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306章 對決


王小兵看了一眼被弄暈了的桂文娟,隻好暫停下來,掐她太陽穴與人中,把她弄醒之後,又再次大動起來。她則緊緊咬著下唇,手腳並用,想摟緊他,讓他的進攻速度減下來。

在這種時候,她倒希望有三五個女子一起來服侍王小兵,那樣,在自己被弄暈之後,就可由別的女人來接著戰鬥,自己才有喘息的機會。不然,暈了一次又一次,雖是快活之極,但也頗為疼痛,連休息一下都不能。她心最期盼林帶喜也成為他的情人,那以後二人一起伺候他,估計更合理。

對於女人而言,男人是她們的私有品,一般情況下,她們是不會與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的。隻有在真的不能滿足一個男人的需要時,才會勉強願意與別的女人分享同一個男人。

從女廁所出來,已是二十分鍾之後,王小兵先走出,桂文娟差點要扶著牆才能走出來。

回到辦公室,謝家化等人早已買了啤酒與小食回來,大家一起喝酒,一個小時之後,才結束。彼時已是下午四點半鍾,王小兵給錢謝家化,要他到白沙飯館打幾個便當,自己則到食品門市部去買幾包糖果,不是自己吃,而是帶回去給蘇惠芳、董莉莉、蕭婷婷、安雲秋等人吃。

飯堂的飯菜不好吃,所以才叫謝家化打便當回去,與美人一起享用。

回到東興中學,才是五點多,在圖書館幹活的師生還沒收工。王小兵把糖果分給蘇惠芳、董莉莉等人,每人一包,雖是小禮,但頗得各位女生的喜愛。

眾女又見王小兵打回飯菜精致的便當分給各人吃,對他更加有好感。

大家一起在飯堂坐著吃,安雲秋就說飯堂的飯菜與外麵飯店的差很遠,這是實話,但飯堂老板魏國鋒聞聽安雲秋的話,從麵走了出來,沒好氣道:“你們嫌這的不好吃,有本事天天出外麵吃。我們要打掃衛生了,請你們離開。”

向來,王小兵對這個半禿的魏國鋒沒有好感,道:“你們做得不好,就不準我們說了?這是什麼服務態度。”

魏國鋒火氣就更大了,跳腳道:“哪做得不好了?兔崽子,給老子立刻滾!”

吼叫的聲音雖高,但卻未能嚇怕王小兵,他淡然笑道:“我們就在這吃,你能怎麼樣?”

“阿中,阿山,來給我轟這**毛出去!”魏國鋒大聲叫著兩個員工的名字,以為兩個男青年就可對付王小兵了。

那兩個男員工走了過來,隻說了一句“滾出”,最後那個“去”字還沒說出口,就被謝家化一拳一個打倒在地。

這時,魏國鋒才感覺有些不妥,還想衝進廚房去拿刀械,但被謝家化一把掐住了後脖子,殺豬般嚎叫起來。

謝家化老鷹提小雞一樣,將他提到王小兵麵前,道:“小兵,打掉他幾顆牙齒?”

“打暈他!”王小兵神態自若道。

砰一聲巨響,謝家化的鐵拳轟在魏國鋒的太陽穴上,當場將他打暈了。飯堂的其他員工再也不敢出頭,都縮在麵,大氣不敢出。

事情發展得非常快,蘇惠芳還來不及勸說兩句,一切都已發生了。看到場麵有些暴力,她倒有些膽怯,道:“小兵,不要打他們了。算了。”

“我們大家吃飯,吃完再走。他們要是再敢多嘴,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說著,瞥了一眼安雲秋,見她投來感激的目光。

安雲秋的表妹楊小葉也有些害怕,她挨著王小兵坐,睜圓了清澈的眸子,稚聲道:“兵哥,學校會不會開除我們?”

“不怕,要開除就開除我好了。”王小兵豪爽地笑著,伸手在這個小蘿莉的腦袋上輕輕撫摸,道。

其他美女聽了,都顯出關懷之色。她們可不想王小兵被開除。

直到王小兵等人吃完飯走了之後,魏國鋒才悠悠醒轉過來,他立時給嚴錫山打了一個電話,說有學生在飯堂鬧事。

於是,嚴錫山當晚就來了,可是,當他得知是王小兵時,隻對魏國鋒說了一句“有朝一日我會收拾他”之後,便走了。

魏國鋒看到這種情景,雖不明白其中的訣竅,但也猜測到嚴錫山有奈何不了王小兵的地方,因此,也不敢再囂張了。嚴進升又悄悄告訴他,說王小兵是黑道人物,魏國鋒就更加忌憚了。其實,嚴進升希望魏國鋒報警,可是,魏國鋒考慮了許多方麵,最終隻能忍了。

不過,王小兵更加堅定了要拿下學校飯堂的經營權,隻要張萬全還在這做校長,那就行了。

晚上,王小兵依然在董莉莉的宿舍過夜,與美人大戰一回,洗了個澡,便躺在床上想著明天怎麼與段天癸交涉,想了一晚,終於打好了腹稿,摟著董莉莉的玉`體,沉沉睡去。

第二天,蘇惠芳以老師的身份,代表王小兵向魏國鋒道歉。魏國鋒佯裝器量大,愉快地接受了她的道歉,並且說大家太過衝動,都有不對。

就這樣,這場小風波表麵平息下來了。

王小兵在圖書館整理了兩個小時的圖書,之後,他便向帶隊的蘇惠芳請假半天,說有要事處理。

“你就會偷懶。”蘇惠芳道。

“真的有事。晚上請大家去星記大排檔吃宵夜。”王小兵道。

“好,可不許反悔。”魯月菁高興說道,她與謝家化都是吃貨。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王小兵道。

於是,他便騎著摩托出了東興中學,朝山石集市而去。他決定到街道辦去找段天癸,跟他直接說。不過,到了那,發現段天癸不在,卻碰到了藩東葛。

“找我嗎?”藩東葛笑道。

“段主任在不在?”王小兵掃視一圈,道。

“他今天不在這,可能在家。有什麼事?”藩東葛道。

“找他有點私事,你知不知他住哪?”反正來了,今天就要會一會段天癸。

“你從這條街一直走,然後右轉,等見到一間眼鏡鋪時,再向左轉,第三座房子就是段天任的家了。”藩東葛不清楚王小兵與段天癸是什麼關係,不敢亂說話。

得到了地址,王小兵便按圖索驥,很快便找到了段天癸的家,那是一座三層半的樓房,從外牆與門窗來看,都是不錯的家庭。

忽然來到段天癸的家,王小兵心也有些許的緊張,畢竟不是熟人,而且來這是跟他談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可是,不說不行。

於是,他停好摩托,走到門前,拍著鐵門,喊道:“段主任在家嗎?”

彼時正是午飯時間,他估計段天癸有可能在家,也有可能不在家。

在等待的時刻,王小兵老是在想:段天癸見了自己會說什麼呢?是客氣話,還是很不友好的話呢?

深深吸了一口氣,才鎮定下來。既來之,則安之。不管段天癸怎麼給臉色看,也要跟他攤牌說清楚。

大約十幾秒鍾之後,一個少年下樓來到門前,正想問“找我爸幹什麼”,一眼看到門外站著的是王小兵,那少年嚇了一跳,不知王小兵來這幹什麼,還以為他想打架,不敢開門,連忙後退,登登便跑上樓去了。

“段主任在家嗎?”

王小兵真想破門而入,聲音提高了些許。

這一次,不是少年下來,而是一個女青年來到門前,她已由弟弟口中得知門外的是王小兵,怯怯道:“你找我爸幹什麼?”

剛才看到段雲,如今看到段小溪,看姐弟倆眼睛都有懼怕之色,不禁笑道:“我找你爸有重要的事商量。他在不在家?”

“在,你等一下。”段小溪比弟弟要鎮定,應了一聲,便也上樓去了。

然後,便聽到登登下樓聲,一個身材高大,麵皮白淨,五官精明的男人來到了門前,一雙犀利的目光打量王小兵,冷道:“你找我?”

“是。你就是段主任?”王小兵問道。

“是。什麼事?”見王小兵兩手空空,不帶禮物,年紀又輕,段天癸一時也猜不出他的來意。

“可以出來談一談嗎?”對方不開門,兩人站著,一個在門內,一個在門外,倒有些像是來探監的。

剛才,段小溪已簡單地對她爸段天癸說了王小兵是黑道的人,因此,段天癸頗為顧忌,在未知王小兵來這是什麼目的之前,絕對不敢輕易出來,不然,被捅兩刀,那就悲催了。他頗為鄙夷地盯著王小兵,道:“我不認識你,請你立刻離開。再不走,我打電話報警!”

說著,段天癸轉過身,已走進去,就要上樓。

王小兵不疾不徐道:“段主任,如果你不出來,那我就要報警了。”

聞言,段天癸倒是吃了一驚。一個人來到自己家門口,要自己出去,但自己又不認識他,自己還沒告他騷擾,他倒要報警了。這大大出乎段天癸的意料,想了想,背對著王小兵,道:“你找我到底什麼事?”

“關於古家豐的事。”

當王小兵說出這句話之後,段天癸整個人驚顫一下,猛地回過頭來盯著他,滿臉狐疑之色。


snaptime:2017-09-22 23:19:06  .exectimeㄩ0.10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