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傳說》全文閱讀

作者:翱空鷹  暮色傳說最新章節  暮色傳說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暮色傳說最新章節二百三十二章族群(17-11-22)      二百三十一章老友的女兒(17-11-22)      二百三十章殘缺的記憶(17-11-22)     

二百二十六章純潔


“我母親。”韓尉雪坦白的說道。
“真有趣啊。”頭頭笑著說道,韓尉雪知道對方也不會相信他。
“聽著,我們可沒興趣把一個好警察抓來,但我們已經死了兩個人了。”另外一個人接過話來有點激動的說道。
“你們太著急了,這家夥襲擊了你們的人,而他們追捕他,我們已經把他的指紋和全國十二起凶殺案聯係起來,你們已經找到了真凶,而試圖把我和這案子聯係起來,根本無法挽救你們探員的性命,你們真應該感謝他們殺死真凶。”韓尉雪就不搞不懂對方為什麼要老是糾結這個問題,真正的凶手被抓到了不是最好的結果嘛。
頭頭看了旁邊的人一眼,那人打開了旁邊的箱子,把麵用著證物袋裝的手槍拿了出來,推到了韓尉雪的麵前。
他猶豫了一下說道:“彈道並不相符,但是這並不表示我就相信你的話。”
韓尉雪做出了一個無奈的表情,然後從證物袋麵拿出了自己的手槍。
“我不管那是不是國安局,幫個忙,我希望他們釋放韓尉雪。”這時手機嘟嘟的響了兩聲,王磊看了一眼,對著電話說到:“我有電話進來,盡你所能吧。”韓尉雪在辦公室麵來回的走動著。
“王磊。”
“在哪兒?我會盡趕到的。”他掛斷了電話,韓尉雪從麵走了出來。
“搞什麼鬼?你逃出來了。”王磊看著韓尉雪說道,他還以為對方會管他幾天了。
“他們抓到了真凶,就明白自己抓錯人了。”
“在他們改變主意之前,你最好趕緊離開這。”王磊看了看那扇門,轉身向外麵走去。
“剛剛局打電話過來,有發生了凶殺案。”
張育笙拿著本子蹲在吳紅的屍體前麵,手拿著一個本子,記錄著現場收集的證據。
“沒有強行闖入的痕跡,有激烈打鬥的痕跡。”他對著後麵站著的韓尉雪說道。
“有時間範圍嗎?”王磊走過來問道。
“大約一個半小時前,鄰居報案稱有打鬥的聲音。”張育笙看了看手表站了起來,走向了屍體的另外一邊。
“第一隊巡警在接到報案後六分鍾內就到達了現場。”
“能確定身份嗎?”
“她叫吳紅,我們在她的錢包麵發生了她的身份證。”
韓尉雪轉過身來,他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他以為事情本來會很簡單的,母親會用身份去讓對方說出原因,也沒有太多的困難。但是誰他沒有想到一場會談變成了這個樣子,難道是母親故意的?現在母親倒成了殺人犯,如果沒有查出來還好,如果真的查出來了,那自己可就要麵對自己的母親了。
雷利在自己家的廁所麵,桌子上麵擺著那瓶吳紅給他的東西。
“能叫醒她的人必須得心地純潔,鑒於你不屬於人類,你可得花點時間,親愛的。”雷利拿起桌子上麵的瓶子,他突然變成了恐怖的樣子,臉上的肉好像是被岩漿給燙過一樣,慢慢的這種東西擴散到了他的整張臉,他的樣子也像是十分的痛苦,他喘著氣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一半的嘴巴已經爛掉了,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巴,連手中的肉也變成了這個樣子。
他猛的一低頭,就變了回來,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笑了起來:“抓住了竅門,也不見得那麼難嘛。”他對著鏡子說道。
他拿起了旁邊的瓶子,擰開了瓶子的蓋子,然後放在鼻子邊上聞了聞,好像是下定了決心,直接把瓶子對準了嘴巴,慢慢的把麵白色的液體全部給喝了下去。
喝完了麵的東西,他看了看瓶子,然後又看了看鏡子麵的自己,好像並沒有出現什麼不同的情況,這東西好像也沒有那麼恐怖嘛,他笑了笑,把瓶子放回了桌子上麵,繼續看了看鏡子麵的自己,然後擦了擦嘴巴,轉身向臥室走去,走著走著,突然肚子猛烈的痛了起來,這種痛覺讓他抓住了兩邊的牆壁,才沒有倒在地上。
“啊”他猛的撞到了牆上,痛徹心扉的痛傳到了他的全身,他扶著牆想去拿起自己的電話,突然的痛讓他甩掉在了地上,他雙手撐在地上,痛苦的嚎叫著,跪在地上身子猛的向後仰著,雙手扯開了自己的衣服,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就要爆炸了一樣。
母親坐在沙發上麵,她比了比眼睛,她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她也不知道這個事情要怎麼去給自己的兒子交代。這個時候韓尉雪回來了。
“我見過那個巫女了。”她對著韓尉雪說道。
韓尉雪點了點頭。
“情況不是太好。”
“我知道,我看過了事發現場。”
“對不起,兒子。”母親道歉的說道,現在人死了,更就不可能找出救人的方法了。
“李雅靈怎麼樣?”韓尉雪問道。
“她說我們救不了李雅靈,隻有他能。”母親原話的告訴了韓尉雪。
“她指的是誰?”
“皇室。”
“他們在大陸嗎?”韓尉雪問道。
“不,在這兒,就在港市。”
“在這兒嗎?”母親點了點頭。
“是何許人?”
“我也不清楚,我盡力了。”
韓尉雪失望的歎了口氣,他還以為母親問出什麼東西了,現在的他顯得十分的無助。
“媽媽,警察馬上就會知道這些,我不能讓你卷入其中。”
“我懂,韓尉雪,我該離開了。”母親下定決心的說道。
雷利猛的脫掉了自己的衣服,他就像是一隻野獸,不斷的吼叫著,他趴在桌子上麵,好像是平靜了下來,突然他猛的把旁邊的東西都給打翻了,此時的他渾身都是汗水,誰都不知道他承受了多少的痛苦,他一邊走,一邊打落著桌子上麵的東西,他雙手撐在桌子上麵,嘴巴麵不斷的吐出黑色的氣體。
他猛的向後一倒,倒在了床上,然後痛苦的翻滾了下來,躺在了地板上麵,慢慢的他的身體全部都變成了紅色,嘴巴麵還在不斷的吐出黑色的氣體。...

snaptime:2018-04-25 06:58:58  .exectimeㄩ1.56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