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46章 水嫩的嬌妻


正在與張靜進行**間,聞聽有人敲辦公室的門,這種震憾實在教王小兵有些不知所措。

以前,也與張靜在團委辦公室行過巫山**,但那時,可能是運氣好,並沒有碰到什麼人前來,一直都沒有被撞破過。

也許正由於此,所以膽子特別大,在這種公眾場合也敢激情大戰,好像是在自己家一樣,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毫無擔心可言。

常在河邊走,怎能不濕腳?

如今,王小兵就感覺自己可能要濕腳了。

在那一那間,他的腦子一片空白,幸好,他也是見過大場麵的人,下一秒,他便恢複了平日的鎮靜,深深吸一口氣,思索應對的法子。

關鍵問題就在於,張靜還在昏迷之中,不把她弄醒,什麼都不用說。

於是,王小兵又是掐她人中,又是揉她太陽穴,先用嘴堵住她的檀口,然後雙手施展出精純的鐵爪功在她酥胸上盡力揉`搓,以求盡快弄醒她。

不消三秒,張靜的鼻翼便發出“嗯嗯”幾聲,就醒轉過來了。她胸脯急劇起伏,下麵又還與他的堅硬連接在一起,又驚又喜,一時還不知外麵有人敲門,正要出聲,但嘴被他吻住,看到他用手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豎耳一聽,頓時也緊張起來。

“張靜。”

門外傳來一把男人的聲音。

對於張靜而言,這把男聲再熟悉不過了,正是許文超的話音。老公來了,現在怎麼辦呢?張靜臉色由陀紅漸漸轉成煞白,眸子轉來轉去,一副茫然的神色。

王小兵先把她扶起,將褪到她大腿的內褲拉上去,然後,幫她撫平裙子,又以手指當梳,幫她梳理一番淩亂的秀發,把一切激情大戰的跡象盡量消滅。

“張靜!”

許文超的聲音提高了些許,明顯有些不耐煩了。

團委辦公室麵亮著燈,門又是在麵反鎖著,那很明顯是麵有人,所以他才會繼續敲門叫喚張靜。

團委辦公室有兩個文件櫃,可是,麵不像衣櫃那樣可容人鑽進去,根本藏不了人。除此之外,沒有其它可作掩身的東西,隻要許文超進來了,那幾乎一眼就能發現王小兵。

其實,如果是正常情況下,許文超看到王小兵與張靜在辦公室,那沒什麼事。如今,兩人關著門在麵,那不能不讓人聯想到一些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這就麻煩了。

是故,王小兵也比較緊張。

一旦被許文超看到自己,那將跳下黃河也洗不清,王小兵腦子急轉,卻沒有十全十美的辦法,隻有一條險徑可行:那就是躲到門後麵,或許能化險為夷。

於是,王小兵雙手捧著張靜的臉蛋,用堅定的眼神告訴她:鎮定!

張靜似乎也受到他的感染,變得鎮靜了許多,但依然不知下一步該怎麼做,見他指了指門,起先還道他要自己去開門,這怎麼行呢?一開門,許文超就看到麵有兩個人了,那就難以解釋了。後來,當王小兵躡手躡腳走到門後麵,再用手示意她開門時,她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眼下,沒有比這個辦法更好的了。

“篤篤”的敲門聲越來越急了,張靜收拾心情,走過去,將門打開一半,便站在門口,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顯出了河東獅吼的威嚴,詰問道:“想嚇死人啊!叫那麼大聲幹什麼!還以為是校長來巡查呢。”

“你關著門幹什麼啊?”許文超是一個妻管嚴,想要走進去,一臉不解道。

“這天氣讓人熏熏欲睡的,反正沒什麼事,就關門躺在椅上休息一下。麵好悶熱。到走廊說吧,涼爽些。”張靜說著便走到走廊上,回頭問道:“找我有事嗎?”

“沒什麼事,想跟你說說下個月要搞的‘文明精神建設’活動的事宜……”許文超也站在走廊上,點了一支香煙,緩緩道。

藏在門後麵的王小兵屏息靜聽,暗道一聲好險,要是剛才許文超用手推一下門,那就露餡了,幸好他也走到走廊上了。現在算是堪堪躲過一劫,但危險依然還沒有解除。

不過,有張靜周旋,事情沒有往壞的方向發展,大約十分鍾之後,許文超便走了。張靜走進辦公室,連忙又關上了門,倚在門背後,長長籲了一口,盯著王小兵,兩人都輕鬆相視一笑。

王小兵跨前一步,摟著她,跟她激吻起來,雙手在她胸前小山峰上修煉完鐵爪功之後,便用右手抱起她左腿,讓她右腿支撐整個身子,然後一招“金雞獨立”,堅硬再次進入了她的體內。

這次,他以最為悠閑緩慢的節奏與她做快活的互動體育運動,使她享受到無窮的樂趣,一會,她便飄飄欲仙了。

約莫十數分鍾之後,他重重一挺,齊根殺進去,一炮打出,那間與她水乳`交融起來,彼此的精神境界達到了忘我忘物的大快樂級別,其樂無窮。

完成一波巫山**之後,王小兵緊緊壓在她身上,感受她還算堅挺的酥胸的急劇起伏按摩,貼著她耳際,道:“張老師,我剛才拜托您做的事,請幫忙。”

“噯,怎麼老是讓我做那種事呢?”張靜臉蛋紅撲撲的,漾著極度興奮光澤,一邊回味剛才的激情,一邊膩聲道。

“張老師,答應我吧。”王小兵吻她的紅唇。

“這種事,不如讓她們競選吧。”張靜佯裝拒絕,耳語道。

“張老師,您要是不答應,那我隻好加快速度了。”說著,他腰身抖動起來,下麵的堅硬進出如風,在她胯下開鑿隧道。

“啊,啊,慢,慢,我答應,你……”張靜雙手摟著他的脖頸,醉眼半眯,含笑求饒道。

於是,王小兵雙手一抱,將她抱到長藤椅上,以一招精純的“老漢推車”狂攻她,不消十分鍾,便把她弄昏了。他又在她胸前兩座山峰上修煉了一會柔舌功,才把她放在椅子上,讓她伏在桌子上,好像是在打瞌睡一樣。

隻是她是在暈迷中,臉蛋紅暈亂舞,一看就是興奮過度所致。

王小兵整理好衣衫,開了團委辦公室的門,往外掃視一圈,見走廊上沒人,便溜了出去。他請張靜辦的事,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隻等結果就行了。

回到教室,才剛下第一節晚自習。等到下第二節晚自習之後,王小兵便去找安雲秋,把好消息告訴她。

兩人站在樓梯口那,安雲秋喜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至少九成機會以上。做了女生部部長之後,別忘了請我吃夜宵。”他掃視一眼她因愛情而泛著喜悅光彩的俏臉,點頭道。

“那太謝謝你了!到時一定吃你吃夜宵。”她不敢與他灼熱的目光對視,微垂著頭,嫣然一笑,道。

“不用客氣,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應該幫的。”說著,伸手拉她的玉手。

她隻是象征性地抽了抽手,便不再反抗,讓他握著自己的玉手,隻是害羞地低著頭,滿臉的幸福與溫柔,時而掀起眼瞼瞥他一眼,眼神充滿了溫情。

要不是在教學樓上,王小兵真的想一把抱起她,跟她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不過,他清楚還沒到那一步,至少她心還是有些許抵觸情緒的,以他這種花叢老手的經驗來看,隻要跟她慢慢廝磨,遲早會得到她的身心。

所以,他不急,趁走廊上沒人,吻了一下她薄潤的紅唇,才回去與董莉莉、蕭婷婷二美女排演小品《班長的故事》。

這幾天,王小兵一直在等待姚舒曼邀請自己去王強的家作客,不過,一晃眼便到了周五,還不見她開口,暗忖她是不是忘記了。他真的希望能從王強那得到些指點,那樣,縱使是單挑白光偉,也不會處於劣勢。

每天下了第二節晚修之後,在跟董莉莉、蕭婷婷排演小品《班長的故事》時,與蕭婷婷的距離越拉越近,兩人的情感在逐日增加,在不出意外,堅持追求的情況下,王小兵覺得必然可以得到蕭婷婷這個美人的一切,到那一天,就真正是要麵對白光偉的時候。

泡妹,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特別是要泡非常漂亮的妹子,更需要實力,沒有實力,莫說泡妹子,連多看美女兩眼都可能惹來一身毒打。

王小兵本著救人救徹底的精神,準備把蕭婷婷收歸麾下,讓她脫離白光偉的陰影籠罩,得到真正的性福。

所以,他與白光偉之間的恩怨,終究要擺上台麵來解決,不是三言兩語就可化解的。

要是在一年前,他擔心自己遠遠不是白光偉的對手,但如今,他的綜合實力突飛猛進,已完全夠資格稱得上樹林四少之一,與白光偉的實力在伯仲間而已,沒有什麼大顧忌可言。

想著要是能擺平白光偉,然後與蕭婷婷過快活的日子,王小兵心就湧起無限的生活憧憬與鬥誌。他決定好好掙錢,到時把一群嬌妻供養得水嫩水嫩的,才不負她們的一片愛意。

他想快點把“養生堂”搞起來,那樣,才可掙到越來越多的鈔票。

周五下午放了學之後,王小兵想去山石集市找洪東妹商量一下自己開“養生堂”店麵的事宜,也順便跟她聊一聊朱由略請自己去教訓白自強的事情。


snaptime:2017-11-21 08:48:28  .exectimeㄩ0.07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