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35章 救女朋友的弟弟


王小兵很想把自己的精力貢獻給莊妃燕,不過,她不肯讓他上樓,他隻好騎摩托回家。!回到家,已差不多是晚上十點鍾。

家人還在看電視,正是播新聞的時候。王誌文早已把王小兵承包了學校飯堂的事告訴了爸媽。兩老等著大兒子回來,跟他聊聊,沒什麼別的意思,隻是心高興,想跟他說說話。

“阿兵,我幫你找了一個廚師與幾個服務員。”許娟笑道。

“那太好了!我還想請人去找。這樣,明天,快餐店的員工就不用到學校飯堂幫忙了。”王小兵在一張靠背椅上坐下來,“爸,以後學校飯堂就交給您管理了。”

“我沒做過這行,不知行不行……”王叢樂是個老實人,摸頭腦袋,樂笑道。

許娟打斷他的話,道:“這有什麼難的,你去那看著就行了,早上買好菜回來,基本就沒什麼事要你做了。不要讓員工偷懶。”

學校飯堂是用飯票的,到飯堂與學校結算時,拿飯票去換鈔票,並不複雜。

新聞播完之後,便是天氣預播,說明天會有大雨。

聽到這個好消息,王小兵暗暗祈禱要是晚上下大雨,那就妙極了,這樣就能找借口在莊妃燕父母家過夜。他感覺時機已成熟了,在她父母家,要是能得到她的身子,那就好極了。

洗了個冷水澡,王小兵回自己的房,盤坐在床榻上,進入玉墜,煉製健胃丹,試煉了多時,終於要成功了。前兩天都已幾乎煉製完美了,隻是忙著學校飯堂的事,還沒全力應付。現在,學校飯堂的事定下來了,心境平靜了,便想把健胃丹煉製出來。

他平舉右掌,眼觀鼻,鼻觀心,催動初級三昧真火沿經脈滲出掌心,將掌心的金邊紫蘇葉與子母砂仁晶末漸漸煉成一體。之前,經過了許多次的探索,終於找到了兩種藥材的正確的混合比例。

催動初級三昧真火,頗耗精神力,幸好他有底子,並不算難事。

約莫二十分鍾之後,天藍的初級三昧真火忽然藍芒大盛,一漲一縮間,使人不可逼視。當初級三昧真火退回氣海的時候,他掌心留下一枚褐色的丹藥,正是健胃丹。

一絲淡淡的甘香氣味飄進他的鼻端,使人神清氣爽。

看了看《丹經》所繪的健胃丹的圖形,跟自己手掌上的這枚丹藥並無二致,王小兵知道自己煉製成功了,心頭那份喜悅自不用說。每煉製出一種丹藥,就代表他將增加許多收入。瞧著手中的丹藥,便如瞧著一遝遝的鈔票。

於是,連忙煉製了十枚,精神力消耗大半,不得不休息之時,才停了下來。他估計,一個月能煉製一百到二百枚之間,這是由於兩種藥材種植麵積不大,兼且生長也不快的緣故。

一覺睡到早上十點多,醒過來,隻有自己一人在家,王叢樂到學校飯堂去主持飯堂工作了,許娟去快餐店上班,而王誌文去看魚塘了。

這天,是王小兵去莊妃燕父母家做客的日子,他的身份是假扮她的男朋友,實質已有八成是她的男朋友,隻是她嘴硬不肯承認而已。

騎著摩托到山石集市的東妹快餐店,打了兩個盒飯帶回家,一個拿給王誌文吃,吃過午飯,便去找莊妃燕。

莊妃燕休假,不在君豪賓館,中午天氣熱,她也沒出去逛街,在出租屋等王小兵。昨晚她與他約定下午相見,再一起到她父母家去。

“我們去買東西吧。”他敲開了她的房門,道。

“買什麼東西呢?”她其實知道買什麼,含笑道。

“買給嶽父嶽母的東西啊。”他半認真半戲謔道。

她佯裝微慍,淡淡白了他一眼,道:“我隻是叫你假扮我男朋友,可要記得,不許對我動手動腳。”

他笑道:“接吻總可以吧。”

她嫵媚笑道:“不行。”

兩人邊說邊下樓。莊妃燕穿的是短袖粉紅汗衫與短牛仔褲,少了平素那份職業風采,多了幾分休閑的清純氣質。

眼角餘光斜睨著她堅挺的雙峰,王小兵咂了咂嘴,真想施展出鐵爪功在她酥胸上抓幾抓,暗忖昨晚天氣預報說今天要下大雨,但直到現在還沒見烏雲,如果天氣預報準確的話,那多半是在下午或晚上,最好是晚上,那樣就有機會在她父母家過夜。

不過,天氣預播這東西,十分不靠譜,經常不準的,是以,王小兵也不抱多大希望。

他本想跟莊妃燕分享自己煉製成功了健胃丹的興奮心情,但想到一說起頭,那就得解釋許多事情,於是便省了。

南方初秋的晌午氣溫依然不低,火辣辣的太陽灑在肌膚上,頗為灼人。

兩人還是第一次這麼親密地逛街,儼然一對情侶。在煙酒專賣店那買了兩瓶五糧液,然後,在賣刺繡的店買了兩幅刺繡,算是送給莊妃燕爸媽的禮物。

到了下午四點多,王小兵用摩托載著莊妃燕,一起到她父母家去。

其實,真正到去她家的時候,他倒有些不自在,想著該說些什麼才好,又猜測她爸媽見了自己會是什麼態度。

在她的指路下,也不須二十分鍾,不知不覺便到了她父母的家,那是二層樓房,外壁沒有貼馬賽克,隻擦了一層石灰。

既來之,則安之。

停了摩托那一刻,王小兵深深吸了一口氣,不論遇到什麼情況,都將以平靜的心態處之。

“媽,我回來了。”莊妃燕推開鐵門,走進去,喊了一聲。

一會,莊妃燕的媽媽袁愛霞從樓上走下來,看到莊妃燕與王小兵,道:“今天不用上班嗎?”

“不用,昨天與今天休假。”莊妃燕掠了掠秀發。

“伯母好。”王小兵連忙把兩幅刺繡遞上去,道:“沒買到什麼禮物,隻有兩幅刺繡。”

“這麼客氣幹什麼。上去喝杯茶,我弄飯。”袁愛霞說話比較溫柔,但臉麵五官卻表明她是比較精明的人。

她打量王小兵一番,應該是在給女婿打分。看她略帶微笑的神情,估計對王小兵的印象還可以。

王小兵抱著死豬不怕滾水燙的心態,豁出去了,居然也表現得頗為鎮定,上了二樓,那是一個客廳,與莊妃燕的爸爸莊國濤打了聲招呼,遞上兩瓶五糧液,便在藤椅上坐下來。

莊國濤是個鐵路工人,平時在戶外工作,皮膚曬得比較黑,堅毅的輪廓,直挺的鼻梁,給人梗直的感覺。

兩個男人邊抽煙邊聊天。

“小兵,你做哪行?”莊國濤抽了一口煙,問道。

“他開快餐店的。山石集市那間快餐店就是他的。”莊妃燕搶著幫王小兵回答了。

“你們原來是同行啊。”莊國濤對王小兵的印象還不錯,笑道:“生意怎麼樣?”

“一般般。”王小兵笑道。

開局還不錯,王小兵就更鎮定了。

“爸,阿遠不在家?”莊妃燕想找弟弟莊向遠談一談,要他別亂說話。

“都不知他去哪了,昨晚都沒有回家。”莊國濤說到兒子,神色明顯有些不悅,對兒子的不務正業的到處逛頗為不滿。

就在這時,有村民來找莊國濤,在一樓喊了一聲,然後袁愛霞出去問是什麼事。那村民說話聲不高,王小兵聽不清楚他說了什麼。

一會,袁愛霞臉色慌張地上了二樓,有些不知所措道:“剛才阿發來說,派出所打電話來村部,說阿遠被派出所抓了。”

“我都說他的啦,天天在外麵混,遲早有一日不是被人砍死,就是進監獄!”莊國濤好像早已預料到會這樣似的,深深吸了一口煙,又道:“什麼原因被抓?”

“聽阿發說是打架。你去看看情況嚴不嚴重。”袁愛霞對兒子挺不放心。

“我去有什麼用?我又不認識派出所的人。去了,看到他那個樣子,還氣死我。”莊國濤一副無奈的神色,額頭青筋微露,道。

袁愛霞六神無主地看看這個,又瞧瞧那個,皺著眉,滿臉憂愁。

莊妃燕知道王小兵跟小樹林派出所的人有關係,便輕輕扯了扯他的衣衫,暗示他幫幫忙。

“阿遠是在小樹林派出所?”王小兵問道。

“是。”袁愛霞道。

“我認識所長朱由略,等我問問是什麼事。”王小兵想到自己要是用大哥大打電話給朱由略,可能效果不如親自到那去一趟,“放心吧,我盡量將他帶回來。”

“真的?那就麻煩你了!”袁愛霞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了。

於是,王小兵騎摩托去小樹林派出所,經過煙酒專賣店的時候,買了一條好日子香煙,到了派出所,找到了朱由略。

“朱所長,我來打聽些事。”王小兵將香煙放在辦公桌上,道。

“什麼事?”朱由略從洪東妹那借到了錢,態度好了很多。

“是不是有一個叫莊向遠的人被抓起來了?”王小兵直接問道。

“這個要問問才知道。”於是,朱由略出去了片刻,再回到辦公室,道:“是抓了一個叫莊向遠的人,他跟你什麼關係?”

“我女朋友的弟弟。能不能通融一下,放了他。”王小兵遞了一支香煙給朱由略。

“可以。”朱由略沉吟半晌,眼中掠過一抹狡黠的神色,道:“王小兵,你幫我做一件事吧。”

聽他這麼說,王小兵知道要是不答應,那自己就白來這了,唯有點頭答允。


snaptime:2017-11-24 09:56:35  .exectimeㄩ0.12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