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狂兵》全文閱讀

作者:烈焰滔滔  最強狂兵最新章節  最強狂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狂兵最新章節第4556章 超級進攻能力(20-06-06)      第4555章 主人的意義(20-06-06)      第4554章 從天而降(20-06-06)     

第4523章 你付出的代價是什麼


  這個時候的蘇銳確實表現的和平時不太一樣。
  他充滿了進攻性,甚至眼睛麵毫不猶豫地流露出了殺意,讓薩拉感覺到了無所適從。
  對於薩拉而言,這種感覺真的糟糕透頂,因為她清楚的從蘇銳的身上感覺到了極度危險的味道。
  或許,在智力方麵,兩人還有比較的可能,但是,一旦涉及到了武力,薩拉便隻有束手就擒了……就像現在一樣,她被蘇銳壓著,壓根沒有半點反抗的可能!
  “說說吧,為什麼要這樣做?”蘇銳說道:“如果你的回答讓我滿意,我不是不可以考慮放過你。”
  隨後,四棱軍刺的尖端微微下壓,很快便戳破了薩拉胸口的衣服了!
  對於這把無堅不摧的超級兵器而言,薩拉胸口的薄薄的幾層布料,壓根不能起到半點的阻擋作用!
  此時,薩拉的胸口肌膚已經感覺到四棱軍刺的鋒利了!
  蘇銳隻要稍稍往下壓半毫米,那麼她的胸口就要出血了!
  剛剛還是你儂我儂的炮友關係呢,結果,大門一關,蘇銳直接就流露出了強烈的殺意!
  薩拉的呼吸已然變得急促了起來!
  “你最好不要這樣大幅度呼吸。”蘇銳看了看薩拉那起伏的胸口弧線:“不然的話,我可不保證這把刺刀會不會不小心插進你的身體。”
  薩拉直視著蘇銳的眼睛,清晰地感受到從對方的眼神麵所釋放而出的壓力,隨後,她屏住呼吸,過了幾秒鍾,眼睛的慌亂終於微微地平靜了下來。
  “大部分的原因是為了馬歇爾家族。”薩拉終於開口說道。
  “為了馬歇爾家族來勾引我?”蘇銳說道。
  “不,不是勾引。”薩拉立刻否認:“我不喜歡這個詞。”
  “可你確確實實是這樣做的,還當著所有人的麵。”蘇銳的一隻手握著軍刺,另外一隻手則是從腰間下滑,幾乎已經接觸到了某些更加撩人的曲線。
  薩拉的身體更加緊繃!冷汗已經從額頭上冒了出來!
  蘇銳嘲諷地笑道:“就你這個樣子,還學別人勾引我呢?要是真的勾引,就不要做給別人看,而是做給我看就可以。”
  蘇銳說的沒錯,薩拉確實隻是做給別人看的,不然的話,在這隻有兩個人的房間麵,她何必要表現的如此緊張?難道不該直接撲到蘇銳身上,主動地投懷送報嗎?
  “還不想說?”蘇銳搖了搖頭:“我真的不介意做出一些傷害你尊嚴的事情。”
  說完,他的手再度往下麵滑了幾公分。
  薩拉的身體緊繃到了極點,就連雪白脖頸上的青筋都浮現了出來。
  “手感挺好的,看起來經常鍛煉。”蘇銳抿著嘴巴,笑了笑。
  “是我弄巧成拙了。”薩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
  她現在雖然身體處於緊繃狀態,但是不知道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當蘇銳的那隻手放在她的身上之時,薩拉便覺得自己失去了力量!
  “你如果再不說實話,我可能會做出一些更加過分的事情了。”蘇銳似笑非笑地說道:“畢竟,就像是你對我的那些調查所得到的結果一
  樣……我對於某些事情並不會拒絕。”
  …………
  “唉。”比埃爾霍夫坐在自己的客廳麵,歎了一口氣,看起來心情有點不太好。
  “老板,你怎麼了?是被馬歇爾家族影響了狀態嗎?”一旁的下屬問道。
  “不不,不是馬歇爾家族,而是阿波羅。”比埃爾霍夫看了看手表,隨後說道:“算算時間,那個漂亮的小薩拉,應該已經被阿波羅吃幹抹淨了。”
  一旁的下屬憋著笑,也不知道該怎麼勸解自己的老板。
  畢竟,人比人氣死人啊,得多想不開,才要去和阿波羅比桃花運?
  “昨天晚上和兩個極品美女在房間麵呆了這麼久,現在就又開始和馬歇爾家族的小公主顛鸞-倒鳳,他的身體能受得了嗎?”比埃爾霍夫問道。
  這句話麵真是流露出了滿滿的檸檬味道。
  “老板,咳咳,阿波羅的身體想必是沒有什麼問題,畢竟,他現在可是黑暗世界戰力前三名的存在,別說一個薩拉了,就算是十幾個薩拉,也能被阿波羅搞定啊。”這個下屬說道。
  看來,他對蘇銳的能力有著很大的誤解。
  比埃爾霍夫沒好氣的看了自己的下屬一眼,隨後搖了搖頭:“送我去跟法耶特見一麵,薩拉的選擇,讓局勢出現了很大的變化,我們必須要重新合計合計才行。”
  …………
  而這個時候,在蘇銳所在的那件別墅麵,則是呈現出另外一番景象。
  薩拉的俏臉已經通紅通紅,眼神之中也帶著濃濃的猶豫和緊張,而蘇銳的手,則是已經覆蓋在了她的某處弧線頂端。
  不,確切的說,是薩拉的屁股把蘇銳的手給壓在了沙發上。
  不管怎麼說,現在這種親密接觸都是真實存在的,而且,如果薩拉再不配合的話,接下來的尺度可能會變得更大了。
  “還不說嗎?”蘇銳說道。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那本來頂住薩拉胸口的四棱軍刺忽然橫向一拉。
  呲啦!
  薩拉的白色連衣裙,在胸前被橫著拉出了一道口子!
  而一些白色的春光,很明顯的暴露了出來!
  蘇銳把這種力道給控製的恰到好處,四棱軍刺的尖端雖然擦著薩拉的胸口肌膚而過,但是卻並沒有把對方的皮膚劃破!
  薩拉更加緊張了起來。
  “薩拉,如果你還這樣的話,我保證,在一分鍾之內,你的身上將一絲也不掛。”蘇銳的身體下壓,鼻尖幾乎已經抵著薩拉的鼻尖了:“你把實話說出來,就還有機會。”
  “一大部分原因是為了馬歇爾家族,另外一小部分,是為了我自己。”薩拉說道。
  蘇銳把軍刺稍稍地抬起來了一點點:“哦?為了你自己?不得不說,我確實對後麵的一部分原因更感興趣一些。”
  薩拉的眸間隱約著要滴出水來,她說道:“你能把手從我的屁股下麵抽出來嗎?你這樣讓我很難受。”
  這是一種異樣的感覺,其實並不完全難受,如果拋開心理上的防禦,那麼好像也不是那麼地讓人感覺到排斥。
  薩拉現在很矛
  盾,玩火**,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不,你越難受,我越舒服。”蘇銳一語雙關地說道。
  “馬歇爾家族現在……”薩拉說道:“現在其實並不是那麼的樂觀,接下來的局麵,和家族的那些決策者們所預想的根本不一樣,如果法耶特能夠當上總統,尚且能夠幫助家族繼續發展一段時間,如果他這次競選失敗的話,那麼,等待著馬歇爾家族的,就是江河日下,苟延殘喘。”
  不得不說,薩拉的這個判斷,和馬歇爾家族的其他人簡直是背道而馳,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反差對比!
  “哦?你是認真的嗎?”蘇銳笑了起來:“你太不樂觀了。”
  “我就是這麼不樂觀,這種時候,狂熱解決不了問題,隻有理性才可以,而現在,馬歇爾家族內部普遍都比較狂熱,這在我看來,更像是沒落之前的瘋狂。”薩拉一邊努力壓抑著身體深處的那種異樣之感,一邊說道:“毫無疑問,馬歇爾打不過你,而我,必須要爭取回旋的空間。”
  “所以,你就獻出了你的初吻,在眾人麵前製造那麼大的誤會?”蘇銳冷笑著說道:“這樣未免有點得不償失。”
  “我是劍走偏鋒。”薩拉咬了一下嘴唇,說道:“如果是我來執掌馬歇爾家族的話,我會在第一時間就徹底放下和太陽神殿的所有仇怨,重歸於好,共謀發展。”
  不得不說,薩拉的這句話還是比較理性的,也是對於馬歇爾家族最好的選擇。
  可是,馬歇爾本人卻並不會這麼做,他現在恨不得要把蘇銳給挫骨揚灰了!
  “你這是一廂情願。”蘇銳嘲諷地笑了笑,隨後把自己那被壓住的手從薩拉的屁股下麵抽了出來。
  隨著蘇銳的這個動作,薩拉體內的異樣感覺微微消失了一些。
  “不管是不是一廂情願,為了家族,我都必須要賭這一把,哪怕被家族的很多人誤會。”薩拉說道。
  “外界的這種誤會,正是你想要的,畢竟,如果你和我是那種關係的話,或許可以在米國獲得很多額外的資源。”蘇銳笑了笑,用抽出來的手捏住了薩拉的下巴:“不得不說,你很功利,薩拉小姐。”
  “不,我一點兒也不功利。”薩拉搖了搖頭:“我是……”
  “你想要得到很多,卻一點兒也不想付出,這樣怎麼能行呢?”
  蘇銳那捏住薩拉下巴的手緩緩下滑,滑到了她的胸前,停在了衣服的破口處。
  這個動作讓薩拉的呼吸再度急促了起來。
  “你知不知道,這個樣子的姑娘才最可愛。”蘇銳微笑著說道:“你雖然不是我的菜,但是我不介意勉為其難地吃掉你。”
  勉為其難?
  薩拉忽然想到之前蘇銳所說的那句“捏著鼻子脫你的衣服”的話了!
  自己這個在各方麵幾乎滿分的女生,在蘇銳的眼中,真的就那麼差勁嗎?
  “我需要你幫我。”薩拉說道:“這就是後麵的一小部分原因。”
  “我為什要幫你?”蘇銳問道。
  薩拉忽然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著,說道:“我用我自己作為代價,可以嗎?”
  
  

snaptime:2020-06-07 05:05:19  .exectimeㄩ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