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官人》全文閱讀

作者:三戒大師  大官人最新章節  大官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大官人最新章節第九八八章抉擇(18-04-29)      第九八七章崛起東方(18-04-29)      第九八六章李代桃僵(18-04-29)     

第九八七章崛起東方


然後劉俊又按王賢的意思,挑?二人到諸葛洪麵前,要求換掉十三香的副盟主。同時,王賢慷他人之慨,將公中的錢糧全都用來收買人心。諸葛洪自然錢糧吃緊,王賢便趁機給他出主意,讓他威脅十三香,多出錢糧,否則就順從民意,將其副盟主撤掉。
王賢便告訴諸葛洪,十三香貪財吝嗇,自然不肯多出錢糧,但也不可能乖乖等著被撤掉,所以肯定會串聯手下,散夥走人!諸葛洪自然不能看著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聯盟瓦解,理所當然,對十三香起了殺心!王賢便自告奮勇,說會以動搖軍心為由,殺掉十三香!並十分忠誠的請諸葛洪暫時離開,以避嫌疑,還說等他回來後,可以拿自己開刀,來消除不良影響,收買莒州軍的人心。
諸葛洪自然被感動的不知所以,完全接受了王賢的安排,以回蒙陰給老爺子祝壽為由,非但自己離開,還帶走了一幹親信兄弟,哪知卻踏上了一條不歸路!王賢早就趁著十三香造成的混亂,暗中派阿醜和鄧小賢,在一線天設伏,將諸葛洪一幹人等殺了個幹幹淨淨!
待到消息傳回沂水縣城,自然而然的,懷疑的矛頭便直指造成騷亂的十三香!當劉俊三人帶著大軍包圍上來時,十三香以為他們是要阻攔自己回家的,丟下部下便兔子似的逃跑了。殊不知,他是被王賢故意放走的!十三香這一走,便是黃泥巴落到褲襠,不是屎也是屎了,徹底坐實了謀害諸葛洪的罪名!
其實到了這一步,局勢已經盡在王賢掌握,整個五營兵馬,已經被收買的七七八八,劉俊再保下莒州兵,自然會換來他們的效忠。王賢又將蒙陰兵收服下來,就算最後捉到十三香的不是鄧小賢,整個五縣聯盟的控製權,也已經沒跑了!
當然,大馬猴提出誰捉到十三香,誰就是下一任盟主,也確實幫了大忙。在鄧小賢提回十三香的人頭後,劉俊這個盟主已經是實至名歸了!再按照王賢的吩咐,與獨眼龍、大馬猴義結金蘭,將抄沒到的十三香的財寶分給眾將士,劉俊的盟主之位就算是徹底坐穩了,而且遠比當初諸葛洪要穩當許多!
但鄧小賢十分清楚,如今的劉俊其實不過是一具傀儡,真正掌握五縣聯盟的是眼前這個男人!從山窮水盡到眼前的局麵,他隻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讓鄧小賢徹底見識了一個人能有多大的韌性和潛力!。
“先生。”鄧小賢立在王賢身後,輕輕喚了一聲。
“嗯。”王賢沒有回頭,但已經知道來人是誰,在自己人麵前,他絲毫不用偽裝,露出清冷淒絕的本來麵目。
“先生翻雲覆雨,已經達成了初步計劃,應該高興才是。”感受到王賢身上的徹骨寒意,鄧小賢輕聲勸慰道。
“還早著呢,何況就算滅了白蓮教,報仇雪恨的路不知還要走多久!”王賢仰麵望著夜空,一顆星辰閃閃發光,隻聽他喃喃道:“太遠了……”
鄧小賢也算博學多識,知道王賢所看的那顆星辰,正是代表著人間帝王的紫微帝星,不由暗暗心驚道:“先生,您真的要向他尋仇?”
“是的!”王賢死死盯著那顆紫微星,聲音冰冷道:“我已經指天發誓,要讓所有害死我兄弟們的劊子手,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不報此仇,我誓不為人!”
“先生……”鄧小賢隻覺一陣心潮澎湃,他的弟弟和最好的朋友,都死在那一場,本來已經心灰意冷,因為那些仇人就像這天上的星星,高遠的根本摸不到,更別說尋仇了……鄧小賢本打算就此歸隱,但得知了王賢的複仇計劃,他又奇跡般的振作起來,就算最後功敗垂成又如何,單單有這份刑天之誌,就不負男兒平生了!
“下一步我們該怎麼辦?”平複下沸騰的心血,鄧小賢沉聲問道。
“等。”王賢輕聲道:“我們在南青州搞出這麼大動靜,北青州不會沒有反應,我們就要等他們的反應。”
“若是遲遲沒有反應呢?”鄧小賢輕聲問道。
“那就繼續鬧騰,鬧到他們不得不理會咱們!”王賢將目光投向喧騰的軍營,淡淡道:“把他們喂飽了養肥了,不是為了殺著吃,而是讓他們殺人的。”。
就任盟主之後,劉俊便在王賢的謀劃下,開始率軍南征北討,又相繼將兗州府的費縣、沂州,萊州府的膠州、即墨等地收入囊中。這些都是已經被白蓮教控製的地區,見來的同樣是白蓮教,兵力又是己方數倍,往往不戰而降,直接加入到聯盟麾下。
唯一一場激戰,發生在攻打即墨的時候。即墨乃是第一個舉起義旗,殺官造反之地,領導人高羊兒向來以起義領袖自居,麾下著實聚集了七八千兵馬,而且仗著鹽鐵之利,盔甲精良,還有戰船,素來桀驁不馴,連唐天德都不放在眼,更不會理會劉俊了!
這一戰,在王賢的指揮調度下,兩萬聯盟軍隊打得極為漂亮,全殲了即墨軍,俘虜了高羊兒,將高羊兒占據的膠即之地收入囊中!
得到膠州即墨,對劉俊一夥的實力,提升極大,非但五縣聯盟變成了九縣聯盟,地跨三府,兵力也增加到三萬人!徹底與總舵成分庭抗禮之勢!
這時候,進入秋收季節。劉俊等人暫時停下了擴張的腳步,開始四下派兵搶收糧食,這可是大軍過冬的關鍵啊!
非但九縣聯盟是這樣,青州的總舵也是如此,唐天德之所以一直沒有理會劉俊,並非沒把他們放在眼,而是顧不上。正如王賢所判斷,北青州直麵濟南和樂安州,唐天德要防禦朝廷的軍隊,還要提防漢王暗中捅刀子,同時還得收服那些公然和自己作對的白蓮教勢力。根本就是分身乏術,隻能任由劉俊他們在東南折騰!
直到秋天,唐天德才終於收服了登萊之地的十幾個縣,加上北青州的九個縣,手中握有二十五縣,五萬多兵馬,終於可以趁著秋收,暫時不會有戰事,可以好好消化一下地盤,同時回頭治一治不聽話的劉俊了!
誰知不回頭不要緊,一回頭嚇一跳,劉俊這廝居然不聲不響便統合了九個縣,手下三萬兵馬,而且錢糧充足,並掌握了所有關隘要塞,一副進可攻退可守的架勢!
青州城中,原先的知府衙門,如今已是白蓮教的總舵。
聽了賓鴻的稟報,唐天德臉拉得老長,原先因為勢力大增而生出的那些誌得意滿,全都拋到了九霄雲外!隻見唐長老重重捶著桌案,氣急敗壞的質問道:“馬山之戰不是將劉俊的主力都打光了嗎?!怎麼讓他轉眼之間就奪了老子半壁江山?!劉俊是個神仙嗎?!”
賓鴻、劉信、丁穀剛、郝允中,還有新歸順的董彥皋、王宣、白拜兒等人麵麵相覷,心說早就提醒您老不知多少遍了,是您老不放在心上吧……
唐長老發泄完了,看看眾人,悶聲問道:“現在該怎麼辦?!”
“長老,他們不就是三萬人嗎?我們可有五萬多,而且還有佛母、是總舵!他們打不過咱們!”董彥皋粗聲說道:“俺老董願領一彪人馬,去將劉俊押來向長老請罪!”
“不妥不妥,”賓鴻搖頭道:“官軍一直按兵不動,還有漢王也心懷叵測,這個時候決不能內亂,還是要以安撫為上。”
“就怕他蹬鼻子上臉!”劉信悶聲道:“上次長老招他來,他都敢抗命!這回這家夥翅膀硬了,恐怕更不會理睬了!”
“哎,此一時彼一時,”賓鴻又搖頭,一副高人做派道:“上次他不來,是因為心中有鬼,擔心咱們會借軍令狀要他的命。如今他兵強馬壯,背靠九縣之地,隻要長老親自修書一封,對他表示安撫嘉獎,並誠邀他到青州城一晤,他還有什麼好怕的?”
“不錯,”郝允中點點頭道:“估計那小子心也不踏實,正等著跟長老好好談談呢。”
“哼!”白拜兒啐道:“和長老談?他配嗎?!”像白拜兒、王宣、董彥皋之流,原先都是統領一府的舵主,地位遠高於劉俊這個臨朐縣堂主,現在隻能乖乖拜在唐天德麾下,老老實實以屬下自居。聽說要請劉俊過來,跟唐長老平起平坐會談,自然是酸水橫流!
“配!”郝允中卻十分認可劉俊道:“他能短短時間占領九縣,擁兵三萬,這就是他的本事,這就是他的本錢!”
郝允中一番話說的白拜兒三個麵紅耳赤,原先三人的地盤兒可比如今劉俊大多了,可轉眼之間就丟了個精光,隻能在這仰人鼻息,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老夫隻有一個疑問,”一直沉默不語的唐天德,終於開口了:“劉俊那個蠢材,怎麼會突然開竅了呢?!”

snaptime:2018-11-21 08:37:17  .exectimeㄩ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