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90章 春色湧動


任憑誰看了王小兵與桂文娟的亢奮神色與滿臉的汗漬,都會猜想兩人獨居一室,估計是行房事了。

桂文娟俏臉紅潮未退,一看就知道是快活之極的樣子,如果不是剛剛做完男女互動遊戲,決然不會有這種神情。她連丁字褲都還沒穿上,幸好穿的是牛仔短褲,不然,要是牛仔短裙,那就露春色了。

要不是林帶喜來了,王小兵還不想結束與桂文娟的快活體育運動,因為他還沒有將精華獻給桂文娟。

如今,見林帶喜又出去了,便又連忙閂好門,迫不急待地回到桂文娟的麵前,瞧著性感、風情與妖豔的她,咽了一口唾沫,俯下身,輕輕吻了一下她飽滿的額頭。

二分鍾之前,才被他強大的進攻弄暈了幾次,獲得了數次高潮的桂文娟伸出一雙玉手,摟著他的脖頸,嬌聲道:“還要嗎?”

“嗯!”王小兵點頭道。

“不嘛,還痛。你太利害了!”她緊緊夾著雙腿,嬌笑道。

“要!”他雙手扒下她的牛仔短褲。

她笑著阻攔,但渾身軟綿綿的,沒有力氣,隻能被脫掉了褲子,她坐在沙發上,兩條玉一般的美腿緊`夾著,不讓他進攻。

不過,他雙手一分,將她的兩腿分開,一手抱住她一條大腿,雙手捧著她美`臀,身子一挺,便將堅硬送進了她的體內。

“啊”

她張圓了性感小嘴,發出一聲教人陡生性趣的春音。

於是,他也沒辜負她的期望,把渾身功力都施展出來,不把她送到高潮不罷休。每向前挺一下,都充滿了力量與速度,快如閃電,撞得她身子劇烈震蕩,好像隨時要散架一樣。

“啊——”

一陣大動之後,她又興奮地暈過去了。

隨即,他將她抱在懷,讓她跨`坐在自己大腿上,小腹下麵儲蓄滿了氣勁,深深地進入她的身體,忽然之間,一炮衝天,將精華留在了她的泉眼。

那一那,天都亮了,他感覺自己的神魂輕飄飄的,快活之極,好像要乘風而去,妙不可言。溫存了一會,他知道林帶喜很快就要回來,於是把桂文娟弄醒,讓她仰靠在沙發上,幫她把淩亂的秀發梳順,瞟了一眼嫵媚的她,滿足地笑了。

桂文娟身子軟如棉花,胸脯一起一伏,顯示她沒什麼力氣了。

“你把我弄暈幾次了”她揮著小粉拳,輕輕打在他的結實肩膀上,撒嬌道。

“滿意嗎?”他抹了抹額頭的汗珠,走過去把辦公室的門打開一條縫,道。

她笑著點了點頭,表示對他的進攻感到很滿意。

又過了十多分鍾,林帶喜捧著半箱珠江啤酒回來了,進入辦公室,見到王小兵閉眼坐在那張單人沙發上,又看到桂文娟側臥在雙人沙發上,暗忖兩人極有可能幹了那事。

“聽說你前男友來這搞事,走了嗎?”林帶喜坐在桂文娟躺著的那張沙發上,推了推她,道。

“沒事了。”桂文娟俏臉依然殘留著興奮的潮紅,閉目養神,有氣無力道。

“我還以為要打架,趕過來,卻看到你倆在這睡大覺。”林帶喜狡黠地笑了笑,一語雙關道。

“我沒睡啊。”王小兵訕訕笑道。

“還狡辯呢。看你睡意濃濃的,騙得了誰。”林帶喜揚了揚美麗的鼻翼,一副洞穿世事的神色。

“哦,對了!謝家化叫我打球,遲了!娟姐,喜姐,我回去了。”他怕被林帶喜問睡覺的事情,連忙找了個借口離開。

那種事,多說會叫人害羞的。

等王小兵出了辦公室之後,林帶喜神秘兮兮道:“你跟他幹了?”

“不要亂猜,沒有。”桂文娟含笑道。

“還想騙我呢。你看,大腿都濕了。”林帶喜打量一眼,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天熱出的汗,看你說的。”那是她泉眼溢出來的,還來不及去擦拭。

……

王小兵走出溜冰場,下午的日頭照在身上,依然很灼人,熱浪隨風一波又一波拂麵而來,向人暗示這是盛夏。

今天,他沒有約謝家化打球,剛才與林帶喜說的隻是個幌子而已,不過,當他駕駛著摩托剛出到大街上時,居然真的碰到了謝家化。

“小兵!終於找到你了!”謝家化也開著一輛半新舊摩托,從老遠追了上來。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王小兵笑道。

“麻痹,我去遊戲機室走你,不在,又到遊泳場找你,也不在,想你可能是來溜冰場了,果然找到你。”謝家化憨笑道。

“找我什麼事啊?”停了摩托,兩人在街邊的樹下說話。

“沒什麼事,沒錢買煙抽了,找你要煙抽。我們去白沙飯館吃鐵板燒牛肉吧。”謝家化咂著嘴,道。

“你有錢?”王小兵還道他賭博贏了錢。

“沒有啊。反正我買單,你付錢。哈哈哈……”向來吃飯都是王小兵付帳,謝家化不擔心這個問題,反正他身上也沒錢。

“尼瑪,沒人性啊。”王小兵掏出半包好日子香煙,遞給這個從小一起玩到大的死黨,“兜幾圈,待會去吃鐵板燒牛肉。”

謝家化接了半包香煙,塞進褲袋。

兩人擰動油門,準備找一條少人行的街道來比一比誰的車技更高超。雖然他們的舊嘉陵摩托搖搖欲散,但也阻不住他們的興致。

剛兜到小樹林集市外的一條村道上,王小兵的呼機便響了。他有大哥大這件事,許多朋友還不知道。於是,停車,掏出呼機看了看,上麵是一個陌生的號碼,也不知是誰,便用大哥大撥了那個號碼。

一會,接通了,便聽到董莉莉的聲音:“喂,你好。”

“我不好啊,有你的日子才好。”王小兵笑道。

“小兵,是你嗎?聽到你的聲音真好!”董莉莉歡悅的話音傳來,“我在外麵打電話給你,明天要到學校去整理圖書,你也會去吧?”

“當然!”想起董莉莉光滑誘人的身子,王小兵咽了一口口水,道。

“那明天學校見!”董莉莉也很高興。

“你在哪?待會我們一起吃飯吧。”放暑假這麼多天,他還沒請女朋友吃過飯,因為很難約她出來。

九十年代初那時通訊不發達,寫情書是男女雙方最好的交流途徑,不像現在,隨便一條短信,或一個電話,便能約對方出來逛街或者吃飯。

“我在平西街道轉彎角的小賣部這!你在哪?我現在就去你那。”與他多日不曾做過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董莉莉也頗為渴望再現經典激情戰役。

“我去接你吧。你在那等我。”平西街道離小樹林集市還有很遠,騎單車估計要半個鍾,摩托就不用多久。

於是,這對情侶依依不舍地掛了電話。

王小兵與謝家化騎著摩托朝平西街道而去。

自從與董莉莉做過了快活的床上體育運動之後,王小兵便知道了破`處的快感,以前雖也從白秋群與黃麗華那領略過女人的神秘之處的無窮誘惑力,但並不懂得破`處是怎麼一回事,直到與董莉莉幹了一回,才體會男女床上運動的無比樂趣。

不知不覺間,便快到平西街道了。

遠遠地,王小兵便看到有六七個青少年圍在街道轉彎角的小賣部前麵,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加大油門,嘟一聲,便到了小賣部前麵。

這時,才看清楚,原來那六七個青少年正圍著董莉莉與魯月菁,或者說魯月菁不是被他們圍住的,而是她自告奮勇來保護董莉莉,置身於其中的。

那六七個青少年圍成一個圈,不讓董莉莉離開,打量著美人婀娜的身姿,可能想泡董莉莉。

董莉莉蹙著柳眉,粉紅俏臉帶著微慍,卻又無可奈何,要不是有魯月菁這位“保鏢”在身邊,更不知如何是好。

明顯地,那六七個青少年並不在意王小兵與謝家化兩人的到來,還以為他倆是路過,要在小賣部買些東西而已。因此,連頭都沒轉過來,繼續盯著董莉莉,輕佻地吹著口哨,挑逗她。

其中一個戴副墨鏡的高瘦青年嘻皮笑臉道:“靚女,叫什麼名字啊?”

“她姓臥,臥龍的臥,名字叫嘛嘛。”魯月菁見王小兵與謝家化來了,膽子大多了,雙手叉腰道。

“嘿嘿,原來是臥嘛嘛(我媽媽)啊。”黑鏡高瘦男得意咧嘴笑了笑,忽然感覺不對勁,自言自語道:“我媽媽,我媽媽……”

“就是你媽媽啊。”魯月菁哼道,一副女中豪傑的樣子。

“耶,小皮娘!敢來愚弄老子!活膩了!”黑鏡高瘦男揮著手,惱羞成怒,看樣子就要打魯月菁。

“哈哈哈……”其他青少年也大笑起來。

如果不是王小兵來了,董莉莉看到黑鏡高瘦男咬牙切齒的,肯定嚇得花容失色,如今,男友來了,她也鎮定多了,俏臉上焦慮的神色也消褪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笑意。

那個墨鏡高瘦男還道董莉莉是對他笑呢!

“還是我有魅力!”墨鏡高瘦男對董莉莉揚了揚下巴,隨即舉手想摑魯月菁。

就在這時,一隻有力的手掌從後麵抓住了墨鏡高瘦男手腕,使他高舉的手掌打不下去。墨鏡高瘦男大吃一驚,轉頭瞧去,見一個身形標槍般挺拔的少年目光炯炯地盯著自己,不禁大怒,想轉身打王小兵,卻還沒轉過來,就被王小兵一腳踢了個向前趴下,做了狗吃屎的動作。

“你終於來了!”董莉莉這才跑過來,撲進王小兵的懷,小鳥依人,微微撒嬌道。

“令你受驚了。有我在,不怕。天塌下來,我也幫你撐著!”王小兵左手摟著她的纖腰,右手輕輕撫摸她黑亮柔順的秀發,安慰道。

這時,魯月菁也想撲進謝家化的懷,可是,兩人畢竟還不是男女朋友關係,她隻是很喜歡他,可惜他不太在乎。

謝家化要是知道魯月菁在這,估計他就不會來了,如今,見她正含情脈脈地瞧著自己,他渾身起雞皮疙瘩,隻想早點開溜,左看看,隻瞧瞧,一副不自在的樣子。

那個墨鏡高瘦男被王小兵從背後踹了一腳,半跪在地上,好不容易站了起來,看到美人已撲進王小兵的懷,那股憤怒與嫉妒交織成的火氣從腳底直躥上來,差點使頭發也豎起來。

“我草!媽那個逼!敢打老子!今日讓你死在這!”墨鏡高瘦男氣焰囂張地嚷著,揮手示意另外幾個青少年圍住王小兵與謝家化。

“你想玩,對吧?那我就陪你玩玩!”王小兵在董莉莉額頭上輕啄一下,隨後讓她站在身後,直視著墨鏡高瘦男,一字一頓道。

墨鏡高瘦男不敢看王小兵的眼睛,因為他感覺到王小兵平淡清澈的眼神蘊含著無窮的威勢,看上一眼,都會令心頭震顫一下,居然打了個冷戰,湧起一股膽怯。不過,他又不想在手下麵前顯出害怕,於是冷笑一聲,從褲袋掏出一柄彈簧刀,抖出寒光閃爍的刀子,指著王小兵。

單是看到彈簧刀的寒芒,董莉莉便又擔心起來,小聲道:“小兵。”

“沒事,看我怎麼收拾他。”王小兵微微側頭,向她淡笑道。

“草,裝逼,老子一刀捅死你!”墨鏡高瘦男趁王小兵與董莉莉說話之際,想來個偷襲,手中的彈簧刀向王小兵的小腹下麵急刺過來。

那一那,當真凶險之極!

不過,身經百戰的王小兵早已有準備,身影往左一閃,讓過一刀,隨即施展出小擒拿手的“倒抓犁把”,左手由上向下抓住對方右手腕,虎口對準其小指側尺骨腕關節,同時身體右轉,左手抓住對方右手腕向擰轉,將對方右臂夾於他的左腋窩。並且左腳上步頂在對方右腳後跟,左肘下壓對方肘關節,右手抓住對方右手背向前推壓,迫使對方被拿而下蹲。

“”一聲,彈簧刀掉在了地下。

墨鏡男痛叫一聲,身子下俯,右手被拿住,他沒有半點反擊能力。但後麵還有好戲讓他受。

王小兵忽然騰出右手,抓住墨鏡高瘦男的後腦勺頭發,將他腦袋向下壓,同時,右膝蓋向墨鏡高瘦男的麵門撞上去。

“砰!”

悶響過後,墨鏡高瘦男整個人向後倒飛出去,嘴噴出一條帶出幾顆門牙的血柱,人如斷線風箏,重重跌在兩米開外,殺豬般哇哇慘叫。

等到墨鏡高瘦男倒地之後,另外幾個青少年才反應過來,抻拳擄臂的,好像他們一出手,便能將王小兵與謝家化打倒。

“黑牛,陪他們玩玩!”王小兵撣了撣手,不屑出手。

一聲怒吼,謝家化早已手癢難忍,牛眼瞪圓,如同虎入羊群,掄起缽頭大小的巨拳去招呼那幾個青少年。可憐那幾個青少年哪去他對手,被他一頓老拳打得落花流水,鼻血、牙血流了一地。

不知何時,墨鏡高瘦男已爬了起來,邊往外跑邊指著王小兵,怒道:“等著,我將你砍成肉醬!”話音未了,人已轉入一條小巷,估計去搬人馬了。

而王小兵轉過身來,將董莉莉俏臉前的一綹秀發撩到她耳後跟,笑道:“沒事了,擺平了。”

她微微頷首,玉唇溢出一抹欣慰的笑意。

而魯月菁也頗欣賞謝家化的強壯,向他拋了一個媚眼,可是,她這種重噸位的姑娘向他示愛,隻會讓他渾身打顫。見對方沒表示,她倒會自我安慰,哼了一起,便揚起鼻翼,好像高傲的天鵝似的,不想理他了。

還沒到半分鍾,墨鏡高瘦男便帶著一幫手持鐵棍或砍刀的青年從小巷衝了出來,瞬間圍住了王小兵與謝家化。

“金哥,幫我砍死他!”墨鏡高瘦男滿臉是血,說話含糊不清。

叫做“金哥”的,正是金良漢,是殺手組織的頭目,以前與王小兵有過接觸,後來也算是朋友,知道王小兵的實力,沒好氣地瞪了一眼墨鏡高瘦男,道:“媽個逼,他是洪姐幹弟,你狗眼長在哪了!”他言下之意是說:你找這種硬骨頭給我,叫我怎麼幫你!

墨鏡高瘦男一臉呆相,嘴角流血,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算了,大家不要計較了。”金良漢瞧見董莉莉,也知道是好色的墨鏡高瘦男惹了人家,才招致一頓毒打的,於是掏出香煙,遞了一根給王小兵,道。

“行,看在你的份上,放他一馬。下次再對我女朋友無禮,那就別怪我出手重了!”王小兵目光犀利道。

“還不快向兵少認錯!”金良漢瞪著墨鏡高瘦男,冷道。

墨鏡高瘦男整個蔫了一圈,一臉驚恐,渾身因害怕而簌簌哆嗦,看了看滿臉怒容的金良漢,又瞧了瞧王小兵,知道若不賠禮道歉,那還要挨打,隻得低頭哈腰道:“兵少,請原諒,是我的錯,以後不敢了。”

“可以了。我們互不相欠!”王小兵點頭道。

墨鏡高瘦男如獲了大赦一樣,不停道謝,然後就帶著幾個手下離開,去找藥止牙血與鼻血了。

起先,董莉莉見金良漢一夥殺到,又擔心起來,等到王小兵控製了局麵,她才展顏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snaptime:2017-09-22 23:28:21  .exectimeㄩ0.14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