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24章 師生遊玩


桂文娟與韋春宜眼眸半醉,輕扭嬌軀,隻等著王小兵來進攻。

為了能使自己的計劃順利進行,王小兵義無反顧地下了決心,要把精力全貢獻給二女,讓她們在疼痛中感受無窮的快活。

於是,跳上了床,先是雙手扛著韋春宜的雙腿,使一招古今聞名的“老漢推車”,先將她送到第一波**上。畢竟,以後還要找她辦事。

韋春宜在衝涼房就已見到王小兵小腹下麵的雄壯,但見到與真正親身嚐試是完全兩碼事。見到時沒有疼痛,隻有無窮的幻想,可是,當他進入她的身體之後,她便感到巨大的充實,有一股痛楚彌漫開來,同時,又有一股令人欲生欲死的快感迅速傳到腦中樞神經,教她神魂輕飄飄的,美妙不可言傳。

霎時間,室內呻吟聲與嬌`喘聲組成一曲讓人欲血沸騰的交響曲。[書海閣書海閣

將韋春宜送上第一波**之後,又立即以一招“醉漢搖櫓”將桂文娟推到第一波**,旋即,又將韋春宜送到第二波**……

王小兵使出渾身解數,將所有招式都使出來,使二女領教到他高超的床上功夫。

一晚下來,他將二女治得服服帖帖,讓她們快活似神仙。二女軟成一灘爛泥,數次求饒,暈了兩三次,

到了早上九點的時候,韋春宜想到段天癸有可能來找自己,怕被撞見,輕輕推醒了王小兵。

王小兵悠悠醒來,摟著兩女,想到昨晚將她倆完全征服在胯下,頗感自豪。如今見韋春宜用豐`臀輕輕摩擦自己的大腿,還以為她想要,於是,又再次給予她一次**,當然,也給了一次桂文娟。

其實,韋春宜想叫王小兵與桂文娟早些離開,如果被段天癸看到有男子在自己的家,那他會吃醋發火的。可是,她不知怎麼開口說才好。

不過,王小兵已從她眉宇間看出了端倪,輕吻她的額頭,道:“怎麼了?”

想了想,韋春宜小聲道:“他今天可能會來。”

聞言,王小兵便知道是誰了,趁機道:“你要為自己著想才好,問他要幾萬塊存著,不然,到了以後,他拋棄你的時候,你就一無所有了。”

韋春宜若有所思,可能是第一次想這個問題。

而這時,桂文娟也在一旁添油加醋道:“我有個親戚的朋友,跟你差不多,跟的是一個縣城的官,後來,被玩膩了,就被無情拋棄了,幾乎什麼也沒得到。她提出要青春費,沒有得到,反而被那人請打手打了一頓。阿宜,你真的要為自己著想。”

“就問他要幾萬塊,如果不肯給,就說跟他結婚,試探他怎麼樣。我想他必然兩個條件都不會答應你,那就證明他隻是想玩玩你。那你就要真的好好考慮自己的後路了。”王小兵挑撥道。

“嗯,謝謝你們提醒。”韋春宜眼神有些迷茫。

王小兵知道已在韋春宜心種下了一粒離間的種子,隻等待它發芽就行了。如果想要它快些生長,隻要多向她施加影響便行了。

三人在一起,又**了一回,方才散去。就在王小兵與桂文娟離開韋春宜的家,想去吃午飯,剛出到小區的門口,便看到迎麵而來的段天癸。

王小兵與他算是仇人,兩人目光都不友好,見了麵分外眼紅。要不是王小兵與桂文娟在一起,段天癸會直接聯想到他是來這找韋春宜的。饒是如此,段天癸心也懷疑王小兵在這出現的動機。

上到韋春宜的家,段天癸就想跟她親熱,可是,韋春宜剛與王小兵幹了那麼久,下麵還痛,又在腦海比較一番,覺得段天癸下麵遠遠比不上王小兵的,所以,見了他,沒有半占性趣跟他做`愛。反而想起王、桂二人提醒的話語,便要試探段天癸,看他意思如何。

“你不舒服嗎?”段天癸摟著韋春宜,道。

“嗯,想安靜一下。”她對他有些冷淡,這是第一次。[書海閣書海閣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他也發覺她不像往常那樣對自己熱情了。

“我心煩。”她掙開了他的手,坐在沙發上,“我們這樣下去,行嗎?”

對於段天癸而言,這種生活好得很,笑道:“怎麼不行。我們不是很快樂嗎?今天怎麼問起這個問題了?”

見到他笑,韋春宜便反感,道:“你當然快樂。可是,我什麼也沒得到,我的青春在流逝,到時人老珠黃,你還會愛我嗎?”

忽然被突兀地問如此敏感的問題,段天癸也沉默了,坐在沙發上,點了一根香煙,悶聲抽著。

“如果我存折有三五萬塊,那我就會安心了。”韋春宜凝視著臉色不佳的段天癸。

“你要那麼多錢幹什麼?我會一直給你生活費的。你不用擔心。”段天癸道。

“我老了,你還會愛我嗎?”韋春宜尖銳問道。

“會。”段天癸說謊也毫無臉紅跡象。

不過,韋春宜聽了桂文娟杜撰的那個被縣城官員拋棄的女人的故事,心便不會再像以往那樣相信段天癸的甜言蜜語了,直接道:“那我們結婚吧。”

聞言,段天癸整個人震了震,半晌鎮定不下來,道:“結婚有什麼用,真正的愛情是用心靈相愛的,不是用一張紙來聯結的。”

錢要不到,結婚也不同意,韋春宜對段天癸感到不滿,道:“我就是想要一張結婚證。”

兩人沉默了。

本來是想來尋樂的,想不到會被問這樣棘手的問題,段天癸意興索然,坐了一會,便走了。

韋春宜感覺王小兵與桂文娟提醒的事情極有可能會變成現實,到時自己什麼也沒得到,而青春又消逝,後悔莫及。

王小兵與桂文娟吃過午飯,剛回到光樂小區大門前,便遇到韋春宜,他問她去哪,她說去吃飯,於是,他就去幫她打個便當回來,得知段天癸已走,便與桂文娟一起到她家喝茶。

“他怎麼那麼快就走了?”桂文娟試探道。

“我想問他要點錢,他不肯,說要跟他結婚,他也不肯。之後,他就走了。”韋春宜坐在餐桌旁,吃著便當。

“那你很危險。就這樣跟他分手,你虧大了。”王小兵道。

“他想得美,不給我青春費,我不會讓他好過。”韋春宜顯出了強悍的一麵。

“你不怕他叫人來打你?”王小兵道。

這確實是個問題,不過,韋春宜卻不怕,因為她的親威安超也是個不小的黑道頭目。可是,後來,她萬料不到,安超也不幫她,還是王小兵助她。[書海閣書海閣

她很有把握道:“我有親威也是黑社會的,他敢動我,那他試試看。”

王小兵已知她說的親威是安超,佯裝不清楚,道:“原來這樣。是了,段天癸做穀皇街道辦的主任,應該貪了不少錢吧,他怎麼那吝嗇,三二萬都不肯給你,小氣。”

“確實是小氣。”桂文娟幫腔道。

王、桂二人就是要使韋春宜與段天癸翻臉。

本來,王小兵以為韋春宜會知道段天癸的的底細,但好像也知道不多,韋春宜道:“他肯定貪到了錢,我表哥就送了一萬多塊給他。我隻有一次聽他說過在九龍灣附近哪偷偷買了一塊很大的地,不知是不是真的。”

“你不清楚他財產有多少?”王小兵微訝道。

“他不肯跟我說。”韋春宜道。

雖有些失望,但從韋春宜嘴得知段天癸在九龍灣附近買了地,隻要將那塊地找出來,再加上韋春宜肯出來揭發段天癸包二奶與貪汙的事情,那就足以扯段天癸下台。

如今,剩下的就是使韋春宜徹底痛恨段天癸,要做到這一步,隻要多挑拔兩句,然後多與她親熱,讓她離不開自己,那便行了。到這一步,王小兵非常有把握做到。

下午,王、桂、韋三人都窩在臥室做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足足玩了幾個小時,然後沉沉睡去,晚上去吃了宵夜,三人又坐在一起談心。王、桂二人你一言我一語,提醒韋春宜一定要向段天癸討回屬於她所得的利益。韋春宜也下定了決心,如果段天癸不同意給錢或結婚,那就跟他翻臉,去揭發他包二奶與貪汙。

不論段天癸怎麼應付韋春宜,王小兵都有辦法讓兩人決裂。

而今,王小兵需要做的就是等韋春宜與段天癸翻臉,還有就是去查一下段天癸在九龍灣那邊是不是買了一塊很大的土地。

九龍灣那景色優美,一條清澈的河流如龍蜿蜒流過九個小丘陵,剛好轉了九個彎,那一帶被風水先生認為是風水特別好的地段,所以不少有錢人在那買地建別墅,是富人的集中地。

不過,那方圓十數橫跨三個鎮,想要查出段天癸是否真的在那買了地,並不容易。但是,隻要願意去查,應該可以查個水落石出。

在潘東葛兩兄弟的周旋下,東妹快餐店的搬遷日期延長一個月,就相當於給時間王小兵去找新店麵。

忽忽間,便到了八月二十號。

這一天,是王小兵與蘇惠芳、董莉莉等相約去九龍灣遊玩的的日子。

清早七點多,王小兵的大哥大便響了。接通之後,便聽到蘇惠芳那把熟悉而清甜的聲音:“小兵嗎?”

“是我。惠芳,什麼事?”王小兵還躺在床上,幻想著她的身子。

“八點鍾到小樹林集市去山石集市的路口集合,一起去九龍灣。你忘記了?”蘇惠芳道。

“沒忘記,我還想待會去找你們。”王小兵起身,一邊聽電話一邊穿衣服。

“那快點來吧。大家騎單車去。你也騎單車來吧。”說罷,蘇惠芳掛了電話。

從小樹林集市到九龍灣那,騎單車差不多要用一個小時。王小兵洗漱完畢,吃了早餐,便騎著他那輛最簡化的自行車,去叫上謝家化,一起到蘇惠芳約好的集合見麵地點。

等到王小兵與謝家化趕到集合地點,蘇惠芳等人都已在那等待了。看著熟悉的美人麵孔,王小兵心情特別好。

“你們帶了什麼,那麼多?”王小兵看著幾人單車車尾架上載著餐具,道。

“去那燒烤,野炊啊。就還差沒有燒烤的食物,大家等你買呢。”董莉莉指著車尾架上綁著的燒烤用的鐵叉子,笑道。

“包在我身上。黑牛,走,買東西。”王小兵叫上謝家化,就在小樹林集市采購雞翅,火腿腸,牛肉等食品。

買好東西,都已到了八點半了,大家一起向九龍灣出發。早上空氣清新,陽光明媚,眾人歡聲笑語趕路,過了一個鍾之後,便到了九龍灣。

從路邊看去,陽光落在河麵上,好像無數碎金子隨水流動,閃爍著迷人的星光,河兩邊是草地,疏落長著灌木叢,夾雜著幾叢修竹,特別有詩情畫意。而周遭散落著裝飾豪華的別墅,倒將這天然的好風景給破壞了。

“我們到那邊去吧。”蘇惠芳指著不遠處的那個河彎處,不單有沙灘,還有鵝卵石,正好燒烤野炊好地方。

於是,眾人推著單車,從公路下去,經過草地,到了河邊,那有幾棵大柳樹,形成一片蔭涼,不怕烈日當空。

大家分工合作,有人去撿柴火,有人洗燒烤的食材,有人淘米做飯,一會,眾人圍坐在一起,各人拿著燒烤叉,叉著雞翅放在點燃的火炭上烤著,一陣陣香氣隨風飄蕩,引人流涎。

一個鍾頭之後,大家吃飽喝足,雖是坐在樹蔭下,但照樣出汗。

“這的水那麼清,我們下去遊泳吧。”王小兵想洗個澡,再到處走走,問問周圍的村民,看有沒有知道段天癸這個人買的地。

“這河水深嗎?”蘇惠芳也想下去。

“中間那比較深,兩邊不深。有我在,大家不用怕。”王小兵已開始脫衣服,隻剩下一條褲衩,當先走進河水,頗為清涼,他招手道:“快來吧。”

隨即,幾個男生都下去了。女生也是準備來這遊泳的,矜持了一會,便都到柳樹後麵換好泳裝,也下了水。

男女在河灘淺水處嬉水,嘻嘻哈哈的,其樂融融。

看著濕身的美女們,王小兵真想將她們抱起來走進岸上的灌木叢,做些**的運動。等到大家都下了水之後,他便時而遊到董莉莉身邊,時而又遊到蘇惠芳身邊,表麵假裝跟她們說話,實質是輕輕撫摸她們的身子。隻可惜這麼多人在場,不然,他就要跟董莉莉好好快活一回。

在水玩耍了大半個鍾,大家上了岸,謝家化提議去別人的地挖些蕃薯,然後烤來吃。雖然蘇惠芳不讚成去偷別人的蕃薯,但謝家化還是執意要去。王小兵也覺得挖幾條蕃薯並沒什麼大不了的,於是,便與謝家化一起遊到河對岸,上岸,經過一片竹林,便看到百米開外有一塊蕃薯地。

兩人走過去,就像到了自己家,挖了十幾條比拳頭還大的蕃薯,盛在塑料袋,剛站直腰想走,便有四個青年從不遠處的樹林的小路走出來,正好看到王、謝二人提著蕃薯從蕃薯地要離開。

於是,那四個青年大喝一聲,就衝了過來。

王小兵與謝家化也沒走,問他們想怎樣搞。其中一個黑麵青年說要罰王小兵四十塊。王小兵說不可能。黥麵青年就發怒,想打人。不過,謝家化一人就打倒四人,那隻是眨眼工夫。

四個青年落荒而逃。

那十幾條蕃薯,至多值一塊錢,對方要四十塊,王小兵才不給,如果說罰一二塊,他就給他們了。

回到野炊的岸邊,王小兵與謝家化若無其事,將蕃薯放在燒紅的木炭烤。

大約二十多分鍾之後,十幾個青年出現在河對邊,其中那個黑麵青年也在,叫囂著要打王小兵。蘇惠芳等知道是謝家化偷了人家的蕃薯招來村民,所以都頗擔心。

不過,王小兵倒認識那群青年之中的帶頭大哥,正是占仲均的手下顏章。顏章見是王小兵,便遣散了那夥青年,泅水過來。

看到事態平息了,女生們才鎮定下來。

“你住這附近?”王小兵招手讓顏章坐在身邊,道。

“是啊。你們要吃蕃薯,我回家拿來。”顏章又要回去。

“夠了。你自己燒烤雞翅吃吧。”王小兵遞了一個鐵叉子給他,讓他自己烤東西吃。

顏章也不客氣,將一個雞翅與半截玉米串在鐵叉子上燒烤。

之前,王小兵還想去找個村民詢問一下,如今,見顏章在這,便問道:“你們這一帶的土地很多賣給別人建別墅。我聽說穀皇街道辦主任段天癸也在這附近買了地,你知不知道?”

“知道啊,就在上遊二百米的路邊。買了五六百平米宅基地,建別墅與花園絕對可以。”顏章指著河流道。

“真的?”王小兵有些許激動,覺得段天癸的末日要到了。

“我表哥就是村的出納。這事還是他跟我說的。那姓段的家夥可能是買來再轉手賣的。”顏章拍胸口道。

其他人不知王小兵兩眼為什麼射出興奮的神色,而他也沒對大家說要對付段天癸,連謝家化也沒說,就是為了保密,不然,走漏了風聲,給段天癸有了準備,或者就沒那麼容易扳倒他了。

書海閣書海閣


snaptime:2017-09-20 11:48:53  .exectimeㄩ0.13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