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62章 跟她回家睡覺


原本想看王小兵顫抖的,但卻久久等不到,狗熊倒先自按捺不住了,踏前一步,沉聲道:“你就是王小兵?”

“對。估計你就是傳說中的狗熊了。”王小兵淡然道。

“哼,知道我找你的原因吧?”狗熊扳著指骨,必剝作響,晃動厚實的肩膀,一副要開打的樣子。

“知道。”王小兵直言道。

“說吧!”狗熊背對著王小兵,冷道。

這一那間,王小兵腦筋急轉,在想著應對辦法,如果說那個手提箱的白粉被警方拿走了,估計狗熊也不會相信。到時要是被圍攻,自己一人也敵不住對方十幾人,加上他們還有槍。徒增受傷而已。

此時,不單要避開與狗熊的正麵衝突,還要尋機脫身,這樣,當警方收網包圍進攻這的時候,自己才不會受傷。不然,到時子彈不長眼,會不會幸運地吃一顆子彈,也還是未知數。

所以,當務之急便是哄住狗熊,然後全身而退。

深深吸了一口氣,王小兵不慌不忙道:“貨是我們拿了。現在藏在一個不為人知的偏僻地方。”

“算你聰明!”狗熊又轉過頭來,“藏在哪?”

“上砣村的石林。”上砣村是東方鎮最西邊的村子,那有幾處石林,乃是小有名氣的旅遊景地。

“石林的哪個位置?”狗熊追問道。

“我也說不清楚,但到了那,我就能找到。”王小兵心暗暗祈禱身旁兩個鴨舌帽男青年不要多言,否則,今天就要在這地下室長眠了。

“好,我跟你一起去拿!”狗熊這樣說。

如果與狗熊在一起,那就是倒楣之極了。因為警方要抓捕他,一旦發生槍戰,那可不是玩的,輕則受傷,重則殞命。

心念電轉,計上心頭,王小兵笑道:“沒問題。我有個小小的要求,到時能不能讓我也做一份,我也想賺些外快。”

“到時再說!”狗熊道。

“這麼多人一起去嗎?這樣容易引起注意,到時惹到便衣警察盯上,那就麻煩了。”王小兵獻計道。

“你兩個跟他去。我在這等你們。要快點。”狗熊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於是便指了佛珠光頭男與另一個小耳朵光頭男,隨即,又轉身盯著王小兵,惡狠狠道:“如果你敢玩花樣,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我知道死無葬身之地的意思。”王小兵點頭,他的意思是說:你狗熊就快死到臨頭了。

幸好那兩個鴨舌帽男青年不說話,一直就默默地站在一旁,估計也是想到可以減刑,才不想把事情真相告訴狗熊。

旋即,佛珠光頭男,小耳朵光頭男,兩個鴨舌帽男年青,四人押著王小兵,出了地下室,上了麵包車,向上砣村駛去。

幾人之中,隻有佛珠光頭男有槍,也是一支仿五四手槍,他就坐在王小兵的旁邊。

如今,雖還沒完全脫險,但已鬆了一身。長長籲了一口氣,就等車子被警方攔下,那自己的任務基本就完成了。

果然,當麵包車剛開出舊倉庫不久,就被在路上的警車截停。

期間,也發生了一點小驚險,那就是佛珠光頭男想掏槍出來幹掉王小兵,可是,王小兵早有準備,根本不給機會他掏槍,一個肘撞,再一個勾拳,隨即雙拳如暴雨般落在佛珠光頭男的臉上,打到他臉麵頓時浮腫起來,根本看不出他原本是什麼樣子的了。王小兵將憋在肚子的一股悶氣化成無數鐵拳,砸在佛珠光頭男的臉上,可想而知力道有多大,不單打到佛珠光頭男出鼻血、牙血,甚至眼睛都流血。

朱由略指揮手下將佛珠光頭男等抓捕,隨後,帶領民警與保安將舊倉庫包圍起來。他拿著一個大喇叭,喊話:“麵的人聽好,你們被警方包圍了,不要作垂死掙紮,高舉雙手,走出來!”

大約十分鍾之後,狗熊的手下都出來投降了。

不過,卻是不見了狗熊。

朱由略問王小兵:“你之前看到狗熊了?”

“一定看到。他可能藏在礦碴了。”王小兵猜測道。

“將每一堆礦碴都鏟開!不要讓狗熊逃跑了!”朱由略指揮人員守住大門口。

果然,在地下室的一堆礦碴,找到了窩藏在麵的狗熊。他被捕了,出來時,從王小兵身邊走過,惡狠狠地眼著王小兵。到了這一步,王小兵也不怕他,對他非常有禮貌地笑了笑,讓狗熊更加暴怒,但卻沒機會找王小兵算帳了。單是那一手提箱白粉的罪罰,就足夠狗熊一輩子受的了。

抓捕行動結束之後,王小兵坐警車回到了小樹林集市,下了車立刻到旁邊的公用電話亭打了個電話給洪東妹。

接通之後,聽到洪東妹關切的語聲:“小兵,你在哪?”

“我平安回來了!在小樹林集市。”王小兵也是死逃生,道。

“我在小樹林派出所。回來就好!今晚好好飲一懷,給你洗洗晦氣。你過來我這。”洪東妹話音也寬慰了許多。

“好!”本來想先去感謝莊妃燕今天那麼鼎力的相助,不過洪東妹已叫了自己,決定晚上有時間再去向莊妃燕道聲謝謝,如今隻好步行到二百米之外的小樹林派出所。

到了那,就看到洪東妹站在派出所大院門口處,臉帶微笑,凝視著自己,王小兵迎了上去。

看到他安然無恙回來,她心一塊大石終於落了下來,心情輕鬆了許多,忽然見到他肩膀處的t恤上有幾點血跡,便走近一步,伸出芊芊玉手,摸了一下他的肩膀,關心道:“你受傷了?”

“沒有。”於是,王小兵將自己打倒佛珠光頭男的經過簡單說了一遍。目光落在她吊帶低胸短裙的v字形領口處,能領略到她胸前兩座高峰擠在一起,形成個光滑柔和雪白的曲麵,泛著青春狂野的魅力,使人看了渾身打激靈。

“還以為你受傷了呢。要是你出事了,我絕對不會放過姓朱的。”她微一掀眼瞼,正好與他欲望無限的目光相接在一起,頓時便感受到他灼人的情`欲。

他尷尬地垂下了視線,不敢再看她的酥胸,但目光落在她兩條玉雕一般的美腿上,又被她豐潤滾圓的美腿曲線吸引了,把他的神思引到了大腿上麵。他豐富的想象力已在浮想聯翩,幻想著她赤裸的身子,霎時之間,小腹下麵升起一團欲`火,使他有了生理反應,褲襠的家夥情不自禁地昂起頭來,頂在褲襠上,隆起老高。

她見他有色相沒色膽,心微有失望。

當他目光下垂時,她也跟著他看向下麵,頓時瞧見他褲襠的驚人奇觀,知道他在想什麼,重重地籲了一口氣,抿了抿玉唇,翻起美眸,淡淡地白了他一眼。

老是被她看到自己來性趣,王小兵也頗感尷尬,囧著一張臉,咧嘴笑著,雙手連忙放下來,作交叉狀,遮住褲襠,但也不能完全掩飾住那頂“小帳篷”。

“你呀,長大了,自然就會那樣的。不要害羞。那是正常的。你以為用手就能遮住嗎?我還是照樣看到。你表現自然一點就行了。”洪東妹撇撇嘴,以老姐的口吻指教他。

“我……,我急尿了。”他臉紅了,找了個借口。

她滿臉笑意,指了指派出所的廁所方向。他點了點頭,立刻奔去上廁所了。

朱由略還在審問販毒分子,下午沒空,而洪東妹本來就是今天淩晨六點才睡的,早上不到十點就被吵醒了,如今也想先回去休息幾個鍾,晚上再一起吃飯。

因為不知狗熊的手下是否被全抓捕歸案,怕他們會尋仇,隻能等晚上見了朱由略才知結果,所以叫上王小兵一起到夜城卡拉ok廳去,兩人在一起,縱使遇到狗熊的手下來報複,也有個相助。

坐在洪東妹的雪鐵龍,瞥見她胸前堅挺的高峰,還有兩條泛著青春魅力的美腿,王小兵感覺自己有些口幹舌燥。

洪東妹駕著車子,朝夜城卡拉ok廳方向馳去,用眼角餘光瞥了他一眼,道:“想什麼時候來學車,就跟我說。”

“好,等我學會了,有空我幫你開車。”王小兵頗有興趣,頓了頓,又道:“過兩天還要到學校去,可能抽不出時間。”

“哦,補習?”洪東妹不解道。

“不是。我們學校建了新的圖書館,開學就能用了,所以要將舊圖138看書網整理好,到時搬到新圖書館去。我們學生會的人大部分都要去整理圖138看書網先裝在紙箱,等到新圖書館竣工,搬圖書就容易很多。”王小兵道。

“你還是學生會的?”她粲然一笑,道。

“不知不覺中做了個團委副書記與女生部的部長。”王小兵笑道。

聽說女生部,洪東妹暗忖他生活在花叢之中,好像小蜜蜂一樣可以隨便在花叢采蜜,想到自己與他認識了這麼久,還未得到他的愛意滋潤,心微有不甘。


snaptime:2017-11-23 10:02:16  .exectimeㄩ0.069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