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88章 幫桂文娟


由愛到恨,由做男女快活的體育運動到真正的鬥毆,這是戀愛之中不多見的一幕,分手會鬧矛盾,這是有的,但是少數,像桂文娟與背心男兩人要大動幹戈的,也是極少數的。

有戀愛就會有分手,可是,背心男卻沒想通這個道理。

周圍看熱鬧的人,都想看看結果會怎麼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桂文娟與背心男。平時熱鬧喧天的溜冰場,如今卻是頗靜,除了桂文娟與背心男的對話之外,聽不到其它聲音。兩人的話音在偌大的溜冰場上空回響,回音空曠,聽來特別清楚。

“如果你要分手,那就賠我五千塊,否則,就不分手!”背心男揮著大手,以增加說話的氣勢。

“反正我不是你的女朋友了!你愛怎麼想就怎麼想!”桂文娟揚了揚柳眉,

這種事,一個外人是難以插手幫忙的。

俗語有說:清官難斷家務事。

桂文娟與背心男雖稱不上夫妻關係,但兩人曾經是男女朋友關係,分手又不徹底,如今有了矛盾,其實誰也沒有大錯,都是些意氣作怪而已,旁觀者很難幫哪一個。這種事不像其它犯法的事那樣容易分辨出誰對誰錯,可以判出來。

王小兵掃視一圈,沒發現林帶許的身影。

而林帶許好像不在這,不然,她是會幫著桂文娟的。

要不要幫桂文娟呢?

王小兵心嘀咕著,說不關他的事,又不對,說關他的事,又不對,他在猶豫中,一旦出麵相幫桂文娟,那就相當與背心男結仇。這種麻煩可大可小,後果會怎麼樣,沒人能預料準確。

如今,事態有進一步惡化的跡象,要是不站出來勸解,發生群毆事件那是必然的。他不願意看到桂文娟被欺負,但自己插手,就有第三者的味道,畢竟自己不是桂文娟的正牌男友,要是幫起來,以什麼身份呢?以朋友的身份?那會有些尷尬的成分。

可是,自己又與桂文娟有一腿,與她行過房事,兩人都快活過,一夜夫妻百日恩,不論怎麼說,都應該記著她的好,在她有困難的時候,出手幫她,而不是袖手旁觀。何況,他是個豪爽的人,見朋友有難,不會不管。

隻是這種事有些特別。

要是換了別的事,他早就拔刀相助了。

偏偏是這種理不清的情愛事情,如果出麵幫忙,要麼幫到底,不然,結果會更糟糕。王小兵心念電轉,想來想去,一時不知是幫好呢還是不幫,讓兩人自己解決。

這時,又聽到背心男的聲音:“今天你就給個說法!我不想再拖了!要麼給錢,要麼複合!不說清楚,以後你這也別指望安寧!”

“兩樣都不可能!我不適合你,你不適合我,有什麼好複合的。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勉強結合在一起,不會幸福的!”桂文娟或許真的花了背心男不少錢,但她已領教過王小兵褲襠的強大,要她再與背心男在一起,她確實辦不到。

“那你決定不給錢,也不做我女朋友囉?”背心男的聲音陡地拔個幾個分貝,震得人耳嗡嗡作響。看他樣子是要動手了。

“對,我沒欠你的錢,也沒欠你的情!”桂文娟的口吻也很冰冷,果然不愧是黑道上混的,不容易被嚇尿。

“那麼,我們就隻好以拳頭來解決了!”背心男顯出了那副凶神惡煞的樣子,惡狠狠道。

“你怎麼搞都行!我奉陪到底!”桂文娟也毫不示弱。

到了這個份上,圍著看熱鬧的人都知道要發生打架了,於是,不約而同地往後退,騰出足夠的空間給兩方人馬動手,以免站得太近遭受無辜之災。轉眼間,大部分旁觀者已退到了邊上。

從上麵看下,如同向湖麵投了一塊石頭,一波水圈震蕩出去,人潮如水,嘩啦嘩啦向外急湧。

隻有一人例外,那就是王小兵。他沒有隨著人潮後退,站在原地,還在想著要不要幫忙。他也聽父母說過,特別是別人夫妻吵架,一般不要去勸架,不然,日後會受到那對夫妻一起怨恨的。現在,桂文娟與背心男算不上夫妻,勉強可以說有些男女關係,但也不清晰,畢竟兩人鬧分手了。

“草!你今天不賠錢給我,那就把這砸爛!”背心男吼道。

“那你試試看!”桂文娟也是柳眉倒剔。

“兄弟們,動手!”背心男指揮道。

眼看鬥毆不可勉強。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突然一個聲音響起:“大家不要動手!”正是王小兵說話了,並且走了過去。他決定插手這件事。不為什麼,隻因與桂文娟快活過。

在她有困難的時候,要是眼睜睜看熱鬧,太不夠朋友,他看不下去,不論後果會有多麼嚴重,他也有心理準備。

王小兵的中氣頗足,一句話出口,將所有的聲音覆蓋。整個溜冰場回響著他的話音,如旱雷滾地,震耳欲聾。

那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王小兵身上。桂文娟瞧見是王小兵,美眸掠過一抹欣慰的神色,她曾被他征服過,如今念念不忘他的強大,在她心中,正是要找他那樣的男朋友,現在他出麵相助,那是再好不過了。她也聽洪東妹說過他的各方麵實力都頗強,有他相助,如虎添翅。

背心男冷冷地瞥了一眼王小兵,也不知他是什麼來頭,但見他雙目炯炯有神,神色自若,就可猜測到他是久經磨練的人。

走到桂文娟身邊,向她微微點頭,表示自己會幫她,隨即,王小兵掃視一眼對方的人馬,見到另一個熟人,那就是占仲均的得力手下顏章。

“你哪位啊?”背心男瞪起眼睛,不滿道。

“我是娟姐的朋友,想說幾句公道話。”王小兵淡淡道。

“公道話?笑話!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是法院嗎?”背心男冷笑著,一副不屑的神色。

“不是法院,但萬事逃不過一個理字。”王小兵

“麻痹!找死!”背心男顯然頗為憤怒,不由分說,便伸手來抓王小兵的胸口衣衫,想給一個下馬威他嚐嚐。

可是,在那電光石火一瞬間,王小兵卻沒有絲毫的恐懼,嘴角扯出一抹不屑與嘲笑,見對方的手掌伸過來,快要觸到t恤的時候,忽然施展出小擒拿手的“太公擺旗”,左腳上步,左手虎口朝下抓握對方右手大拇指,並且用力折壓對方的右手大拇指,同時右手向上,向前推托對方的右肘部,這時,左手下拉,右手上托將對方拿住。

眨眼間,便扭住了背心男的右手臂,隨即,右腳掃出,打在對方的右小腿上,篷一聲,將那廝掃跪在地上。

這隻是一瞬間的事情,在場的人都睜大了眼睛,射出驚訝的神色,想不到像背心男這麼強壯的青年居然被王小兵一招就製住了。

王小兵放了手,道:“我是來說理的,如果你想動手,那就再來吧!”

“兄弟們,給我上!”背心男跳腳道。

可是,顏章不同意,道:“大家不要動!”在場的人馬之中,大部是他的人馬,他不動,其他人也不敢動。

“老顏,幫我打他!”背心男臉上現出不解與焦急的神色,道。

“大家是朋友,別衝動,有話好好說。”顏章很明顯地告訴背心男。

“你認識他?”背心男不太認識王小兵。

“他就是兵少啊,是我老大的把子兄弟。你叫我怎麼辦?”顏章的黑臉泛著油光,聳了聳肩道。

聞聽“兵少”二字,背心男便知是王小兵了,因為王小兵是近來才崛起的新力量,附近一帶的黑道隻聽其名,不見其人,縱使對麵遇到,也認不出來。加上王小兵行事低調,更加少人認識。隻是圈中相熟朋友,才知道王小兵的真正實力。

背心男微訝地打量眼前這位樹林四少之一的少年,頗有幾分不信,但出自顏章之口,也不容他懷疑,如今平白添了一強敵,他也不敢再囂張了。

“這件事是我與她之間的事,還請你不要插手,給點麵子。”背心男口氣客氣了許多,明顯再牛下去,也難以占到便宜,論單打獨鬥不是對手,講打群架,就眼前這形勢來說,又輸了一籌,唯有以誠懇的口吻,或許能使王小兵做一個中立人。

“我本來是不想管你們這種事的,可是,她是洪姐的幹姊妹,我是洪姐的幹弟,洪姐也曾跟我說,要是娟姐有事,我就不能袖手旁觀。現在,我在這,你說我能不站出來說兩句公道話嗎?”王小兵也是頗為理由道。

“那你想怎麼做?”背心男口氣既無奈又冰冷。

“很多事情都可以談的嘛。”王小兵掃視一圈,見那些看熱鬧的人沒有走開,便道:“沒事的人出去吧。這要談些私心話。”

本來,那些旁觀者也不想離開,但見王小兵目光由柔和變得犀利,好像兩柄利刃劃過虛空,直刺進人的心,於是,他們才屁顛屁顛地走出溜冰場。

三五分鍾之後,溜冰場隻剩下兩幫人馬,除此之外,別無閑人。

這是王小兵給了麵子背心男,顧及他感受,不想讓他太過尷尬,不然,那麼多人在這盯著看,使他沒台階下,結果可能會難以控製。

如今,背心男真正是“孤家寡人”了。

顏章不好幫哪邊,現在隻想做中間人,幫兩邊說些和氣話,那樣就對得起背心男了。

“老左,大家商量解決吧。”背心男叫做左昆,比顏章年紀大些許。

“怎麼商量?”左昆沮喪之極。

“把事情擺出來說個清楚,那就行了。”王小兵盯著左昆,道。

“明顯是她錯了。她花了我那麼多錢,後來就說要分手,那我豈不是很吃虧?我隻問她要回五千塊,也算對得起她的了!”左昆拉長了臉,道。

“五千塊?一分錢都別想!”如今,有了個得力幫手,桂文娟口氣就更強硬了。

“那就不能分手!”左昆黑著臉道。

王小兵站在兩人中間,覺得做這種和事佬,確實討不了便宜,不過,他既然決心站出來幫桂文娟,那就不會再退縮,隻得盡量把事情解決。

從左昆的話,王小兵猜測桂文娟或許真的花了他不少錢,可是,這又不同於平常債務關係,叫女方賠錢,也很無道理,笑道:“左兄,你聽過有分手之後,男方要女方賠錢的例子嗎?”

“沒有!”左昆極不情願回答。

“那你覺得她為什麼要還你五千塊呢?”王小兵繼續問道。

“她花了我的錢,就說要跟我分手,分明是占我便宜,那她賠回我的損失就算了。這樣,大家互不相欠。”左昆覺得滿肚子道理,道。

“花錢的時候,你就打算要他賠錢了?”王小兵接口問道。

“當然,如果她要分手,那就得賠償我的金錢損失!”左昆冷笑道。

王小兵知道桂文娟不可能還五千塊給左昆,其實,他也覺得不需要給,因為男女之間談戀愛,在逛街買東西,或吃東西,一般都由男方付帳,這也算天經地義之事。

所以,他隻想說服左昆,道:“左兄,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在場各位兄弟也應該談過戀愛吧,請問有哪一個會像左兄這樣子做的?”

說著,他環視一圈,看向在場的幾十個男青年,見他們一副極力忍住笑意,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便可窺知他們也不太同意左昆的做法,不過,是左昆的朋友,既然叫來幫手,那也就隻好來了。兄弟之間,不會問那麼多,是對是錯,並不重要,在道上最重要的義氣二字。

義氣大過天。

這是黑道的萬變不離其中的規矩。

那些打手雖覺得左昆的做法有些可笑,但也不會勸他,其實心還盼著他從桂文娟這拿回些錢,大家好去涮一頓。

“他們是他們,我是我!”左昆依然我行我素。

“左兄,在花錢買東西,吃東西的時候,你就有那種要人還錢的準備,這又是你的不對,談戀愛,肯定要花錢,並且一般都是由男方出錢。花多少錢,其實由你作主,又不是女方拿著刀來逼你出錢,對吧?”王小兵淡笑道。

“她雖沒逼我,但我覺得虧了。她就要賠償!”左昆說來說去也是要錢。

“以後誰還敢跟你談戀愛?”王小兵已感覺與左昆談不攏。

“那是以後的事!”左昆不以為然道。

桂文娟瞧著王小兵為自己辯解,很感激他,臉上露出了嫵媚的笑意,不過,她覺得他難以做成這次和事佬,因為她很了解左昆,那廝不是道理可以說得曉的,隻有拳頭才能讓他屈服。

“既然這樣,那就沒什麼好說!我隻說一句,戀人分手很正常,雙方都不要斤斤計較自己的得失,在戀愛時,彼此都快樂,分手時,就平靜分吧。左兄一味想要錢,那我隻好告訴你:你不會成功的!”王小兵目光一斂,懾人威勢陡升。

“她要是不賠我五千塊,那我就不會罷休,除非她與我複合!”左昆倔強道。

“如果是這樣,那我告訴你,下次再遇到你糾纏娟姐,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王小兵的語氣雖平淡,卻蘊含著極度的肅殺。

“大家走著瞧!”左昆拋下一句,頭也不回,便走了。

事情沒完全解決,也在王小兵的意料之內。

“兵少,我兩邊都不好幫,隻能做個中立人。還請你不要見怪。”顏章聳了聳肩,做了一個無可奈何的動作。

“這個知道。沒事,你很給麵子我了。”王小兵笑道。

“他那人就是一條筋,我勸他都沒用。他認定的事,都不會轉彎的。有些麻煩。”顏章想了想,道。

“這也沒辦法,他要那樣做。我們也不會牽就他。他要怎麼搞都行。我奉陪到底。看他樣子是想開打。隨他吧。”王小兵點頭道。

“我夾在中間,幫哪邊都不好。以後,這件事,我不管。他曾經幫過我大忙,我不能幫你打他。”顏章無奈笑道。

“知道。你不用插手。我會擺平的。”王小兵理解道。

顏章遞了一根香煙給王小兵,與他道別,也帶著人馬離開了。

群架雖沒打成,但事情也沒有徹底解決。王小兵看在顏章的麵子上,沒有當場打左昆,但以後就難說了。如果他打左昆,占仲均是會站在他這一邊的。

“謝謝你幫我。”桂文娟籲了一口氣,美眸射出感激的神色。

“該幫的。”瞧著她修長滾圓的雙腿,圓`翹的美`臀,怒突而出的酥胸,王小兵咂了咂嘴,笑道。

“到後麵的辦公室喝兩杯啤酒吧。”桂文娟拋了一個媚眼,邀請道。

“好!”王小兵頗為興奮道。

於是,桂文娟吩咐員工繼續營業,便帶著王小兵朝辦公室走去。

看著她那一扭一扭的圓實美`臀,王小兵腦海忽然浮現出當日曾見過她的裸`臀,小腹下麵立時升上一股欲`火,使人充滿了幹勁。


snaptime:2017-11-21 08:48:15  .exectimeㄩ0.134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