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作者:水月天蓬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  都市最強仙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都市最強仙帝最新章節第1562章 未來之光(20-02-13)      第1561章 彼岸花(20-02-13)      第1560章 冥族強者(20-02-13)     

第1548章 “地網”密道的盡頭

葉晨正待完善自己的妙有之道,目光所及,看到了那棵枯木逢春的黑荼神木,上麵的兩片嫩葉,正生機盎然,與其他的枯木生機全無,截然不同。
  “你倒是真的枯木逢春了,你可願意隨我而去?”葉晨一神念與黑荼神木溝通。
  像這等伴生大藥,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無窮的歲月,能夠枯木逢春,自然是有大造化的,擁有靈性,甚至通靈,都是極為常見的事情。若是能得到這棵黑荼神木的自願追隨,其價值不可估量。
  黑荼神木散發出無盡的生機,兩片嫩葉上下舒展了幾下。
  “很好,你若跟我而去,我自然不會虧待你的。”葉晨心下大喜,神念所動,展開了紅顏界祗。
  那顆黑荼神木“嗖”的一聲,離地而起,進入了紅顏界祗。
  葉晨的紅顏界祗,自成一方小世界,而且隨著葉晨自身修為的不斷提升,紅顏界祗也在自行的蛻變。紅顏界祗擁有諸多的天材地寶,葉晨最引以為傲的還是在烈焰地縫涅槃重生的蒼梧神木。蒼梧神木才剛剛涅槃重生,距離真正的不死大藥,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現在有了黑荼神木這種伴生的大藥相伴,兩株大藥進化,多有裨益。
  “太好了,你們能相安無事,也是你們的機緣造化!”葉晨粗略的感知了一下,原本紅顏界祗那株蒼梧神木,並不排斥黑荼神木的到來。
  看來葉晨的擔心是多餘的,這兩株大藥,並非互相排斥,而是顯得有些親近,這讓葉晨更是開心不已。這兩株大藥,呈現出的對立性,正是他所需要的。
  蒼梧神木乃是經過一代火神的記憶碎片涅槃重生,而黑荼神木生於無盡的死絕之氣,若它們能夠相安無事的伴生成長,對於葉晨參悟和完善妙有之道,也有很大的好處。
  葉晨輕輕撫摸著那杆烈焰戰戈,自語道,“若是你能夠恢複如初,重返往日的巔峰,就好了!”
  這杆烈焰戰戈也在不斷的被修複,雖然還是一杆殘缺的烈焰戰戈,但畢竟是一代火神的隨身絕世神兵,恢複如初隻是遲早的事情。
  葉晨甚至堅信,這杆烈焰戰戈有朝一日,甚至比在一代火神手中的威力更盛,因為,他在修複烈焰戰戈的時候,溶進了煉化之後的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
  這同樣是兩種絕頂對立的力量,若能有機的融合,讓烈焰戰戈臻至完美,其威力不可想象。
  葉晨將烈焰戰戈插在身邊,祭出了妙有道圖。
  妙有道圖懸於空中,閃爍著忽明忽暗的流光,那道暗金色的魚線靜靜的橫呈在陰魚與陽魚之間,散發出一股玄妙的大道之韻。
  葉晨仔細的感知了一下那張道圖,忽然暗自心驚起來。現在的妙有道圖,與他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樣了,任他怎麼駕馭妙有之力推演,陰魚之力始終被那條陽魚之力壓製,不能恢複如初,呈現出一種奇妙的平衡,那道暗金色的魚線,此時此刻也偏向了那條陽魚之力。
  “難道是……”葉晨以星辰妙目觀之,隻得出了一種推斷。
  妙有道圖的陰魚之力,被他極限壓製,湧噴道“地網”密道坑殺諸雄,耗損太過於嚴重了,才有陰魚之力,不能恢複如初,被陽魚之力壓製的死死的。
  這可是不是什麼好兆頭,稍有不慎,絕對會留下道傷。道傷可是修煉者的大忌,葉晨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葉晨施展妙有之力,推演妙有之道。
  當務之急,最最緊要的是萃取死絕之氣,來補充陰魚之力的不足。就在葉晨一籌莫展之際,身邊的那杆烈焰戰戈,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散發出死絕之氣的氣息。
  “原來是這樣!”葉晨瞬間明悟了。
  烈焰戰戈被修複的時候,融進了煉化之後的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它能夠散發出死絕之氣,也不足為奇。
  葉晨神念所動,將烈焰戰戈投進了妙有道圖。
  烈焰戰戈直奔那條陰魚而去。
  “真是太好了!”葉晨催動妙有之力,還是推演妙有之道。
  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幕,直接嚇了葉晨一大跳。
  那杆烈焰戰戈始一進入那條陰魚,便垂下一縷縷死絕之氣,葉晨清晰的感知到了,烈焰戰戈垂下的死絕之氣並非是普通的死絕之氣,而是近乎死亡之心記憶碎片的氣機。
  須臾,陰魚之力得以精純的死絕之氣的補充,恢複如初了。不僅如此,陰魚之力還在一路飆升暴漲,反而壓製住了陽魚之力,並將那條陽魚極度推進,壓製……任憑葉晨以妙有之力推演,陰魚之力就是不能回到暗金魚線的平衡之處,而且還有不受控製的跡象。
  葉晨化身一道流光,出現在那道暗金魚線,探手握住了那杆烈焰戰戈,傾盡全力的將烈焰戰戈擲出妙有道圖。
  斷其死絕之氣的源頭,乃是維持妙有道圖平衡的唯一辦法。
  烈焰戰戈被葉晨成功的擲出,插在了地麵之上。
  葉晨從暗金魚線出現,麵色慘白,汗如雨下,“還好發現的早,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若是妙有道圖不受葉晨的掌控,發生了崩潰,則會直接殃及葉晨,遭遇嚴重的反噬之力,輕則重傷不起,大則道統毀於一旦,死於非命。
  “不好……”葉晨臉色突變了,顧不上平衡道圖的陰魚之力和陽魚之力,隨即收了道圖,看向了那杆烈焰戰戈。
  烈焰戰戈被擲出之後,並複停止散落死絕之氣,正是這些無比接近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的死絕之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萃取“地網”密道的死絕之氣……它竟然在自行修複,以無比精純的死絕之氣修複殘缺的戰戈之軀。
  恐怖的死亡氣息,席卷而至,令人戰栗。
  葉晨為之駭然,隨即展開星辰妙目觀之。
  從“地網”密道湧噴而出的死絕之氣,源源不斷,超出了葉晨的認知,比從妙有道圖壓製而出的死絕之氣,不知道多了多少倍。
  兩道駭人的神芒從葉晨的雙眸閃現而出,看向了“地網”密道的盡頭。
  葉晨越發的心驚膽戰起來,紫鼠之王找到並修複與構建的“地網”密道始於陸之涯西邊的門戶——死墟,但是葉晨以星辰妙目看到的“地網”密道的始點,並非是死墟,而是……那條死亡之河。
  這才是真正的通往陸之涯禁區,黑色昆侖的“密道”。
  “不好了!”
  紫鼠之王還為破土而出,其驚恐的聲音就落入了葉晨的耳際。
  葉晨聞聲回頭,就看到紫鼠之王樣子十分狼狽的出現在視線,雙眸之中,俱是恐怖之色。
  “鼠王,不必驚慌,我已知曉!”葉晨正色道。
  紫鼠之王聞言心急如焚,“本王也不知道,真正通往黑色昆侖的密道,始於死亡之河,那條死亡之河來了,順著密道而來,距離這不足百之遙了!我們……”
  紫鼠之王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有數道流光破土而出,落在了葉晨的視線。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蝶皇,明月欣,風舞,桐君十二以及黃金獅子和冰帝獸。
  “密道出現了黑色的浪濤,那是死亡之河的浪濤,此刻已經到了死墟附近了!”明月欣麵色慘白的解釋道。
  噬月聖女明月欣擁有月瞳,自然第一時間東西出了出現在密道的“黑色浪濤”是死亡之河的河水。
  “我已知曉,不必驚慌!”葉晨神情淡定的道。
  此言一出,大家放心了不少。
  不知不覺中,葉晨已經成了大家的主心骨。眾人聽葉晨如此說,語氣有如此淡定,以為這也是葉晨坑殺諸雄的一部分,便不再害怕了。
  “走,我們進入黑色昆侖!”葉晨淡淡一笑。
  眾人不解其意。
  葉晨解釋道,“我們正愁找不到真正的密道進入黑色昆侖,現在死亡之河的河水給我們指引了方向。”
  眾人聞言,恍然大悟了。
  葉晨示意蝶皇在前麵帶路,一行人當機立斷隨著蝶皇進入了地下密道。
  始一進入密道,耳邊一片死寂,葉晨星辰妙目盡展,看向了密道的深處。
  “大家準備!死亡之河來了!”葉晨吩咐道。
  此刻,死亡之河的黑色浪濤,已經越過了死墟,速度極快,馬上就要到他們所在的位置了。
  “真的是死亡之河!”黃金獅子並非是看到了黑色的浪濤,也並非是聽到黑色浪濤的聲響,而是它感知到了死亡之河的氣息。它出身荒古獸禁地,對於死亡之河的氣息,格外敏感。
  “太不可思議了,這是要將整個黑色昆侖淹沒嗎?”冰帝獸看向了身邊的黃金獅子。
  “這……”黃金獅子從未想過這件事情,無言以對。
  就在眾人私語的間隙,明月欣以月瞳觀之,提醒眾人,“死亡之河來了,大家小心。”
  她的話音剛落,一陣陣浪濤翻滾的聲響,席卷而至。
  死亡之河來了!
  葉晨在黑色浪濤始一出現在眾人的視線,沒有任何的猶豫,祭出了妙有道圖,化成一葉小舟,浮與黑色的浪濤之上。
  “我們走!”葉晨丟了一嗓子,翻身而上,眾人緊隨其後,上了道圖之舟。
  道圖所化的扁舟,載著眾人在密道前行。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眾人的眼前一臉,道圖之舟被死亡之河的浪濤衝出了密道。
  蝶皇化身一道流光,展開巨大的蝶翼,出現在道圖之舟下,托住了眾人,急速下墜。
  “葉晨,本皇的蝶翼不能施展!”蝶皇驚叫了一聲。
  葉晨神念所動,時空之術閃現。
  “一眼千年!”
  “歲月長河!”
  空間之術,移形換影。
  歲月長河橫空出現,歲月之力繞道圖而上,化成了“歲月圓環”,將道圖之舟包裹,無限拖慢了道圖之舟的墜落速度。
  眾人在膽戰心驚之中煎熬,道圖之舟終於落地了。
  “這是哪?”風舞仔細的打量著四周的幻境,目所能及的地方,一片無盡的黑暗,不可視物。
  “除了黑色昆侖,我們還能在那?”明月欣應了一聲。
  眾人看向了蝶皇。
  “大家小心,我們四周都是黑色昆侖散發出的死絕之氣,終年不散!”蝶皇大聲的提醒道。
  葉晨也感知到了這些死絕之氣,至少有數十之厚,形成了一道死絕屏障。想要在這種亙古不散的死絕之氣了存活,絕對是個難題。
  與此同時,眾人驚覺自己的生機正在流失……驚恐萬分。
  “十二,現在看你了啦!”葉晨雪亮的目光落在了桐君十二的身上,滿懷期待。
  桐君十二點點頭,不敢怠慢,“先生,借我神木一用!”
  葉晨閃手從紅顏界祗拿出了那株蒼梧神木放在了桐君十二的手心。
  桐君十二坐在道圖之舟,將蒼梧神木抱在懷,讓眾人形成人形的小法陣,明月欣為人首,黃金獅子和冰帝獸為左右雙臂,蝶皇和紫鼠之王為雙腿,風舞為身軀,然後拿出了三枚銀針。
  醫道神針。
  這是葉晨從春台崖給他找回來的桐君家族的聖物。
  桐君十二閃手將一枚銀針插進了明月欣的頭上,另一枚銀針插入了蝶皇的蝶翼之上,然後抓住了一枚銀針的尾部,插進了那棵蒼梧神木,以自己的身軀為載體媒介,催動以醫入道,讓生機生生不息的循環而出。
  “現在,我們就是一個整體,我將生機源源不斷導入各位體內……”桐君十二正色道。
  一股勃然的生機閃現而出,眾人驚覺自己的體內出現了一股不滅的生機,不過瞬息之間,流逝的生機的道了補充,四肢百骸都無比舒坦。
  眾人大喜,感激的看向了桐君十二這個大師兄。。
  葉晨滿意的點點頭,隨即拿出了那杆烈焰戰戈,化身一道流光,激射不遠處而去。他得去做另一件事情。
  讓烈焰戰戈萃取無盡的死絕之氣,修複戰戈之軀。這是唯一可以修複烈焰戰戈的機會,除了黑色昆侖,他實在是想不出哪還有這麼恐怖的死絕之氣,而且這種死絕之氣足以媲美死亡之心的記憶碎片。
  

snaptime:2020-12-01 19:03:50  .exectimeㄩ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