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17章 難以分清的男女關係


謝家化是個大老粗,從來不會欣賞美女,所以,當那女子走出內衣店的時候,他並沒有看她,而是看馬路對麵的工地上的勾機挖泥。‘.com當美女的錢包掉落時,他也沒瞧見。

路邊的行人不多,才給王小兵撿了。

錢包是時下流行的布料的可愛的款式,像個小兔子。

剛才,王小兵看到那那戴墨鏡女子付錢時,拿出的正是自己手中的這個錢包。他並不想占有這種小錢,想把錢包還給那女子,可是不見人影,打開錢包,麵有幾十塊錢,除此之外,發現麵有一張身份證,拿出來一看,上麵有一個清秀的頭像,彎而細的眉,大大的眼睛,瓜子臉,五官配合得很不錯。

當他看到身份證上麵的名字時,似曾熟悉,微一思索,頓時記起左林輝與桂文娟都向自己說過這個名字:韋春宜。

難道這個就是穀皇街道辦主任段天癸的情婦?段天癸還真有點豔福,居然包了這麼好看的一個美人。

身份證上的出生年月日顯示,韋春宜才二十五歲。

王小兵心想了一遍,知道要把錢包還給韋春宜也不是難事,隻要找到桂文娟就行了,因為她與韋春宜是鄰居。

看到林憶娜已從試衣室走了出來,王小兵便將錢包塞進褲袋,走進店。打量一眼她,已知她穿上了內衣,便付了錢。

林憶娜也心安理得受之,反正當是他賠給自己的。

那女店員最後還說了一句“你們真有夫妻相”,使王小兵眉花眼笑,而林憶娜又不好意思辯駁,內衣都幫買了,不是男朋友或老公,那還是誰呢?她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出了店外,王小兵悄聲戲謔笑道:“現在去拜見一下我媽媽吧。”

“你再胡說,以後不理你了。”她佯裝微慍,玉唇卻是逸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那種薄麵含嗔的嬌態,使人更加著迷。

“我媽媽在快餐店,待會就能見到了。”這是事實。

她微微嘟了嘟紅唇,打橫坐在了他的摩托車後座上,風韻高雅,別有風情。

一切都朝良性發展,王小兵十分有把握把她弄到手,那隻是時間問題,看如今的情形,她對自己的感情還不錯,隻要再施展些許手段,便能將她的身心都得到了。

正在意`淫之際,忽然腰間的大哥大響起了。拿起來一看,是個陌生號碼,接通了,才聽到許娟的的聲音:“喂,請問是阿兵嗎?”

聽那小心翼翼的聲音,王小兵笑道:“媽,什麼事啊?”

得到了確認之後,那邊的許娟的語速明顯加快了許多:“阿兵,快來快餐店,有人說要收保護費,給還是不給好呢?”

“你叫他們等一等,說有人拿錢給他們。我現在就過去看看。”掛了電話之後,王小兵暗忖是哪個吃了豹子膽的,居然敢到自己的快餐店要保護費,那不是太歲頭上動土嗎。

於是,帶著謝家化旋風一般趕往快餐店那。

在山石集市那邊,洪東妹的勢力可以震懾周邊任何一個黑勢力,隻要知道那間快餐店是她有份的,沒幾個人敢到那皂。可是,要是不了解快餐店的老板是誰,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平時,如果有什麼事,店的人都報上王小兵的名字,一般去處理事情的也是王小兵。他的實力,雖還及不上洪東妹,但也不可小覷,隻是他是新崛起的人物,加上不是那種喜歡到處炫耀的人,素日較為低調,所以也有不少黑道人物不認識他。

王小兵估計是一般的小混混到快餐店想拿點煙錢,估計那小混混也沒什麼見識,不然,不敢到快餐店鬧事。

彼時,已接近吃晚飯時間,有食客在麵吃飯。

王小兵與謝家化將摩托停在東妹快餐店門口,讓林憶娜先在外麵等一下,擺平這件事就進入麵吃飯。

林憶娜倒很想看看王小兵是怎麼處理這件事的。

快餐店其中一張餐桌旁邊,坐著四個男青年,都在那吸煙,不像是食客,看他們的神情,便是不善之輩。

終於盼來了兒子,還沒等王小兵停好摩托時,許娟向那四個青年小聲說了一句什麼,便帶著他們走出店外,來到王小兵的麵前。

店長蕭潤發也跟了出來,其實,如果要打架,蕭潤發都可以叫幾個人過來,但他是店長,不是老板,也不知老板要怎麼處理,不敢貿然決定,隻好等王小兵來了之後再作打算。

那四個男青年吸著煙,大搖大擺走過來。

之前,許娟跟四個男青年說待會有人拿錢來給他們。如今,兒子來了,她連忙道:“就是他們要錢。”

王小兵點了點頭,道:“您進去吧。我會解決的。”

向來知道兒子在黑道上也認識一些人,但還不知兒子實力到什麼程度,許娟有些擔心,畢竟這些小混混,一旦翻臉,什麼凶狠的事都做得出來的。她怯怯地站在店,瞧著王小兵等人。

最可惡的是那四個男青年,居然以一副居高臨下的姿勢瞪著王小兵,那不善的眼神似乎在說:小子,還不拿錢來!

特別是那個腦袋中路的頭發染成紅色的男青年特別囂張,半眯著眼睛,微仰著頭,盯著王小兵,左邊嘴角叼著煙,右邊嘴角噴出煙氣,就好像他是王小兵的老大一樣。

林憶娜雖然知道王小兵有實力,但看到這種緊張對峙的場麵,她也有些害怕,一來是怕看打架,二來是怕王小兵受傷,柳眉輕蹙,抿著紅唇,美眸射出不安的神色。

看著這四個鳥人,王小兵真有一種想發笑的感覺,並且,他忍不住真的笑道:“你們想要收保護費?”

“是,說那麼多幹什麼,拿一百塊來!”紅發男青年雙手叉腰,右腳好像跳舞一樣不停地以腳後跟點地,冷冷道。

“誰是你們的老大?”王小兵收斂了笑容。

“聽說過雲少嗎?”紅發男青年的口氣很大,以為說出來之後,必然能嚇王小兵一跳。

可是,事實上,王小兵不認識什麼“雲少”,所以聽了一點反應也沒有,目光倒是越來越犀利,道:“哪個雲少?”

“雲少都不認識,草,段雲,認識了吧?那麼羅嗦幹什麼,拿錢來!”紅發男青年伸手出來,拽到要死的樣子。

起先,王小兵還是想不起“段雲”是誰,不過,忽然記起這穀皇街道辦主任叫段天癸,才記起段雲,就是段天癸的兒子,至此,才弄明白所謂的“雲少”是誰。暗忖他也敢叫“雲少”,那不是欠揍是什麼。

王小兵猜測段雲是借著他老爸是這片區域的管理者,才敢在此胡作非為,換了其它地方,他屁都不敢放一個。

“我還以為是什麼人,段雲算什麼,聽過黑牛嗎?”王小兵又笑道。

“找死是不是?”紅發男青年惡狠狠道“黑你個毛,還不拿錢來,即時打……”

紅發男青年接下來要說的是“殘你”二字,但愣是沒機會說出口,因為謝家化從旁邊一掠,揚起缽頭巨拳,砰然聲響,打在紅發男青年左臉上,將他生生打跌在地,好半晌爬不起來。

林憶娜驚訝地捂著小嘴,有些害怕,有些驚喜。

店長蕭潤發也已抻臂捋袖,準備好幫忙開打。

那三個男青年一起圍了上來,但哪是王小兵的對手,被他兩個鞭腿,一個勾拳,便打倒在地。

謝家化如餓虎撲羊,朝每一個倒地的男青年補上兩拳,打到他們殺豬般嚎叫哀求。

“給我聽著,立刻叫段雲過來,不然,我打到他老母都認不出他!”王小兵一手扯著紅發男青年的頭發,聲音雖平淡,但蘊含著無比的殺氣。

紅發男青年被王小兵那深邃而飽含肅殺之色的眼神嚇得渾身顫抖,左臉紅腫起來,嘴角溢血,怯怯地看著王小兵,不知所措。

“還不快去!”王小兵低喝一聲。

四個男青年手腳並用,如過街老鼠,嚇得屁滾尿流,連滾帶爬逃走了。那個紅發男青年走遠之後,才敢回頭來瞪著王小兵,那怨毒的眼神似乎在訴說他會回來報仇。

畢竟快餐店不能立刻搬走,惹了這種小混混,就怕他們回來尋仇,正所謂跑了和尚跑不了廟,許娟雖看到兒子趕跑了混混,但也擔心這樣沒完沒了,道:“阿兵,他們以後不斷來鬧事,那怎麼辦?”

“媽,放心好了。我會讓他們永遠不敢再來這收保護費。”說著,便向林憶娜介紹道:“這是我媽。”

到了這個份上,林憶娜隻好微笑著叫了一聲:“伯母好。”

“好,你真漂亮。”許娟微笑著打量林憶娜,那神情分明是說:我兒子找了個這麼好看的女朋友。

從許娟的眼神,林憶娜也看出了她的意思,隻是不好意思分辯,都跟他來這了,被誤認為是他女朋友那也很正常。縱使全力辯白一番也沒什麼意思。最重要的是她確實有些喜歡他,日後變成男女朋友關係,那也完全有可能。

所以,她並不想說自己還不是他的女朋友。


snaptime:2017-11-23 10:03:43  .exectimeㄩ0.08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