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19章 後備王牌


自從被她知道自己的褲襠經常會現出“小帳篷”這種奇觀之後,但凡當她目光射來之際,王小兵都感覺她有意或無意之中在看自己的褲襠,這種時候,便有些許的尷尬,隻得翹起二郎腿,杜絕“小帳篷”的出現。!

麵對她的稱讚,王小兵有些不好意思,因為他隱隱之中覺得潘東葛幫不了什麼忙,如果潘東葛的哥哥是正職,那就好辦多了,可惜,段天癸是話事人。

“我那個朋友他哥是副主任,不知能不能幫上忙。他可能也是敷衍一下我。”王小兵把泡好的紅茶,斟了兩小杯,道。

“沒事,如果還辦不成,我直接找段天癸。”洪東妹站了起來,微微思索一番,隨即,坐在了王小兵所坐的那張二人真皮沙發上,道。

瞬間,他便嗅到她嬌軀飄過來的淡淡體香,讓人想入非非,當他眼角餘光瞥見她高挺的酥胸的山腳與乳溝入口的勝景時,不禁打了個激靈,小腹下麵果然來了反應,幸好已翹成二郎腿,用一腿壓著老二,使它不能豎起來。

想了想,他覺得還是將自己與段天癸有過節的事情告訴洪東妹,道:“其實,我感覺可能是段天癸有意為難我們。”

“怎麼說呢?”洪東妹端起小瓷茶杯,輕抿一口,不解道。

於是,王小兵便將古家豐的事情說了出來,花了五分鍾,才說完。之後,又把段雲來鬧事的事告訴她。

聽完之後,洪東妹玉蔥一般的纖指輕輕落在他的右肩上,拍了拍,頷首道:“這樣看來,事情並非我想象的那麼簡單。放輕鬆些,水來土擋,兵來將擋,沒什麼大不了的。如果他真的要跟我們為敵,那就想辦法將他掀翻。”

“如果朱由略出麵,能不能解決?”他的右肩被她撫摸得酥軟。

“我還沒借錢給他,這時如果叫他幫忙,我看他應該會拒絕。信不信?”說著,便撥打朱由略辦公室的電話。

這時,王小兵則可趁她打電話之際,佯裝看她打電話,實質是好好欣賞一番她的身子,看到玉頸豐胸,便聯想到她身子肌膚的滑膩雪白,暗忖要是能摸一摸,那就妙極了。又瞧見她從睡衣露出來的美腿,優美的曲線一直透進睡衣,讓人想掀開她的睡衣一睹麵的美景。

也隻有在這種時候,他才敢與她目光對視,因為,他裝出一副正在關心她打電話的樣子。

室內很靜,他也隱隱約約能聽到談話的內容,縱使聽不到,從洪妹妹那微顯冷豔的俏臉上,也可看出朱由略真的不肯出麵。

他聽到電話那頭的朱由略說了一個勉強說得通的理由:這種小事,我不便出麵。你親自找他談談吧。

果然,洪東妹猜中了,在還沒借錢給朱由略的時候,又希望他幫忙,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她掛了電話,無所謂地笑了笑,這是她意料中的事,沒有任何的意外。

“朱由略這座靠山有些危險。”洪東妹隻說了一句。

“看來,還是我們去解決比較靠譜。等今晚看我那位朋友有什麼解決方法,如果沒什麼進展,我還有辦法對付段天癸。”王小兵心已在醞釀一個計劃。

“咯咯,那我就讓你表現一番。不要讓我失望。”她佯裝看著他的褲子,伸手去摸他的大腿,道:“這大熱天的,還穿這種長褲子,不熱嗎?這種尼龍料的不透風的,買幾條麻布的休閑及膝短褲吧。”

“明天去買。”他被她撫摸得有些骨酥。

“我幫你買吧。你穿多大碼的?站起來讓我量一下。”她關懷道。

“不用,我自己買就行了。”他笑道。

他不敢站起來,不然,褲襠便要顯出“小帳篷”。他呼吸有些急促,血液流淌著淡淡的欲`火,近距離嗅著她的體香,腦子會產生一種想犯罪的心理,不自覺地在腦海假想出她的胴`體。

可是,她已從茶幾下麵抽出一條包裝繩,道:“站起來吧,我幫你量腰圍。”

他哪敢站起來,笑道:“真的不用,我會去買的。”

不過,她已壓了過來,胸前兩座傲人酥胸頂在他的肩膀上,左手拿著包裝繩從他背後繞過,右手則從另一邊拿包裝繩,然後兩手在他豹腰下麵動來動去,與其說是給他量腰圍,不如說是在不停地愛撫他的身體。

那情景頗為滑稽,本來,量腰圍,要站起來才比較合適,但王小兵卻是坐著,而洪東妹多少也想到他是什麼原因不敢立起來,含笑的美眸瞥了他一眼,玉唇微動,想說什麼,但沒說出來。

表麵上,她也確實是顯出一種姐姐關愛弟弟的情感,她的酥胸雖在他的結實肩膀上磨來磨去,但也並不很誇張。在她為他量腰圍之際,才使兩人有身體接觸。

與幾個女人有了一腿,在情愛方麵,王小兵也有了些許心得,並且他不是笨人,也感覺到洪東妹似乎對自己有一份特殊的愛意。可是,她不直接說出來,完全靠自己來猜測,他終究不敢越雷池一步,畢竟,黑道女老大不是那麼好惹的,弄不好,被斥一頓,那就沒意思了。

是以,他雖欲`火焚身,但不敢對她動手動腳。

除非她開口說:我們做`愛吧。

隻有她如此表明了她的意思,那麼,他也願意將自己的精力奉獻給她,讓她得到十次**。

量好了他的腰圍之後,還沒見他有動作,她微有失望,撩了撩秀發,微笑道:“你喜歡什麼顏色的?”

“黑色與灰色。”他知道她不喜歡婆婆媽媽。

“好,明天你來拿吧。”她執意要買褲子送給他,好像那樣就能用褲子監視著他,不讓他被別的女人搶走。

王小兵側著身子站了起來,還用手遮遮掩掩的,目的不讓她瞧見自己褲襠的“小帳篷”,可是,又怎麼能瞞得了她,縱使不看,她也知道他的褲襠的奇觀挺嚇人的,不過,她也佯裝沒看到,與他辭別,隻是玉唇泛起的那抹淡淡的笑意,好像在說:你小子的那點兒事,還想騙我呢。

出了洪東妹的房間,下了樓,王小兵才鬆了一身。到停車場取了摩托,回了家。躺在床上,想著法子應對穀皇街道辦提出要東妹快餐店搬遷的事情。他翻來覆去思索一遍,覺得必定是段天癸那家夥在暗中搗鬼,不然,不會這樣。

可是,這種事,即使是段天癸使的手段,那也難以拿他怎麼樣。因為他很好地藏在了背後,將那棟居民樓的住戶抬了出來做擋箭牌,讓人想恨都恨不了他。

如果王小兵要去指責他,他可這說是街坊要求快餐店搬遷,輕易就把問題推卸得一幹二淨。

快餐店搬遷不是問題,問題在於還想找到那麼好的一個鋪位那就難了。沒有好的鋪位,快餐店的收入就成了問題,估計開下去也沒什麼意思,遲早要關門大吉。

當時,王小兵與洪東妹會決定開快餐店,那純粹是由於這間鋪位的位置非常好,人流多,適合做快餐店。就眼下來看,還想在小樹林集市與山石集市一帶找到這麼好的鋪位,真的辦不到。

快餐店開了大約一個星期,王小兵隻做了七八天的老板,如果因搬遷問題而做不成小老板了,那真教人鬱悶。好事多磨,但他發誓,要是自己的好事要多磨幾下,那他絕對也會讓段天癸人生多些磨難。

以他與洪東妹在黑道上的實力,要打一頓段天癸,讓他受些皮肉之苦,那並不是難事。不過,他還有更好的方法來整治段天癸,一切都要先看對方是否懂得做人,不然,好戲在後頭。

潘東葛說幫忙想辦法,是否有解決問題的法子,還要等到晚上才見分曉。

以兩人的相熟程度而言,王小兵並不指望潘東葛能幫上什麼忙。假若潘東葛真的能幫忙解決問題,那再好不過。幫不了忙,也沒什麼所謂,他還有後備方法應對段天癸。

前兩天,在那間內衣店門口撿到的錢包,王小兵還保留在自己手,本來是想第二天去找桂文娟,然後讓她把錢包還給韋春宜的,但這兩天輪到他看魚塘,所以才想等兩天。如今,他看著手中的錢包,嘴角一揚,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段天癸,如果我把你二奶的事抖出來,難道你不害怕?

再進一步,我不信你不貪汙,到時讓你二奶揭發你,看你死不死?

想到有這麼一張王牌在手,當真無憂,雖還沒與韋春宜認識,但隻要想與她結識,那並不是問題。以王小兵的能力,那可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所以,他很鎮定,隻等晚上見了潘東葛,看他能不能相助,如果不能,那自己就直接去找段天癸談一談,把自己手中的王牌亮出來,問他怕不怕。

轉眼已到了晚上八點半,王小兵的大哥大響了,接通,正是潘東葛,兩人相約在星記大排檔相見。

王小兵吹著口哨,騎著摩托,朝星記大排檔而去。


snaptime:2017-09-23 17:27:31  .exectimeㄩ0.09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