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34章 月老紅繩


在場的人均為王小兵捏一把汗,特別是熟悉王小兵底細的人,比如謝家化與占仲均等人,他們都知道王小兵出場挑戰白光偉比較危險,雖隻是切磋三招,那也極有機會被打倒。

莊妃燕已看過了白光偉剛才打常勝將軍的實力,明白王小兵要接戰就意味著麵對一個強大的敵手,她極為擔心,緊緊握著他的手,不肯放開。

王小兵輕輕拍了拍她的手掌,要她鎮定,隨即,站起來,走到空地之上,迎視白光偉那鷹隼般的目光。

絕大部分人都覺得王小兵必敗無疑,隻是在猜測他能不能抵擋白光偉三招,如果三招都扛不住,那也是極為丟臉的事情。王小兵如今的身份地位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要是敗得太慘,有損形象。

地下室萬籟俱寂,隻有煙霧繚繞,幾百對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盯著場地中央的白光偉與王小兵。

白光偉根本不將王小兵放在眼內,嘴角扯出不屑的弧度,睥睨著他,扳著指骨,好像一揮手就能將他打倒似的。

“來吧!”白光偉向王小兵勾了勾手指,雙眼射出玩世不恭的神色。

王小兵突前兩步,看準方位,施展出“幻武三式”中的“天外飛仙”,右腿從刁鑽的角度掃向白光偉的小腹。

如果被打中,縱使白光偉是練家子,那也難受,說不定當場要受傷。他沉腰紮馬,收腹提氣,將雙手豎放在胸前,用來格擋王小兵的鞭腿。

就在這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急收右腿,身形一矮,半蹲下去,雙手緊箍白光偉的右腿,然後連推帶擲,身子三百六十度急轉,將白光偉重重摔在三米開外的水泥地板上。

砰然巨響,回響在地下室久久不散,震動每個人的神經。

幾百人同時“咦”地一聲,發出情不自禁的驚歎,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像是觀賞一頭吃肉的兔子一樣注視著王小兵,感到十分訝然與好奇。

莊妃燕高懸的心鬆了下來,明眸流露出一抹驚喜的神色,她想不到王小兵這麼了得,一招就將白光偉擲在地上了。

隻有洪東妹才清楚,這招“天外飛仙”隻能用一次,被敵手識破之後,便不能再用了。不過,她對王小兵能如此嫻熟地運用這招“天外飛仙”來禦敵,感到頗為欣喜,性感的紅唇上泛起淡淡的笑意。

饒是白光偉這種練家子,被這樣重重擲在地上,也是痛得齜牙咧嘴,好半晌才爬起身,先前那股高傲、自大、不可一世的神色消減了許多,取而代之的是驚愕、不解的眼神。他終於正視王小兵,不敢再小覷他了。

王小兵知道自己的真正實力還比不上白光偉,如果進行自由搏擊,那是要吃虧的,如今,隻是憑借“幻武三式”占了便宜。所以,他並不沾沾自喜,反而更加小心,因為對方剛才大意,才被自己輕易得手,現在白光偉留神了,再想出奇製勝,那就得格外專心才行。

本想一招打趴王小兵,不料自己反被擲倒在地,從白光偉那憤怒的眼神可以看出他極想在接下來的二招之中打倒王小兵。

可是,白光偉卻未能如願。

當他想用一招小擒拿手來製服王小兵的時候,王小兵輕易化解,隨即,覷準時機,右手化掌,劈向白光偉的喉嚨,這正是“幻武三式”的“鎖喉掌”。

如果被劈中,那沒有幾個人的喉嚨受得了。白光偉也一樣,在那情勢之下,隻能後仰避開,這樣一來,又中計了。因為王小兵這招“鎖喉掌”前麵的乃是虛招,後麵的才是實招。

在瞬息間,王小兵右掌凝力往下拍下,砰然巨響,正好拍在白光偉的胸口上,將他打得身子後跌下去。

全場幾百人呆若木雞,隻有洪東妹淡然自笑,而莊妃燕也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三招已過二,白光偉已輸。

但是,白光偉又怎肯就這樣罷休,一個鯉魚打挺躍了起來,紫脹臉皮,道:“王小兵,來!我要跟你打擂台賽!”

王小兵勝在出奇製勝,要是真的打擂台賽,那自然要吃虧,所以,洪東妹是不會讓這種情況出現的,她優雅地吐了個煙圈,笑道:“打擂台賽可以,不過,要商量許多細節,而且,小兵之前沒打過擂台賽,可能體力不足,還需要訓練幾個月,這樣吧,半年之後,跟你約個時間,好好比一場。”

這話番,照顧了王小兵的麵子。

這種地下黑拳比賽,涉及許多利益,要運作一場比賽,先得造點聲勢,吸引人來下注,這需要一個過程,一般都得花幾個月。白光偉也明白這一層,所以沉吟半晌,道:“好,那我非常期待這一場比賽。”說著,又瞥了一眼王小兵,冷笑道:“你到時不會做縮頭烏龜吧?”

“不要將自己看得那麼強大,你想贏,沒那麼容易!”就眼下實力而言,還是白光偉強,不過,豈能示弱?是故王小兵針鋒相對回了一句。

“好!走著瞧!”白光偉氣得渾身微顫,期盼早點到比試那一天,好找回麵子。

其實,王小兵也不知半年後能不能與白光偉打個平手,但洪東妹那樣說了,也就隻好接受。

占仲均等人上來祝賀王小兵,道:“小兵,利害啊!你竟然將白光偉打倒了。哈哈哈,到了你跟他打擂台賽那天,我一定來支持你,就下你的注!”

“那就多謝啦。”現在幾百人知道了這件事,不用多久,就會傳得更廣,與白光偉的較量,將不可避免。

拳賽完了,觀眾三五成群離開倉庫,轎車、麵包車與摩托車開上公路,擺成一條長龍,煞為壯觀。

洪東妹下注贏了五千多塊,她請王小兵等人吃宵夜,一會便到了星記大排檔,要了兩張桌子拚在一起,幾人圍坐在餐桌旁,點了菜肴與小食,便開啤酒來喝。

“半年內,我要怎麼做才能真正打敗白光偉?”王小兵呷了一口啤酒,問道。

“讓我給你想想辦法。”洪東妹淡然道:“白光偉的功夫幾乎都是王強教的,如果他肯指點你,那就容易找出白光偉的弱點,將他打敗。”

說起王強,王小兵挺了解他的,那是一個脾氣很古怪,很難討好的老人家,現在想拜他為師,機會接近零,因為自從他收了白光偉這個徒弟,看到徒弟成了黑幫老大之後,便不想再收徒了。縱使沒有白光偉這個例子,想要特意去拜王強為師,那也是很難達到目的的。

“除非是有緣,不然,他不會教我功夫。”王小兵肯定道。

“你沒有練武的底子,隻有王強肯指點,在半年內,才最有可能超越白光偉。想想法子,會有機會的。”洪東妹道。

“白光偉非常想贏我。”王小兵笑道。

“我看好你。”洪東妹含情地瞥了一眼他。

眾人邊聊天邊吃宵夜,一個鍾頭之後,吃完宵夜,洪東妹付了帳,她知道王小兵要送莊妃燕回去,心不甘,想跟莊妃燕較量一番,借此來試探一下王小兵對誰的感情深一點,於是,站了起來,輕輕揉了揉太陽空,道:“唉,喝多了,有點暈。”

說著,身子向王小兵側了過來。

“沒事吧?”王小兵扶住她,左肩已觸碰到她堅挺的酥胸,渾身打了個激靈。

“沒什麼,一會就好了。”洪東妹醉眼迷離,秋波流轉,媚態勾人神魂,瞟一眼王小兵,隨即用眼角餘光瞄向莊妃燕。

莊妃燕哪能不明白,於是自告奮勇道:“讓我來扶吧。”她的意思是:我是姑娘,扶她比較方便。

洪東妹與莊妃燕算認識,但稱不上朋友,想不到她會這樣說,人家一片好心,又不好意思拒絕,便隻好由她扶著上了車。兩女相視一笑,彼此明白對方的意思。她倆都對王小兵有意思,競爭在所難免。洪東妹不想用武力來打擊情敵,如果那樣做了,萬一被王小兵知道了,那就沒意思了。她隻想讓他自由選擇。

王小兵用摩托送莊妃燕回到她租住的樓下,一把摟住她的纖腰,道:“明天晚上要在你家過夜嗎?”

“想得美。隻是吃一頓晚飯就離開。”莊妃燕俏臉浮現淡淡的酒暈,嫵媚笑道。

“我還想在你父母家吃早餐。”王小兵凝視著她長長的睫毛,嗅著她的體香,心神搖蕩。

“可以啊,清晨你騎摩托到我爸媽家吃早餐吧。”她不敢與他灼灼的目光對視,微垂頭螓首,含笑道。

“今晚我可以上去嗎?”王小兵指了指樓上。

“不”她格格笑著,膩聲道。

他用嘴堵住了她的檀口,將柔軟的舌頭伸進她嘴,與她的香舌糾纏在一起,美妙無窮。而他的左手則在她的脊背上輕撫,右手在她的美`臀上愛撫,感受那股迷人的溫潤的滑膩。

相識了一段時間,莊妃燕也比較接受王小兵了,可以讓他在自己身子撫摸,也可以與他接吻,就是還不能讓他的堅硬進入自己的身子。

可是,她又怎麼知道,冥冥之中月老已用紅繩將她與王小兵拴在一起了。


snaptime:2017-09-20 11:42:12  .exectimeㄩ0.15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