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十二釵》全文閱讀

作者:傲無常  花都十二釵最新章節  花都十二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花都十二釵最新章節第兩百八十五章 王庸,你真能耐啊?(13-08-06)      第兩百八十六章 掙紮(13-08-06)      第兩百八十四章 不如越獄(13-08-05)     

第九十四章 我就要他陪


(這章標題我原本想寫的很沒節操的,但實在怕和諧,^_^)

……

原,原來他的名字叫王庸。很,很普通,很平凡的一個名字。不知道為什麼,在知道了他的名字之後,仿佛兩個人的關係,又近了許多。但是這家夥,卻,卻也忒流氓了些,這,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他滿腦子都是在轉些什麼樣淫邪的事情啊?秘,秘書和司機都還在呢。哼,流氓啊流氓,尤其是這家夥在廁所對外麵那些女人爆的粗口,簡直讓自己回想起來,都覺得好羞愧,好臉紅。

好在王庸不知道腦子紛遝而來的這些亂七八糟東西,否則恐怕會當場噴出一口血來。暗道,不愧是當領導的,還真是會冤枉人。老子從頭到尾隻不過是想和你匯報一下學校的情況好伐?哪有你想得那麼齷齪不堪?倒是你,身為一個堂堂區委書記,腦子不裝著老百姓,都是在瞎想些什麼呀?

“好,好啊。”她的聲音,似乎有些莫名的顫悸。心想著他好流氓,但嘴上卻不自覺地答應了下來。臉頰上,微微有些發燙,強自鎮定的說:“那,那去哪啊?”一時間,心如鹿撞,暗忖他要是現在讓自己去開房間怎麼辦?答應還是不答應呢?這,這樣會引起別人懷疑的。

就在王庸準備說話之際,頭發已經禿掉大半,身材圓滾溜溜的吳校長,正和他的助理,一路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叫喊著說:“蔡138看書網記。”

她略側了側螓首,看著跑近的他滿身大汗。臉上流淌著的,不知道是汗,還是油,配合著他半光頭,顯得油光賊亮。讓她下意識的,一陣厭惡惡心。剛和王庸交流上呢,就被這麼個惡心家夥給打斷,心頭當真是好一陣不爽快。

但是她的出身,從小的耳濡目染。外加這些年來,一直都是在體製內工作,升遷。早就讓她學會了將情緒藏在心,喜怒而不形於色。尤其是在工作之中,麵對那些形形色色的官僚時,她會格外進入狀態。

她沒有正眼看吳校長,那張成熟而清妍的俏臉上,沒有一絲多餘的表情。這在吳校長眼,卻是顯得有些威嚴而深不可測了,他氣喘籲籲的跑到她麵前兩三米遠,也不敢抬頭正眼與她直視。隻是點頭哈腰的說:“蔡,蔡書記。我,我來晚了,沒有在校門口迎接您,還望多多包涵。”

當然,吳校長也是同時注意到了王庸。遠遠地看見他和蔡書記麵對麵的正在說些什麼的時候,心頭狂跳之餘,忍不住暗罵了起來,好你個姓王的小子,竟敢在校門口攔住蔡書記的禦駕,是準備打小報告還是怎麼著?哼,幸虧我一接到門衛的電話,就立即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要不然,我吳某人的一世清名,豈不是盡要毀在你的手了?

“吳校長,不是你來晚了,是我故意來早一個小時。”她不動聲色的說道:“你也知道,這所學校的好壞對我很重要,我不想僅僅是憑著道聽途說來決定一些事情。我想在排除些許幹擾的情況下,先在學校好好轉轉,了解一下方方麵麵的情況。這樣,有些事情才能做最後的決定。”

“是是,蔡書記您說得對。”吳校長急忙露出了諂媚而討好的笑容:“明察暗訪,乃是了解事情真實情況的最好方法。小吳,就由你作為導遊,陪著蔡書記在學校好好轉轉吧。”

“不用了,這位王先生剛才說過,他初高中都在這學校念的,母親也曾經是學校的老師,對這所學校非常熟悉。”她平靜的看了一眼王庸後,俏臉微微有些發燙著說:“由他陪著我轉轉就行。”

也虧得那些人,因為身份地位之故。也不敢盯著她的臉看,否則,若是想象力好一些的,怕是會瞧出些端倪。

王庸陪著轉?吳校長暗地倒吸了一口冷氣,心中忍不住就開罵了起來,好你個小王,倒是還挺會裝模作樣來事的啊。也不知道這小子,現在在那混飯吃,得找找人,托托關係整整他才行。

身為一家重點中學的校長,他的人脈關係積攢的還是很深厚的,四通八達的。要做些事情,多繞幾個圈,總能扯到關係的。大事不一定能做成,但是,欺負欺負一下小保安,還是完全沒問題的。

雖然他是對王庸參與進來此事千般不願,可也知道領導決定了的事情,想要駁回,那就是純粹自找不痛快了。隻好退而求其次的誠懇諫言說:“蔡書記,王庸說得沒錯,可他畢竟已經畢業後好些年沒回學校了。而他母親,也在多年前出車禍死了。恐怕,他對學校的近況不會太了解。不如往小吳,帶著小王一起為您參觀學校吧。”

這話說得倒也合情合理,果然一個能混到校長位子上的,都不是什麼善茬。可惜,就算他再厲害,也是算不出蔡書記現在的真正心願,是讓這些烏七八糟的人,統統消失,讓她能安安靜靜的和王庸說會兒話。

俗話說,官大一級壓死人。她的身份地位,比一個區區校長要高了不知道多少個檔次。心下有些惱羞成怒之時,她登時秀眉一軒,動用了管威,冷哼著有些發怒:“吳校長,是不是我的話表達得不夠清楚嗎?我想親自了解一下這所學校的情況,並且隻需要小王來為我講解,別把你的人往我身邊塞。”

吳校長見她有些發怒,下意識的就是一激靈,誤以為是怕自己的人幹擾她對學校情況的判斷。不過領導說什麼,那就隻能是什麼了。隻好誕著一張圓滾溜溜的笑臉說:“蔡書記,我絕對沒這個意思,您隨意,隨意。咳咳,那個小王啊,你要代表學校,好好招待一下蔡書記啊。“說著,對他是猛使眼色。

“哼。小王,帶我一起在學校隨便轉轉,所有人都不許跟著。”她板著臉說官腔的時候,還真是有模有樣,官威十足,自顧自的,直接操場方向走去。

一群人,麵麵相覷,有些捉摸不透蔡書記這是唱得哪一出?不過隻要領導作出的決定,正確的當然要堅決擁護。但不正確的,更要擁護。

在吳校長幾人的虎視眈眈下,王庸好整以暇的跟了上去,直接和她並肩而走,僅僅是隔了半米而已。

不懂規矩的家夥。陸秘書,吳校長,吳助理三個,紛紛腹誹了起來。眼神之中,充滿了各種羨慕嫉妒恨。能夠如此機會和蔡書記單獨相處,在操場和學校漫步,簡直是這個破保安八輩子修來的福分啊。能和領導如此單獨相處,能有這麼一個充分表現自己的機會,是多麼大的政治資本啊。可惜,這種好機會,竟然是被一個破保安得了去。

不過,跟蹤而去的事情,他們是幹不出來的。一旦被蔡書記發現,可就真的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兩人足足走了幾十米,也沒有說話。倒是她,仿佛對王庸格外的好奇,走路之時,時不時的偷偷用眼神偷看著王庸。

“我的臉上沒長花,更加不是絕世帥哥。”王庸輕笑著說:“值當你再三偷瞧嗎?”

這家夥,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是個老江湖,老油條。她秀眉一揚,放下了身為區委書記的身段和架子,哼聲說:“什麼偷瞧?我隻是很奇怪,像你這樣的一個人,怎麼會當保安?”不知道為什麼,和他在一起時,心情會格外放鬆些。沒有太多的防備感。也許,是他見識過自己最狼狽的時候,也把自己從極度難堪的情況之中,解救了出來。

聽得王庸如此沒大沒小的說話,渾然沒有將自己區委書記的身份放在眼,她心中反而覺得很舒服。之前她也很怕,怕他得知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後,會和絕大多數人一樣,對自己產生了敬畏感,說話唯唯諾諾的。

“保安?保安不是一份職業啊?全國起碼有幾百萬保安大軍。”王庸斜眼瞅著她說:“怎麼,蔡書記官當得大了,看不起我們這些廣大的普通老百姓?”

“少在這和我亂扣帽子,這要傳了出去,影響我的名聲。說到底,我也隻是一個廣大人命的公仆而已。”兩人擁有了那種絕對不能對外人道的私密事情,不論是心靈還是肉體,都距離極近,根本無需戴太多的麵具。對她來說,仿佛也隻有麵對這個人的時候,才能卸下所有的偽裝,盡情的展現出自己的真正個性。畢竟,自己最糟糕的形象和模樣,都已經和他一起經曆過了。

“公仆?”王庸眯著眼睛嘿嘿笑了起來:“聽起來很不錯的樣子,我也是人民的一份子吧。這樣吧,公仆,過來給我捶個背,敲個腿。順便唱個小曲兒逗爺開心。”

她臉頰微微漲紅,瞪大著俏眸。這家夥不把自己區委書記的身份放在眼倒也罷了,竟然想把自己當奴婢來使喚。敲背捶腿不算,還要唱小曲?你當這是舊社會啊?

……


snaptime:2014-11-26 08:05:55  .exectimeㄩ0.11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