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07章 趕回學校會美人


段天癸與古學友的恩怨,並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叫暴牙六找人向古學友收債,也是很秘密的。如今,眼前這個少年明顯知道些內幕,問道:“古學友叫你來的?”

“不是,我是古家豐的朋友。如果你覺得方便,就在這說好了。”王小兵神色泰然,忽然又壓低聲音道:“還有關於女人的話題。”

本來,段天癸以為王小兵知道的不多,如今看來,並非如此,要是在這把話題說開了,估計就要說到韋春宜身上,被家人聽到,那可不得了,於是,他沉吟了片刻,終於打開了門,走了出來。

“你想怎麼樣?”他點了一根煙,吸著,表明他心有些煩亂。

“到那邊說吧。”王小兵指了指不遠處的小公園,道。

那小公園不足一畝闊,鋪著草皮,種著幾棵葵樹,樹下放著數張石椅,是給附近的居民晚飯後出來散步累了時坐的。

兩人走到了小公園。王小兵坐在一張石椅上,也掏出香煙,點燃,緩緩吸著,吐著優美的煙圈。

煙氣嫋嫋,兩人都沒有開口,似乎是在比拚心理承受能力。

不過,還是段天癸先沉不住氣,焦急道:“有話就說,有屁就放,我沒時間跟你在這耗!”

“夠爽快,那我就直接說了。”王小兵吐出一個大煙圈,淡定道:“你與古學友的事情就算了吧。如果你不收手,那你包二奶的事情就會公諸於眾。還有你叫人行刺古家豐的事也會暴光。隻要我把這件事跟小樹林派出所所長朱由略說了,你吃不了要兜著走。”

“威脅我?”段天癸踏前一步,緊攥著雙拳,怒目而視,一副要打架的樣子。

“不要衝動,如果動手,不要看你身體比我胖一些就以為能打贏我。我可以向你保證,一分鍾之內,絕對打倒你。”王小兵半眯著眼睛,射出犀利的目光,盯著對方,像看一具死屍似的。

“口氣真大!”段天癸已揮右拳打向王小兵的臉頰。

可是,正如王小兵所說,段天癸身形倒不比王小兵矮小,可是,論打架,他絕對不是王小兵的對手。

王小兵不退反進,用頭重重撞在他的小腹上,雙手同時抱他雙腿,用力一掀,將段天癸整個掀翻三百六十度,打了個翻筋鬥,倒在草地上。

要不是草地柔軟,段天癸恐怕就受傷了。他還想撲上來,但王小兵冷笑道:“你要是沒有自知之明,那我包你躺在床上一個月,然後接受警方的調查!”

已衝到王小兵麵前的段天癸陡地停住,他自己心中明白,要是逞強,那必然會被打到撲街,於是,瞪著王小兵,卻不敢再動手。

“我說得很清楚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王小兵撣了撣手,已走出了小公園,留下一個背影給段天癸。

“老子不是嚇大的,別以為說兩句就可嚇住老子!你算什麼東西!”段天癸嘴硬,但心已有怯意。

“回家問問你兩個子女,他們會告訴你,看我有沒有能力擺平你。希望我們不要再見麵了。”王小兵揮了揮手,已走遠了。

段天癸氣得渾身顫抖。後來,他真的不敢再動古家父子了。這是後事,不提。

想不到事情並沒有像想象中那麼難處理,王小兵本以為要跟段天癸長篇大論,結果,卻是三言兩語便結束了談話。結果會如何,他當時還不敢肯定,但從對方那憂懼的眼神可以看出,應該有些效果。

何況,現在知道幕後作怪的是誰,一旦古家豐出了事,那就可劍指段天癸。

下午時分,王小兵去夜城卡拉ok廳找洪東妹,跟她商量快餐店的事。快餐店裝修好了,人員也招聘齊了,隻差買各種家生,就可開業了。其他證件,洪東妹已托人辦齊。兩人擬定快餐店的店名叫做東妹快餐店。

洪東妹從保險箱取了二千塊出來,交給王小兵買快餐店的各種用具。王小兵說自己要出一半錢,她不肯,笑著說不要為這點小事生分,於是,他隻好收下二千元,擇日去買東西。

閑聊間,王小兵提起朱由略炒期貨虧本的事,同時提出自己的擔憂。洪東妹聽了,覺得有道理,可是,如果朱由略真的拚死來要錢,那也確實很難辦。她與朱由略是戰略關係,朱由略倒了,她也撿不到好處。但是,朱由略如果要扯她下水,那也是一件惱人的事。畢竟,他手中握有她的把柄。

這種和平相處的關係還可以維持多久,沒有人知道。要是朱由略貪得無厭,想從洪東妹這拿錢去補炒期貨虧的錢,那就會打破平衡,有可能演變成內鬥。

事勢會怎麼發展,隻得放長眼睛來看。

自從開了一間地下賭場之後,洪東妹就更忙碌了。鳥為食亡,人為財死。地下賭場的生意頗好,她很樂意把時間消磨在那。

王小兵也不耽擱她工作,辭別了她,駕駛摩托回東興中學。

從山石集市回來,經過食品門市部的時候,又停下來買幾包糖果,女生喜歡小便宜,隻要有一點好處給她們,都會令她們歡快的。

這回,王小兵碰到了杜秋梅。她在食品門市部,一套黑色ol裙裝,盡顯職業女性的風采。她已是這間食品門市部的老板了。

能有今天的成就,杜秋梅非常感激王小兵,要不是他幫她借來三萬塊,她就拿不下這間食品門市部,換言之,如果沒有他的相助,她現在估計也還隻是一個幫人賣東西的售貨員,至多就是個高級售貨員,別名叫銷售經理。

“小兵,千盼萬盼,終於盼到你來了!”杜秋梅笑臉相迎,她以為他來催債的呢。

“梅姐,生意還好吧?”他打量一眼她豐腴多姿的身子,有些想入非非。

“托你的福,還算可以。”她向他拋了個媚眼,“現在還沒有錢還你,要遲些日子,你朋友不急錢用吧?”

“沒事。我今天不是來追債的。而是來買糖果的。”他笑道。

“你要什麼,盡管拿就好了。倉庫有新進回來的糖果,跟我來吧。”她向他招手,然後走向倉庫。

兩人進入了倉庫,她關上了門,把嬌軀呈現在他眼前,跟他大戰了二個多小時。倉庫雖有一台風扇,但空氣不太流通,頗為悶熱,當兩人做完了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之後,他與她都滿身大汗。

“這的一切,都有你的份,不如你做老板,我做老板娘。”杜秋梅雙手摟著他的脖頸,膩聲道。

“現在不是時候。”他婉拒了她,怕說得太直,會傷她的心,隻好說得柔和些。

不過,她卻覺得有一絲希望,歡喜道:“我願意等。”

他一邊吮著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上的鮮奶,一邊含糊道:“要你等一百年,也願意?”

“願意!”她已得到了六七次**,滿臉紅潮。

“那到時再說。”他喝完她胸前兩座珠穆朗瑪的鮮奶之後,便結束戰鬥。

她則找來一條毛巾為他擦拭幹淨身上的汗漬,然後,才擦自己身上的汗水。一會,兩人穿上了衣服之後,便打開了倉庫的門。兩人的臉頰上都洋溢著興奮的光澤。

“你要什麼味的糖果?”她用黑色的發圈紮起秀發,問道。

“各種的都要一包。喱味、薄荷味、檸檬味、牛奶味都要。”說起牛奶,他就想起剛才喝她的鮮奶,回味無窮。

“買給哪個美女吃呢?”她從貨架上取下一包包糖果。

“分給同學吃。”他如是道。

一共要了八包糖果,用黑色塑料袋裝著,提在手,沉甸甸的,一包糖果便可討得美人的歡心,這代價真實惠,他心暗暗歡喜。

臨出倉庫的時候,她又問道:“你會考慮我嗎?”

“會。”他明白她問的是什麼意思,其實沒多大機會,畢竟他身邊還有許多與他年紀相仿的美女,如果要娶,也應該是娶她們之中的某一位。

杜秋梅也知道很難與他成為夫妻,自打認識他那一刻起,她就明白自己隻能做他的情人。可是,但凡是個正常人,都有自己的奢望。她是個正常的美人,所以也有正常的期望。明知沒有多大可能,但還是希望他騙一騙自己,那樣也能陶醉在夢幻。

果然,他給了她一絲幾乎不存在的曙光,縱使是虛假的,她也感到快樂。他不是無情的人,與她有了一腿之後,他對她也很關懷,肯為她去借三萬塊就可看出端倪。但要他成為她的丈夫,他真的從來沒有想過這個稱呼。

他的選擇頗多,單是如今而言,他有機會與董莉莉成為夫妻,又有機會與蘇惠芳成為夫婦,也有機會與安雲秋、蕭婷婷、莊妃燕等等成為一對。如果要結婚,他真的還沒想好選哪一個。法律不允許一夫多妻,名義上,隻能娶一個,不過,他倒想娶很多個。

所以,他並不怕沒美人做老婆,隻是在想如何才能把眾美女都收歸麾下,讓她們全成為自己的妻子。

他已答應晚上與蘇惠芳等人出去吃宵夜,心暗忖,要是能把她們全灌醉,然後逐一將她們征服在胯下,那就幸福了。

臆想著能與她們中任何一位做快活的體育運動,他就心花怒放,急急開著摩托趕回東興中學。


snaptime:2017-09-22 23:11:21  .exectimeㄩ0.09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