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09章 新店開張


雷陣雨來得快,去得也快。,來時便是狂風大起,緊接便是烏雲急聚,一會嘩啦嘩啦下起傾盆大雨,轉眼間,雨過天晴,一切如常。

如今,正是起風聚雲之際,伴有明亮的閃電,目測不到十分鍾,便要下雨了。

從星記大排擋回到蘇惠芳在沙崗街道租住的房子,也大約要十分鍾車程,這還得是開很快才行。對於王小兵而言,這不是問題。

“抱緊我,我要提高車速了。”王小兵道。

“我扶著車尾架就行了。”蘇惠芳有些害羞道。

“那我慢慢開。”他笑道。

“作死,打你。”說著,她一隻小粉拳輕輕打在他結實的肩膀上,隨即,雙手便摟著他的豹腰。

然後,他心神一蕩,便加大油門,嘟一聲,摩托飛馳起來,朝沙崗街道駛去。

在大庭廣眾之下,她沒有勇氣與他卿卿我我,但在隻有二人的情況下,她就敢對他做一些親昵的動作,像摟著他的腰這種動作。

他感覺自己的脊背被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高峰磨得發軟,要不是在高速行使之中,他真想轉過身,抱著她,除下她的衣服,然後跟她做快活的男女體育運動。

疾風掃麵,令人生痛。

在回到蘇惠芳樓下時,已開始有雨點落下來了。

“快幫我上去收衣服。”她一人在短時間內收不了那麼多東西,蘇惠芳懇請道。

“你快開大門。”王小兵停好摩托,催道。

“怎麼打不開呢?”其實是蘇惠芳太過心急,欲速則不達,反而不像平時開門那麼順暢。

花了半分鍾,才把一樓大門打開。兩人火急風急奔上樓頂,小指大小的雨點斜打下來,劈哩啪啦。雨借風勢,打到人的臉上,都微痛。

“快收我的枕頭與單被,淋濕了。”蘇惠芳趕著收衣服,急道。

王小兵盡最快的速度,將枕頭、被單、竹席、蚊帳等等抓過來,抱了一大堆。雖收回來了,但東西還是淋了半濕。

“還是慢了一些,明天又要重新洗一遍。”蘇惠芳抱著衣服,下了樓梯,到了自己的房間前,開了門,走進去。

“明天曬一下就行了。”王小兵將一大堆東西放在藤椅上,用手背抹著臉上的水珠。瞥了一眼渾身半濕的蘇惠芳,見她身上的衣服粘在肌膚上,幾乎能看到她白皙的身子,他不禁打了個激靈。

她正在把衣服晾到陽台上,背對著他,沒有發現他發光的眼神。

外麵風聲呼嘯,雷鳴電閃,雨聲叮咚,但絲毫不能影響王小兵此時心中的那份熾熱**,他咂了咂嘴,瞧著她圓`翹豐滿的美`臀,透過半濕的褲子,他能看到她麵的內衣的輪廓與顏色。想到她內衣有誘人的神秘地方,他便欲`火焚身。

不知不覺中,他已步步走近她身邊。

由於雨聲很大,她並沒有聽到他的腳步聲,隻顧著用叉子把衣服叉到二米高的晾衣繩上。

而他,則走到了她的背後,注視著她玉雕一般的脖頸,聞著她玉體散發出來的如蘭香味,頓時渾身酥軟,小腹下麵升起一股熊熊的欲`火,血脈賁張,呼吸隨即變粗了。

這時,她才感覺到有氣息噴到自己的頭頸上,微吃一驚,還道是由門縫吹進來的風,轉頭一眼,嚇了一跳,見他正灼灼地盯著自己的那副神情,便知他要幹什麼了。

“雨好大啊。”她有些怯怯地說了一句。

“不大。”他目光落在她胸前兩座堅挺的高峰上,透過濕衣,能瞧見她的奶罩,看著從她濕發滴下的雨水正流進乳溝,將他的神思都帶進去了。

她正想走進客廳,但他站在了門口,必須得經過他的身旁,看他根本沒有要讓開的意思,她便想硬闖過去,可是,當大腿剛抬起,正想由他身邊經過時,便觸碰到他褲襠高隆而起的堅硬。

那間,她身子震顫了一下。

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他雙手一抱,便摟住了她的纖腰,將她緊緊抱在懷,下麵的堅硬則頂在她的小腹之處。

“啊”

她驚慌地掙紮著,身子不停地晃動,試圖擺脫他的擁抱。不過,她越是晃動,便越摩擦他褲襠的堅硬,使他更興奮。

風聲與雨聲依然很大,但他隻聽到自己的心跳聲,怦怦直響,同時,兩眼瞧著她紅暈初升的俏臉,終於按捺不住,吻住了她的紅唇,啜著她柔滑的小舌尖。

雖想抗拒,但隻推了他幾下,她便安靜下來,接受了他的激吻。

兩人如膠似膝熱吻著,他左手在她油膩的脊背上輕輕愛`撫,而手則在她豐潤圓實的美`臀上肆意撫摸,使她身子輕顫。

隨即,他解她短袖汗衫的鈕扣,想更進一步探索她的嬌軀。

“不”

與他的關係,不是男女朋友關係,但又比一般的關係要更高一點。不過,她還沒有心理準備跟他發生關係。她心有些矛盾,也還有一絲抵觸,要她跟他上床,還需要打開桎梏,但並非一朝半夕之事。

於是,她雙手護住汗衫,不讓他脫。

如果要使強,他肯定可以將她身上的衣服脫光光,可是,他不想那樣做,一來會惹起她的恐懼,二來可能會惹來法律的麻煩。反正都是到了嘴邊的肉,他並不關鍵,相信遲早可以得到她,因此,也不再動粗。

“惠芳,我們來吧。”他咂著嘴道。

“不”她蚊聲道。

在這種僵持不下的時候,他雙手在她的身子上遊移不定,感受那股溫軟與滑膩。他吻她的玉唇,吻她的脖頸,最後吻她的乳溝,使她身子亂顫起來。

不過,她沒有反抗,任由他吻著。隻不過,當他要脫她褲子時,她便不依了,雙手緊緊提著,不讓他脫。

無奈之下,他一把抱起她,坐在椅子上,吻住她的檀口,而左手摟住她,右手則登上她胸前兩座山峰,在那修煉鐵爪功。起先,她不肯,但他嚐試了幾次之後,她便默許了。於是,他盡情享受她酥胸的彈性。

兩人纏綿了大半個鍾,她紅著臉道:“你請客,而他們還在那等你付帳呢。”

當時,剛吃到一半,便載她回來了,現在過了差不多一個鍾,估計他們吃完了,正等自己去埋單。王小兵小腹下麵**的,卻不能進入她的泉眼,隻是在她的臀部與美腿之間戳來戳去,幸好吻了她的乳溝與摸了她的酥胸,才降低了血液的欲`火,不然,可能會得內傷。

他真的想在她的家過夜,隻是她不同意,他隻吻了她的朱唇、乳溝與小腹,但也滿足了。

“你換衣服,我載你過去。”他扶她站了起來,雙手還在她身上愛`撫著。

“今晚我就不去了。”她心中有些惆悵,既想跟他在一起,又怕跟她在一起,那是因為兩人的身份有些特殊。

但是,愛情這東西,不分年齡,不分國界,不分職業,隻要真的兩心相許,那便可結合在一起。這是大道理,一旦真的發生這種事,那就得承受很多的社會的偏見。蘇惠芳就是怕被同事說閑話,才不敢公開與他的關係,她在積蓄勇氣,但還不夠,或許有朝一日,她能蛻變,有足夠的膽量麵對世俗的偏見,才有機會與他成為一對。

他狂吻她的唇五分鍾,到了要大口喘氣之後,才放開。她雙手輕摟他的腰,很想將頭依偎在他寬闊的胸懷,可是,她又有一分矜持,才嬌羞地微垂著俏腦,輕咬下唇,回味剛才的激吻。

“那我去付帳了。”他隔著汗衫,在她胸前吻了她的兩座山峰,道。

“嗯。”她用依依不舍的眼神瞥了一眼他,希望他留在這,又盼望他早些離開,畢竟兩人呆在一起時間長了,隨時有可能發生激情一刻。

雨已經停了。

王小兵駕駛摩托回到星記大排檔時,眾人果然已吃完了,都在等他來結帳。

幸好在路上被清新的夜風吹了吹,欲`火降了許多,褲襠的“小帳篷”不見了,不然,被董莉莉看到,又會吃醋。

饒是這樣,她還問他為什麼去那麼久,他說在蘇老師家避雨。她便有些吃醋了。畢竟她知道蘇惠芳與他關係有些曖昧。一個小時之內,可以做很多事情,以她的猜測,在一個小時內,得到五六次**都行了。

在眾人麵前,她沒有表現出醋意,隻是鬱積在心。

買單之後,王小兵載著董莉莉回學校,楊小葉騎蘇惠芳的單車回學校。回到東興中學的女生宿舍,董莉莉才表現出那份醋意。王小兵隻得赤膊上陣,向她證明自己的清白,將她送到第十波**之後,終於使她內心的猜疑消散。

大戰了一晚,他累得很,勉強洗了個鴛鴦浴,摟著美人,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他便起床了,因為要去買快餐店的用具,桌椅、餐具等等,隻要辦妥,便可開張大吉。

他非常期待那一刻的到來。這是他第一次與人合夥開店,是否能成功且不說,單是這份經曆就足以使他感到新鮮與刺激。


snaptime:2017-11-21 12:24:35  .exectimeㄩ0.06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