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31章 心真幫助美女


大約半個鍾頭之後,便去到了安向勇的家。那是一棟三層的小洋房,有個小小的花園,可以看出安向勇做工程確實賺了不少錢。

彼時正是吃午飯的時候,安向勇正在家。忽然見到這麼一大幫人前來,心害怕,但表麵裝作鎮定,他不認識王小兵,就問王小兵來幹什麼。王小兵說來算鄭喜`旦的帳。他便耍賴說現在沒錢。

不過,謝家化帶著人走進去,說要將麵的東西全砸了。這樣,安向勇才真正害怕會出大事,隻得將鄭喜`旦的工錢給了王小兵。之後,王小兵要他賠醫藥費,為了脫身,安向勇隻好又賠了二千塊,才算完事。

收到了錢,王小兵想到安向勇肯定事後會找鄭喜`旦麻煩,於是自報姓名,道:“我叫王小兵,跟鄭喜`旦是一個村子的,我聽說他被欺負,才幫他出這口氣。你想找碴,就衝我來好了。”

“你就是王小兵?”安向勇臉上的肥肉因又驚又怒而震顫起來,“你把韋春宜帶到哪去了?”

“她到省城去了。”王小兵帶著兄弟們退潮一般走了。

旋即,王小兵到東興醫院,找到鄭喜`旦,正好小雙也在那,便將二千六百三十五塊交給他。鄭喜`旦熱淚盈眶,說道:“小兵,真的不知怎麼感謝你!”

“大家自己人,不用客氣。”想起彼此之間的關係,王小兵倒有些不好意思。

離開東興醫院之後,王小兵思索了一番:安向勇應該會來找麻煩,還有段天癸那邊也會來找麻煩,那個曾經打電話來威脅自己的人在暗處,隨時會行凶。這些棘手事情,想要真正解決,都得靠拳頭的力量。

想了想,還是先找出那個打電話威脅自己的人再說,想要找出他,那隻有從段天癸口中問出來,但直接動用武力來逼問段天癸,效果還不如逼問他女兒。

於是,王小兵去找洪東妹,跟她說了自己的計劃,從她那借用一個司機與一輛麵包車,麵載了八個年青力壯的兄弟,便將麵包車開到段天癸住宅所在的街道上,等待段小溪出現。

下午三時許,便見段小溪從家出來,一身夏裝打扮,可能要去找朋友玩。

王小兵吩咐司機開車追上去,在街道的前麵停了下來,四個男子下了車,等到毫不知情的段小溪經過的時候,忽然間四人將她拖上麵包車。

當段小溪被拖上車,推到後座的時候,看到王小兵,嚇得臉色煞白。她隱約知道他找自己是為了什麼事。

麵包車迅速開到少人的地帶,停在一棵大榕樹下。

車箱很寂靜,幾乎每個人都在抽煙,除了段小溪之外,她就坐在王小兵的身邊,一臉驚惶地呆坐著,時不時看一眼王小兵,又不敢詢問,氣氛越是沉悶,她就越害怕。她在南山技校也是個大姐大,不過,實力與王小兵相比,差了許多,如今,被綁架來這少人經過的路旁,自然嚇得六神無主。

這是王小兵有意讓她精神崩潰,到時詢問她,就容易得到答案。

車箱煙霧繚繞,白蒙蒙一片。

果然,半支煙工夫之後,段小溪精神快要支持不住了,膽怯道:“你們找我有事嗎?”

車箱其他人好像石刻的一樣,隻顧抽煙,根本不理睬她。隻有王小兵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她胸前微挺的兩座小山峰,露出一抹摻雜狡黠、冷漠與好色的笑意,隨即,繼續抽煙。

段小溪真的要崩潰了,她從王小兵的眼神與嘴角的笑意看出了自己的危險,雖是坐在一輛停下來的麵包車,但卻像是坐在一匹狂奔的野馬上,渾身顫抖起來。

半晌,王小兵抽完了一支煙,將煙蒂丟出車窗外,淡淡道:“你應該知道我找你幹什麼吧?”

“不知道。”段小溪兩眼圓睜,露出畏怯的神色。

“那好,我就告訴你。我想知道你爸找誰來對付我?”王小兵半眯著眼睛,目光卻像刀子一般射出去,看得她低下頭去。

“我不知道。”她的眼神掠過一抹猶豫。

以王小兵這種善於察顏觀色的人的能力,隻要對方有些許的神色變化,都能捕捉到。他已知她在撒謊。於是,右手化爪,使出鐵爪功,迅若疾風,一把抓住她胸前的右山峰,在上麵施展鐵爪功的精髓。

“啊!”

段小溪哪抵擋得住他鐵爪功的威力,身子猛顫,驚呼一聲,雙手去推王小兵的手,卻是推不開。

一通狂揉之後,王小兵鬆了手,道:“我再問你一遍,如果還不老實說,那你上身的衣服就要沒了!”說著,左手已挽著她的脖頸,道:“你爸找誰來對付我?”

段小溪又躊躇了片刻,可能想通了,要是再說謊,那真的會被剝光衣服,到了那時,則危險了,所以她決心說出來,怯怯道:“我說了之後,你會放過我嗎?”

“當然。但有一個條件,我放了你之後,你回家好好告訴你家人,如果再跟我玩花招,那你們一家就要預先到醫院找好床位或到殯儀館訂好位置。說!”王小兵搓了搓雙手,一副要再次祭出鐵爪功的樣子。他沒必要去暴打段天癸,因為他知道段天癸要去蹲號子了。

“我爸找的是黑鷹幫。”段小溪道。

“你敢騙我?”王小兵忽然提高聲音,喝道,同時做出一個就要用右手去抓她胸前左山峰的動作。

“我說的是真的!”段小溪像驚弓之鳥呼道。

其實,這是王小兵試探她的,見她害怕成這樣,也估計她沒膽量說謊了,不過,世事無絕對,他要把黑鷹幫的人捉起來之後,才知真假。

旋即,王小兵吩咐司機開車回夜城卡拉ok廳。

對於方圓十幾內的黑幫情況,洪東妹了如指掌,所以王小兵找她,問一問便知黑鷹幫的幫主是誰了。

洪東妹道:“黑鷹幫幫主史翅以狠辣著稱,手下有幾十人,我跟他沒什麼交情。冼業勝,你跟小兵去辦好這件事。”

“知道。”冼業勝以絕對的忠誠口吻,道。

於是,冼業勝打了個電話,通過道上的朋友,查問史翅的落腳點,然後召集了數十人,一共分乘兩輛麵包車,十數輛摩托,半個小時之後,在路邊一間桌球室找到了史翅。

其間,發生了一場小小的戰鬥,史翅一夥十幾人被當場打到趴在地下。

“你打電話恐嚇我?”王小兵看著鼻子流血的史翅,道。

“沒有。”史翅一張麻臉,挺嚇人的。

王小兵早已從對方的聲音聽出史翅就是那個打電話威脅自己的人,於是向謝家化使了個眼色,隨即,謝家化雙拳暴雨般砸在史翅身上,打到他當場全身抽搐,臉色發黑。

“以後,還敢張牙舞爪,打到你老母都認不出你!”王小兵警告史翅。

事情處理完之後,已是傍晚六點多了。冼業勝自回去向洪東妹複命,而王小兵則吩咐司機將麵包車開到段天癸的房子前,對身邊的段小溪道:“叫你爸出來!”

段小溪早已嚇得沒了血色,哪敢違抗,下了車,在門口仰頭喊道:“爸!爸!……”

一會,段天癸下了樓,打開鐵門,走了出來,非常不滿道:“叫那麼大聲幹什麼?吵死人了!”

隨即,他看到了王小兵。

“砰!”

“篷!”

前麵一個聲音,是王小兵一拳砸在段天癸的麵門上,將對方三顆門牙打掉,後麵那個聲音是王小兵右腳飛起,一個鞭腿抽在段天癸的雙腿上,將他掃得整個人重重倒跌在地下。

教訓完段天癸之後,王小兵上了車,叫司機開車回夜城卡拉ok廳。他要去跟洪東妹說一下情況,讓她跟朱由略打聲招呼,到時免去很多麻煩。

在洪東妹那吃了晚飯之後,便回東興中學上晚自習。一晚無事。

星期一早上,王小兵接到孟玉蓮打來的電話,說王凱要見人證,於是,王小兵傳呼韋春宜的bb機,等她複機時,便告訴她到縣政府大院去找王凱。事情到這一步,已基本告一段落,王小兵思想一番,為這事,感覺花了不少力氣,但終究有了回報。

三天之後,段天癸就被雙規了,果然如潘東葛所料,段天癸下台,潘東仕就上台了,做了代理主任。東妹快餐店的排煙設施經過整改,將油煙改由下水道排走,也得到了後麵那棟居民樓住戶的認可,不用再搬走。這是後事,不提。

段天癸落馬之後,安向勇就拿不到工程做了,自然恨極王小兵。不過,王小兵也不怕他,像往常一樣在學校正常安然上課。

星期三下午第一二節課是體育課。上星期那兩節體育課自學,因為教務處有通知說新的體育老師還沒到。本來體育老師是足夠的,隻因金輝球沒臉再在東興中學混下去,隻好找關係,調到其他學校去了,這樣,還差一個體育老師。

正當同學們以為又是自學課時,忽然一個靚麗的身影出現在教室門口,那一那,眾男生眼前一亮,都被那位妙齡美麗女子吸引住了。所有愛好美女的男生都想入非非之時,隻有王小兵一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個穿著運動服的姑娘走進高二(5)班,站在講台上,將手中的一串鑰匙放在講桌上,有神的雙眸,圓潤的兩肩,堅挺的豐胸,使人遐思聯翩,她笑道:“同學們好,我是從東方中心中學調過來的體育老師,叫姚舒曼,是你們的體育老師。我也是剛畢業才不久的,在中心中學做了一年的高一班級的體育老師。所以和你們年紀相差不大,我們應該沒有代溝,你可以把我看作老師,也可以把我看作朋友。”

她的聲音很嘹亮,中氣很足,一聽就知是那種很健康的姑娘。

當班大部分男生都熱烈鼓掌之時,隻有王小兵豎起一本英語課本放在桌子上,擋住姚舒曼的視線,心在想這世界確實太小了,不是冤家不聚頭,如今居然在這遇上她,頗有幾分尷尬。他還沒有想好對她說什麼,所以,隻好先不讓她瞧見自己,看一步走一走。

“班長是哪位同學?”姚舒曼看了看講台上麵的座位表,問道。

眾人都看向王小兵,不過,他豎起了英語課本,簡直比猶抱琵琶半遮臉有過之而無不及,隻舉起手來道:“在這。”

“班長同學怎麼這麼害羞呢?”姚舒曼笑道。

王小兵頗窘,不知是站起來露臉呢,還是繼續這樣藏著臉,而班已有同學在嘻嘻哈哈笑起來。

“她是美女。”謝家化邊說邊要扯去他麵前豎起的英語課本。

“知道。”王小兵連忙扶住英語課本。

在這當兒,姚舒曼幹脆從講台上走了下去,走到王小兵身邊,伸手將他的英語課本拿開,當看到他臉龐那一瞬間,她愣了愣,忽然記起了在縣城商業街那見過他,俏臉神色便凝住了,浮上一層淡淡的冰箱,然後大步走上講台,道:“這兩節課還是自習,從下星期開始正式到操場上課。”說完,連鑰匙也忘記拿,便出了教室。

“你怎麼把她氣走了呢?”董莉莉好奇道。

“我沒氣她啊。”王小兵像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你豎起英語課本,就是不尊重她。所以她不高興了。你還不追出去向她道歉。”蕭婷婷振振有詞道。

其實,隻有王小兵才知道真正的原因。想了想,覺得還是去解釋一遍比較好,於是,便站起來,快步朝前門走去。當他剛走到教室前門的時候,忽然見到一條人影也正從走廊想走進教室。

兩人在教室前門門口撞個滿懷。

王小兵本能地抬起雙手放在胸前,意在推開對方,但正好落在對方的胸口上,那間,摸到一抹醉人的柔軟與彈性,分明是女人高隆的豐胸,心神為之一蕩,渾身舒爽。

而那個走進教室的人正是姚舒曼。她反應也挺快的,當見到王小兵雙掌按在自己酥胸上的時候,連忙也雙掌推出,將他推得後退了幾步。

“流氓!”她俏臉紅潮來襲,嬌態中隱現慍色。

“姚老師,我不是故意的。”王小兵頗為無奈,聳了聳肩,本來是想去跟她解釋的,如今又加深了一層成風,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你心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姚舒曼大步走到講台,拿了鑰匙,便出了教室。

班有不少同學看到王小兵剛才摸到了姚舒曼的酥胸,都頗為羨慕,個個搓手,好像可以排隊去摸人家的胸部一樣。

現在,再去說什麼都沒用,王小兵無奈一笑,便回了座位。

“你怎麼摸她的那呢?”董莉莉微有吃醋道。

“我不知道她正迎麵走來啊,撞在一起,很自然的反應,我隻是想保護自己。哪知道就摸到她的胸脯了。”王小兵苦笑道。

“噯,你還不去跟她道歉?”蕭婷婷勸道。

“我估計現在去找她,她會拿磚頭砸我。”王小兵笑道。

一會,蘇惠芳的身影出現在教室門口,朝麵掃視一圈,道:“王小兵,你到老師休息室來一下。”隨即,她便當先回休息室了。

不用說,肯定是姚舒曼到班主任蘇惠芳那告了自己一狀。王小兵隻好前去辯論一番。但要想除去姚舒曼的成見,並不是三言兩語能做到的。

蕭婷婷與董莉莉同時向他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意,似乎在說:這回看你怎麼辦?

到了老師課間休息室,居然沒看到姚舒曼的身影,本來還想與她當麵說個清楚,想不到沒機會。麵隻有蘇惠芳一人。

“你星期天有沒有在縣城幹壞事?”蘇惠芳並沒有責備的神色,因為她相信他沒有做,不過,姚舒曼又說得那麼言詞確鑿,好像煞有介事的一樣,她隻想聽他親口說說是怎麼回事。

“我說沒有,你相信嗎?即使你相信了,她會相信嗎?我現在是處於進退維穀的尷尬境地。”王小兵居高臨下瞥了一眼蘇惠芳胸前兩座堅挺高聳的山峰,咂了咂嘴,道:“這讓我想起一個笑話。那笑話說某日,一帥哥在公車上掏零錢給車費時不小心帶出一個避`孕套,麵紅耳赤,不知該不該撿起來,正在猶豫間,聽到後麵的mm對他說:‘大哥,你二弟的工作服掉了。’我跟那位帥哥一樣無奈而尷尬。”

蘇惠芳噗哧一聲笑了,佯裝正經地淡淡白了他一眼,但俏臉上濃鬱的笑意卻正好表明她極為愉快,道:“不正經。你說是怎麼回事,我相信你。可能她誤會你了。”

於是,王小兵把那天在縣城發生的事簡單說了一遍,隻是沒說自己去縣城找韋春宜,而是說去縣城隨便逛一逛。

聞言,蘇惠芳揶揄道:“你呀,就是好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要是你不好色,那就沒這種事發生啦。”

“不是好色的問題。我是個充滿正義的人,在那種情況下,我也會幫她的。”他笑道。

“如果她不漂亮,你也會那麼積極嗎?”她笑道。

“會。”這倒是他的真心話。


snaptime:2017-09-22 23:26:20  .exectimeㄩ0.29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