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天尊》全文閱讀

作者:血紅  萬界天尊最新章節  萬界天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萬界天尊最新章節第二百二十三章脫去枷鎖斬驕龍(17-11-25)      第二百二十二章脫去枷鎖斬驕龍(17-11-21)      第二百二十一章算計(2)(17-11-21)     

第二百二十一章算計(2)


楚天呆了呆,虎大力也呆了呆。
玉印真君,這是要用月狐異族的性命,來威脅他們?
楚天手指五行天羅傘,放出五行洪流護住了自己三人,看著玉印真君輕笑不語。
虎大力則是異常耿直的笑了起來:“有勞,殺了他們唄?如果你能的話,請,請!”
楚天就笑了,虎大力更是抱著肚皮笑得不亦樂乎。
玉印真君怎麼會蠢到用月狐族人的性命威脅他們?
千龍壁方向,月光驟然亮起,吃力的托著一柄八棱震天錘,慢吞吞走進來的號龍真尊愕然看著祭壇周邊的動靜。楚天打出去的火球放出的火焰依舊在翻滾不定,大殿中的溫度簡直堪比火山口。
更讓號龍真尊不解的是,月狐一族三大天相,居然都被禁錮在了祭壇上?
“這是……怎麼個道理?你們這是玩什麼呢?”號龍真尊有點吃力的,將那錘頭直徑超過一丈的大錘子扛在了肩膀上:“嘿,難得這件寶貝和老祖我看對了眼,好寶貝啊,好寶貝,嘿,老狐狸,我說我能一錘子打碎了你,你信不信?”
老狐狸和另外兩尊月狐天相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一個玉印真君,就莫名其妙的用這祭壇弄得他們狼狽不堪,掙紮了許久,修為大進的老狐狸和兩位兄弟都還沒弄明白要如何才能脫離祭壇的禁錮。
現在可好了,號龍真尊又摻和了進來。
“玉印……你一直在算計我月狐一族?”老狐狸沒搭理號龍真尊,他唯恐一句話不對,引發了號龍真尊別的念頭,所以,他好聲好氣的向玉印真君開口發問。
“自從我發現了這座祭壇,從中得到了一卷後,我就開始算計你們月狐一族了。”玉印真君笑得很燦爛:“包括我和月娘的第一次遇見……她固然算計我,奪了我的真陽,將我困在銀月島做她的麵首。但是我也在算計她,借助她第一次的那一點元陰,我的卻是入門了。”
月娘娘怒罵了一聲:“下賤小人!”
玉印真君立刻反駁:“無恥***!”
不等月娘娘和老狐狸開口,玉印真君冷笑道:“我知道,這祭壇就是我的機緣,我更用祭壇上的秘法,成就了真靈。我也從祭壇中得知,它可以幫我速提升境界,提升修為。但是,我需要祭品!”
玉印真君看著月狐一族的族人,神色莫測的輕聲說道:“體內血脈,攜帶一絲月華真意的祭品!”
老狐狸和一眾月狐族人的臉色都很難看。
體內血脈攜帶月華真意的族群,在墮星洋頗有不少,但是最出名的、最容易找到的,唯有他們銀月島月狐一族。
老狐狸冷笑道:“所以,你就讓你那孽子……”
玉印真君攤開了雙手,很坦誠的笑了:“沒有什麼淒月閃,也沒有什麼至尊天器。我從祭壇中得知了一些久遠的信息,但是這祭壇和那些高高在上的寶貝完全不相幹。”
“或許有關係!”玉印真君指了指祭壇,很冷靜的說道:“但是,我沒有奢望去追求那些不該碰的玩意兒……至尊天器,淒月閃,嘿嘿,那是我們有資格窺覷的麼?”
“獻祭月狐一族的精血和靈魂,讓這座祭壇為我提升修為和境界,我的目標很實在!”玉印真君很燦爛的笑著:“讓我很意外的是,我那孽子,你們居然沒殺了他?居然讓他活得蠻逍遙自在?那,借他的手,收集你們族人的精血和靈魂,豈不是很妙麼?”
攤開雙手,玉印真君淡然道:“沒想到,他是如此無用,居然被你們發現了?可是有什麼關係呢?你們生擒了我,卻舍不得放棄我心中的秘密,你們要尋找淒月閃,就一定會來到這!”
指著祭壇,玉印真君笑道:“來了這,你們,還有逃走的機會麼?”
月狐一族的人臉色都很難看,他們月狐一族的狐狸精,平日隻有他們算計別人,何曾想到,他們居然被玉印真君狠狠的坑了一把!
這祭壇,玉印真君居然是要獻祭他們,讓他們成為玉印真君的補品!
站在一旁的楚天則是臉色有點古怪——獻祭麼?然後利用祭壇的力量幫助玉印真君速提升修為和境界?
是的了,這祭壇,的確可以做到這一點!
但是,這祭壇內部的神秘力量,已經在青銅燈盞的驅動下全部耗盡了。
現在那些光澤黯淡的月光鎖鏈,應該是最後在月光衝刷下慘死的月狐族人轉化而成的神秘力量。
換句話說,這祭壇內的神秘力量很不充足啊!
楚天眼珠咕嚕嚕亂轉,心中自有盤算。
一旁的號龍真尊滿臉紅光的大聲笑著:“哎唷,說,玉印,你和這月狐一族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嘿,孽子?你和這小母狐狸生了娃兒?哎,哎,說說聽嘛,這等賞心悅目的‘有趣事情’,說說聽嘛!”
老狐狸的眼珠子也在亂轉,他看著身邊光澤黯淡的月光鎖鏈,這些鎖鏈看似吹口氣都能將其震成碎片,但是任憑他如何用力,體內的力量卻是絲毫調動不得。
老狐狸看似風輕雲淡的,實則心猶如火燒一般。
莫名其妙的,在那月光的衝刷下,族人已經損失了大幾百人。眼下剩下來的,可都是月狐一族的精英,而且無論修為還是境界,都因為祭壇的洗禮提升了一大截,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這些精英族人死在這。
玉印真君則是笑著將他和月娘娘之間的風-流韻事細細說給了號龍真尊聽:“這賤人最是水性楊花,有了新人,就要滅殺了舊人……也正是托她的福氣,我徹底脫去了軀殼,成就了真靈之軀。正因為有當日她暗算滅殺的因子在這,今日我算計她月狐一族,真尊以為,可有道理?”
號龍真尊笑著連連點頭,他正要說有道理,千龍壁方向月光驟然亮起,四名身穿金色長袍的男子帶著十幾名氣息強橫的人影大步闖了進來。
“號龍,你往哪逃?你又能逃去哪?”普一見麵,一名金袍男子隨手一指,一道亮晶晶的劍芒帶著無比刺耳的尖嘯聲,瞬間破空刺到了號龍真君麵前。
隨後無數道劍芒呼嘯著憑空迸出,密密麻麻的遮蓋了整個大殿,無差別的向所有人攻了過來。8)



snaptime:2018-04-25 06:59:09  .exectimeㄩ0.97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