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長生》全文閱讀

作者:夜開花  血染長生最新章節  血染長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血染長生最新章節新書《劍公子》開張(19-09-13)      完本說(19-09-13)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大結局(19-09-13)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無聊透頂的人


  話音剛落,就聽邊上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當然不可以,除了天爭,你們都是真仙境的修為,想要煉化盤古之心,簡直是癡人說夢!”
  幾人臉色一變,轉頭一看,竟是曇花仙子站在不遠處,如同鬼魅一般悄無聲息,這時就走了過來。
  薑小白驚道:“曇花仙子,你怎麼在這?”
  曇花仙子笑道:“我一直在這等你們啊!”
  薑小白道:“那你為何不把我們直接帶過來?非要我們飛上十年?”
  曇花仙子笑道:“如果不讓你們飛上十年,你們會跟天爭和好嗎?我是故意留十年的時間給你們的,其實這顆星球不在這,星空那麼大,你們飛行的時候稍微偏離一點點,就是十萬八千,能找到這顆星球?我也是用心良苦啊,我費了那麼多心血,看你們還是沒有和好,我有一種挫敗感,現在看你們和好了,我心才舒服一點。”
  布休道:“曇花仙子,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曇花仙子道:“還有什麼話是你二郎真君不敢講的?”
  布休笑道:“我就是覺得你好像挺無聊的哦?”
  曇花仙子道:“對啊,十年前不就跟你們說過了嗎?不無聊我會跟你們玩這個遊戲?吃力不討好!我不是一般的無聊,是無聊到極點,整天就像一個孤魂野鬼飄來飄去,現在跟你們還有話說,你們沒死的時候,雖然我也會找你們聊天,但也沒什麼好聊的,聊了幾十萬年,還有話聊嗎?我是痛苦得不得了,想死死不掉!”
  布休道:“盤古不是死掉了嗎?”
  曇花仙子道:“還沒死成了,隻死了一半,他現在屬於休眠狀態,隻有煉化盤古之心,他才會真正地死掉,但想要煉化盤古之心,我覺得難,不要說你們,就是天爭,成功的機率最多萬分之一,也就是說,我師父很難死,一直會活到時間的盡頭,就算宇宙毀滅,他還能開天辟地鑽出來,你們說可不可怕?”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在沒遇到曇花仙子之前,誰不渴望永生不死?誰不渴望與天地齊壽?但現在,他們都覺得這是一種折磨。
  薑小白道:“那你為什麼不煉化盤古之心呢?以你的修為,應該沒問題吧?”
  曇花仙子道:“我不敢啊!我已經活得這麼痛苦了,隻盼望宇宙毀滅,我也跟著毀滅了,這還有死的機會,如果煉化了盤古之心,宇宙毀滅我都死不了,那多可怕啊!我想都不敢想!我師父就是這樣,宇宙毀滅無數次了,他還沒有死,可不可怕?所以說,花紫紫並不是這個世上最可憐的人,我師父才是。”
  薑小白幾人想了想,怪不得羿仆當日感歎,盤古是個可憐的神!
  現在他們覺得,這個盤古確實挺可憐,想死不能死,真的是世上最可怕的事情。
  風言道:“那你這樣說,我更不敢去煉化盤古之心了,一不小心我就變成盤古了?”
  曇花仙子道:“不是一不小心,你是再小心,你也很有可能變成盤古!”
  眾人麵麵相覷。
  曇花仙子又道:“不過我可以給你一次煉化的機會,剛好我也想跟我師父說說話了。”
  風言忙擺手道:“你饒了我吧,我放棄了,我可不想變成你師父!”
  布休道:“那花仙子怎麼辦?”
  薑小白也覺得棘手,畢竟這事他也不好強迫風言,而且聽曇花仙子這麼說了,他也不會強迫風言,畢竟成功的機率萬分之一都不到,強迫也沒有意義,何況他也強迫不了,隻能道德綁架,這事他幹不出來。便看著曇花仙子道:“那仙子,能不能請你幫救活花紫紫?”
  這個曇花仙子性格怪僻,行為乖張,所以薑小白心沒有一點把握,生怕她一不小心又會消失在原地,心下無比緊張。
  不過正因為曇花仙子性格怪癖,做事從來都是不拘一格,這次卻答應得很爽快,點頭道:“沒問題!”
  薑小白心下一喜,就準備把私空間的花紫紫煞出來,結果內視一下,嚇得魂飛魄散,花紫紫沒了,怎麼也找不到!
  布休看他急得一頭汗水,忍不住問道:“盟主你怎麼了?”
  薑小白急道:“紫紫沒了!”
  布休道:“那不是嗎?”
  薑小白抬頭一看,花紫紫的石像已經橫在了曇花仙子的手上,才長籲一口氣,感覺這個曇花仙子好沒有禮貌,也不跟他打聲招呼,就把他私空間的東西掏出來了,這跟去他褲襠掏東西有區別嗎?在她的麵前,人還有隱私嗎?
  薑小白這時屏住呼吸,目不轉睛地盯著曇花仙子手的花紫紫,心都懸到了嗓眼。
  曇花仙子這時鬆開手,花紫紫的石像就懸浮在半空中,忽地,石像表麵就有了流光,七彩環繞,一會功夫,眾人的眼隻剩下流光溢彩,已經看不到石像本身了。
  石像本來是懸浮在半空中,這時緩緩站立,流光漸漸散去,麵的花紫紫終於露出了麵目,不過已經不是石化狀的花紫紫,衣服已經變了白色,隨風飄動,臉也變得有血有肉,唇紅齒白,就連臉上那顆已經石化的淚珠,這時也順著臉頰滾了下來。
  不過花紫紫仍然是動也不動,眾人暗捏一把汗,薑小白這時已經走到花紫紫的麵前,心也懸到了嗓眼,輕輕叫了聲:“紫紫!”
  花紫紫眨了下眼睛,目光卻是有些呆滯。
  眾人心下一沉,心道莫非這化石聖露有後遺症?花紫紫傻了不成?
  薑小白又了叫一聲:“紫紫?”
  花紫紫這時才喃喃說了一句:“我不是在做夢吧?”
  薑小白一聽這話,眼淚再也控製不住,刷地一下奪眶而出,哽咽道:“紫紫,你不是在做夢,這是真的!你走一步試試,這一切都是真的。”
  花紫紫拿目光掃視了下眾人,看著眾人殷切的眼神,一切都是那麼地真實,這時嚐試著跨出一步,由於好久沒有走路了,踉蹌一下,幾欲跌倒,但就是這種腳底不穩的感覺,才讓她感覺愈發真實。
  薑小白看她要跌倒,連忙上前一步,扶住了她。
  花紫紫卻一下撲進她的懷,緊緊摟住他的腰,不敢鬆手,生怕這一切都是幻覺,一鬆手什麼都沒了。這些年,他深陷無窮無盡的黑暗之中,也經常會夢到這樣的場景,雖然懷的薑小白摟著非常踏實,但她還是有些害怕。
  薑小白也緊緊摟住了她,哽咽道:“紫紫,對不起,讓你受苦了……”
  花紫紫也是哭得稀嘩啦,邊哭邊道:“薑小白,這真的不是夢嗎?我真的好害怕,害怕又讓我空歡喜一場!”
  薑小白輕輕吻了下她的臉頰,道:“紫紫你別怕,這不是夢,這一切都是真的,以後你再也不會孤單了,以後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了,以後我也不允許你再這麼傻了。”
  花紫紫道:“薑小白,別說話,抱緊我,就算是一場夢,我也不願讓它醒來!”
  薑小白就不說話了,倆人就緊緊抱住,相擁而泣。
  除了曇花仙子外,其他人看得都是一臉動容,熱淚盈眶,感覺這兩個人能走到今天,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過了許久,這兩人依舊緊緊抱住,像是兩個人都服下了化石聖露,就這樣抱到天長地久。曇花仙子便道:“有什麼好抱的?現在愛得死去活來的,不出十萬年,彼此看著都煩,不如現在疏遠一點的好,一萬年見個一次麵最好!”
  花紫紫見許久夢也沒有醒來,便確認這一切都是真的,懸著的一顆終於才放了下來,感受著懷薑小白的溫度,無限歡喜。聽到曇花仙子這麼說,才鬆開薑小白,抹了一把眼淚,道:“這個人是誰啊?”
  薑小白道:“她是曇花仙子,就是她救了你。”
  花紫紫便行禮道:“多謝仙子救命之恩!”
  曇花仙子道:“別謝我,我也沒安好心,我救活你,就是想看看你們這麼恩愛,這段感情能撐多久,十萬年後我再來看看,我倒想看看這世上有沒有海枯石爛的愛情?”
  薑小白就抓住了花紫紫的手,道:“直到宇宙毀滅,我也絕不會負了紫紫!”
  花紫紫轉頭怔怔地看著他,點了下頭,道:“我也是!”
  曇花仙子道:“現在說這些沒用,我見到無數信誓旦旦,轟轟烈烈的愛情,沒一個能撐過一萬年的,一萬年後不翻臉,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最後形同陌路。就像是天爭和凰沐,其實對於天爭來說,沒得到真的是最好的結局,得不到的東西才能無限保鮮,保留無數念想,一旦得到手了,馬上新鮮感就沒了。你們太年輕,根本不會相信我的話,時間久了,你們就知道了!”
  薑小白道:“那這樣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曇花仙子道:“你看,我說的話你又忘了,活著就是沒有意義啊,除非你生活在金字塔的底端,有夢想,有動力,有想到得到的權利,女人,錢財,當你走到金字塔的頂端,活著就失去了意義!”
  布休忍不住道:“又想騙我們自殺,我們才不信!”
  

snaptime:2020-09-27 01:54:00  .exectimeㄩ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