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08章 醉漢駕車


回到東興中學,王小兵把糖果分給了女生之後,也加入了整理圖書工作之中。也快要將所有圖書都綁紮好了。經過師生們的努力,奮鬥兩天,終於把圖網都捆綁成一紮紮了。

到了晚上七點多的時候,才完成任務,看著地上一捆捆圖書,大家鬆了一口氣,這個義務工作算是結束了。不過,等新圖書館弄好了,還要把一紮紮圖書搬過去,也要費許大一番工夫。

學生會,四成學生與王小兵關係不錯,五成一般般,一成不太談得來,像嚴進升之流。來參加整理圖書的學生會的人之中,女生幾乎都與他很投契。

王小兵上午已說過要請大家去吃宵夜,如今雖還沒到真正吃宵夜的時候,不過,眾人還沒吃飯,也就隻好把晚飯與宵夜合成一頓吃了。

對於可以吃免費的“午餐”,同學們都是挺高興的。像蕭婷婷,要是王小兵單獨請她出去吃宵夜,她還不會同意,現在是大家一起去,她也就去了。

這群師生之中,有摩托的,就王小兵與謝家化。

在要載美女的時候,王小兵真的嫌自己的摩托車後座不夠長,如果能夠滿足十幾人坐的話,那就好極了。

謝家化注定要載魯月菁,載了她一人之後,便幾乎沒有位置再載其他女生了。

至於王小兵,他必然要載董莉莉,除此之外,還可載二人。楊小葉的單車壞了,隻好載她,最後一個名額,便載了蘇惠芳。

夜空有些流雲,但還沒下雨。夏季的雨水來得快,但也去得快。

一群師生有說有笑,朝星記大排檔而去。

眾人都知道王小兵肚子有的是黃段子,於是,男生都請他說一個,以助興,但一部分女生反對。不過,少數服從多數,最終,王小兵說了一個不沾黃的笑話。

“一個男生暗戀一個女生,鼓起勇氣問她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那女生說:‘投緣的。’男生問了許多遍,答案還是一樣。最終,男生泄氣道:‘頭扁的行不行?’”當王小兵說完之後,有人聽不懂。

“她喜歡頭圓的,男生問頭扁的,沒什麼可笑啊。”楊小葉好奇道。

“人家女生說的‘投緣’是投球的投,緣分的緣啊,那男生像你一樣錯聽為‘頭圓’的了。”王小後解釋道。

眾人聽了,都哈哈笑起來,男生女生一樣,無不歡笑。

在歡聲笑語之中,這群師生到了星記大排擋,坐滿了三桌,王小兵這一桌大部分都是女生,看著一個個美人笑靨如花,他的心情也頗為快樂。

點了菜,要了小食,大家便海闊天空地聊著。

說著說著,有人爆出一個消息,說到新學期,現任學生會主席不想幹了,到了開學之後,不知誰會成為學生會的主席。

“大家選我吧。”王小兵笑道。

“好!”在場的學生會的人同聲道。

蘇惠芳笑道:“你能勝任嗎?”

喝了一口啤酒,王小兵點頭道:“當然行。其實,那些當官的,真的不用很多才幹,隻懂得喝酒吃飯就行了。”

眾人又是哈哈一笑,蘇惠芳也不與他爭辯,一笑了之。

正菜還沒端上來,大家又吃了不少小食,繼續聊著,有人說到新學期可能會換校長這個話題。王小兵聽了,表麵平靜,但心也在為張萬全擔心,畢竟,要是張萬全走了,那自己也要走人。

“我聽嚴進升說他大伯極有可能坐正。”一個男生說道。

“真的嗎?”有人好奇道。

“昨天他說的。”那男生道。

王小兵雖幫張萬全找了個縣教委副主任做靠山,但能不能罩住張萬全,還真不知道。直到如今,也沒有結果。要是嚴進升說得那麼肯定,那新學期十**就是嚴錫山坐正了。想到自己有可能被踢出東興中學,雖可到其它中學插班,但遠離了董莉莉、蘇惠芳等熟悉的美人,確實乏味得很。

男人有心事,一般不會像女人那樣找個閨密來傾訴,大部分是悶在心。王小兵也不例外,他不想跟別人談自己的不快,隻想喝多兩杯,借酒澆愁,一杯,一口便喝幹。

掃視一眼,暗忖要是自己真的離開了東興中學,那眼前這些美人就不能經常見,那確實是一大憾事。

跟他同一桌的美女被他灼熱的目光掃來,都微帶笑意地含羞地垂下視線,不敢與他對視。

看著美人嬌態醉人,王小兵就更舍不得離開她們。

“不論怎麼樣,也要跟嚴錫山鬥到底!”他又幹完一杯,心吼了一句,終於重振了信心,如今結果還沒出來,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在場的學生會的人,大部分都或多或少知道王小兵與嚴錫山的過節,也明白一旦嚴錫山坐正了,那代表什麼。這晚是王小兵請客,眾人不想看到作東的人情緒不悅,於是,便集體改變了話題,談其它事情。

“小兵,我們大家什麼時候去遠足遊玩好呢?”蘇惠芳是唯一的在場老師,早已看出他聽了嚴錫山可能坐正的事之後眼神流露出來的那種淡淡的沉寂,於是笑問道。

“等我的快餐店開張之後,再去,怎麼樣?這幾天我要忙著買東西。”王小兵也感覺大家是想開導自己,便笑道。

“行。那你快餐店開業那天,我們大家都去吃一頓。說好了,免費吃哦。”蘇惠芳美眸閃爍著喜悅的光芒,笑道。

“這個有什麼難,隻要你們都到場,那就算給我麵子了。”王小兵站了起來,道:“估計就快了,左右是八月初的日子,到那天,我會通知大家,記得來捧場。”

“一定!”眾人齊聲道。

之後,聊天的氣氛又活躍起來,畢竟都是年輕人,不管有什麼心事,隻要大家坐在一起,說說笑,談談天,自然心情就會好起來。

這時,王小兵的大哥大響了。他接通之後,聽到古家豐的聲音:“兵少,我已在一家旅館,明天就出去玩,你那邊有查到什麼嗎?”

“查到了。”王小兵走到街對麵,道:“說來話長。如果你不怕浪費電話費,我就跟你說。”

“快說!”古家豐興奮道。

於是,王小兵將自己獲知的因由都告訴了古家豐,同時,也把自己去找段天癸算帳的事說了。

電話那頭沉默了比較長的時間,大約有二三分鍾,估計古家豐聽了既興奮又不悅,良久才道:“謝謝你,要是沒有你幫我,都不知怎麼辦。你是我的好兄弟!”這幾句話,確是發自古家豐的肺腑。

“跟你這麼熟,不要說這種客氣話。”其實,他說的也是客氣話。

“等我回來之後,要跟你好好痛飲幾番。”古家豐心情雖還有些沉重,但也不像以往那樣擔驚受怕了,語氣輕鬆了許多。

“是了,上次借你三萬塊,還要過些日子才能給你。你不急錢用吧?”隻要借了別人的錢,王小兵會還,不論什麼原因,他都會事先告訴對方,給對方一個明確的答複。

“我有錢用。也不知怎麼報答你,這樣吧。你以後還我一萬五就行了。”古家豐向來是大方的人,他以為王小兵是想借此來索要些報酬,道。

“隨你。”王小兵笑道。

“好了,等我回去再跟你長談。”古家豐掛了電話。

回到餐桌前,董莉莉問是誰打來的電話,王小兵說是古家豐,但沒有把古學友與段天癸的事說出來。他不是喜歡說別人八卦的人。

正菜上來之後,大家也真的有幾分餓了,便開始狼吞虎咽起來。在場的,第一能吃的當數謝家化,第二名則非魯月菁莫屬,二人確實有夫妻相。

吃到一半的時候,忽然起了風,烏雲四合,明顯要下雨了。這種雷陣雨一般下十多二十分鍾便停了,但對於曬穀曬衣服的人來說,一場雷陣雨,便夠忙的了。

“完了!我昨晚拆洗了單被和其它東西,都拿到樓頂上麵,現在得回去收回來,我先回去了。”蘇惠芳看了看鉛雲越來越重的天空,焦急道。

“淋濕之後,重新洗過吧。”王小兵笑道。

“那可麻煩了。我回去收起來就行了。”她是騎單車來的。

其實,王小兵已想用摩托載她回去,又怕她不同意,這時看她真的想趕快回去,笑道:“我送你吧。你踩單車要很多時間,來不及了。”

“你沒喝醉吧?”她很想他快點行動,隻是有些矜持,還要佯裝不太願意。

“沒醉,放心。”說著,他站起來,雙手扶著一張靠背椅的椅背,笑道:“上車,要不趕不及了。”

眾人都哈哈大知起來。

蘇惠芳白了王小兵一眼,啐了一口,嗔中含笑道:“還說沒醉,都把椅子當摩托了,醉成什麼樣子了。我要是搭你的車回去,那就危險了。還是踩單車吧。”

“蘇老師,逗你玩呢。”王小兵已拿出了摩托車鑰匙,晃了晃,便去取摩托車。

蘇惠芳嘴角溢笑,也跟了過去。


snaptime:2017-11-25 08:19:41  .exectimeㄩ0.08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