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秀色》全文閱讀

作者:裴二毛  小家秀色最新章節  小家秀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小家秀色最新章節六百七十三章夜會(18-04-14)      六百七十二章宴席(18-04-13)      六百七十一章歸家(18-04-11)     

六百六十三章一個兩個的


少年人顯然第一次對一個姑娘說這般的話,麵色紅的很是過分。
莫名的感動,讓四丫的心中忽然生出一絲的柔軟來。
“即便最後……!”
四丫又開口。
吳家三郎此時是真的緊張了,他激動的等不到四丫把話說完,就搶了說道:“沒有即便,這信心我也有!”
嘴上說的自信,麵上的緊張卻是騙不過人。
少年人總是這般的自信與不自信。
“噗!”四丫知道此時實在不適合,但是她實在是第一次見著吳家三郎這般模樣,沒忍住。
這一笑,卻是讓吳家三郎更緊張了,他隻覺得眼睛發熱,心更是屏住要不能呼吸了。
“公子,小姐,這兩位客人說是與你們熟識……!”
門外小夥計的聲音傳了來。
認識的人?
四丫與吳家三郎同時看向了門外。
吳家三郎的右手依舊停在半空中,四丫看了他一眼,然後說了聲請進。
手收回,心瞬時空了。
“沈公子……小叔!”
待看清門外的人之後,四丫先是朝著沈岩行了禮,然後就激動的看向了自家小叔王土文。
“四丫,三郎!”王土文與吳家三郎經常見的到的,王土文此時的激動,自是因為見到了四丫。
到底是有著血緣關係的,叔侄二人的心情自是理解的。
沈岩心自是不會責怪四丫對自己與王土文的不等對待。
“三郎,最近……!”沈岩走到吳家三郎麵前,與他聊起各自的近況來。
待四人都坐下之後,才知曉沈岩與王土文剛趕回來,聽說四丫與吳家三郎在牛氣酒樓,直接就過了來。
直接過來就是晚飯也沒來得及吃,於是四丫就替兩人又叫了鍋子,這次四丫點的是鴛鴦鍋,四丫記得沈岩是不吃辣子的!
因著趕路,兩人也是真的餓了,於是也沒客氣,各自吃了起來。
見兩人吃的差不多了,四丫就打算起身先把飯錢給付了。
今日說好是她請的吳家三郎。
“我說的是請我一人吃,既然多了人,那就不算,下次你再請了我!”吳家三郎自是不會真讓四丫付了飯錢,隻見他握住了四丫桌下的手,然後靠近她的耳旁說道。
四丫如靜電了一般,趁著沒人注意到,連忙的抽回了被吳家三郎握住的手。
這人,真是!
心雖是赧然,麵上卻是得依舊保持正常的模樣!
隻是兩人的動靜還是惹來了沈岩與王土文的注意。
“怎麼了?”
王土文是四丫的小叔,自是先出聲問道。
“沒……沒什麼,說好了我請的三郎哥,我們搶著付飯錢呢!”四丫自是條件反射的解釋說道。
四丫慌亂的模樣實在是可愛,吳家三郎自是配合著說道:“我和四丫說笑呢,我與四丫,不分彼此!”
這話說的?四丫真是……
趙家與吳家一貫親厚,四丫與吳家三郎兄妹幾人也如同親兄妹一般,自是不會見外,王土文這般想著,也沒聽出哪有什麼不妥。
沈岩卻是不同。
他看了看四丫的麵色,再瞧了一眼吳家三郎看向四丫的眼神。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啊!
原來如此!
沈岩看向四丫的眼神變得有些玩味起來!
四人火鍋也吃了,天色也不早了,於是就結賬回去了。
火鍋的錢最後自然是吳家三郎付了。
四丫怕他再說出什麼讓人誤會的話,所以隻能先順著吧!
吳家三郎這小子真是學壞了,這人啊,書讀多了看來也不全都是好的吧!
一行人回到住處的時候,聽說白老爺與白胖三等人還未回來,於是就打算到客廳等人。
四丫一個姑娘家,與三個少年人自是沒什麼話題了,於是就提出先回房了!
今日的事情,她得好好想想,心,很亂!
“你先等一下!”
沈岩出聲阻止了四丫之後,就朝向吳家三郎與王土文又說道:“你們先過去,我與四丫說些事情,就過去!”
他與四丫會有什麼事情?
王土文心疑惑,卻是沒問出口。
四丫與白家相熟,沈岩是白老爺的外甥,如果是說白家的事情,倒也不是沒有這可能。
吳家三郎心卻是不會如王土文這般想。
單獨送給四丫的節禮?四丫與這沈岩之間是真的有些事情,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情,他也不知道。
想到這,吳家三郎笑著看向沈岩道:“四丫人小膽卻大,她要是說了得罪沈兄的話,還望沈兄看在我……和土文兄的麵子上,多多擔待!”
同鄉人維護同鄉人,王土文作為四丫的小叔,自是也朝著沈岩拘了一禮。
沈岩雖是王土文的上峰,但是他的為人王土文自是相信,心其實並不擔心,隻是他總覺得吳家三郎今日倒是有些古怪,但是又說不上哪古怪。
沈岩自是笑著道:“好!”
隻是笑容卻是有了一些別的情緒。
果然呢!
“你喜歡他?”
待吳家三郎與王土文離開之後,沈岩笑看向四丫玩味問道。
瘋了,都瘋了!
今日四丫瞧著這一個兩個的,都好似那大尾巴狼一般!
沈岩那笑眯了的狐狸眼,看著更像了……
沒等到四丫的惱羞成怒,卻見她緊盯著自己瞧,沈岩的狐狸眼更是眯了過分。
“後悔了,是不是與我比,他長的實在一般了些!”
沈岩忽然很想再看看四丫發怒的模樣,就像以前在王村那時……不過,那時好似自己發怒的時候更多吧!
被她氣的!
“在我眼,還是三郎哥更英俊,你嘛……”說著四丫還故意上下打量了沈岩一番,然後道:“反正比我俊!”
俊是誇讚女子的相貌的。
沈岩心的火氣噌的燃了起來。
從小到大,因為自己的樣貌,他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說他像小姑娘。
和沈岩比,吳家三郎自然是自己人,再加上四丫今日心本就不順暢,所以沈岩也算是惹著她了,於是她說話自是也不留情。
“就不是那能玩笑得性格,何必呢!說吧,你找我什麼事情!”見沈岩變了的麵色,四丫無趣的說道。
對於沈岩的性情,從前四丫不理會,此時更不會去理會。
還會打人不成,這書讀多了,果然不是什麼好事,看這一個兩個的。
四丫又想起了吳家三郎,心歎氣想著。

snaptime:2018-04-25 00:30:21  .exectimeㄩ2.95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