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傳說》全文閱讀

作者:翱空鷹  暮色傳說最新章節  暮色傳說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暮色傳說最新章節二百三十二章族群(17-11-22)      二百三十一章老友的女兒(17-11-22)      二百三十章殘缺的記憶(17-11-22)     

二百二十五章吳紅之死


“包括何時沉默。”
“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你不清楚這牽涉到怎樣的權貴。”吳紅想要她明白這完全不是自己的責任,但是韓尉雪的母親好像就不吃這一套。
“天王老子我都不怕。”母親狠狠的說道,臉上的表情變的凶狠起來。
吳紅一下變成了巫女的樣子,撲向她,她的反應也不是蓋的,這麼多年的生死搏鬥,一個小小的巫女完全不在她的眼,她一把抓住了吳紅的脖子,逼她變了回去,然後把她給按在了桌子上麵。
“這....有一位..王子。”因為脖子上麵的巨大壓力,吳紅吞吞吐吐的說道。
“在哪兒?”母親放輕了手中的力量。
“就在這兒,港市。”
王子代表這王室,雖然王室已經衰落很久的時間了,但是母親還是知道的,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這完全不是她能去對抗的,何況對方還有整個王室在後麵作為支持,她不自覺的逐漸加大了手中的力量。
“住手。”吳紅已經感覺到了窒息的感覺,她哀求的說道。
當母親從回憶中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用力過頭了,送掉了掐在吳紅脖子上麵的手,向後退了兩步。
吳紅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很不爽的看著母親說道:“肉搏不是我的強項。”
“跟我說說那位王子。”母親問道。
“他英俊、有魅力、是個私生子,我指的是字麵的意思。”吳紅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了櫥櫃的邊上。
“他是誰?!”母親大聲的說道。
“這個嘛,你得費點勁兒才能知道。”吳紅一言不合又變成了巫女的樣子向她撲去,母親廢話沒說,直接就是一腳給她踢了回去,把廚房桌子上麵的東西都撞碎了一地,這時吳紅拿起了上麵的一把水果刀,直接向母親刺去,幾次攻擊都沒能成功,母親幾個躲閃,又一次的一腳把她給踢了出去。
這次她用到了法力,衝擊的力量便的很大,母親一把抓住了她拿刀的手,但是對方的力量太大了,直接她給撞到了後麵的玻璃門上麵,然後摔倒在了地上,外麵一個人正好在散步,被房子麵傳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
這時母親被壓在了地上,吳紅摸起了地上的水果刀,對著地上的母親就是一刀,母親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但是對方的力量在僵持中慢慢的變大了,吳紅掙脫掉了母親的手,高高的舉起了水果刀,對著母親的頭就是一刀,母親猛的一偏頭躲了過去,然後趁這個機會一腳把吳紅給揣了出去。
母親站了起來,如果這樣子下去,對方拿著匕首,自己一點優勢都沒有,肯定是會敗掉的,母親看了看地上,地上隻有一本書,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東西,她靈機一動,撿起了地上的書,把書給卷了起來,一本厚厚的書就成了一根短棍,有了武器,母親的攻擊力就強大了很多,她幾個回合就打掉了吳紅手中的刀。
一套進攻,母親的最後一腳踢了她的頭上麵,吳紅直接就撞到了鏡子上麵,鏡子被撞的粉碎,母親準備看到已經成了這個樣子,正準備停手,突然吳紅拿起了桌子上麵的一個化妝盒,對著母親的頭就是一下,直接把她給打在了地上,母親站了起來,趁著對方攻擊的間隙,直接一拳把吳紅給打飛了出去,又一次的撞到了另外的一麵鏡子上麵,吳紅雙手撐在桌子上麵。
嘴巴發出呼吸的聲音,然後她慢慢的抬起頭變了回去,脖子上麵的一片玻璃碎片掉了下去,血順著脖子不停的往下流,她試圖站直身子,可是剛剛才站起轉過身子,就直接倒在了地上,母親趕緊走到了她的麵前,查看著她的傷情,脖子的動脈已經劃破了,看來誰都無力回天了。
“告訴我如何救李雅麗。”母親急切的問道。
“你..救不......了。”她的眼睛慢慢的看向母親,嘴巴喃喃的說道。
“隻有.....他...才行。”這時遠處傳來了警車的聲音,母親趕緊站起來離開了現場。
“你破過不少案子,韓尉雪,你把這成就歸功於什麼?”韓尉雪被帶到了另外的地方,同樣也是一間小小的辦公室,國安局的人站在邊上手拿著一本資料,問著他問題。
“我猜是某種直覺吧。”韓尉雪說道。
“是嗎?”他對麵的那個人問道。
“我也有種直覺,那就是你與此案有關。”他背後的人走到了他的對麵,把東西扔到了桌子上麵。
“你當時在場。”對麵坐著的人看著韓尉雪的雙眼說道。
“你覺得是我殺了你們的人?”
“不,我們認為你殺了另外的那個家夥。”站著的人說道。
“真的嗎?”韓尉雪沒有想到對方會這麼說。
“某人殺了他,而一切的跡象都指向你,我們在犯罪現場找到的子彈殼與我們的人的槍支並不匹配。”那個人找了個位子在自己頭頭的邊上坐了下來。
“你說你昨晚沒有配槍,這倒是撇的挺幹淨的,這常發生嗎?”
“我那時在醫院麵看望我的女朋友,我覺得沒必要帶把槍。”
“我們的探員最後聯係的人就是你。”對方顯然抓住這個線索一直不放。
“如果我能救她一命,我會救得,況且把案子轉交給他們也不是我的主意。”
“這可是國家安全的問題,屬於我們的管轄範圍,還有什麼是你知道卻沒有告訴他們的。”
“我所知道的,就是無論在輪船集裝箱麵發生了什麼,那都不是他們兩人可以應付的來的。”
“怎麼說?”那頭頭問道。
“這時直覺。”韓尉雪說道。
“沒有說服力。”另外一人搖了搖頭說道。
“該說的都說了。”韓尉雪也有點不耐煩了。
“再談談那個dna。”頭頭倒是比較冷靜,開始了下一個問題。
“如果那是我的,我早進監獄了。”
“我們發現了一根頭發,那上麵的dna與你的相似度極高,應該來自於你的親人,但不是你本人。”韓尉雪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找到了自己母親的頭發,但是現在最好的一點,就是沒有人知道自己的母親還在。
“我們很想知道你在給誰打掩護。”頭頭問道。...

snaptime:2018-05-22 14:03:10  .exectimeㄩ0.119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