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人國》全文閱讀

作者:青衫小白  我的小人國最新章節  我的小人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的小人國最新章節第七百一十二章細思極恐(18-04-15)      第七百一十一章一切皆在計劃之中(18-04-15)      第七百一十章萬一是真的呢?(18-04-14)     

第七百一十二章細思極恐


外麵看起來黑漆漆一片,本該空無一人的辦公樓大廈。
位於最高層的內部大型會議室。
桌椅都早就被重新擺放,一個木製的六芒星祭壇,被放在了正中,在燈光設備的照耀下,一位披著紅袍的邪教徒用羊血加深著祭壇上的刻印。
牆壁上,則是掛著大量的骨製品和野生動物製品。
在天花板的柔光設計下,顯得有些陰森恐怖。
這處明顯被改裝為了祭祀之地的地方,有著五十多個男女老少聚集在這。
他們都戴著麵具,穿著古典時期才時興的絲綢衣服,圍著祭壇,舉著蠟燭低聲祈禱著。
他們雖然遮住了臉看不到表情,可是從舉止以及行為來看。
至少他們看起來都是無比虔誠的。
好似真的相信著這些邪教徒宣稱的那位真神的存在。
隻不過,這麵,一位表現得特別虔誠的戴著白羊麵具的中年男子,卻是一邊祈禱,一邊小心翼翼打量著每一位信徒。
尤其是作為組織者的那幾個戴著黑色麵具的邪教徒,更是他重點關注目標。
作為花旗國情報部門最優秀的特工之一,這位中年男子靠著偽裝取代了這位白羊麵具信徒,過來參與這場邪神聚會已經一周了。
從一周前他們得到秘密情報,說是一批有過備案的玩兒邪教崇拜的有錢人忽然間起了變化,變得神神秘秘起來之後。
對異常之事頗為在意的花旗國情報部門,便立即行動了起來。
這期間,他們抓住的那位白羊麵具中年男子,更是讓他們興趣大增。
因為他們從其口中得知,他們這些空虛寂寞的有錢人們一開始搞出來的,其實隻是一個崇拜晨星之神的教派。
他們之所以加入其中,為的不過是滿足自我人無我有的神秘感和滿足感。
嚴格來說,這教派屬於古神教的一種,除了宰殺牛羊進行獻祭外也沒啥犯忌諱的,是以備案之後,一直被當地官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出現了。
按照這中年男子的說法,他們最近的一次獻祭得到了神靈的回應!
更有獲得了神力的使徒出現,順理成章的收編了他們。
而後自然是利用他們的金錢人脈,暗中發展了起來。
在情報部門看來,這都是老牌邪教徒拉羊的老套路了。
如果沒有這段時間的超凡事件,這些企圖繞過他們榨取錢財的邪教徒早就被他們約談了。
一直沒行動,隻是考慮到萬一是真的神秘力量作祟這一情況罷了。
今夜,是他的上級計劃最後的一晚。
如果這一晚過後這個忽悠了一堆有錢人的邪教組織還是拿不出真東西出來。
那麼他們就會對其一網打盡。
那些宣揚教義忽悠人的骨幹和組織者,會受到法律的嚴懲。
至於那些想要長生想要超凡而入教的有錢人,作為交換,這位特工的上級不介意他們部門的慈善基金會在第二天忽然間得到更多的善心。
“真神在上!”
眾人齊齊唱了最後一節祈禱詞,而後在安排下一起舉起了蠟燭。
轟!
突然,祭壇的六處銳角,突然間噴出了火焰,照亮了四周,同時,空間仿佛也開始微微顫動了起來。
這樣的異象,令信徒們的幾位剛剛加入的女信徒驚呼了一聲。
“雕蟲小技。”
特工微微皺眉,心中越發覺得這就是在裝神弄鬼。
他已經準備通知四周做好抓捕行動的同僚們了。
然而,忽然間,那站在祭壇上的邪教徒看向了這位特工。
雙眸對視瞬間,這特工隻覺得一絲寒意突然從自己的脊椎深處冒了出來,並很蔓延到了他的渾身。
讓他整個人如墜冰窖,瞬間失去了行動能力!
“怎麼可能,這是怎麼辦到的!”
“催眠術?氣體藥物?還是……超凡之力?”
特工心中驚恐不安之時。
那祭壇上的邪教徒已然張開雙手,大聲道:“剛剛真神告知了我,我們中出了一個叛徒!”
“他不信仰神,卻悄悄混入我們之中,企圖破壞我等的祭祀!”
“大聲告訴我,對待這樣的叛徒,我們該怎麼做?”
人群,和這祭壇之人一起來的幾位邪教徒立即舉起蠟燭狂熱的尖叫起來:“將他獻祭給神!”
“燒死他!”
“對,燒死他!”
吼叫聲下,狂熱的氣氛一下子在這會議室升起。
幾位邪教徒把特工捆綁了起來之後壓了祭壇。
為首的稍稍退開,雙眸掃向四周看著那些麵具後驚恐之中帶著期待目光的信徒們。
他以自己三十年的傳教經驗來看,今天這場獻祭如果能完成,肯定能對這批有錢人造成前所未有的心靈衝擊。
然後就是他收獲的時候了。
想到這,他的內心不由火熱了起來。
他的人生目標,乃是如當年那位偉大的前輩一樣,在花旗國也能裂土封王,成為國中之國的國王!
雖然那王國二世而亡,但是不可否認,那位教主確實享受盡了一國之主的美妙滋味與榮譽,且還是壽終正寢!
但是想要成功,不僅僅需要天賦,更需要金錢幫助。
而如何讓這些有錢人成為羔羊,便是這過程最關鍵的一步。
“幸運女神與我同在,保佑我吧,這次也可以一切順利。”為首邪教徒摸了摸藏在胸口的掛飾,在氣氛最濃鬱之時。
他走上前,拔出了一柄匕首,緩緩的,在眾多信徒的激動目光下,放在了那特工的脖子上。
“沒有比獻祭同類,更能衝擊人心了。”
“呼,這次我一定……”
就在這邪教徒打算割下去之時。
忽然間,他聽到了一聲聲聖樂在耳畔響起。
他不由臉色微變。
作為一名優秀的神棍,他很清楚環境氣氛,藥物,催眠術之間配合的重要性。
而環境氣氛,除了裝修布置外,音樂也是其中重要一環,一旦出錯很可能自己想要達到的效果就會減半甚至於起到反效果。
是以,他狠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同伴,要他點處理。
卻突然意識到,這音樂正越來越清亮,以至於他都有了一種戴上了耳機的錯覺。
我出現了幻覺?
在這個關鍵的時候?
作為一個有著催眠師資質的神棍,他第一時間意識到的是自己精神出了問題。
旋即,他發現不知他一個人聽到了那越來越響亮起來的聖樂。
他忽然感覺到了胸口掛飾變得灼熱刺痛了起來。
旋即,他看到自己的祭壇突然間流出了大量的血液。
血流成河,卻偏偏聚集在祭壇上不會流淌出去。
這邪教徒本能的退了下來,剛剛落地就意識到自己這次失誤了,身為祭祀,怎麼能離開祭壇?
隻是不等他想要補救。
血色的火焰忽然間從祭壇上沸騰了起來。
而後,一個有著火焰形成的雙翼,麵目凶惡,身高至少也有三米以上的惡魔,伴隨著火焰從血水冒了出來。
嚇得那還在祭壇的特工,雙腿一軟,坐在了祭壇上。
“惡……惡魔?”
“這獻祭是真的?這些家夥真的召喚出惡魔了?”
特工的腦子,亂成了一團漿糊。
隻不過,這時候那些邪教徒們其實也迷糊著呢。
雖然他們是官方定義下的邪教,也搞血肉獻祭,也犯法也忽悠人,可是他們真沒有崇拜惡魔啊!
人家崇拜是典籍貨真價實記載的古神之一,與惡魔八杆子打不到一起!
除非那古神一開始就是惡魔扮演的,否則……這儀式怎麼會把惡魔給召喚出來!
神啊!
這他嗎的……細思極恐啊!

snaptime:2018-04-19 21:26:06  .exectimeㄩ0.74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