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作者:水月天蓬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第1562章 未來之光(20-02-13)      第1561章 彼岸花(20-02-13)      第1560章 冥族強者(20-02-13)     

第1551章 殺葉聯盟

西行早的劍道修為不低,自然是識得昆侖劍陣的最強殺劍。但是,他依然沒有用劍道修為對敵,而是采用血脈之力果斷的揮出了力量之拳。
  以力破之。
  任何修煉心法,臻至完美,就是最強的殺敵手段。西行早自從覺醒了體內的荒古鯤虎之血脈,就果斷的舍棄了劍道修為,讓其血脈返祖,極盡升華。
  如今,他的純碎的肉身力量,直接飆升了一個極限的境界,爆出的威力,不可想象,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雙拳之威,究竟到了何種驚人的地步。
  “轟轟轟!”
  鯤虎血脈之威,直接炸裂劍氣,被碎裂的劍氣,狂暴而出,四散激射,將方圓百之內都夷為平地了。
  “以卵擊石!鯤虎血脈之力雖強,但你終究不是荒古鯤虎……單憑你的血脈之力,就想破了我昆侖劍陣的最強殺伐,你做夢!”昊辰的眸子閃爍出了必殺之光。
  昆侖劍陣的最強殺伐,並非是單一的存在,天地人決隻是劍引而已,真正的大殺術,是接下來的三劍之威。
  人劍,地劍,天劍。
  人劍,中興。看似簡單的劍勢,實則是滴水不漏的大開大合之境,完全是無差別的攻殺。
  “是嗎?今日,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荒古鯤虎之力!”西行早冷哼一聲。
  “吼——”
  隨著這一聲怒吼,西行早龐大的身軀,出現了驚人的變化。
  鯤翅加身,荒古白虎之異象,附體,與西行早的肉身合而為一。
  荒古鯤虎之軀,熟悉暴漲在無邊的劍光劍氣,自有一股磅的血脈威壓,散落出來,直接碎裂虛空,威力驚人。
  這才是返祖的荒古鯤虎血脈之力。
  “鯤虎博龍!”
  鯤虎博龍,號稱荒古鯤虎一族的最強秘術,其無匹的肉身力量和速度,號稱了虐殺肉身力量的王者霸主——龍族,並非是空穴來風。
  西行早一拳轟出,迎著人劍之光而去,並無絲毫的退讓。
  荒古鯤虎的返祖血脈之力,強橫無匹,完全無視了昆侖劍陣之威,自有一種有我無敵的氣勢,所向披靡,勇往直前。
  悍勇,無懼,至強至剛。
  鯤翅給予了這圈恐怖的拳頭,極限的速度加持,讓這一拳之威,極盡升華,堪稱完美。
  “地劍。綿澤!”
  “天劍,歸一!”
  昊辰不慌不忙,劍勢劍鋒逆轉而行。
  三口昆侖劍齊出。
  人劍,引峰。地劍,護佑己身。天劍,殺伐。
  昆侖劍陣之威,此時此刻,推演道一個極限的高度,絲毫不弱於一代劍聖的巔峰殺伐。
  “轟——”鯤虎之力,破開人劍,引峰。
  狂暴的劍氣,碎裂,直接散落虛空,劍光不滅,流光閃爍不定。
  “轟——”
  西行早的鯤虎之拳,威力不減,直入天劍的鋒芒。
  劍氣呼嘯,磅的劍勢,直接將那隻無匹的拳頭,淹沒了下去。
  西行早為之駭然。
  荒古鯤虎之軀,被昆侖天劍之威,碎裂出無數道劍道之傷,西行早暗叫一聲不妙。
  但是,他已經沒有任何的退路了,除了勇往直前的攻殺,破開天劍之威,才有一線生機。
  昆侖劍陣,威力冠絕天下,果然不假。
  下一個呼吸的瞬息間,鯤虎之血,灑落長空,化成了血霧。
  “我說過,你終究不是一代荒古鯤虎,能死在我昆侖劍陣之下,也算是你的無上榮光!”
  昊辰以身為劍,直入昆侖劍陣,殺向了西行早,誓要斬落這頭荒古鯤虎。
  很少有人見識過真正的昆侖劍陣天地人三劍齊出的威力,但是,這依然斬落不了返祖血脈覺醒之後的西行早。
  也就是在這一個瞬間,昊辰的神識海“錚”的一聲炸開。
  大劍聖。
  昊辰居然借助鯤虎血脈之力的鏖戰,破除了大劍聖的最後一道壁障,成為一代劍之大成者。
  一代大劍聖。
  以人為劍,天之所歸。
  劍心所指,無匹天下!
  這是一代大劍聖的劍勢所驅,亦是昆侖劍陣近萬年以來的極盡升華,威力最強的殺伐之劍。
  天下劍者,為之動容。
  所有人的劍修,都感知到這種無匹的劍道之勢。
  “吼——”
  西行早仰天咆哮,嘶吼,開始燃燒血氣,以支撐不倒,以血脈之力,硬抗這驚天一劍。
  然而,還是阻擋不了昊辰的最強一劍之威。
  鯤翅被斬落,血灑長空。
  西行早的整個身軀,被這一件斬作了兩半。
  西行早完全靠著一股不死的信念和悍勇之氣,重組自己被劍勢斬開的軀體,熬熬直吼,淒厲的呼嘯,聲動天下。
  “你是鯤虎,荒古鯤虎,不能倒下!”
  水紅韶揮出了行雲流水決,以風光掠影珠,遊走在炸裂的劍氣,出現在西行早的身邊,一臉的決然,丟給了西行早一枚丹藥。
  這是何遷給的一枚丹藥,此丹並非是他煉製的丹藥,而是一枚神丹的殘片,乃是他的護身至寶——九轉仙丹的殘片。
  這是何遷成為陸海一代煉丹大師的秘辛,他無意之中獲得三枚九轉仙丹的殘片,加以參悟,步入了煉丹之途,這也是最後一枚了。
  在這個時候,他沒有任何的猶豫,將這一枚九轉仙丹的殘片給了水紅韶,讓她給西行早送去,隻要西行早一息尚存,這枚九轉仙丹殘片,保他一命,應該不成問題。
  “咦?這樣都能不死?”昊辰為之動容。
  這頭鯤虎之強悍,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西行在居然在一代大劍聖的絕世一劍之下,沒有死?太匪夷所思了。
  更讓昊辰倍感震驚的是水紅韶給他送去的那枚丹藥,散發出一種不滅的生機,那是近乎不死藥的氣息。他從來沒有想過,何遷這個煉丹師的身上還有這種絕世瑰寶。
  有了這種絕世瑰寶,西行早死不了了。
  這一劍,乃是昊辰的極限。昆侖劍陣的極盡升華的一劍,幾乎耗盡了他的修為,想再回揮劍,已然不可能了。
  不過,昊辰不能揮劍殺敵,但是他的大劍聖的劍勢,還在。
  “劍道殺戮!”
  昊辰一念至此,展開強悍的劍勢,誓要斬落西行早,以除後患,絕對不能讓他們這些人找到葉晨,與之匯合。
  天下之劍,應勢而來。
  舉世皆劍!
  “這回,你逃不了的!死——”昊辰冷哼一聲,嘴角溢出了鮮血。
  西行早在燃燒血氣,重組自己的鯤虎之軀,而昊辰何嚐不是在燃燒自己的血氣,以支撐龐大的劍勢,來斬殺西行早?
  “想殺他?得問我!”
  一個人陰冷的聲音從無盡的虛空之中飄出。
  一道暗金色的流光,碎裂虛空而出,直刺昊辰。
  烈焰戰戈!
  被葉晨在黑色昆侖煉化修複的那杆烈焰戰戈,橫空而出。
  恐怖的死亡氣息,鎮壓而下。
  “這是……”昊辰驚恐的發現,自己的胸前一陣灼熱湧便全身。
  他低頭一看,驚恐的不能自語。他竟然被一杆暗金色的戰戈,一戈洞穿了軀體。
  這杆烈焰戰戈,居然無視一代大劍聖的劍勢之威,直接將他洞穿了。
  “死吧——,從今而後,不再有昆侖遺族,不再有昊辰這號人了!”
  葉晨毫無溫度的聲音,響徹長空,威震整個秘境深處。
  “葉晨……很好,我得不到的東西,你們誰也別想得到……”昊辰慘然一笑,化成了一團黑氣,成為精絕死氣的一部分。
  “以一代大劍聖之軀,祭我煉化而後的這杆烈焰戰戈,也算物盡其才了!”葉晨一身長歎。
  剛剛成就一代劍之大成者的昊辰,飲恨隕落,不複再見了。
  至於劍道,葉晨一向極為自負,對於隕落的昊辰,心存敬意。這是給予他驚人的劍道天賦的,並非是給予他這個人,給予昆侖遺族。
  古之劍道大成者,屈指可數。自是昊辰成為一代大劍聖,前後不過短短的片刻功夫,但畢竟,昊辰成就了古往今來人人敬仰的一代大劍聖。
  大劍聖,代表著劍之大成者的無上榮耀。
  隻是,這種榮耀對於昊辰來說,太短暫了。極盡升華的燦爛,來不及綻放,就已經凋零了。
  葉晨閃手將三口昆侖長劍丟進了紅顏界祗。昆侖劍陣,威力不凡,乃是絕世的大殺術,今後一定可以派上用場。
  “你們還好吧!”葉晨飄身上前,關切的目光掃過西行早和水紅韶,最後落在了重傷的風無聲和滿身是血的何遷。
  “死不了!”西行早咧嘴一笑,深處了孔武有力的手,握住了葉晨。
  “葉晨,我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何遷忽然有種想嚎啕大哭的衝動。
  風無聲笑了笑,“你要是再晚來片刻,我們就死了!”
  “你進入了黑色昆侖嗎?”水紅韶看了看那片黑色浪濤翻滾的海洋,神情嚴肅的問道。
  葉晨淡淡一笑,“不滿你說,我進入了黑色昆侖,但是也不得其法,進入不了黑色昆侖的腹地,真正的造化機緣,比在黑色昆侖的深處。”
  他怎麼可能聽不出來水紅韶的話外之音?
  看樣子,西行早和水紅韶是知道黑色昆侖的秘辛。
  “唯有找到克製黑色昆侖散發出的死絕之氣,才有可能進入到腹地……”水紅韶如此說道。
  “即使如此,我們進去看看再說,此地不宜久留!”葉晨沉聲道,袍袖一展,卷了眾人化身一道流光,激射黑色昆侖而去。
  突然,一股恐怖的殺氣,橫空而出。
  “不好,有強敵殺至!”葉晨神念所動,看了一眼天之盡頭的那座黑色巨峰,沒有任何的猶豫,祭出了那張妙有道圖,讓妙有道圖卷著眾人向黑色昆侖而去,自己則是手持那杆烈焰戰戈,踏浪而行在死亡之海上。
  “何方鼠輩?還不滾出來受死?”葉晨爆吼一聲,直接碎裂虛空。
  虛空之中,湧現出數道人影,他們身後是黑壓壓的一片,看樣這些強者人數不少,都是衝著他來的。
  “好大的口氣?殺我族中俊傑,我等今日斬你而來!”
  一個沉雄的聲音飄出。
  葉晨感知到了這名域外強者的氣息,乃是不死鳥一族的強者。他的身邊還有數人,個個殺氣滾滾,以某種秘法隱去了一聲修為境界的高低,讓人不可洞悉。但葉晨擁有星辰妙目,雖然不能洞悉出來者戰力之高低,但是他們身上散發出的氣息,還是泄露了他們的身份。
  這群突如其來的域外強者,有不死鳥一族,有銀仙族,灰羽族,火神部落等等,暗中還蟄伏有氣息不明的強者,伺機而動。
  有一點葉晨十分清楚,這群強者都是為複仇而來,他們之間必有一番血戰,鹿死誰手,還是個未知數。
  這群域外強者,正是來自星空深處的“殺葉聯盟”。
  很快,一道熟悉的身影閃身而出,落在黑色浪濤之上。
  烈斬。
  火神部落的嫡係傳人烈斬,從陸之涯禁區逃出生天,回到了星空深處,四處遊走,妖言惑眾,成了“殺葉聯盟”的唆使者。
  “原來是你這個手下敗將!還敢前來送死!”葉晨冷哼一聲。
  烈斬並不生氣,回首道,“他就是葉晨,次子不出,乃是我等的心腹大患!”
  烈焰穿梭在星空深處,盡力遊說各族強者殺葉晨,其目的不言而喻,意在葉晨手中的那杆烈焰戰戈。
  雖然隻是驚鴻一瞥的瞬間,葉晨分辨出了烈斬的身份,他的腳下是一片蓮葉,散發出一種玄妙的氣息,不然死絕之氣。
  佛族的至寶——光明之蓮。
  不用說,那名擁有先知先覺的佛子無塵,也來到了死亡之海上,隻是現在還沒有現身,但是,眾人腳下的光明之蓮的出現,昭示著這名佛子,也想斬落葉晨。不然,像光明之蓮這種佛族至寶,不可能無端的給這些不速之客棲身,用於克製死亡之海的死絕之氣。
  “都說佛族普度眾人,慈悲為懷,看來傳言乃是胡說八道,誤導眾生,既然來了,藏頭露尾,不敢現身嗎?”葉晨的雙目射出兩道駭人的神芒,晝夜輪回再現。。
  瞬間,天地之間,陷入了一片無盡的黑暗,不可視物。
  極夜之光,橫絕天際。
  

snaptime:2020-12-01 19:06:00  .exectimeㄩ0.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