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作者:水月天蓬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第1562章 未來之光(20-02-13)      第1561章 彼岸花(20-02-13)      第1560章 冥族強者(20-02-13)     

第1553章 初戰小神王

第一時間掌控丹丘生是真,但同時也要坑殺老烈火這個壽元不多的小神王,也是真。
  因為,他擁有極限的速度,擁有煉化修複之後的烈焰戰戈。
  這一點,葉晨自信滿滿。
  尤其是那杆在黑色昆侖之巔,煉化修複的烈焰戰戈,並非是一代火神隨身的絕世神兵了,而是以精絕死氣煉化的烈焰戰戈,溶進了太多的精絕死氣以及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這才是葉晨力憾老烈火最大的倚佔。
  一代小神王老烈火怎麼也不會想到,被火神部落視為遺失的鎮族之寶,已然今非昔比,成了他的終極夢靨。
  要是一代火神泉下有知,一定會被氣得活過來,大罵這些不肖後裔子孫。
  火神部落的始祖都不能完全鎮壓,焚滅一代死神的死亡之心,隻能以烈焰碎片和殘存的執念封印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他的後世子孫,怎麼可能擋得住這些融合精絕死氣煉化過的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
  那口烈焰刀,帶著烈焰巨鋒,殺向葉晨。
  瞬間,黑色的死亡之海上空,出現了罕見的烈焰燃燒,化作了一片烈焰之海,將葉晨的身影淹沒了下去。
  “烈焰煮海!”
  老烈火不想糾纏,想速戰速決,始一出手,就施展出了烈焰九斬中的精髓。
  斬形——烈焰九斬中的第一斬。
  烈焰九斬,乃是烈焰部落的不傳之秘,也是老烈火最強的殺伐大術。烈焰之海的出現,就是烈焰九斬的前奏,置身在烈焰之海的人,很難獨善其身。一方麵,要麵對烈焰恐怖的焚燒,而且這種焚燒,對於修煉者的肉身和元神都是一種極大的考驗,稍有不慎,便會被焚滅成了灰燼,不複存在。
  另一方麵,烈焰九斬若是修煉到九斬之極,那絕對是是十分恐怖的存在,完全足以焚天滅海,隻是有史以來,除了一代火神將烈焰九斬修煉到了幾個極致的高度,其後裔根本無法將這種無上的心法,修到九斬,到現在能夠將其修煉到五斬,就堪稱世間的絕世高手。
  很顯然,老烈火貴為一代小神王,並非修煉出了烈焰五斬,也僅能將烈焰九斬修至三斬。
  烈焰三斬,已經是老烈火的極限之所在了。
  饒是如此,烈焰煮海的威力,已經十分恐怖了。
  目所能及的地方,都是一片裂海之海,虛空碎裂,恐怖的烈焰灼身,這種烈焰威力之強,堪比鳳凰真火的威力。
  葉晨不敢托大,歲月之力施展而出,化成了歲月圓環,將之包裹在其中,天剛絕影身法閃現,遊走在烈焰之海,伺機尋找戰機。
  “死吧!”老烈火洞悉出了葉晨的軌跡,果斷的揮出了那口烈焰刀,將烈焰極盡升華,斬形烈焰,磅而出,無差別的攻伐,熾烈之焰,開始劇烈焚燒。
  死亡之海散發而出的死絕之氣,瞬息之間被焚滅成了齏粉,消失不見。
  “想殺我?沒有那麼容易!”葉晨為之駭然。
  他驚駭的發現自己的天光絕影身法,不能極盡升華,不能達到他期望之中的極限速度,慢了不是一點半點。
  這就是修為境界之上的絕對壓製。
  葉晨第一次與這種超然的存在大戰,顯得很被動。雖然有歲月之力將其護佑,暫時在烈焰之海,性命無虞,但是,他自己也知道,在這種絕對的境界的壓製之下,他能夠支撐的時間不會很長。
  那枚歲月之力所化的歲月圓環,在恐怖的烈焰之下,出現了崩潰的跡象。
  葉晨心急如焚,烈焰的熾烈,超乎想象,幾欲令人窒息。
  一股焚滅的死亡氣息,席卷而至。
  他最為倚佔的時空之術的歲月之力,居然第一次失效,對老烈火的牽製並不明顯。葉晨一向以極限速度自負,現在看來,並非完全是這樣,隻能說在陸海天地規則之下,他這個境界施展出來的時空之術,同境之下,無敵。但是,遇上了修為境界比他高的強者,這種優勢十分微弱,近乎忽略不計……這還不是讓葉晨最為擔憂的事情,他最擔憂的是,時空之術一旦施展出來,被境界高的強者反壓製,自己反而有別歲月之力反噬,重創的後患,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複了。
  “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你毫無生路可逃,就算你身負時空之術,又如何?”老烈火的實戰經驗,比葉晨更盛,把握戰機的能力,自然比葉晨高出了很多。
  老烈火雖然壓製了自己的修為境界,才能踏入這片星空裂縫節點,但是,他畢竟是一代小神王,而且在小神王這個層次之中,少有敵手。
  畢竟,他步入小神王境界,足足有八千多年了。八千年的歲月光陰,對於常人來說,那是個近乎天文的數字,就算是一株野草,經過了八千年的風雨曆練,存活了下來,也會變成一刻參天古木。
  老烈火揮出了烈焰九斬中的“滅形”,就是在試探葉晨的戰力極限,想從中尋找最佳的戰機,一舉滅殺葉晨的肉身。隻要能夠斬落葉晨的肉身,老烈火有完全的自信,以葉晨現在的修為境界,其元神也難逃被焚滅的下場。
  現在,老烈火洞悉出了葉晨修為尚淺,不能將時空之術極盡升華,製勝的把握就多了幾分。
  瞬息之間,葉晨果斷的舍棄了歲月之力的加持,一步踏出,手持那杆烈焰戰戈,沒有任何的猶豫,刺向了那口烈焰刀。
  葉晨並非是坐以待斃之輩,一旦發現的被動,也在不斷的尋找對手的破綻,給自己創造有機的戰機。他與老烈火都在試探對方的底細。
  葉晨除了擁有時空之術,還有很多殺敵的手段。畢竟,他已經是第四級大圓滿巔峰境界的強者,其肉身力量也十分強悍,而且他現在還有烈焰戰戈在手。
  此時不用烈焰戰戈殺敵,幫助自己擺脫這種危局,更待何時?
  “就算不用時空之術,我也無懼你這個老不死!你不是一直想奪回這杆烈焰戰戈嗎?烈焰戰戈在此,有本事,自己來拿!殺不死你!”葉晨一身爆吼,自有一種有我無敵的披靡氣勢,磅而出,攝人心魄。
  一道古樸的光華在葉晨的體表流轉。
  那是丹爐碎片煉化而成的戰衣。這件戰衣,乃是葉晨在丹道聖城遺址斬獲的,原本為大祭司的道袍,後來被葉晨修複煉化成了一件戰衣。丹爐戰衣用來抵抗老烈火的烈焰碾壓,正好派上用場。
  就在葉晨揮出烈焰戰戈的同時,一聲清脆的嘯聲,驚空而起,出現在烈焰之海。
  “咻——”
  那是那隻火精雛鳥。
  葉晨將火精雛鳥,從紅顏界祗放了出來,幫助他抵抗烈焰煮海。
  火精雛鳥乃是一代火神的烈焰碎片所孕育出來的,對於這種烈焰,正是求之不得。這可是它進化所需的烈焰,比烈焰地縫的那些岩漿,更為精純。
  畢竟,這是一代小神王爆出了烈焰煮海,其精純度很高,適合火精雛鳥的食補進化。
  火精雛鳥始一出現,就振翅遨遊在烈焰,極盡歡愉的吞噬烈焰,為自己進補。
  “這是……火精?!你居然還有如此高等級的靈寵?”老烈火都眼熱了。火精雛鳥始一出現,他還以為是一頭鳳凰幼鳥,仔細一分辨,才發現這是一頭火精,擁有烈焰的氣息。
  老烈火雖然不知道火精雛鳥從何而來,但是有一點,他卻是十分肯定,必定與那杆烈焰戰戈,與他們的始祖一代火神有某種關聯。
  因為,火精雛鳥身上散發出的那種烈焰氣息,瞞不過老烈火的感知。
  “你想不到的還多著呢!”葉晨冷哼一聲。
  他的聲音很小,但還是被老烈火聽了個一清二楚。
  “哈哈……老夫不僅還收回這杆祖器,還得帶走這頭火精雛鳥!”老烈火心下大喜起來。
  他從未想過,在這還能遇上火精,而且更讓他想不到的是,葉晨居然敢在這個時候,把火精雛鳥給放出了食補烈焰,這不是明擺著給他送靈寵嗎?
  烈焰刀爆出的烈焰,正在以以肉可見的速度減少,別看那頭火精個頭不過巴掌般的大笑,但是其小小的身軀,仿佛就是一個無底洞,仿佛永遠也裝不滿似的。
  “老不死的,你想多了!無論是烈焰戰戈,還是這頭火精雛鳥,你都不配擁有,永遠也那不回去!”葉晨罵道。
  烈焰戰戈爆出了暗金色的烈焰,撕開烈焰煮海,呼嘯而出,直奔那口烈焰刀而去。
  烈焰刀才是老烈火爆出烈焰的倚佔,唯有斬斷其烈焰的本源輔助神器,葉晨才有力憾的可能。
  他還不會自己作死,以為老烈火這個壓製境界之後的小神王,就不堪一擊。
  老烈火果斷的揮出了烈焰刀,斬向了葉晨的手臂。
  他想斷其手臂,而奪那杆烈焰戰戈。
  這是攻其必救的應敵之策,隻是這種最原始的辦法,也是最有效的辦法,若是葉晨悍勇向前,自己的手臂,勢必被烈焰刀斬落,若是想保住自己的手臂,那杆烈焰戰戈,就會易主。
  “你終究還是太年輕了,不知道小神王的境界,不是你這等螻蟻般的存在,所能戰勝的!”老烈火自以為烈焰戰戈亦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是嗎?”葉晨神念所動,歲月之力再現,化成了一條歲月長河,將那口烈焰刀阻擋在手臂之外。
  哪怕是牽製烈焰刀的速度微乎其微,但終究還是有著微弱的牽製和影響。
  有著微弱的間隙,就已經足夠了。
  因為,葉晨在歲月長河化成歲月之力,繞著烈焰刀而上的間隙,空間之術閃現,加持了自己的速度,加持了那杆烈焰戰戈,刺向了老烈火。
  “不自量力!對於這個烈火部落的祖器,你知道的太少了!”老烈火倚老賣老,對於自己的烈焰刀被歲月之力所牽製,並不著急,對於葉晨傾盡全力刺出的烈焰戰戈,也沒有當成那麼一回事兒。
  小神王可是所有修煉者的一道天然的鴻溝,置身在小神王境界之下的修士,在真正的強者麵前,隻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
  這並非老烈火輕敵,而是絕對的勢力碾壓。另一方麵,火神部落乃是一代火神的後裔子孫,他們自然擁有如何駕馭烈焰戰戈的傳世之法。
  他們認為,烈焰戰戈隻有在火神部落,方能發揮出絕世殺伐之威,至於旁人,終究隻能窺視皮毛,不值得一提,不足為慮。
  可是……老烈火忽視了另一個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這杆烈焰戰戈,已經不是一代火神的那杆烈焰戰戈,那麼簡單了,它已經被葉晨以精絕死氣和不滅生機煉化修複了。若以單純的烈焰殺伐之威來論,必定死無葬身之地。
  “噗——”
  烈焰戰戈以不可思議的角度,穿透了老烈火的烈焰刀鋒,刺破了老烈火的握刀之手。
  一縷鮮血,噴薄而出,直接被烈焰焚滅,不複存在。
  “你居然傷到了老夫?!”老烈火倍感意外,真的怒了。
  下一個呼吸的瞬間,老烈火驚恐的發現了自己的手臂之上,湧向出一股恐怖的死絕之氣,那道被烈焰戰戈刺破的傷口,不能愈合。
  “你敢陰我?!”老烈火驚恐的咆哮起來。
  葉晨顧不上自己受傷,貼身近戰老烈火,瞬息之間,天光絕影步盡展,手持那杆烈焰戰戈,在老烈火的體表,刺出了三道傷口。
  這三道傷口,一在老烈火的後背,兩位兩道在老烈火的雙腿。。
  天光絕影步乃是葉晨貼身近戰的絕招,一旦被他貼身近戰,對手很難擺脫他的糾纏。看似平凡無奇的三道傷口,不足寸許,甚至老烈火背後的那道傷口,僅僅是擦破了他的肌體,但這已經足夠了。
  因為,葉晨的本意不在以烈焰戰戈重創老烈火,而是以烈焰戰戈的精絕死氣已經被他煉化過的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來殺敵。這才是他坑殺一代小神王老烈火的真正必殺之術。
  

snaptime:2020-12-01 19:43:40  .exectimeㄩ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