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皇駕到,美男滾開》全文閱讀

作者:情格格  醜皇駕到,美男滾開最新章節  醜皇駕到,美男滾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醜皇駕到,美男滾開最新章節第19章你是獨孤青瀾(14-07-19)      第18章我對男人不感興趣(14-07-18)      第17章嘖嘖小正太(14-07-18)     

第19章你是獨孤青瀾


“小白臉?你指的哪一個?”雙手抱頭躺在床上,相比較落離殤的暴怒,妹紙的表情簡直可以用愜意二字來形容。Du00.coM
“哪一個?難道還不止一個!”落離殤突然瞪大雙眼“難道除了那個臭小子你還招惹別的人了!”
“嗯?”疑惑的蹙蹙眉頭“臭小子又指的哪一個?”
“······”
肺疼!落離殤這次是真的感覺到肺疼了!
捂著自己的肺,落離殤邪魅的五官痛苦的糾結在了一塊,見木傾顏依舊紅衣妖嬈的斜臥在床上,眼眸絲毫看不出半分的歉意和愧疚,落離殤頓時怒了。
爬牆還這麼大爺!
那讓他們這群正夫們還怎麼活?
“說!你最近究竟招惹了幾個男的!除了清瀾和那個奶娃娃你還遇到了誰?給我從實招來!”落離殤居高臨下的看著妹紙,臉上的神情嚴肅認真,還帶著分讓人不容抗拒的威嚴。
奶娃娃?還招惹了誰?
推開趴在身上的男人,然後伸手摸向了他的腦袋:“沒發燒啊?怎麼盡說胡話?”
“我沒和你鬧著玩!”見她還這麼隨意的樣子,落離殤心底的火更怒了,一手取下她臉上的麵具,一手扣準她的後腦勺吻了上去。
“唔!”雙眸瞬間放大,對於這個突然發瘋的男人,妹紙心滿是不解。
剛才不是還好好的?怎麼突然之間就發瘋了?
這一路上沒有什麼貓啊狗啊的出沒啊!
“嘶!——”捂著發疼的嘴唇,生氣地捶了他一下“你幹什麼咬我!”
“誰要你不專心!”舔了舔唇瓣上的鮮血,看著那微微紅腫的櫻唇,落離殤倏地笑了。瞬間周圍仿佛綻放起無數曼陀羅花,在風中搖曳著舞姿,那間掩去了萬千風華。
“你···你笑什麼?”見他突然露出這麼邪魅妖嬈的微笑,妹紙的小臉瞬間白了。她可沒有忘記,這個男的是個貨真價值的妖孽,而他突然冷不丁開啟妖孽模式,又是為了什麼?
“怎麼?怕了?”勾了勾眼角,落離殤臉上的笑容更邪魅了。
“怕?笑話!我又沒有做錯什麼事為什麼要怕?倒是你······”眯了眯雙眼“惹怒我想好怎麼承擔後果了嗎?”
“後果?哼!我當然想好了!”傲嬌的抬了抬下巴,然後雙手撐在床上逼近她“大不了···我肉償。”臉微微泛紅。
“······能換一個麼?”
“隻有這一個!”
“你這是強買強賣!”
“哼!你有意見?”半眯著眼眸靠近她,長長的睫毛顫若雨蝶,微微上揚的眼角像是隨時要乘風而去一般。看的木傾顏猛咽了一口口水。
這個狐狸,怎麼變得更妖孽了!
見木傾顏竟然又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走神,盡管是迷得自己,但是也不允許!
“說,最近你又招惹了哪些男人?”一手把她推倒在床上,然後雙手撐在她的身側,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質問的語氣一下讓木傾顏緊皺起眉頭。
“你不相信我!”
“哼!我倒是相信你。隻是那個清瀾和那個奶娃娃怎麼解釋?”見妹紙有些生氣,落離殤心有些打鼓,但是胸腔翻騰的醋意還是讓他梗著脖子說出了這些話。
“清瀾我已經跟你解釋了,那個小哲今天我們一起碰到的。除了這兩個人我沒在遇見其他男的,你愛信不信。”一手推開眼前的人,然後拉過一旁的被子蓋在身上。“我要睡覺了,你下去。”
見木傾顏臉一下子拉下來,落離殤就知道自己這次是真的吃醋吃過頭了,於是慌忙鑽進被子保住了那纖細的身影。
“顏兒不要生氣,我沒有不信你,隻是——”
“下去。”清冷的聲音打斷了落離殤要說的話。
“我不。顏兒我真的錯了。”緊了緊雙臂,落離殤將整個身子都貼在懷佳人的後背上。“我隻是看你對那個奶娃娃那麼關心,我···我心難受,我吃醋了。”
聽完這話,木傾顏一直緊繃的身子這才緩緩的放鬆。扭過身,看著不知何時臉紅成蝦子的落離殤,淡漠的小臉上緩緩勾起一絲微笑。
“吃醋了?”伸手勾起他的下巴,逼著那紫色的雙眸對上自己戲謔的微笑。
“嗯,吃醋了。”落離殤看著麵前的小女人,生平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很丟臉。
“······”聽不出喜怒的笑聲讓落離殤身子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腦海開始自動浮現起自己悲慘的下場,可是不管哪一個都是以自己陣亡為結局!
嚶嚶~~~不要啊。
就在落離殤東想西想的時候,一個溫溫熱熱又十分柔軟的東西突然覆上了自己的嘴唇,蜻蜓點水一般,卻讓他紛亂的心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你個傻瓜,有什麼可難受的。我是你的啊。”
我是你的啊······
我是···你的。
像是風拂過萬千花田,無數群花瞬間綻放,落離殤看著麵前盈盈淺笑,目帶寵溺的木傾顏,也隨之笑了。
“嗯,你是我的。”
緊緊地摟著她,落離殤心滿滿的都是幸福,可是······
“你對那個奶娃娃還是太好了點。”捏著她的臉蛋,落離殤心還是有些不舒服。
“你沒看出來我是在套話嗎?”抬手拍掉他的爪子,毫不客氣的白了他一眼“虧我還以為你有著狐狸般的狡猾和智慧,可是現在一看···哼!隻會幹吃醋!”
“套話?”落離殤眨了眨眼睛,想起方才在餐桌上妹紙和他那個奶娃娃的對話,仔細琢磨了一下,貌似還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哎,都怪自己光看的她們相談甚歡,完全忽視他們都在說些什麼。
“想清楚了?”見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木傾顏伸手在他的腰間狠狠一掐“下次在不分青紅皂白的冤枉我,我就把你打入冷宮!一年之內不許出來!”
“嗚嗚!絕對沒有下次了!”落離殤搖了搖頭,然後緊緊地摟著她“我還沒有吃到肉,你就把我打入冷宮,那我不是一輩子都要當和尚了?”現在秋影也吃到肉了,隻剩下他和百晟軒了。
嗚嗚~~~他要不成為最後那一個!
“咳咳!胡說什麼!睡覺!”
“可是我想吃肉!”
“吃屁!睡覺!”
“不要,我要吃肉!”落離殤一手抓住妹紙的雙手,一手摟著她的細腰,然後把自己的腦袋完全埋首在她的頸窩“好香啊。”
無奈的翻了翻白眼“你的毒解了?”
“還沒有。”說起這個他就蛋疼。
“為什麼?”
“天香豆蔻丸可解百毒,但是隻有在毒發的時候才管用。”悶悶的聲音從頸窩傳來,光聽聲音妹紙就知道他有多鬱悶。
“那你還不趕起來?”知道自己安全了,妹紙一下子放鬆下來了。
“就算是吃不到肉,聞點肉味也是好的。”總之他是不會白白浪費這個得之不易的大好機會的!
“你···算了,抱就抱著吧。”這樣睡還暖和呢!
“那再讓我親個。”
“什麼?唔!!!”這個混蛋真會得寸進尺!
不過······還是傻傻的讓她心疼啊!
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妹紙輕柔的回應著他。二人如同緊緊纏繞在一起的滕蔓,恨不得將對方緊緊刻在自己的骨血,永遠都不分離。
“砰砰——!雪,你睡了嗎?”
就在二人之間的溫度越來越高,落離殤的爪子開始不老實的亂動時,屋門突然被敲響,清瀾的聲音突然輕柔的傳來。
“清瀾來唔···你··唔···你起來!”推開還咬著她不放的俊臉,木傾顏剛要開口說話,就又被他壓倒在身下。
“不要管他!”大晚上的搗亂人家的幸福,缺不缺德啊!
“不要忘了你剛剛受了人家的恩惠!”看著這個吃完就不認賬的家夥,木傾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落離殤頓時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雪?你睡了嗎?”門外,獨孤青瀾等了一段時間,見沒人回應就又敲了兩下門。
是不是睡下了?
抿了抿嘴唇,獨孤青瀾在心底輕歎了口氣,剛要轉身離開,屋突然傳來陌雪清冷的聲音:“還沒有,隻是躺在了床上。怎麼了?”
還沒睡!獨孤青瀾眼前頓時一亮,然後立刻的站回屋門前,壓抑著心激動說道:“雪,我···我有幾句話想對你說。”他回去越想越不安,想著拍賣會已經結束,搞不好陌雪明天就要離開了,現在要是不解釋清楚那麼以後就更加沒機會。所以,就壯著膽子半夜來敲門了。
“呃···這麼晚了,要不然啊——!”
“雪!你怎麼了!雪!”聽著那聲吃痛聲,獨孤青瀾心頓時高懸起來,著急的拍著屋門“雪,你沒事吧。”
“我沒事,你不用著急。”捂著被掐的腰,木傾顏惡狠狠地瞪了眼身後扮無辜的落離殤,然後清了清嗓子對屋門外的獨孤青瀾說道“清瀾,時候已經很晚了,有什麼話不能明天說嗎?”說著說著,後腰又開始疼起來了。
她奶奶的!他掐她幹什麼!木傾顏生氣的瞪著落離殤,可是又被他霸道的鎖住櫻唇。
明天···明天你走了怎麼辦?
獨孤青瀾無力的笑了笑:“雪,我想現在對你說。”
他真的怕···真的怕沒有機會了。
現在?被鎖住櫻唇的妹紙微微一愣,然後開始從落離殤的懷中掙脫出來“那好吧,那你等唔···咳咳,等我一下。”
‘該死的,你不要搗亂!’
‘我不!我不要你去見他!’
‘他有話對我說!’
‘誰知道他要對你說什麼!’三更半夜的來敲門,能有什麼好事!哼!
落離殤緊緊地摟著妹紙的腰,就是不讓她下床,那固執的樣子,到真和祭璃月有一拚。最後還是在妹紙的冷眼威逼之下,才不情不願的鬆開手。
急衝衝戴上麵具然後整理好麵具,木傾顏就跑去開門,見清瀾一身綠衣站在門外,銀色的月光傾灑在他身上,浮現出淡淡的光暈,妹紙微微一怔,隨後才對他露出一抹淺淺的笑容:“這麼晚,有事嗎?”
月光下微微泛著銀光的紅衣,淩亂的如墨長發,微微紅腫的櫻唇······獨孤青瀾重重的咽了口吐沫,隻覺得滿腔的話語在看到陌雪的這一刻都被他忘至腦後了,眼底浮現的隻有這月光下傾國傾城的少年。
“清瀾···清瀾?”見他不說話,木傾顏伸手在他麵前晃了晃,誰知卻被他突然一手抓住。
“陌雪,我——”
“雪兒,是誰啊?”懶洋洋的調調帶著勾魂刻骨的魅惑,落離殤如同一縷幽魂一般突然出現,一手摟著木傾顏的腰,一手撐著屋門,恍若無骨般癱軟在木傾顏的身上。下巴自然而然的擱在她的肩膀上,身上的紫衣順著肩膀滑落,露出大片白皙的胸膛。微微側過的脖子上,妹紙昨天咬的牙印還留有一個淡紅的痕跡。
但是這些···真的已經足夠了!
看著突然像是雷劈一般僵在那的清瀾,妹紙默默地仰頭望天作無語狀,心已經將這個突然竄出來的妖孽狂虐了一百遍!
說了不讓他搗亂不讓他搗亂!結果他還是竄出來了!而且還弄成這副樣子,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和她有什麼曖昧······
她以前對她說的那些話都被狗吃了嗎?都被狗吃了嗎混蛋!
“陌雪······”青瀾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飄渺。
“嗯?”
“你和夜兄······”是···戀人嗎?
“呃,抱歉······”事已至此,索性破罐子破摔吧。
“,是嗎······”緩緩鬆開抓著她的手,獨孤青瀾突然覺得身上的力氣頓時都被放幹淨了一般。
原來···原來······原來他已經有愛人了啊。而且還是夜殤邪······看他們這樣子,想必剛才在房······
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要不然他會痛死的,他一定會痛死的!
可是怎麼辦?大腦還是忍不住去想···去想他紅腫的嘴唇,去想落離殤脖子上那個紅印······
“清瀾,你剛才說有話要對我說,是什麼話啊?”見他突然一副備受打擊的樣子,妹紙心隱隱的有些難過,那絲不忍雖然速的從眼底一閃而過,卻被一直觀察他的落離殤敏銳的捕捉到。頓時,腰間又傳來糾心的疼痛。
這個混蛋!
“是···是······是我想問你。拍賣會結束後,你會去那。要不要去···算了,夜已經很深了,你早些休息吧。我回去了。”說完,不等木傾顏回應,就轉身離開。清冷的月光照在他孤寂的背影上,妹紙的心頓時傳來一陣揪疼。
“人都走了,還看!”見人都沒了,木傾顏還盯著他離開的地方不放,落離殤頓時不滿的嘟起嘴,不管妹紙同不同意,摟著她的腰就進了屋,然後“砰”的一聲關上了屋門。
“喂,你不要太過分!”
“我怎麼過分了?”
“你唔······”
接吻的聲音隔著一扇木門依舊可以聽見,獨孤青瀾站在陰暗仰頭望著夜空,突然覺得今晚的月色好冷。
次日一大早,小哲就跑來和他們告別。看到妹紙,二話不說就撲了過去:“雪哥哥,我好舍不得你。”
“,小哲,有緣自會相見。你不用這麼難過。”被他摟得差點喘不過氣的木傾顏一笑,然後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眼睛的餘光撇到身側的清瀾,突然間覺得他今天異常的安靜。
“可是小哲一點也不想離開雪哥哥。”小哲抽了抽鼻子,然後戀戀不舍得鬆開手。
“好了好了,走吧,黃總管在那等你好久了。”見那個老頭隻是站在馬車邊,但是周身卻散發著讓人難以忽視的壓抑之氣,木傾顏拍了拍小哲的腦袋,然後對他笑了笑。
“我知道了。那雪哥哥再見,夜哥哥和獨孤哥哥也再見!”
小哲笑嘻嘻的跑開了,三人看著馬車離開的影子卻久久不動。
獨孤哥哥······
“你是獨孤青瀾?”微微側身,看著微垂著眸子讓人看不清神色清瀾,木傾顏突然想起一個詞:造化弄人。
真沒想到,她就是自己要打擊的對手,獨孤青瀾!
“是。”見身份被揭穿,獨孤青瀾索性爽的承認了。
“是嗎···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好好好地談談了。”手中的折扇緩緩地合上,見他不解的看著自己,妹紙優雅的笑了“重新介紹一下,我是言陌雪,控製南部和東部經濟的主人,也是···最近打擊你的,言家少主。”
------題外話------
獨孤青瀾的身份被揭穿了,╮╭後麵會如何呢?

snaptime:2021-01-18 02:22:54  .exectimeㄩ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