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51章 美人求助


在王小兵進入廁所之後,客廳就傳來了許多雜遝的腳步聲,明顯是有不少人進來了。

而隨即又聽到薑長軍色厲內荏的聲音:“你們要幹什麼?”

“幹什麼?要錢。”一個男子粗魯的話音響起。

“什麼錢?”薑長軍的有些膽怯了,語氣軟了下來。

“你借了錢想不還是不是?兄弟們,工作!”這個聲音,王小兵聽來有些耳熟,但一時也沒想起是誰。

“不要砍我老公。”張芷姍語聲充滿了驚恐。

“不要動刀,有事好好商量。”這是姚舒曼的聲音。

看來,雙方還沒有動手,估計對方人數有幾個,手中並且有凶器,所以姚舒曼也不敢輕舉妄動。

王小兵連忙從廁所出來,掃視一圈,客廳除了張芷姍夫妻與姚舒曼之外,還有六個凶神惡煞的壯漢,手中都執著砍刀,其中一個大漢還把薑長軍按在了沙發上,另一個大漢則按住薑長軍的一條手臂,作勢要砍的樣子。

這種場麵,莫說是張芷姍這種柔弱美女看到會驚怵,就是一般的成年男子見了,也未免心寒。

不過,對於王小兵來說,則是沒什麼怯場可言,他看過比這大得多的場麵,這種小場麵,就是小菜一碟,不入他的法眼。

姚舒曼與張芷姍同時望向王小兵,隻是前者較為鎮定一些,後者比較驚慌而已,但兩美女同樣眼露怯色。要是一對一或一對二,空手上陣,姚舒曼不將對方放在眼內,不過,現在六個歹徒手中有刀,那就不同了。她倆的眼神都在向王小兵求救。

而被按在沙發上的薑長軍更是驚恐萬分地哀求道:“不要砍我的手,我會還錢的!”

“今日是最後期限,你還拿不出,就砍你的手!”帶頭大哥惡狠狠道。

這時,帶頭大哥與王小兵麵麵相覷,彼此都微怔了怔,隨即各自點點頭,表示向對方打過招呼了。

“老金,怎麼是你啊。”王小兵笑道。

“我來幫人收債。小兵,你怎麼也在這啊?”帶頭大哥正是金良漢。

張芷姍一聽王小兵認識帶頭大哥,立刻走到王小兵身邊,懇求道:“小兵,救救我老公吧。”

看著這位標致的美人兒黑白分明的眸子充滿了柔情,王小兵忽然覺得薑長軍娶了這麼溫柔美麗的一位妻子,確實有福氣,笑道:“我會的惡魔校草纏上我全文閱讀。”

得到他的承諾,張芷姍憂色重重的俏臉才舒展開來,恢複了些許人色。

“你跟他是什麼關係?”金良漢指了指薑長軍,問王小兵。

“他是……”王小兵正想說是朋友。

不過,薑長軍連忙拉關係道:“我是他的表哥,那位是她的表嫂,在那邊那個是她老婆。我們是一家人。”

其實,王小兵與薑長軍一家沒有任何親戚關係。姚舒曼聞聽薑長軍說自己是王小兵老婆,俏臉陡地紅了,但在這種時候,又不便出口分辯,隻能憋在肚子。而張芷姍聽老公說出這種大謊話,心不屑,但想到此時局勢非同一般,也不及計較什麼,隻是出神地凝視著王小兵,期待他幫忙。

王小兵瞥了一眼姚舒曼,從她大窘的臉色可看出端倪,暗自好笑,又掃視一眼張芷姍,見她正滿心期望地瞧著自己,便向她微微頷首,示意她不用焦急。

兩人雖隻是驚鴻一瞥,但張芷姍已感受到王小兵目光的淡淡情意,俏臉也隨即飛上兩朵紅暈。

金良漢清楚王小兵的實力,如果王小兵出麵,那他不得不給麵子,現在聽說是兩老表的關係,也不好意思再動粗,便揮了揮手,讓兩手下放開薑長軍,道:“我也有我的難處,你說個準確還錢的日期吧。”

“可能下個月會有。”薑長軍有了靠山,鎮定了些許。

“那你是找死。”金良漢冷道。

屋的氣氛雖然緩和了許多,但依然是劍拔弩張,不論是說話的語氣還是眼神都充滿了火藥味。

王小兵知道是高利貸的事情,再聯想到薑長軍嗜好賭博,就大概有了一個思路,道:“長軍,你借了人家多少高利貸?”

“一千,現在利滾利,要還八千。”薑長軍滿臉鬱悶道。

“你借誰的錢?”王小兵問道。

“大頭狂的。”薑長軍道。

大頭狂是個專門放高利貸的,王小兵也認識他,但跟他沒什麼交情,不過,冼業勝跟他有交情,所以王小兵很有把握擺平這件事,道:“老金,你回去跟大頭狂說,叫他給個麵子我,就收回本金吧,再給幾天期限,他會還的。”說著,遞了一支香煙給金良漢。

“這個……”金良漢猶豫。

“給個麵子。”王小兵用堅定的眼神盯著金良漢。

“好。”金良漢順水推舟,明白要是不給麵子,那自己絕對討不了便宜,便隻好答應了。

薑長軍逃過一劫,立時有了人色,連忙又是斟茶又是遞煙,招呼金良漢一夥,還邀請他們在家吃餃子。

不過,金良漢等人沒收到錢,在這呆著沒意思,與王小兵道聲告辭,便走了。

一場虛驚就這樣平息下來。

薑長軍便如發了一場噩夢一樣,臉色兀自白得驚人,差點就被砍掉一隻手,誰不害怕?

之前,在學校,姚舒曼就曾聽人說過王小兵在黑道很有勢力,但怎麼也不能在腦海形成清楚的印象,暗忖他至多隻是一個小混混而已,直到如今,看到他跟帶頭大哥那番頗有氣勢的談話,才感覺到自己以前聽到的傳言是真的。

在這一刻,她不禁重新打量王小兵,對他的愛助人精神表示讚賞,同時,又對他是黑社會的人感到一絲擔心魔界的女婿全文閱讀。不過,總而言之,她是對他刮目相看了,不再把他看成一個小弟弟,而是把他看作一個大人了。

在來這的路上,她也是把王小兵看成一個中學生,甚至是一個小屁孩,所以對於他說的情愛的話不怎麼放在心上,但現在不同了,心境變了之後,對他說過要泡自己的話需要審慎在意了。

其實,她是喜歡這種有點粗獷,有點豪爽,有點不羈的男子的。

也隻是在那間,她對王小兵的印象便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感覺他一下子長大了許多,居然也有些符合自己要尋找的對象的條件了。

想到他也有可能成為自己的老公,她頓時呼吸急促了,堅挺的胸脯一起一伏,頗為引人注目,而她的俏臉也更紅了,好似喝醉酒一樣。

至於張芷姍,她則是頗為感激王小兵,要不是他在這,她就要看到薑長軍斷手的慘景。她本來對他就有好感,如今,他的形象又是這麼的吸引人,在她心成了一樽無人能比的印象,使她對他眷戀不已。

“你準備好一千元吧,就還本金給大頭狂就行了。我會找他幫你說情的。”王小兵吸了一口煙,道。

“真是太多謝你了!”薑長軍白淨的臉皮上的驚懼之色還沒褪盡,強擠出一絲笑意道。

“不用客氣,小事一樁。”說著,王小兵眼角瞟向姚舒曼,想起剛才薑長軍那番話,說她是自己的妻子,不禁湧起一絲興奮,向她露出一抹有特別意味的笑意。

姚舒曼也正看過來,與他的目光相接,頓時領悟到他的歪念意思,俏臉更紅了,明顯是又害羞又無奈,隻得轉而橫了薑長軍一眼。

其實,薑長軍也覺得自己說的謊不算太過分,以為隻是加了一層老表關係而已,不過,他不知道王小兵還不是姚舒曼的男朋友,不然,他就會理解姚舒曼為什麼會瞪他一眼。

至此時,薑長軍對王小兵是又感激又嫉妒。

在金良漢來之前,薑長軍對王小兵則隻有客氣,等金良漢走之後,他對王小兵的相助不得不感激,但見到自己的妻子在看王小兵時,妙目射出異樣的光彩,敏感的他感覺到她對王小兵有非同一般的意思,加上他堂堂一個副主席,雖說隻是工會的副主席,但也有些架勢,如今卻在妻子有好感的男子麵前丟了臉,實在是鬱悶之極。

可是,他又不敢對王小兵怎麼樣。

至少,他是知道王小兵在黑道上的實力的,單憑這一點,他就要顧忌三分。

而他現在最著急的倒是去哪籌一千塊還債。而他認為與王小兵打好關係,有可能借到錢。

“姍姍,我們下樓去小商店買些小食與啤酒回來,大家喝一杯。”薑長軍心生一計,道。

“我去吧。”王小兵道。

“不用,你是客人,坐著,等我們買回來。姍姍,快點。”薑長軍催促道。

於是,張芷姍洗了手,隨著薑長軍出去了。

等到下了樓,薑長軍挨著張芷姍,悄聲道:“我以後要戒賭了,不過,現在要還高利貸,也不知向誰借才好。是了,你問問姚舒曼,向王小兵借一千元應急。怎麼樣?”

對於戒賭這件事,張芷姍聽過他說要戒幾次了,但沒一次能戒掉,起先,還道他叫自己出來真的是要一起買東西,聽到說要自己去向王小兵借錢,腦海立刻浮現出王小兵的音容笑貌與標槍似的身板,即時將薑長軍比了下去。


snaptime:2017-11-23 10:02:13  .exectimeㄩ0.09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