的主導人,也拖入了萬丈深淵,讓他也難逃其咎。
  他自然而然的也被蒼熬,第二珣和佛子無塵當做了坑殺他們的元凶,老烈火已經飲恨隕落在陸之涯禁區,他縱使有萬張嘴,亦是百口莫辯了。
  隻是,丹丘生沒有想到,他獨自逃生在神識烈焰之海,沒有遇上“殺葉聯盟”的人,卻是遇上了葉晨。
  “你是在找我嗎?大宗師?”葉晨坐在火精雛鳥的背上,攔住了丹丘生的去路。
  那頭火精雛鳥得以烈焰煮海的烈焰食補,又吞噬無盡的老烈火臨死之際引爆的神識烈焰,出現了驚人的蛻變,遍體熾金色的羽毛,個頭堪比巨鷹,托著葉晨規避老烈火的神識烈焰焚燒,自然不成問題了。
  “葉晨?你沒有死?!”丹丘生驚恐的道。
  他實在是想不到,葉晨居然在老烈火的烈焰三斬之下,毫發無損。
  這……太匪夷所思了!老烈火,太坑人了!老烈火真是越老越不中用,連一個葉晨都斬殺不了,還落得了自行引爆神識烈焰自焚。
  丹丘生,為之無語。
  “你不死?我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死呢?”葉晨沉聲道,沒有任何的廢話,抬手就揮出了妙有劍指。
  恐怖的劍氣,以時空之術加持,落在了那一頁丹神殘頁之上。
  “噗噗!”
  妙有劍指散發出的劍氣,居然未能洞穿那一頁丹神殘頁,令葉晨倍感震驚。
  “果然是好東西啊!留在你身上,太可惜了!”葉晨十分眼熱這一夜殘經,想將之據為己有。
  “我當你有多厲害呢!”丹丘生見葉晨揮出的妙有劍指,不能洞穿那一頁殘經,安心了不少。
  這可是丹神留下的殘經古頁,果然非同凡響。丹丘生實在是沒有想到,這一頁殘經,不僅可以防禦老烈火恐怖的神識烈焰焚燒,還有如此驚人的防禦之力。
  然而……他的興奮還沒有維持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臉色突變了。
  “一眼千年!”
  葉晨見妙有劍指,不能洞穿那一頁殘經的防禦,便果斷的棄之不用,施展出了時空之術。
  歲月長河閃現而出,化成了歲月之力,將那一頁殘經包裹了起來。
  “回溯!”
  葉晨神念所動,以空間之力穿透了那一頁殘經,將丹丘生拘禁了出來,擰在了手,隨即將那一頁殘經丟進了紅顏界祗。
  “真是以為我沒有辦法對付你嗎?”葉晨禁錮了丹丘生的一身修為,直接將之丟進了神識烈焰之海。
  “不……”丹丘生驚恐的大叫了起來。
  他的聲音,很快就被滾滾燃燒的神識烈焰所淹沒了。
  “你不是有很多保命的寶貝嗎?在不拿出來,就被燒成了灰燼!”葉晨坐在火精的背上,想趁火打劫,把丹丘生身上的寶貝,一網打盡。
  丹丘生身為一代丹神的傳人,身上自然不缺少各種寶貝。同為煉丹師的葉晨,深知煉丹師這種職業,乃是天下富得流油的職業。尤其是丹道之術到了丹丘生這等境界的煉丹大宗師,其富有超乎想象,隻要是他想要的東西或者無上的古經,都可以弄到手。
  “別殺我,我不要你的那尊神爐了,我願意付出代價贖命!”丹丘生忍住了劇烈的烈焰焚身之痛,妥協了。
  他算是看出來了,葉晨不會讓他輕易死去的,就是為了他身上的諸多至寶。
  “你還想我的煉丹神器?是不是,把我這件丹爐戰衣也給你啊?”葉晨心情不錯,揶揄著丹丘生。
  “不不,我不敢要這些寶貝,隻要你開口,我有的都給你!隻要你放過我!”丹丘生欲哭無淚,恨不能將自己的一張臭嘴給撕了。
  “你的這些破銅爛鐵,我沒有興趣,等你死了,這些都是我的。”葉晨毫不留情的打擊道。
  丹丘生驚恐的無以複加,無言以對。。
  葉晨說的不錯,他身上的寶貝,此刻都是葉晨的,要是拿不出令葉晨心動的代價,估計今日隻怕是要飲恨隕落在此了。
  “隻要你放過我,我給你煉製雷神丹,煉製大小雷神丹,而且所有的天材地寶,我來出,不用你操心……”丹丘生腦子轉的飛快,拿雷神丹來誘惑著葉晨。
  

snaptime:2020-12-01 20:05:01  .exectimeㄩ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