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67章 波濤洶湧


男人要使女人快樂,一是在物質上使她們得到滿足,那樣,她們自然會快樂。

除了物質之外,在精神上能給予她們快活,也一樣可以使她們快樂,而且,比物質的效果更為顯著。

物質給予她們的快樂,那是表麵的,隻有精神上使她們快活到骨子,那才能真正得到她們的心,而不是單純隻得到她們的身子。

如今,王小兵正是要在精神層麵上給予莊妃燕更多的快樂。借此來完全征服她,使她聽話。

昨晚本來就被他攻擊得下麵發痛,現在都還微微發腫,還沒痊愈之下,又受到他的狂攻,莊妃燕感受到頗大的疼痛與快活。

其實,她心也已開始動搖了,又被他一陣猛烈的馳騁,便正好借台階下,隻好求饒道:“啊,慢些,我原諒你了。啊……”

“這才是我的好寶貝。”王小兵又降下了進攻速率,使她疼痛大減,而快活激增。

當然,將莊妃燕送上一波**之後,也還要把桂文娟推到一波**上,這樣,兩女心理才平衡。若不是王小兵這種強大的男子,真的難以征服二女。

昨晚三人激情大戰,差點使床榻也散了架。早上小小地歡娛一回,就能聽到床榻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仿佛在抗議:你們太利害了,昨晚弄得我差點倒塌,現在又在我身上搖來搖去,實在受不了啦。

不過,王小兵聽到床板的“咯吱”音響,倒覺得很有成就感,因為他每向她倆的下麵重重一挺,便能聽到床板發出來的“咯吱”聲,好像在說:利害!

桂文娟是個自由職業者,被王小兵撞得四肢百骸都似快要散架也沒大問題,隻要休息一天就行了。莊妃燕就不同了,她還要去上班。

本來昨晚與他激情大戰造成下麵依然疼痛,早上又小戰了一回,莊妃燕既興奮快活又微感痛楚。與他做完體育運動之後,便想起床洗漱,不過,剛起身,便感覺身子乏力,軟綿綿的,硬撐著站起來,邁動兩條修長的**,隻走了一步,便“唉喲”一聲,身子軟下去。

王小兵眼疾手快,仰麵從床上彈起,坐在床沿上,張開雙臂,往前一摟,正好抱著莊妃燕,讓她自然地倒在自己的懷,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她的滑膩脊背緊貼著他厚實的胸膛上。

“怎麼了?”他關心地問道。

“嗯”因有桂文娟在場,莊妃燕不好意思說自己下麵疼痛,隻嬌嗔了一聲,俏臉即時紅了,努著薄潤紅唇,嬌態萬方,誘人之極。

“不舒服嗎?”王小兵雙手從她腋下繞過,正好捂著她胸前兩座高聳堅挺的雪峰,輕輕揉`搓起來,感受那股非同一般的彈性與嫩滑。

“別問了。”莊妃燕輕扭腰枝,圓潤豐滿的翹臀輕輕磨動他的堅硬,使他性趣大起,又硬了起來,頂在她的兩腿`之間,她既驚又喜,想不到他居然強大到如此地步,暗忖他那可能一整天都可以不軟下來,想到這,不禁怦怦心跳起來,覺得自己一人也真的難以滿足他的需要,想及此,對於桂文娟又少了一分嫉妒。

“咯咯,小兵,你那樣問就不對了。她那痛,哪好意思說出來呢。”躺在床上的桂文娟忍不住道出了廬山真麵目。

王小兵笑而不語,加勁揉`搓莊妃燕有溫潤雙峰。

其實,不是他不知道,隻是想逗莊妃燕多說幾句話,舒解一下她的心情,畢竟就眼下而言,她心不太樂意與別的女人分享王小兵的強大,如今雖看開了許多,但心中依然有一道坎,隻要再過那道坎,她就會恢複平常心態。

一個女人,如果悶不出聲,那心情必然不好。隻要有人開導,與她多聊幾句,將她心中的鬱悶引導出來,才會解開她心中的結。

剛才,王小兵與桂文娟雖勸說了莊妃燕,也確實有些效果,但是,她始終有些芥蒂,是以,他想借此機會來跟她聊幾句,讓她忘記不快,做一個快樂的美人。

實質上,當莊妃燕肯開口說話之後,她的心情也真的好了些,聽到桂文娟道出了她痛腳,撅著玉唇,幽幽地瞟了一眼桂文娟,挑戰似的道:“我不信你不痛。”

“咯咯,我不怎麼痛哦。”桂文娟嬌滴滴的**`身子躺在床上,笑道。

“那你走幾步給我看。”莊妃燕身子輕輕扭動,被王小兵施展出來的鐵爪功弄得渾身酥軟。

“可以,別以為我像你那麼柔弱。”桂文娟醒來之後,一直躺在床上,還沒怎麼動過,這時,賭氣似的翻身起床,才感到腰身果然還酸痛,硬撐著下了床,剛邁開**,就感到下麵真的還痛,勉強走了兩步,也差點酸軟無力要坐下去。

這回,輪到莊妃燕格格嬌笑起來。

女人就是這樣,喜歡看別人出醜。特別是在情郎麵前,如果看到情敵現出不雅的動作,那更痛快。莊妃燕與桂文娟之前不相熟,如今雖有幾分認識,但始終還有些隔閡,因此,看到桂文娟那因下麵疼痛而步伐忸怩的樣子,情不自禁莞爾了。

當然,王小兵感到最自豪了,一晚連禦二女,並且使她倆下麵疼痛到幾乎走不了路,這種功力,真乃世上罕有。看著被自己完全征服的美人,心頭湧起無限的得意。

桂文娟是個開朗的人,剛才雖說了過頭話,但並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也是嘻嘻一笑,便重新坐回了床邊,笑道:“我躺著的時候,感覺不痛的,想不到站起來,也雙腿有點發軟。”

“哼,還說我呢。你現在知道你也跟我一樣了吧。我說了你不可能不痛。”莊妃燕抿嘴笑道。

“都是他弄的。我們教訓他吧。”桂文娟爬了過來。

“好”莊妃燕嬌笑道。

“你們怎麼能這麼野蠻呢?我可是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啊。你們可不能對我下手。”看著兩美人有說有笑,氣氛融洽,分明是已相互認可對方是自己的女人,王小兵感到很滿意,很知足。

適才,在莊妃燕還沒起床之際,王小兵感覺自己至多隻是使二美人不當麵發作起爭吵而已,覺得沒什麼機會使她倆成為朋友。

正在煩愁間,卻想不到無意之中,隻是一番調笑之後,她們居然像熟人一般聊起來,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使他暗中歡喜。

其實,兩個以前不曾相識,如今在自己強大的床上功夫征伐下,使她們能結成好朋友,這種成功感使王小兵飄飄然。

一般的男人,很難做到這一步。

像有小三的男人之中,沒幾個能使正室與小三和睦共處的,幾乎都是鬧得不可開交的。能用自己的種種能力,使大小老婆心甘情願來服侍自己的男人,真是鳳毛麟角。

王小兵就是這些鳳毛麟角中的極品。

他有一個遠大的夢想:那就是要娶一大群嬌妻。想要實現這個夢想,最難之處不是尋找美人,這個世界上,美人還是挺多的,隻要能向她們提供足夠的物質享受與精神享受,就可虜獲她們的芳心。

如果讓她們分散在各地,那也能相安無事。

不過,王小兵覺得要是真的能娶到許多嬌妻,那就要把她們全都弄到一張巨大的床上睡覺,這樣,才真正是美妻如雲,共享床第之樂。但問題就出在這,她們之間多半是不相識的,要讓她們全都睡在同一張床上,同一時間分享一個出色的男人,她們之中的許多人是難以接受的。

沒有看到的話,那是一回事,任由他在別的地方如何與他的其他嬌妻激情大戰,在同一張床上,看著他與其他美人啊啊哦哦的,估計不少美人要生氣。

王小兵早就想到了這個問題,是以,他經常思考,希望想出一個好辦法,能使她們一起服侍自己,而又不會爭風吃醋。

可是,直到現在,他還沒想到什麼妙計。

如今,看著莊妃燕與桂文娟這兩個原本不相識,並且非常有可能會相互吃醋的美人熟絡起來,他看到了曙光,堅信隻要自己花些精力,多勸導幾句,終究會使她們彼此之間的敵意消減,從而達到和睦相處,一起分享自己的強大進攻。

正在他出神地思索這些事情的時候,桂文娟已從床榻的另一邊爬了過來,揮著小粉拳,輕輕捶打他的肩膀,使他神思歸位。

莊妃燕也轉過身子,跨`坐在他的左大腿上,兩隻小粉拳捶打他的另一邊肩膀。

兩個美人格格歡笑著,感覺歡樂無窮。

“誰叫他欺負我們,不好好痛惜我們,現在我們也教訓他。咯咯……”莊妃燕嫵媚笑道。

“對,看他以後還敢不敢那麼用力。”桂文娟附和道。

聽著她倆悅耳的笑聲,王小兵心滿意足,伸出右手,一把摟住桂文娟的纖腰,將她拖過來,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右大腿上。

如今,兩個美人分別騎坐在他的左右大腿上,她們胸前四座堅挺的酥胸隨著她們歡笑而顫動的身子晃動而震動,不時壓在他的結實胸膛上。

看著這“波濤洶湧”的一幕,王小兵隻感覺到兩眼盛滿了高山峻嶺的影子,四座傲人的山峰晃來晃去,教人欲血沸騰。

那間,他情趣激增,張開嘴,先從莊妃燕的右山峰開始吻下去,一直吻到桂文娟的左山峰,吻完四座山峰之後,又重新開始,從桂文娟的左山峰吻起,一直吻到莊妃燕的右山峰,如此循環數次,其樂融融,快活勝似神仙。

兩女也挺配合他祭出的柔舌功,都挺直了腰身,使胸前兩座高聳的山峰更加堅挺,讓他不亦樂乎地攀登個不停。

而王小兵也懂得滴水泉報,兩手化掌,施展出最精純的太極掌,在她們的美`臀上輕輕愛撫,使她們鼻翼哼出一連串醉人的春音。

現在,他隻是被四座山峰包圍,便感受到了無窮的樂趣。想到日後嬌妻過百,全都圍在自己身邊,那可就真正是“波濤洶湧”,使人閱盡無數山峰,沉浸在酥胸的海洋之中,那將是多麼一件教人向往的事情啊!

男人要是享受到了那種快活,真是死而無憾了。

三人宛如三團烈焰融合在一起,熊熊燃燒起來。溫存了大半個鍾,王小兵才抱著莊妃燕到洗手間洗澡,等她洗漱完畢,又抱她回床,再抱桂文娟去洗漱,等兩女都洗了臉,刷了牙之後,他自己才洗漱。

二位美人已不像昨晚那樣,冷口冷臉的相對了,如今,她們倒是無所不談,一副姐妹淘的樣子。

王小兵刷完牙之後,站在臥室門口,瞧著床上兩女那曲線玲瓏的身子,笑道:“妃燕,我下去買早餐,順便幫你去請一天假吧。”

“請半天吧。周六很忙的,下午我能去上班了。”莊妃燕有些羞澀地微垂著頭,溫柔道。

“妃燕,休息一天吧。我們再一起玩幾個小時。”桂文娟想起昨晚的激情大戰,還意猶未盡。

“咯咯,看你,連路都走不了,還要來。我才不呢,要不,明天我真的走不了路了。”莊妃燕露齒嫵媚笑道。

“不怕,反正休息一兩天就可以了。”桂文娟笑道。

“我還要上班啊。小兵,幫我請半天假吧。早餐我要小籠包,一杯豆漿。”莊妃燕秀發淩亂,披垂在兩肩,平添三分嬌豔。

“我要湯河粉,還有一瓶牛奶。”桂文娟的秀發也一樣淩亂,使她看起來更添五分妖冶。

王小兵一一記在心中,穿了衣服,開了大門,走出去,關上大門,下樓梯,到車棚找到摩托,騎著摩托去君豪賓館,先幫莊妃燕請半天假,然後再買早餐。

昨晚雖是辛勤耕耘了一晚,但他隻有些許的疲累。莊、桂二女都是他的自留地。他將她們身上的每一寸肌膚都細心耕作過,對她們的身子十分熟悉。暗忖以後夜夜歡快,那也是一種美滿的生活。

昨天記下了那間轉讓店鋪的電話號碼,都還沒打過去,今天要找房東談妥價錢,以免被別人租了,又要找新鋪位。

而昨晚在夜城卡拉ok廳聽村長王家發說村正研究招一個村長助理,也不知他是臨時胡說的還是真的,王小兵決定下午回村子再去問一問王家發,看他口風如何。

還有一件讓他非常在意的事情,那就是要拿美容丸給張芷姍,今天拿去也行,明天也行,想到她對自己有意思,應該可以把她弄到手,王小兵想著想著,渾身就熱起來,真想立刻跑到她家去,跟她做一做快活的體育運動。

而下周一又還要與姚舒曼去給她表伯王強拜壽,借機請他指點一二,要是他肯的話,那自己的功夫必然會有提升。姚舒曼說帶健胃丸去就行了,但給人家拜壽,不帶點其它禮物去,確實也不像個樣子。

是以,今天或明天又要買些禮物才行。

別看王小兵平時像個無所事事的人一般,其實,他要做的事情挺多的,既要去看看快餐店的情況,又要到學校飯堂瞧瞧,看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晚上,還要騰出時間來煉製丹藥。幸好他是個精力充沛的人,瑣事雖多,也能應付得來。

把早餐買到之後,回到莊妃燕的房,三人一起溫馨地吃了一頓早餐。然後,三人又抱成一團,在床上卿卿我我,聊著男女之間的事情,聊著聊著,迷迷糊糊睡了幾個鍾。

後來,鬧鍾又響了,三人醒來時,已是下午一點多了。

莊妃燕勉強能走路,但兩腿張得比較開,步伐比較呆滯。王、桂二人勸她休息一天,但她怕他再攻擊幾次,那就連明天都要睡在床上了,因此,執意要去上班。王、桂二人也不好意思再睡下去,隻好與她一起出門,下樓。

王小兵送莊妃燕到君豪賓館上班。到了君豪賓館,莊妃燕美眸射出些許猜疑,問了一句怪怪的話:“你倆還要睡覺嗎?”

“是呀。”桂文娟笑道。

莊妃燕就努了嘴,分明又有點吃醋了,那撅起的豐潤玉唇顯示出一層意思:你們又睡覺,那我呢?

女人纏起人來,挺黏人的。王小兵也不想讓莊妃燕再生醋意,便笑道:“我還要回村子辦些事。我幫娟姐叫一輛搭客摩托就行了。”

聞言,莊妃燕默然的俏臉才活泛起來,有了光彩。

桂文娟雖不願意,但她也明白以後要經常與莊妃燕一起服侍王小兵,也不想惹惱她,便隻好接受了。

於是,王小兵在街邊叫了一輛搭客摩托過來,付了車費,叫搭客摩托送桂文娟回家。然後,又與莊妃燕辭別,自回東和村。

家已沒有美容丸了,他想先煉製幾枚出來,再去村長的雜貨鋪坐一坐,周六的時分,村長一般會在那,縱使王家發不在,黃麗華也會在,問她也能了解情況。

不過,想起黃麗華要是向自己討要女人的福利,那又得激戰一場,王小兵不禁打了個大大的激靈。


snaptime:2017-11-25 08:21:10  .exectimeㄩ0.16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