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作者:水月天蓬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第1562章 未來之光(20-02-13)      第1561章 彼岸花(20-02-13)      第1560章 冥族強者(20-02-13)     

第1549章 暗血之力

葉晨將烈焰戰戈插進了腳下的黑色大地,祭出了妙有道圖,懸浮於空中,神念所動,進入了道圖之中,與那道暗金色的魚線合二為一。
  此時此刻,這散發出的死絕之氣,並不是他憑肉身就可以抗衡的存在,唯有藏身在妙有道圖,才是最為穩妥的保命之道。
  置身在妙有道圖的葉晨,以星辰妙目觀之,但見那杆烈焰戰戈,始一插入黑色的大地,便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垂下的死絕之氣,與黑色昆侖散發而出的死絕之氣,彼此呼應,並不排斥,反而引起了輕微的共振。
  這杆曾經的絕世神兵,雖然其神邸並未複蘇,也沒有覺醒的跡象,但卻是在自行的修複與進化,這也是葉晨始料不及的事情。
  對於絕世神兵,葉晨並不長於此道,隻能仔細的感知與觀摩。
  這杆殘缺的烈焰戰戈,被葉晨在烈焰地縫找到,開始隻有一截斷裂的槍頭,後來隨著火精的出現,葉晨以一代火神封印在烈焰地縫入口的記憶碎片,才得以找到這杆戰戈的主體之軀。
  是一代火神化成的烈焰碎片,孕育出了那隻火精,火精傾盡全力,以整個烈焰地縫孕育而出的岩漿,將之初步的修複,始成了這個殘缺的烈焰戰戈。
  而後,葉晨在荒古獸進入收服那座元磁妙山的時候,在此戈之中注入了少許的元磁之力,並溶進了從烈焰地縫的地心碎裂的死亡之心的部分記憶碎片。
  最開始的時候,葉晨的想法也很簡單,隻是試試看,被煉化之後的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能否與烈焰戰戈兼容,沒有想到,還真的成功了。
  有了這次初步的嚐試,葉晨就放心多了,經過了死亡之河之戰,葉晨又嚐試著將死絕之氣融進戰戈。
  因為有了被煉化的死亡之心的部分記憶碎片之故,烈焰戰戈溶進了死絕之氣,並不是什麼難事兒。
  若是烈焰戰戈其神邸複蘇或者覺醒了,斷然不會溶進了死絕之氣,這才給了葉晨修複這杆戰戈的機會。
  經過了死亡之河一戰,葉晨完敗了昆侖遺族秘境的守護者——昆侖三號,烈焰戰戈盡顯威力,斬殺了昆侖三號,獲得了如何煉化死絕之氣的秘法。這不僅僅是對於修複烈焰戰戈大有裨益,對於他自己的妙有之道,也很有幫助。
  “咦?這是……”葉晨心下駭然。
  此刻,烈焰戰戈垂下的死絕之氣,竟然不弱於死亡之心記憶碎片的氣息,這種恐怖的死亡氣機,很快便於黑色昆侖散發出的亙古不散的死絕之氣,開始同化,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合。
  如葉晨的預料一眼,烈焰戰戈開始萃取無盡的死絕之氣,正在修複自身。
  葉晨以星辰妙目觀之,烈焰戰戈垂下的這種死絕之氣,已經發生了質的改變,那是一種更為精純的死絕之氣。
  一道神念,在葉晨的神識海閃現而出。
  “道友,這杆絕世神兵真是擁有奪天之造化!”
  這是琉璃巨貓的神念。
  葉晨為之一愣,隨即虛心請教道,“願聞其詳。”
  琉璃巨貓可是活了無盡歲月的老不死,他的見識與淵博,無人可及,令葉晨深深折服。
  “這種精絕死這麼修複烈焰戰戈,未免太浪費了,根本不可能發揮出應有的威力……”琉璃巨貓如此點撥道。
  “依你所言,該如何利用這種精絕死氣?”葉晨本是決定聰慧之人,悟性極高,怎麼可能聽不出琉璃巨貓的話外之音?
  “精絕死氣與不滅生機,乃是兩種至強的存在,這不是你的道統嗎?”琉璃巨貓再度點撥道。
  葉晨雖然聽明白了琉璃巨貓的點撥之言,但是如何駕馭精絕死氣和不滅生機?這是個難題。
  不滅生機,還好理解。畢竟,殘缺的烈焰戰戈在烈焰地縫,讓那一枚蒼梧子涅槃重生了,烈焰戰戈的斷裂槍頭,擁有了不滅的生機,這是葉晨早已知曉的事情。
  “琉璃道友,還請不吝賜教。”葉晨心急如焚。
  桐君十二等人在黑色昆侖支撐不了多久,他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參悟這其中的玄機,最好的辦法就是讓琉璃巨貓直接指點。
  “好吧好吧,誰叫我與你共生共死呢?”琉璃巨貓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磨磨唧唧,不肯說重點。
  “琉璃道友,我強大對你也很有好處的,假以時日,說不定可以為你重塑肉身。”葉晨誘惑著琉璃巨貓。
  “君子一言!”琉璃巨貓暗自竊喜起來。
  以葉晨今日之修為,自然是無法幫助它重塑肉身,但是……這並不表示今後的葉晨,不能做到這件事情。
  葉晨年紀輕輕,就殘破了八荒琉璃的無上心法,而且還創立了自己的道統,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說明,琉璃巨貓將自己命運壓在了葉晨的身上,是個不錯的選擇,真可謂是萬載難逢的機緣。
  若非葉晨擁有元磁之力,進化出了元磁之血,琉璃巨貓此時此刻,還被困在琉璃寶塔。
  “我雖不是什麼君子,但對我有恩之人,我從不敢忘記!”葉晨如此說道。
  琉璃巨貓寄身在葉晨的神識海,自然知道葉晨所言不假。
  在陸之涯禁區之外,救贖黃金獅子,踏碎無盡的虛空,在無垠沙漠救贖噬月聖女和冰帝獸,就讓琉璃巨貓深有感觸了。
  “你是如何煉化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的?又是如何煉化一代火神的烈焰記憶碎片的?”琉璃巨貓問道。
  此言一出,葉晨恍然大悟了。
  煉化一代火神的烈焰碎片,乃是獲得了一代火神執念的記憶,葉晨並未覺得有什麼奇特之處。而煉化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乃是因為他擁有元磁之力的緣故。
  這是葉晨後來才洞悉出來的玄機。
  不僅如此,單是擁有元磁之力,還不足以煉化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葉晨之所以能夠煉化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乃是因為他以元磁之血溶進了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之故。
  舉一反三,葉晨知道如何駕馭這兩種至強的力量了。
  那就是以自己兼有的元磁之血,血祭血煉烈焰戰戈!
  他現在的血脈之力,其威力不可估量,葉晨自己也不知道他的血脈之力,極盡升華之後,到了何等境界,但是有一點,他倒是十分清楚。他擁有了一代冰帝留下的那座元磁洞府,煉化之後,成就了那俱元磁道身,繼而擁有了元磁之血。元磁之血,隻是他血脈之力之中的一部分。
  這就是妙有之道的逆天之處。假以時日,妙有之道必定大放異彩,獨步天下,還有他身邊的桐君十二,隻要修為境界足夠高,以醫入道,也是不遜於任何大道之統的存在。
  “後生可畏啊!”琉璃巨貓長歎一聲,如此感慨道。
  它與葉晨的神念共同,自然知道了葉晨此時此刻的所思所想。
  琉璃巨貓果斷的消失,不打擾葉晨修複那杆烈焰戰戈。
  不,準確的說,應該是煉化那杆烈焰戰戈!
  一念至此,葉晨指尖的那枚紫聖劍印記閃現,一縷鮮血,激射那杆烈焰戰戈而去。
  那一縷鮮血,呈現出一種罕見的暗金色,葉晨見狀,自己都嚇了一大跳。
  他自己的血脈之力,他自己心中有數,在這之前,他的鮮血呈現出暗金色,但是此時此刻的暗金色,絕非是以前的那種暗金色,比之以前的血液色澤暗了很多。
  葉晨很快就釋然了,此等血脈之力的暗金色,乃是因為他步入了置身陸海天地規則修煉體係之下的巔峰境界,幾欲超脫之故。
  他現在已經是第四級大圓滿巔峰境界的強者,不僅如此,他隱隱的觸及到了一種更為強大的壁障。
  “我這血脈之力,不知道算不算時間最強的血脈之力?”葉晨暗自咕噥著。
  這是一種全新的血脈之力,沒有人知道,這種暗金色的血脈之力,極盡升華之後,有何等超然。
  葉晨將這種血脈之力,命名為“暗血之力”。
  暗血之力,始一溶進那杆烈焰戰戈,便散發出了一種玄妙的氣息,整條戰戈之軀,瑟瑟抖動,其間光華流轉。
  “呲呲呲呲!”
  一串串密集的聲響從烈焰戰戈飄出。
  烈焰戰戈的氣息,隨之發生了驚人的變化。那是一種恐怖的死亡氣機,葉晨清晰的感知到了這種死亡氣機蘊含著寂滅的氣息。
  一代火神的烈焰碎片記憶,擁有這種恐怖的焚滅氣機,而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也擁有這種恐怖的死亡氣機。
  正是葉晨的暗血之力血祭了這杆烈焰戰戈,才讓這兩種至強的對立力量,以暗血之力融合了起來。
  “果然如是!”葉晨以星辰妙目觀之烈焰戰戈的氣息,做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
  既然是重新煉化這杆烈焰戰戈,那就將其煉化到臻至完美。
  他堅信琉璃巨貓的見識不會害他!
  妙有劍指閃現在那道暗金色的魚線,奪目的劍光,將妙有道圖都映照的一片斑駁,極富美感。
  三縷暗金血液,自道圖飛出,沒入了那杆烈焰戰戈。
  這三縷暗金血液,分別來源於葉晨的氣府歸墟,神識海和十指,代表著葉晨一身血脈之力的最強之處。
  “錚錚錚!”
  一串串金屬的顫音,長空激蕩,動人心魄的時刻出現了。
  隨著這些密集的金屬裂變的顫音,一道暗金之光,撕開亙古不散的死絕之氣,衝霄而起。
  置身在不遠處的明月欣,風舞等人都為之色變。
  他們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體內的生機停止了運轉,瞬間開始流失,而且流失的速度比之以前,更快,似乎有一種不可控製的跡象。
  葉晨見狀,當機立斷,從妙有道圖一步踏出,將妙有道圖罩向了桐君十二一行人的頭頂。
  “挺住!”葉晨大喝一聲。
  “逆天九針!”桐君十二果斷的收回了那三枚銀針,閃電般的刺入了自己的軀體。
  他在燃燒自己的血氣,來為大家補充生機。
  “大師兄……”明月欣驚叫了起來。
  “大師兄,你不能這樣,會留下道傷的……”
  風舞也擔憂的大喊了起來。
  “無妨!專心運轉自己的生機!”桐君十二沉聲道。
  “別打擾他,我們一定可以堅持住的!”黃金獅子這頭凶獸,咆哮起來。
  葉晨看了眾人一眼,然後向那杆烈焰戰戈而去。
  “妙有分二氣,以宥天下!”
  葉晨以妙有之力推演自己的道。
  烈焰戰戈為之震動,爆出了恐怖的死亡氣息。
  葉晨手持烈焰戰戈,極盡推演妙有之道,將之煉化。
  三縷暗血之力,在烈焰戰戈遊走,化成了一股不滅的生機,與此同時,黑色昆侖之外的死絕之氣,被烈焰戰戈垂下的精絕死氣所同化,吞噬,納為己有。
  “晝夜輪回!”
  葉晨以時空之術加持烈焰戰戈萃取無盡的死絕之氣,以加速它的煉化速度。因為,葉晨深知,桐君十二抗不了多久,他必須在桐君十二倒下之前,將這杆烈焰戰戈煉化,不然,大家都跟著萬劫不複。
  天地之間陷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不可見物,神識亦不能洞穿黑暗。
  唯有葉晨巋然立在烈焰戰戈旁邊,專心的推演妙有之道。
  無盡的死絕之氣,湧噴而來,被烈焰戰戈垂下的精絕死氣所煉化,沒入了戰戈之軀,消失不見了。
  瞬間,那杆烈焰戰戈仿佛是無盡的深淵,黑色昆侖亙古不散的死絕之氣,正在以肉眼難辨的速度消失……
  “暗血之力,以宥天下!”葉晨將一縷神念沒入那杆烈焰戰戈。
  “嘯——”
  烈焰戰戈衝霄而起,沒入了無盡的黑暗之中。
  須臾,一切過於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極晝輪回!”葉晨神念所動,閉上了極晝之眼。。
  天地之間一片清明,無盡的死絕之氣,消失不見了,仿佛從來就不曾出現一般。明月欣和風舞扶起麵色慘白的桐君十二。
  “小師兄,你怎麼樣?”黃金獅子蹭身上前,關切的問道。
  

snaptime:2020-12-01 19:20:24  .exectimeㄩ0.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