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16章 買內衣


隻要內褲被他扒了,那就難以抵擋他的進攻了。起先,隔著兩層布料,她已很清晰地感受到他褲襠那家夥的強大,腦子想著要是被他進入了自己的身子,那不知會是怎麼一種情況。

她從來還沒準備好被他進入自己的身子,所以又驚又恐,連呼叫都忘記了,腦子隻浮現他褲襠的“小帳篷”。她的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胯下,以為一下子就會被他的堅硬攻了進來。

不過,他還沒拉開自己的褲鏈,隻差一步。

當他用右手要拉開自己的褲鏈時,她終於回過神來,雙手想去提起內褲,可是,被他發覺了,他忽然用力一拉,“豁啦”一聲,居然將她的內褲扯爛了!

“啊”

這一回,她徹底絕望了。唯一的一道“城牆”都沒了,還拿什麼來阻擋他的進攻呢?到了這個分上,身子再也難守住,她隻想夾`緊雙腿,這是剩下最後的辦法了。

就在王小兵想要雙手掰開她兩腿的時候,忽然聽到不遠處有童稚的女聲響起:“兵叔,娜姐,你們受傷了嗎?”

林憶娜喜出望外,居然在慌恐之中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淡淡橫了王小兵一眼,似乎在說:看你還敢不敢使蠻!

可是,她要是不用這種挑釁的眼神來瞟他就什麼事都沒有,當她那挑戰的眼神與他對接時,發現他的眼神之中帶著狡黠,還沒想明白是什麼意思,便感到胯下被硬綁綁的東西重重地撞了兩下,分明是他的老二隔著褲子頂了頂她。

他得意地笑了。

而她,俏臉紅霞密布,嘟著紅唇,撒嬌似的打了幾下他的肩膀,隨即連忙爬起來,將裙子撫平,但內褲被他扯爛了,倒擔心會走光。

王小兵的手還握著林憶娜那條粉色的內褲,見王澤惠就要走到這邊,於是急忙把那條內褲塞進了褲袋,還不敢站起來,怕褲襠的“小帳篷”引起王澤惠的好奇而大驚小怪。

剛才,當大水牛追著王小兵與林憶娜之際,王澤惠站在遠處看兩人的情況,後來,由小橋走過另一道堤壩,想來看看兩人有沒有傷著。

“我們沒事。”林憶娜掠了掠秀發,道。

“娜姐,你為什麼騎在兵叔的身上呢?”王澤惠吃著棒棒糧,好奇道。

“呃……”林憶娜又語塞了,真是跳下黃河洗不清。

這時,王小兵點燃了一根香煙,吸著,坐在草地上,笑道:“你娜姐說我剛才沒抱她走,生我的氣,就騎在我身上了。”

“原來這樣子啊。”王澤惠好像理解了一般,晃著小腦袋,道。

“別信他,他老是胡說。”林憶娜努了努朱唇,輕輕地白了王小兵一眼,幽幽道。

等到褲襠的家夥息怒之後,王小兵才站了起來,目光在林憶娜的美`臀上掃來掃去,見她的裙子還濕,被風一吹貼在臀部上,就可看出她沒穿內褲,他腦海意`淫跟她幹那快活的事情,咂了咂嘴,不禁得意忘形地自笑起來。

林憶娜不經意間瞧見王小兵嘴角那抹壞壞的笑意,又從他目光的注視方向窺知一二,頓時俏臉更紅了,微蹙著秀眉,美眸流漾一絲楚楚可憐的樣子,更惹人愛。

一會,謝家化也跑過來了,詢問有沒有傷著。

幾人站在堤壩上,眺望一之外的山茶花,一片凋零的花海之中,綠色多於花色,沒有往日的勝景。不過,林憶娜並不在意,她的本意也不是來賞花的,隻是想脫困而已,可是,想不到途中遇到大水牛,差點被水牛哥頂上一牛角,虛驚一場。

而且,還沒從水牛的襲擊之中回過神來的時候,又被王小兵嚇了一跳,要不是王澤惠及時趕來,恐怕早已跟他二合一,幹起那快活的男女體育運動了。此時此刻的她,當真是心猿意馬之中帶著幾分紊亂,一時還平靜不下來,隻想早些回家休息。

“我回去了。”她微笑道。

“我送你回家吧。”王小兵手指輕點褲袋,意思是說:你的內褲還在我這。

“不用了,我不要。”林憶娜一語雙關道。

“不是啦,我是順便到快餐店去看看,順路載你。不用客氣。”他一本正經道。

瞧他說得那麼鄭重,她也不好意思拒絕,加上隻是搭他的摩托回到樓下,不叫他上去就行了,那樣就不怕他再使霸王硬上弓,於是笑道:“我可沒錢給車費哦。”

王小兵揚了揚眉,笑道:“不怕,記著帳,到時抵消。”

他的意思是說她可以以身相許來還債,她豈有聽不出的?雖想回諷幾句,但又怕他越說越離譜,便隻好一笑了之,假裝聽不明白。

謝家化也想到快餐店去走一趟。他不是去管理,而是想到那飽食一頓而已。他將兩頭牛交給同村的一個男孩子看管,就回家去取摩托。

於是,王小兵載著林憶娜,與謝家化駕駛摩托一起出了村子,一會便上了縣道,夕陽餘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輕風拂臉,微有涼意。

“憶娜,不如我們找個時間,再切磋切磋麻將,怎麼樣?”見她沉默,王小兵開口道。

“找誰呢?”她是個打麻將愛好者,聞聽麻將,立時有了興趣。

“叫上容姐,就三個人了,再隨便叫一個,就夠腳了。”王小兵是想借打牌的機會,近距離觀察一番董少容,從她那探知朱由略家庭的近況,好有個心理準備,以後想法子應付朱由略。

“我都不好意思叫她。”林憶娜道。

“為什麼呢?”以王小兵所知,林憶娜與董少容的關係不錯,“她沒有還錢給你?那也沒什麼,等她有了,就問她要,那就可以了。”

其實,並不是借錢的事。

想了一會,林憶娜才道:“你不知道啦。我那天中午在公司撞見她跟人事部的白經理有很親昵的動作,弄到我都不好意思。”

聞言,王小兵搜腸刮肚,道:“白經驗?是白光偉的老爸嗎?”

“好像是吧。我不認識白光偉,聽過這個名字。”林憶娜不敢肯定道。

“那你的意思是說他們有一腿?”王小兵對八卦事情並不感興趣,但這件事或許可加以利用,才想了解多一些。

“哎,我可沒說哦。你不要亂猜。到時人家怨我,我就麻煩了。”林憶娜連忙撇清關係,否認道。

“哈哈哈,我不會說是你告訴我的。如果別人問我,我就說是一個叫林憶娜的美女跟我說的。哈哈哈。”王小兵笑道。

“作死。要是你敢說我說的,我就……”她是想說“我就打你屁股”,可是,想起自己內褲都被他扯爛了,連忙住了口,不敢再往下說。

謝家化更不喜歡說別人的八卦,所以,絕對是一個信得過的人。王小兵不用對他說什麼,也知道他不會多嘴亂說。

“不如到我的快餐店吃了晚飯再回去吧?”王小兵心打著如意算盤,兩人吃過晚飯,然後到她家去,洗個鴛鴦浴,再在床上一起做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

“好啊。反正我沒帶錢,白吃的哦。”林憶娜想起他扯爛了自己的內褲,吃他一頓,也頗合理,並不欠他什麼。

“行。記著帳,等你有了錢,再給。不過利息很高的,每天五分。”王小兵道。

“不理你。”她揮著小粉拳,輕輕打了一下他的肩膀。

兩人儼然一對小情侶了。她心雖還有抵觸的情緒,但也正在一天一天接受他,她唯一擔心的就是他以後的前程怎麼樣,是種田的農民還是個生意人,她想嫁一個做生意的,或者事業單位的,或者公務員。

經過一間內衣店門前時,王小兵停下了摩托。

“你要幹什麼?”林憶娜有些不解道,不過,隨即,她便醒悟了,俏臉剛剛恢複常態,刷地又紅了。

“我付錢,挑吧。”王小兵要買幾套內衣給她,讓自己買給她的內衣護她的身子。

微微猶豫了一下,林憶娜便走進了店,反正要買內衣,就當是他賠給自己的,那也很正常,她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謝家化在門外等待,王小兵停了摩托,也進去瞧瞧。

店的女銷售員很熱情地介紹各款各式的內衣給林憶娜,看到王小兵腰掛大哥大,她便對兩人格外殷勤,把價格高的內衣拿出來,用三寸不爛之舌引誘林憶娜購買。

林憶娜挑了兩套,問了試衣室所在,便進去試穿了。內衣一般不用試穿的,不過,她是想借機穿上內衣而已。

這時,有一位身段妖嬈的女子也進來買內衣,穿著不能再短的休閑短褲,盡顯一雙**的誘惑魅力,上身是寬鬆的薄汗衫,酥胸微露,引人入勝。

王小兵打量那肌膚白皙女子一眼,看不清她的臉龐,因為她戴著一副大墨鏡遮住了眼睛與一部分臉頰,不過,從她圓潤的下巴與性感的紅唇可瞧出,她也是個不錯的美人。

那女子選購了三套內衣,付了錢,便走出了店,剛出到店外,或許是由於她沒把錢包放好,居然從手提袋掉了出來,可是,她毫無發覺,徑直去了,在路邊攔了一輛搭客摩托,一會就不見了蹤影。

王小兵在等待林憶娜換衣之際,感覺無聊,才走出店外,看到店門不遠處有一個錢包,便連忙撿了起來。


snaptime:2017-11-21 08:30:27  .exectimeㄩ0.10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