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18章 美人的讚賞


王小兵看著林憶娜那微帶嬌羞的迷人樣子,真想上去吻一吻她,不過,想到可能會使她生氣,便壓製下了那股淡淡的欲念。‘.com

他認識不少美麗的女孩子,直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想過要跟哪一個結婚,因為他的夢想是要把她們全都娶做老婆。

隻是,法律不允許一夫多妻,辦不了那麼多結婚證,所以,他想幹脆不用登記,而又能把眾美女都收歸麾下,那就是他的願望。隻有那樣,眾美女才不會吃醋。

這個夢想有些難,但他堅信隻要自己努力去追求,那也極有可能如願以償,唯一還需要進一步提升的就是提高自己的經濟收入。

愛情,不單是純情感的聯係,還須物質作為基礎才能更牢靠。沒有物質的愛情,那是維持不長久的。

以他的能力,日後發家致富也不是難事。他隻要能煉製《經丹》的中級丹藥,那便幾乎確定能成為富翁了。

雖然現在還沒修煉成中級三昧真火,但他隱隱覺得,那隻是時間問題,隻要持之以,必然能突破到中級三昧真火,到了那時,自然也就能煉製中級丹藥了。

綜合種種跡象來看,他的夢想雖高遠了些,但也是有理論作為依據,是極有可能實現的,並非天馬行空的無厘頭幻想。

一輛從店前街道經過的摩托車喇叭聲將王小兵的思緒拉回了現實。周圍店鋪的老板圍了過來,問長問短的,他們平時也是受了段雲那夥鳥人的氣,如今見有人出麵整治段雲一夥,便都過來打聽消息。

許娟始終擔心此事沒完沒了,提著一顆心,在王小兵再三的安慰下,才稍感鎮定。

這種小事,王小兵完全能擺平,隨即,打了個電話給洪東妹,請她就近叫些人過來,畢竟她在這一帶更像是地頭蛇。

大約十幾分鍾之後,一輛麵包車疾馳而來,刺耳的車聲響徹整條街,車還沒停好,車門就打開了,跳下幾人,其中一人正是段雲。他聽紅發男青年說有人公然跟他叫板,於是,便怒火衝天地招集了數人,立刻殺了過來。

可是,當段雲下車看到王小兵之後,立時蔫了一半,以前,在遊戲機室門前,就被打到撲街,如今,己方雖有**人,但動起手來也難有勝算,加上本來就膽怯,所以滿臉驚疑。

那個紅發男青年還不知利害,揚起鐵管要打王小兵,但被段雲喝住了。

“我警告你,以後還再來這鬧事,打斷你狗腿!”王小兵冷冷道。

段雲臉色很難看,內心想與王小兵打一場,可是,想起以前被揍的情景,餘悸猶存,又不敢動手。

也就在這時,冼業勝帶著三十幾人來到了快餐店前,將段雲一幹人揍了一頓,要他們跪下認錯,之後,才允許他們離開。

周圍店鋪的老板一片歡呼,看到段雲被教訓,那份痛快之情顯露無遺。

許娟看到兒子確實有能力擺平這件事,才安下一顆心來。她也是第一次見到兒子居然這麼有實力。

那天,附近街坊都來幫襯東妹快餐店,使營業額增加了三百多塊。他們是來感謝王小兵替他們教訓段雲一夥。

在東妹快餐店吃過晚飯之後,王小兵載著林憶娜回她的家,到了樓下,停了摩托,笑道:“要我上去嗎?”

她嫵媚一笑,道:“下次吧,我回去就休息睡覺了。”

“喏,你的這東西還在我這。”他忽然記起她的那條撕裂的內衣在自己的褲袋,掏了出來。

“還給我。”她怕被人看到,連忙上來搶。

他一把抱住她的小蠻腰,然後深吻她的唇。她隻微微掙紮一下,便跟他激吻起來。兩人忘情地吻了數分鍾,她才從他手奪過那條內衣,嬌笑著推開他,自上樓去了。

看著這麼一個婀娜美人扭著美`臀消失在眼前,他也想跟過去,不過,畢竟還不到時候,使蠻占有她會有不少麻煩,他寧願等她自動將身心交給自己,到那時,再好好享受她的身子。咂了咂嘴,回味與她相吻的美妙感覺,使人頗為愜意。

之後,王小兵又到東妹快餐店兜了一圈,等到老媽下班之後,便載她回家。回到家,洗了個冷水澡,大熱天的,吹風扇都沒感覺到涼爽,便出外麵乘涼,直到深夜十一點多才回房修煉了個把時辰的三昧真火之後,才休息。

兩天之後,這天下午,王小兵正在自家的魚塘遊泳,塘水很暖,像是洗熱水澡,浸在水,微有清涼。

他在幻想著要是有數十美妻一起在魚塘遊泳,那場景該是多麼吸引人。正想到得意處,隱隱聽到塘邊上簡陋茅屋的大哥大的響聲,爬上岸,走進茅屋,接通電話,是許娟打來的。

“阿兵,街道辦的人有事找你,快點來快餐店。”許娟的聲音有些焦急。

“好,就去。”王小兵暗忖街道辦的人找自己幹什麼呢?快餐店的什麼證件都齊全的,沒什麼可挑剔的。

回家換了衣服,騎著摩托車,二十分鍾之後趕到了東妹快餐店。

當王小兵看到來的是潘東葛時,笑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潘東葛微怔,隨即笑道:“原來是你的店啊!”

“我跟人合夥開的,是了,你找我有什麼事?”王小兵掏出香煙,遞了一根給對方,問道。

“有點麻煩事。你店後麵那棟居民樓的人說你們的炒菜油煙都飄到他們那,聯名要求你們搬走。”潘東葛如是道。

王小兵深深吸了一口香煙,吐出長長的煙氣,沉吟不語。心中微有不快,快餐店剛開了一個星期左右,便遇到這種事,換了誰都心有氣。

兩人沉默了片刻,潘東葛道:“你不是跟段主任認識嗎?找他商量一下,看有沒有妥善的解決辦法。”

“我跟他不熟。”王小兵道:“你幫我周旋周旋,事成之後,不會虧待你,怎麼樣?”

“那天你去找他,我還以為你跟段主任是朋友,怎麼回事?”潘東葛眼中閃過一抹狐疑的神色。

關於古家豐的事情,王小兵不想多談,輕描淡寫道:“其實,我是為了朋友的事去找他算帳,跟他結了怨。”

聞言,潘東葛佯裝驚訝道:“哦,這樣子!那確實棘手!可惜我哥是副主任,沒有實際的話事權。”

正職與副職,看似沒差多遠,其實,大權都在正職手,副職都是幹跑腿的。

不過,王小兵覺得隻要副職肯出力,也可解決問題,道:“你哥跟段天癸說說,不行嗎?”

想不到潘東葛臉露難色,支吾良久,想說不說的,隻一味吸煙,同時苦笑,在王小兵的再三催促下,他才聳了聳肩道:“你有所不知,段天癸跟我哥的關係並不好,如果我哥出麵,也幫不了什麼忙,至多隻是幫你拖延一下搬遷的日期。”

“媽的,我想可能是段天癸這個狗東西有意來為難我。”王小兵不快道。

“嘿嘿,這個嘛,也有可能。”潘東葛將煙蒂丟掉,道:“我回去幫你想想辦法,晚上再找你,怎麼樣?”

“行!等你的好消息!”王小兵道。

等潘東葛走了之後,王小兵走到對麵街,仰頭看了看,快餐店與後麵那棟八層居民樓相距二十多米,說沒有油煙飄到那去也不對,說有很大的油煙也不對,夏天南風多,而那棟居民樓並不是正處於下風區,油煙並不多。

想了想,他還是決定去告訴洪東妹。彼時正是下午三時許,洪東妹可能還沒起床,他到了夜城卡拉ok廳大門之後,便打了個電話給她。

每次接到他的電話,洪東妹都會有些許的興奮,得知他已在樓下,便穿著睡衣下來給他開門。

“想來學車嗎?”她還沒有梳妝,帶著三分睡美人的神態,酥胸微露,玲瓏的曲線在睡衣若隱若現,頗為撩人。

“不是,快餐店有點事情,找您商量一下。”王小兵瞟了一眼她高聳的胸脯,見她目光看過來,連忙移開視線,道。

之前,洪東妹就交代過,隻要是解決不了的麻煩,那就來找她。如今,他正是為快餐店的事而來,可想而知,必然是頗為棘手的事情,但她見過不少大場麵,心波瀾不驚,微笑道:“上來再說吧。”

他跟著她上樓,在後麵看著她一扭一扭的豐滿圓`翹美`臀,真想衝上去,掀起她的睡衣,將她征服在自己的胯下。

進了她的房間,便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應該是空氣清新劑的味道。

她仰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根香煙,秋水盈盈的美眸凝視著他,道:“什麼事?”

他邊泡茶邊說道:“剛才,穀皇街道辦的人來找我,說我們快餐店的油煙影響了後麵那棟居民樓的生活,他們要我們搬遷。”

吐了兩個煙圈之後,洪東妹目光依然落在他的身上,道:“等我找穀皇街道辦主任談談,看怎麼解決。不過,我跟他並不熟。”

“我認識一個街道辦的人,他說幫我想想辦法,今晚給我答複。”王小兵猜測洪東妹還不知道他與段天癸有恩怨。

“那更好!”她以讚賞的目光掃視一眼他的褲襠,露齒笑道。


snaptime:2017-09-20 08:28:53  .exectimeㄩ0.10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