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85章 她看到他的褲襠


王小兵微微一笑,等到對方的右手快要到自己麵前時,立時施展出小擒拿手的“風卷殘葉”,左手手心朝下抓住對方的右手掌,左手用力,使對方的右手臂外旋,同時,右手也抓住對方的右手掌,兩手大拇指頂壓對方的手背,其餘四指扣握對方掌心,兩手用力卷壓對方手腕。

一眨眼間,便反扭著紅鼻男青年的右臂。

在另一個男青年還來不及反應之際,王小兵右腳向上踢出,用膝蓋撞向紅鼻男青年的麵門,砰一聲響,將對方撞得人倒飛出去,轟然倒地。

這一連串的動作如行雲流水,一氣成,毫無阻滯之感,信手拈來一般,頗為瀟灑。

另一個男青年見同夥倒地,才回過神來,立刻撲向王小兵,但他哪是王小兵的對手,不足五秒鍾,就被打倒在地。

“打架最怕找錯人!”

王小兵打完收工,撣了撣手掌,半眯著眼睛,冷冷地盯著倒在地上的兩個男青年,肅穆的神情之中飽含殺氣,使人見了心生寒意。他的眼睛本來挺平易近人的,不過,一旦怒火爆發,那就變得極為犀利,使人見了覺得有兩股無形的利刃直透過來,能刺進人的內心。

兩個男青年痛得哇哇大叫,又怒又驚,瞪著王小兵,卻不敢再撲上來。

此時,王小兵又轉過頭來,凝視著林憶娜,微笑道:“你想怎麼處置這兩個家夥?要不要打到他們爬不起來?”

“要他們道歉!”林憶娜有了依靠,想起之前被兩個男青年呼喝威脅,如今可以揚眉吐氣,可以出一口惡氣,道。

“好。”隨即,王小兵又盯著兩個男青年,淡淡道:“按她說的去做!否則,我打掉你的門牙!”

那個紅鼻男青年作勢要撲向王小兵,但他也隻是個虛勢,其實是想往外逃,果然手腳並用,覷準方位,以閃電般的速度衝了出去,邊走邊惡狠狠道:“等著!老子不會放過你!”

地上另一個男青年也翻身起來,想往外逃,不過,他沒那麼好運氣,被王小兵從背後一腳又踢倒在地,立時被王小兵用腳踏住了脊背,爬不起來。

這時,圍觀的人都知道事態將進一步惡化,可能會發生群毆,於是都退了開去,以免被不長眼睛的拳腳打中。

那個被王小兵用腳踏住脊背的男青年吼道:“待會你就知道死字怎麼寫!我要砍死你!”

“我很想知道你有什麼能耐!”說著,又重重踏了一腳那廝。

林憶娜有些害怕,走上來,小聲道:“小兵,我們走吧。”

“不怕,有我在,天塌下來,我也幫你撐著。”王小兵微笑著望著她,伸手拉了拉她的玉手,感覺頗為滑膩與溫潤,道:“他們還沒有道歉,不能這樣算了。該給點顏色他們瞧瞧。”

她忽然有些忸怩起來,微微努了努玉唇,俏臉浮上一層淡淡的紅暈,平添幾分嫵媚,美眸秋水蕩漾,教人看了心神為之一振。

他輕輕地撫摸她的纖指,腦海卻臆想著自己現在正撫摸她的酥胸,特別來勁,就這麼意`淫了一下,小腹下麵便漸漸硬了起來,一股幹勁湧遍全身,使人欲血沸騰。

在大庭廣眾之下,林憶娜有些害羞,抽回了手,向他露出一個甜蜜的笑容。

他也報以一個爽朗的笑容,意思讓她不用怕,一切放定些。

看著王小兵自信的眼神,林憶娜也鎮定了些許,也知道他有些實力,於是,又安下一顆心來,站在一邊,不過,始終是姑娘人家,平時又不是在道上混的,遇到這種事,多少有些後怕,一雙芊芊玉手揉著衣襟,顯出她心神有些不定。

兩輛倒地的摩托車保持原樣,林憶娜那輛的旁邊散落著青瓜、菜心、黃瓜與一塊瘦肉,明顯是剛從菜市場買到的菜。

再看兩輛摩托的損毀程度,其實都沒什麼損毀,由此可見,雙方的碰撞隻是很輕微的,那兩個男青年隻是想訛林憶娜一筆錢而已。

這種事情,一般情況下,都是凶惡那一方會得到些好處。如果不是王小兵在這,林憶娜估計就要賠些錢給那兩個男青年了。

大約五分鍾之後,那個紅鼻男青年便叫來了幫手,與七八個男青年一起衝了過來,湧到了王小兵的麵前,每人手中都握著砍刀或鋼管,殺氣騰騰,大有將王小兵卸成八塊之虞。

換了別人,早就被來者這種懾人的氣勢嚇住了。

可是,這個是王小兵,要是換了在一年前,他或許還有些心慌,如今,他已經曆了不少大場麵,對於這種小事,那是淡定得很,神色自若。

雖然,縱使是黑道老大也怕在街上與不要命的不相識的小混混打架,因為老大也不是三頭六臂的,在刀槍攻擊之下,也會受傷,也會死亡的。

但是,小樹林集市一帶,在王小兵看來,那都有一半是他的地盤。在自己的地盤,當然無須擔心什麼。因為,隻要自己振臂一呼,照樣可以召集不少人馬過來。

所以,王小兵從容應付。

那些圍觀的人都靜了下來,目不轉睛地盯著王小兵,都替他擔心,每個人都覺得他凶多吉少,應該會被人家砍傷。

林憶娜的俏臉也略顯慘白,玉體微顫,她也害怕那些凶徒揚起凶器來襲擊王小兵,畢竟肉拳難敵開山刀。

在這可怖一刻,許多人都替王小兵捏一把汗,有些不忍再看,怕見到血淋淋的場麵。

不過,王小兵卻是一副吃了豹子膽,天塌下來當被蓋的樣子,神態自如,嘴角還扯出一抹不屑的弧度,眼神帶著幾分嘲笑,冷冷地盯著紅鼻男青年。

“旺哥,就是這**毛!砍死他!”紅鼻男青年急欲報仇。

“住手!”

紅鼻男青年正想要當先衝向王小兵,卻被叫做“旺哥”的人一把扯住了。他不明所以然,怔怔地瞧著“旺哥”,也不見“旺哥”有要動手的意思。

“***!還不放下手中的刀!”

反而,“旺哥”怒視著紅鼻男青年,似乎要打他一樣,這樣使紅鼻男青年頗為納悶,心中不解。

“旺哥”正是陳林旺,他與紅鼻男青年也算是朋友,聽說被欺,便帶了幾人火速趕來,當見到是王小兵時,立刻知道紅鼻男青年與誰作對了。陳林旺瞪了一眼紅鼻男青年,然後走到王小兵麵前,抽出香煙,遞給他,還幫他點燃。

看著這一幕,紅鼻男青年嚇呆了。

“你知道他是誰嗎?”陳林旺問紅鼻男青年。

“不知道。”紅鼻男青年搖頭道。

“他就是我平時跟你說的兵少。還不過來向兵少道歉!傻站在那幹**啊!”陳林旺聲音高了些,目光也嚴厲了許多。

“他就是兵少啊!”紅鼻男青年如夢初醒,整個人蔫了一圈,先前的那股凶惡之色完全消失了,連忙走過來,點頭哈腰道:“兵少,對不起,我有眼不識泰山,觸怒了你,請原諒。我下次不敢了。”

“向她道歉,她願意原諒你,那就沒事了。”王小兵吐著煙氣,指著林憶娜,道。

“好的。”紅鼻男青年小心道。

林憶娜看到王小兵控製了場麵,俏臉便浮上了濃鬱的笑意,心中的害怕也消褪了,知道事情已無大礙。她心佩服王小兵的能耐,對他又增加了二分好感。

那紅鼻男青年走到林憶娜麵前,賠笑道:“這位姑娘,都是我們不好,撞了你還要欺負你,我該死!”說著,自己扇了自己兩巴掌,又道:“請你原諒。”

“可以了。這事就這麼算了吧。”林憶娜也不想再鬧下去,反正胸口悶氣也消了不少,便高興道。

“多謝你的大量!多謝!”

這時,紅鼻男青年與地上那個男青年都如獲大赦,隻等王小兵原諒。

看在陳林旺的份上,加上林憶娜已饒了他們,王小兵也不想再為難對方,便道:“行了,你也起來吧。以後做事要留心眼,不要隨便惹人。要不,你們很容易被打。”

“對,兵少說的對。我們以後照做。”兩個男青年不停點頭道。

“沒事了,你們走吧。”王小兵揮了揮手,道。

“好的。再抽支煙。”說著,兩個男青年都掏出香煙,各自遞一根給王小兵,又再三道歉,才扶起摩托,向眾人告辭,尷尬地走了。

“沒事了,一場誤會,大家回去。”

陳林旺也遣散了叫來的幫手。

看熱鬧的人也漸漸散了,周圍又恢複了正常狀態。

“你下午去找洪姐,就說是我叫你去的。她會招聘你的。”王小兵道。

“知道。我有點事,先走了。下次再說。”陳林旺也瞧出王小兵要與林憶娜說幾句情話,不想在這做電燈泡,找了個借口,走了。

王小兵幫林憶娜扶起摩托,撿起地上的食材裝進菜籃,瞥了她一眼,見她微垂俏臉,滿臉的笑意,那一那,真想去吻她的紅唇。要不是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他可能要抱著她了。

“你買菜中午做飯嗎?”他打破了沉默,問道。

“嗯,是啊。剛買好菜,出來,就遇到那兩個人,要不是你來了,我真不知怎麼辦才好。嚇死我了。”她眨著美眸,非常感激道。

“小事一樁,說了沒意思。我們這麼熟,不要說這些。”他大方地擺了擺手,道。

“你要到哪去?”她聽出他的話語之中有情愛之意,頓感不好意思,於是連忙轉移話題,問道。

“去小樹林廣場等你啊,路過這,正好遇上你。你今天這身打扮很好看!”他如是道。

“咯咯,哪有。這麼早,你不吃了午飯再去。唉,看你真是性急。我都不好意思了。”她話語像是帶有些許責備,可是,唇邊泛起的甜蜜笑意,分明顯示她此時的心情特別愉快。

他幫她把摩托車推到路邊,試了試車,完全正常,才把車交給她。

“謝謝你。”她嫵媚笑道。

“都說了不用客氣。我倆還說這些分生的話,叫人聽了不舒服。”他忽然瞥見她的美`臀上有一片枯葉粘著,便伸手過去,在她豐滿而***的***上輕輕摸了一下,頓時,一股淡淡的體溫與柔滑從指端傳來,令他打了個激靈。他的腦海立時幻想出她的美`臀非常柔滑,非常溫潤,非常潔白。隻這麼一想,小腹下麵的欲`火就更旺盛了,雙眼也有了異樣的光彩,分明是興奮所致。

而她,咬著下唇,俏臉刷地紅了,嘟著玉辰,想說什麼,卻沒說出來,美眸流露出又羞又訝的神色,忸怩了一下,並沒有怪他乘機揩油,隻是閃了閃身子,不讓他繼續摸下去。

“你褲子上有東西。”他把那片枯葉遞給她看,以證明自己的無辜。

她紅著臉微微頷首,表示知道了。

可是,他又發現她美`臀上還有一點灰塵,於是又伸手在她***上輕輕地拂拭,這回,卻是把“太極掌”的精髓都使出來了,作用在她的美`臀上,使她也打了個大大的激靈。這一頓愛撫,當真高超到了極點,她快要被他的功力所折服。

“嗯,你”她跺著腳,輕扭腰枝,又往旁邊閃了一步,羞赧道。

“你後麵髒了,我幫你撣去塵土。”他一本正經道。

“你,嗯,我自己會拍幹淨。謝謝你。”她不知說什麼好,皺著秀眉,唔了半天,才道。

“呃,那好,你這也很多泥塵。”說著,他的手指已指到了她的纖腰上,在那輕輕捏了一下。

“我自己來。”她俏臉紅暈亂舞,嬌態醉人,連忙撥開他的鹹豬手,自己撣了撣汗衫上的泥塵。

瞧著她如玉的肌膚,怒突而出的酥胸,圓而優美的臀,修長潔白的雙腿,他頓時來了性趣,下麵有了強烈的反應,霍地硬了起來,一下子使褲衩緊繃繃的,向外隆了起來。為了掩飾褲襠的壯觀,他急忙垂下雙手,半掩那頂“小帳篷”。

“待會我給美容丸你啊。”他分不出手來取美容丸,道。

“行。”她雖有些許惱他揩油,不過,受了他一次恩,欠了他的人情,有感於他的熱情,便道:“我反正也要回去做午飯,到我那吃午飯,怎樣?”

“好啊。”她是半真半假地說的,既希望他答應,同時又希望他不答應,算是一句客氣話,不過,他很爽快地同意了,這令她有些不知所措。

“走吧。”她自己一個人住,如今叫他到自己的家,心有些忐忑。可是,話已出口,想改也不行了。

幸好沒有被她看到自己褲襠的壯觀,王小兵鬆了一口氣,跨上了摩托,跟在林憶娜的後麵,向她的住所馳去。

林憶娜雖是銅業公司的職工,但還沒分到房子,現在也是租銅業公司的房子住。

從開采銅礦之後,銅業公司便為員工與合同工都建了許多房子,正式員工又分白領與藍領,白領集中在一個地方,藍領又集中在一個地方,合同工也集中在一個地方,建了十數處的小區,那些七八層的樓房都是依山而建的。

東方鎮比較多丘陵地帶,平原較少,所以建築群大半是傍著小山的,在公路上直看去,可能看不到什麼,但轉了一個彎,便能瞧見大片的樓房。

二十多分鍾之後,便到了一個比較高尚的小區,叫**小區。那綠化完善,其他商業配套設施也不錯,就是沒有菜市場。在這個小區住的,都是銅業公司的白領階層。

林憶娜租住在a棟五樓,是一房一廳的單元,麵的家具、電器也比較現代化。

上了樓,進了客廳,關了門,王小兵掃視一眼,她的家收拾得比較幹淨,不像林帶喜的房間那麼淩亂。

“坐吧,我平時不喝茶,沒茶葉,冰箱有飲料,橙汁、汽水、雪碧,你要喝什麼?”她熱情招呼道。

“隨便。”他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目光落在她婀娜多姿的身子上,小腹下麵的那團欲`火又慢慢升了起來。他連忙疊成二郎腿,不讓壯觀顯現。

“橙汁吧。”她從小冰箱取出一瓶橙汁,拿給他。

他接了過來,兩人目光相接,產生一絲的火花,彼此都打了個激靈。她連忙移開了視線,俏臉微紅。

“你看電視吧,我做飯。”林憶娜走到電視前打開了電視,“想看哪個頻道,你自己選吧。我做飯了。”

“我幫你吧。”他也不好意思枯坐著,幫著洗菜也行。

“不用,你是客,哪有叫你幫忙的。”她笑道。

“兩人動手,很快就有飯吃了。”他一時高興,站了起來,走過去,掏出用小塑料袋裝著的幾枚美容丸,“喏,這是給你的美容丸。”

“謝謝!”她美眸彎成了月牙狀,雙手接過去。

“不用客氣。”他笑道。

這時,她目光不經意間落在了他的褲襠上,瞥見他褲襠的奇觀,頓時吃了一驚,俏臉又刷地紅了,一顆心怦怦直跳。她被他褲襠的那頂“小帳篷”嚇著了。


snaptime:2017-09-20 08:31:04  .exectimeㄩ0.13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