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83章 男女大汗滿身


正在他目光灼灼盯著她迷人的背影時,她好像感應到他看自己一樣,忽然回首瞥了他一眼。那間,他感到一絲尷尬,連忙垂下了視線。而她佯裝什麼也沒發現,轉過頭去,玉唇上卻是偷偷地露出了甜美的笑意。

“他心想什麼,我都清楚。臭小子,有色心,沒色膽。”她心哼道。

她從他的情`欲眼神看出他對自己真的有意思,且不說愛,至少他對自己是有性的需要。隻要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有性趣,那就有可能會產生愛情。

愛情是性與愛的結合,隻有愛沒有性的愛情,那是柏拉圖式的愛情,隻能看,不能做的;而隻有性沒有愛的愛情,那是花錢找小姐的行為,隻求一射。

一般而言,男女之間有了性趣,多半也會有愛,可能愛需要培養,不像性來得那麼快,那麼激烈而已。

隻要他對自己有性又有愛,那就可發展成為愛情,她充滿了信心,得到他的身心,那隻是時間問題,她嘴角微微向上一揚,扯出一抹笑意,似乎在說:有朝一日,我要你主動拜倒在我的裙子下!

兩人相識有一段時間了,她也基本摸清了他的脾性,對於將來與他恩愛相處也充滿了信心。

端著兩杯紅酒,嫋嫋走了過來,遞給王小兵與謝家化,最後,洪東妹也端了一杯,就坐在王小兵的身旁沙發上。

“現在放暑假了,你們可支配的時間也多了。”她意味深長道。

“是,不用上課,倒有些不習慣了。以往,聽到鈴聲,就知道起床、上課,下課,現在沒了鈴聲,但早上到了起床的時候還是會醒過來。”王小兵聽不出她的弦外之音。

“暑假太短了,要是有半年就好了!”謝家化喝紅酒跟喝水一樣,不懂什麼叫品嚐,反正到了嘴,倒進去就是了。

“放半年,那你叫校長給你放一年還好些。”王小兵笑道。

“聽說你們學校的兩個校長暗鬥得很利害,現在誰贏了?”洪東妹記起前段日子林帶許與王小兵一起進縣城辦事。

“還沒有結果。”王小兵道。

那件事,至少要到開學才知道。王小兵已盡了力,張萬全是生是死,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三人喝著紅酒,閑聊著。

如今,她有些習慣看他的褲襠,因為那經常有奇觀可看。

雖然沒直接看到他高隆而起的“小帳篷”,但見他疊著二郎腿,就可知他是用一條腿壓著他的堅硬,她淡淡一笑,小抿一口紅酒,道:“你來找我什麼事呢?”

“呃,是這樣的。我想問一下您的賭場還招不招看場的?”他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她隆起的呈拋物線的酥胸,微微打了個激靈。

“招啊!”他的要求,她會盡量滿足,她自己的手下都足夠看場,但他問到了,也不想掃他的興。

“我有一個朋友想做,不知行不行?”他抬起了目光,瞟向她俏麗的臉頰,正與她含情的目光相接觸,趕忙移開。

“行啊,明天叫他過來找我。”她從他的神情可以看出,他對自己有愛又有性,因此,心很高興,俏臉也就溢滿了笑意。

“好,我回去告訴他。”他感覺喝紅酒不解渴,小腹下麵的那團欲`火慢慢升起來,燒遍全身,熱血沸騰,使他體內嚴重缺少水份。

她從他的神情,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如今是處於一種性需要的狀態,於是,決定向他拋出橄欖枝,讓他主動獻身。她一心要使他屈服在自己的石榴裙下,但一直未能如願以償。

這樣的機會不多,她想好好抓住。

不過,謝家化這個電燈泡在這,她有些無計可施。又不好意思明顯叫謝家化走開,那樣太過露骨,她自己都會感到尷尬。

想了想,她終於找到一條計謀支開謝家化,道:“黑牛,上次也沒有教你開車,讓你白高興了一陣子,我現在叫人教你開一兩個鍾頭吧,你想不想學?”

“想!”謝家化食量大,酒量也大,一杯紅酒,他一仰脖子就下了肚子,如今噴著酒氣,興奮道。

“等一下。”說著,她走到辦公桌前,拿起內線電話,叫了一個手下上來。

一會,一個男子敲門進來,從洪東妹手中接過車鑰匙,帶著謝家化下去學車了。

終於把電燈泡支走了,她感到很愉快。

室內,隻剩下王小兵與洪東妹。氣氛曖昧,空氣蕩漾著淡淡的欲望。燈光很柔和,暖暖的,給人溫馨的感覺。

喝了點紅酒,兩人都沒醉,但有了些許的酒意,畢竟會有些催情,使兩人血液的欲`火漸漸升起來。

“你熱嗎?”她忽然問道。

“不怎麼熱。”他額頭雖冒著汗絲,但謊話照說。

“要是熱,就脫了上衣吧,在我這可以隨便一些。”她笑道。

“我在這很隨便了。真的不熱。要是熱了,我自己都脫了。”他心念電轉,在揣摩她的意思。

這種模棱兩可的話,使他有些想入非非,如今褲襠的家夥雄赳赳的,隻要一站起來,那便會讓她看到自己的堅硬,多少會不好意思,他隻想溜出去,上個廁所,在那等老二恢複了正常狀態,再回來,那麼就減少許多尷尬。

可是,他還沒開口,她便掀動玉唇,道:“噯,好久沒跟你跳探戈了。來吧,跳一支。”說著,已抓著他的手,把他拉起來。

那間,他的褲襠顯出了一頂高隆的“小帳篷”。他的臉龐刷地紅了些許,但幸好吃了紅酒,可以找到合適的借口。隻要她問,他就能口舌如簧地回答。隻是褲襠的壯觀難以圓場。

果然,洪東妹看到了早已猜測的結果,她卻假裝什麼也沒瞧見,走過去,將鐳射碟放進唱機。

唱機轉動,優美、抒情的探戈曲響起。

王小兵尷尬地微笑著,道:“洪姐,我有些生疏,可能跳不好。”

“沒事,來吧。我帶你。”她目光凝視著他的臉龐。

這樣,兩人手挽著手,隨著樂曲翩翩起舞。

他雖跟她學過跳探戈,但並不熟練,加上不經常跳,確實有些忘記了,偶爾又會踩在她的腳上。這不是令他最發窘的,使他臉龐越來越熱的就是他褲襠的家夥老是頂在她的大腿上、小腹下,甚至偶爾會塞進她的胯下,摩擦著她的內衣。

每點戳一下她的身子,他的堅硬便要震蕩出一圈圈的酥軟,好像漣漪一樣擴散開來,瞬間觸及身體每一根神經,整個人都輕顫一下。每點戳一下她的身子,便如同吃了一粒春藥,使他體內的欲`火更加旺盛一分,體溫隨即升高,身上冒汗。

一支曲子還沒完,他就汗流浹背了。

與她跳舞,他感覺自己快要渾身著火。

而她,卻是有意或無意用腿去觸碰他的堅硬,好像跟他的堅硬玩耍一樣,每碰一次,她都能感受到他那的溫度在升高,暗忖過不了多久他恐怕會自燃起來。她想看看他下一步會做什麼,是否會使出霸王硬上弓這一招。

跳著跳著,他的注意力基本都在褲襠了,步子老是出錯,因為那硬梆梆的,頗有重量,舉著不世出的家夥,也不容易。而且,不斷震蕩出興奮與酥麻,讓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一幅幅春`宮圖。

他比她稍高,居高臨下,可以看到她飽滿而適中的額堂,長而黑的睫毛,微挺的鼻翼,性感的紅唇,小巧的下巴,這一切,都是那麼的有吸引力,他恨不得立時祭出柔舌功,攻進她的檀口。

可是,當她掀起眼瞼,目光向上瞄來時,他又連忙抬起視線,不敢與她對視,不想被她知道自己的內心世界。兩人雖認識了這麼久,但在她麵前一說到愛情這種東西,他便會有些害羞。

她早已知道他欲`火焚身,卻裝做什麼也沒看出,除了用大腿去摩擦他的堅硬之外,還把胸前兩座堅挺的山峰當作武器,不時頂壓他厚實的胸膛,增加他的性趣。

女人的酥胸,王小兵也品嚐過不少,像杜秋梅那種珠穆朗瑪峰,他也攀登過,像張靜那種小山丘,他也登臨過,不論大小,都溫潤而有彈性,隻是,各自山峰山頂上那一顆圓蒂不一樣而已,有些紅潤,有些微黑。

如今,他腦海浮現了見過的女人的酥胸的模樣,找一個可能類似洪東妹胸前兩座山峰的,可是,不論他發揮多麼豐富的想象,都無法真正確定親自登上她兩座山峰的那種快感與滿足。

當她一對酥胸壓過來時,他清楚地感受到那股撩人的彈性與溫軟,在那一那,他恨不得即時剝開她的連衣裙,或者扯爛她胸口的裙子,把頭鑽進去,登上她胸前的兩座山峰,在那修煉柔舌功與鐵爪功。

這麼一想,他整個人都處於極度的亢奮之中,兩眼發光,大有將她征服一百次的跡象。

她卻是頗為期待,隻等他將男人的陽剛之氣發泄在自己身上。她腦海也浮現他褲襠的無比雄壯的堅硬,暗忖要是殺進了自己的身子,不知是痛苦大於快樂還是快樂大於痛苦,思及此,自然也打起激靈來。

“你出了那麼多汗,洗個澡吧。”她提議道。

“不用,剛才喝了些紅酒,是會出汗的。”他笑道。

“脫掉衣服吧。沒事的,就我倆,你隨便些吧。”她又道。

“不怎麼熱啊。”他額頭豆大的汗珠掉下來,“一會就會涼爽的了。”

“你就是這樣!”隨著舞步的移動,她忽然抬起左腿,輕輕碰了一下他褲襠的堅硬,看他身子顫了顫,頗感有趣。

隨即,她連連用左右腿去摩擦他高隆而起的家夥,讓他真正欲`火焚身。反正他的堅硬橫亙在那,想怎麼碰撞都行。

他下麵的生理反應完全不受控製,雄赳赳,氣昂昂,已達到了最成熟,最勇猛,最強大的時候,不論是體積還是溫度,都已更上一層樓,爆發出來的酥軟與性`欲,都教人按捺不住。他整個人都被褲襠的堅硬弄得幹勁萬倍,精神亢奮之極。

有一個舞姿,那是她向上一躍,隨即又落下,本來極平淡的事情,但是她在落下之際,胯下居然壓中他的堅硬。

那間,他的下麵一沉,旋即向上一揚,敲打在她的胯下,在那火燒火燎的時刻,他緊緊抱著她,不單下麵傳來陣陣快感,而且由她胸前兩座山峰傳來的彈性與溫軟也使他興奮莫名。

這時,一支舞曲剛好完畢。他抱著她,她也抱著他。

兩人幹柴烈火的,體內的欲`火早已熊熊燃燒起來。他心回響著一句話:要不要幹?

而她則是闔著眼瞼,等待他的進攻。

就在這種曖昧的時刻,突然傳來了敲門聲。而且,敲門聲很大,“篤,篤篤篤,篤篤”,從敲門的力量來判斷,也感覺門外的那人情緒有些不高興。

洪東妹頗為不悅,以為是夜城卡拉ok廳的員工來找自己有事,準備等人進來,好好批評幾句。

兩人瞬即分開,王小兵身影一掠,已坐在了沙發上,渾身汗水如漿。差點頭頂冒白煙了。

“進來!”

點燃一根香煙,洪東妹倚酒櫃而立,柳眉輕挑,盯著門口。

不過,首先進來的是卻是謝家化。看他滿臉的沮喪,身上的衣服也濕透了,便知不是好事,除了他之外,還有那個要教他開車的員工。

“這麼快回來了?”洪東妹訝道。

“洪姐,車沒油了!剛開出百米,停了,我倆把車子推回來的!”謝家化掀起t恤來擦拭額頭的汗水。

聞言,洪東妹與王小兵都笑了。

車沒開成,倒要出力將車子推回來,那倒真是一件悲催的事情。洪東妹心中的怨氣也消了,笑道:“沒事,下次加滿油,教你開一天的車。”

“好!”謝家化憨笑道。

那個會開車的員工將車鑰匙交給洪東妹,便退了出去。室內,洪東妹、王小兵與謝家化都是滿身汗漬,前麵二人是由於欲`火所燒而汗流遍體,後麵一人是幹了苦力所致。

坐在沙發上之後,欲`火雖旺盛,但也好過剛才與她磨磨擦擦的了,王小兵連吸了幾大口煙,才稍微定住了心神。

洪東妹回想起被他那不世出的老二點戳在身子上的那種激情時刻,美眸便射出異樣的光彩,盯著他,似乎想要撲過去,把他上了。

當王小兵下意識瞟她一眼,目光相撞那瞬間,便感覺到她眼神的情意之濃,他肯定有愛意,但應該也有親情,所以,那有點像姐姐關懷弟弟的愛,心頭會湧起淡淡的情`欲與家庭的溫馨。

泡好了一壺工夫茶,斟了一圈,各人喝了一杯,洪東妹掃視一眼王、謝二人,忽然笑道:“黑牛,你也有女朋友吧?”

“他有,體型跟他一樣強壯,特別有夫妻相。”王小兵雙手比劃著,在畫一個大水缸的形狀。

“咯咯,黑牛,真的嗎?我以前聽說胖男喜歡瘦女,胖女喜歡瘦男,不過,也有例外,就像你與你女朋友,兩人的口味有些特別。”洪東妹開玩笑道。

“麻痹!我哪有女朋友啊。小兵亂說的。”謝家化有些急了。

“還說沒有呢,那天,我都看到你摸了人家,你敢說沒有?”一次在班,謝家化不小心觸碰到魯月菁的胸脯,被王小兵瞧見了。

“麻痹,那不是故意的!”謝家化用力揮著手,似乎這樣可以證明自己的無辜。

“當然不是故意的,而是有意的嘛。”洪東妹點頭道。

洪、王二人開心笑著,謝家化紅著臉,一味搖手。隻有在說到男女事情的時候,謝家化才會有臉紅的現象,其他時候,他是很難出現臉紅的情況。魯月菁對謝家化很有意思,不過,謝家化對她不太感興趣,倒不是因為她不夠漂亮,而是由於他的趣味不在這上麵。他隻喜歡練肌膚與賭博,其次便是吃東西。看他水牛一樣的體格,便知他是個吃貨。

“姑娘交男朋友也好,男孩交女朋友也好,都要看準一些,有時候,會帶來麻煩的。”洪東妹仰靠在絲絨沙發上,頗有感慨道。

“確實是。”男女生活經驗,王小兵並不算豐富,他隻是附和了一句。

“你認識蝴蝶幫的桂文娟吧?”她粘人的目光落在王小兵堅毅的臉龐上。

“認識!”王小兵微怔,不知洪東妹這樣說是什麼意思,難道桂文娟將自己與她的好事告訴了洪東妹?

“她以前交了一個男友,後來分手了,但沒分徹底,她男友還經常上來要求複合,鬧得不成樣子。近來聽說鬧得越來越利害了。唉,真是麻煩事。”洪東妹深深吸一口煙,道。

想起自己與桂文娟曾有一腿,要是被她前男友知道了,那可能會來找自己算帳,不過,王小兵並不擔心,如果對方敢來,那就直接收拾他。他倒有一種想要去幫桂文娟的衝動。畢竟兩人有了肌膚接觸,算是一對,不念朋友之誼,也要顧及那天與她的快活的情份。


snaptime:2017-11-21 08:37:22  .exectimeㄩ0.106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