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58章 入股風波


到了一絲不掛這一刻,兩人都不能再按捺住體內的欲`火了。再不發泄體內的烈焰,那就要自燃了。

音樂催情,酒精也催情。

兩人緊緊相擁在一起,恨不得融合成一體。

她的泉水將他的大腿潤濕了,滑膩膩的,與汗水混合,滴到沙發上,轉眼便濕了一大片。

在這火燒火燎的時刻,兩人都進入了角色,腦海隻有彼此,仿佛世界上隻有他與她,除了快活,還是快活,神經都處於極度的亢奮之中。他與眼的眼眸射出灼熱的神采。

“我忍不住了”桂文娟嬌呼道。

“我要讓你快活似神仙。”他承諾道。

“那你快啊”她迫不急待。

“就來!”王小兵雙手往下移,滑到了她的豐滿美`臀上。

當他捧起她的美`臀,由上而下慢慢放下,便與他的堅硬契合在一起,那一寸一寸的推進,充滿了奮鬥與開發的味道。在一個還未探索過的神秘山洞開鑿隧道,充滿了未知與奇妙。人生的樂趣,也可以從中尋找到。

他以一招“抱虎歸山”,終於完全進入了她的體內。

那間,兩人完成了真正意義的結合。他的胯下傳來了一陣又一陣的溫暖與快感。他的堅硬快要撐破她的神秘山洞。她微微張著檀口,感受那股無窮的興奮。

下一霎,他提氣收腹,捧著她的美`臀,開始大動起來。她也極為配合,主動一起一落,使美`臀上下頻率更快。

“噗噗噗……”

兩人接觸之處發出清脆的聲響。

“啊啊啊……”

桂文娟檀口張圓,臉頰紅暈亂舞,醉眼半眯,秀發淩亂而汗濕,不時哼出誘人的春音,教人骨酥。

兩人狂戰起來,震動頻率越來越快,都是年輕精力旺盛的時候,大幹一場,能堅持良久。

當她累的時候,就雙手摟著他的脖頸,任由他捧著自己的美`臀一上一下地做運動。當他也有些喘氣的時候,便將她抱放在沙發上,旋即采取古今聞名的“老漢推車”,狂推數十輪,隻聽一聲“啊——”,便將她弄暈了。

他頗為得意,看著被自己完全征服的美人俏臉上洋溢著亢奮之極的緋紅,心便湧起一股自豪。隨即,吻遍她全身,再將她抱在懷,讓她跨`坐在自己大腿上,花了三分鍾,弄醒了她。

悠悠醒來之後,桂文娟發現自己的下麵很充實,很飽滿,便知道與他還連接在一起,她是初次領教他威力強大的進攻,在他還沒有將十成功力使出之際,她便暈了,想起來,她既感到滿足又感到羞慚,想不到自己居然扛不住他十多分鍾的狂攻,心又驚又喜,從他那微笑的嘴角與目光銳利的眼神可以窺知他的精力依然旺盛。

思及還要被他弄暈幾次,她既興奮又害怕。

一次極度的快活就要帶來一次暈厥。她想起來就有些擔心。

她也交過男朋友,但前男友遠遠達不到弄暈她的水準。她也聽說過有男人特別利害,之前還不相信,當真正與他決戰之後,才發現自己是這麼不堪一擊。對他,現在是又愛又怕,愛他的雄壯,怕他的威力。在王小兵麵前,隻要他大動,她就要要臣服在他胯下。

休息了三五分鍾,兩人體力又基本恢複了。他將她披垂在臉頰上的濡`濕秀發輕輕撩撥到耳後根,問道:“感覺怎麼樣?”

“太棒了!”她腰枝輕扭,胸前一對巨`物在他胸膛上磨來磨去,讓人欲生欲死。

“我還要!”說著,他教她聞名於世的“觀音坐蓮”。

她也學得很快,隻幾分鍾,便能將“觀音坐蓮”精髓施展出來,與他繼續大戰,兩人快活到死,幾乎成仙。

等到她的“觀音坐蓮”威力漸減,他便接著打出一招“神棍打樁”,讓她雙腿`張開並站直,他屁股一挺,便重新進入了她的體內。

如今,又是他作為主攻手。十數分鍾之後,又把她弄暈了。花三四分鍾弄醒她之後,又施展出一招“金雞獨立”,再次將她弄暈過去。

個多小時之後,她也沒力氣再接戰,臉頰紅通通的,泛著興奮的光澤,美眸秋水盈盈,渾身軟成一攤爛泥,隻好求饒了:“兵,我夠了。”

“我還要!”王小兵功力依然深厚,還能大動。

一聲“啊——”,桂文娟再次暈厥過去。他隻好將她抱在懷,不再進攻她,輕撫她嬌軀的每一個誘人部位,好好品嚐她滑膩的肌膚。

等她醒過來,又是五分鍾之後了。

“嗯,你……”她發現他的下麵還連接在自己的體內,既佩服又害怕,生怕他再作幾番狂攻,那自己就要虛脫了。

“娟姐,你讓人著迷。”他緊緊抱著她,說了一句真心話。

“你女朋友平時能滿足你嗎?”她知道他有女朋友。

“不能。”他如實道。

“咯咯……”她伏在他結實寬厚的胸膛上,作小鳥依人狀,含情脈脈,幸福無限。

兩人又溫存了一會,感到更加快活了。此時,他與她身上都已大汗淋漓,散發著騰騰的熱氣,表明男女之間戰鬥的程度十分激烈。

快活過後,王小兵也基本酒醒了,忽然記起自己是來找洪東妹的,問道:“娟姐,洪姐與喜姐在哪呢?”

“東妹接到一個電話,說是賭場那邊收到消息,說深夜會有人去踢場。她與帶喜就過去了。我本來也想去的,但她說今天是我的生日,不讓我去。她說也不用告訴你與謝家化,讓你們在這玩得開心些。”桂文娟紅唇微掀,微仰著俏腦,眨著長長的睫毛,柔聲道。

“現在又不見她倆回來,不如我們過去瞧瞧,怎麼樣?”王小兵也關心洪東妹那個地下賭場的情況。

“好”桂文娟頷首道。

不過,當桂文娟穿好衣服之後,站起來,試著走了兩步,步伐阻滯,隻得又坐下來,蹙著秀眉,微有窘態。

“娟姐,怎麼了?”王小兵已走到了門口,見她又坐在沙發上,走到她背後,俯身輕吻她,問道。

“嗯,我下麵好痛。”桂文娟嘟著紅唇,撒嬌道:“都是你太猛了”說著,揮著小粉拳輕輕捶打他結實的肩膀。

“休息一下就沒事了。”他在她朱唇上又吻了一下,作為安慰,“我過去看看。你就在這休息一會。”

“你抱我去吧。”她嫵媚笑道。

“呃,如果那邊打架就比較危險。我可不能讓你受傷。你不用去,我去看看就回來。如果有事,再打電話給你。”他再次輕啄她朱唇,然後便輕輕拍了拍她的香肩。

桂文娟身子還有些虛弱,要是洪東妹賭場那邊有打鬥情況,她也幫不了什麼忙,下體疼痛,去了也是添亂子,加上今日又是自己生日,幹脆不去還好些,於是便同意了。

辦公室外麵的溜冰場上搖滾音樂依然震憾,前來為桂文娟慶生的朋友都在那溜冰,興趣濃鬱,沒有絲毫要回家休息的跡象。

謝家化不怎麼喜歡溜冰,他會留在那而不去找王小兵,那是由於旁邊有很多食物與飲料,他可以隨意大吃大喝,樂在其中,坐在鐵欄外麵的鐵椅子上,盡情飽食一頓。

剛剛做完激烈的體育運動,王小兵也感覺有些餓了,於是拿了兩包蘇打餅,和著一瓶汽水吃了,瞥了一眼打著飽嗝的謝家化,道:“黑牛,我們去洪姐的地下賭場瞧瞧吧。”

“好啊!”賭博也是謝家化的嗜好之一。他有二大嗜好,另一個便是與別人比肌肉發達。

“走吧。搭摩托過去。”王、謝二人的摩托還在山石集市夜城卡拉ok廳外麵的停車場。如今要搭載客摩托前往。

洪東妹的地下賭場也在山石集市那邊,不過是在集市的外圍地帶,距離她的夜城卡拉ok廳大約三左右。當時霍家開設的地下賭場也是在那邊,與洪東妹現今的賭場相隔百米左右。洪東妹的地下賭場在地下室,那以前是一個倉庫,後來她租下了,就改成賭場了。她的賭場屬於半明半暗的。

方圓十數內的人,都基本知道山石集市那有一個賭場,也了解是有人罩著的,雖有人眼紅,但也掀不翻它。

王小兵與謝家化都去過一次,在進入賭場外麵的路上,有三撥人看風,主要是看有沒有黑道的人來踢場,提前通知麵,做好準備。因為白道一般不會前來查,除非朱由略調走了,那又是另一回事。

賭場有牌九、麻將、撲克與骰子,前來賭博的人,上至腰纏萬貫的生意人,下至種田農民。麵龍蛇混雜。

開地下賭場,除了要在白道吃得開,還要在黑道有勢力,兩者缺一不可。

賭場的看場人,也就是請來維護賭場麵秩序的打手,他們的收入都很高的。不過,也沒幾個人願意做。為什麼呢?那是因為很危險,隨時有可能被來踢場的人一槍斃了。加上在賭場做看場的,也容易參加賭博,多少錢也不夠輸。沒有幾個能頂住誘惑的。常在河邊走,怎能不濕腳?

所以說,開賭場的人,必然在黑白兩道都頗有勢力的。像洪東妹,在白道上,有朱由略罩著她,在黑道上,她不用另外找看場的,就叫自己的手下去那看場就行了。

搞地下賭場,遇到有錢人來參賭,那賭場抽水就多。賭博中,勝者每贏一局需要向賭場交一小部分利益,就叫做抽水,意為抽取些許贏利的錢。

但如果是老板級的賭家聚在一起玩撲克或麻將,賭場抽水固然多,也存在一定風險。一旦有黑道的人上來踢館,要是把賭場的賭資都卷走了。那開賭場的人就要承擔賠償參賭者的損失。要是警方前來掃賭收繳了賭資,那就不用賠錢。

王小兵與謝家化搭乘一輛摩托到了賭場周邊,便下了車,付了三塊錢車費錢,便朝賭場走去。

彼時已是十點多,大街上行人依然很多,轉過幾條偏僻的巷子之後,周遭便寂靜了許多,再往前行十數米,便要到地下賭場的入口了。

往日,在賭場門口不遠處必然會有看風的人,可現在,王小兵掃視一圈,沒發現什麼人,心中暗忖有些奇怪。

上次來這,快要到賭場門口,便能聽到麵賭徒擲骨牌的聲音,如今,走到了大鐵門前,也沒聽到聲響。

但是,麵又有燈光從門縫射出來,確實很古怪。

“難道今天這沒做生意?”王小兵自言自語一句。

“借我十塊。等我去押大小。”謝家化手癢,但身上沒什麼錢。

“你天生是給人送錢的。省了吧,留著買豬肉吃,你還長多兩斤肉。”勸他也沒用,王小兵掏出錢包,取了一張十元麵值鈔票給了他。

以前,來到大鐵門前,敲幾下,便會有人來開門。但此時,王小兵連敲了幾下,都沒人來開門,心納悶,於是用手去拉大鐵門,居然開了。

沿著樓梯向下,走到樓梯轉彎處,便聽到麵有微弱的說話聲,好像是洪東妹的聲音,也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便加快腳步走下去。

一會,便到了地下室,走過一條長廊,已到一扇門前,此時,已能聽到洪東妹的聲音:“如果你不給麵子,要來踢場,那你試試看吧!”

聞言,王小兵已知道是什麼事情了,立刻推開了門。

這時,正在對峙的兩方人馬都看了過來。不過,王小兵還是挺鎮定的,沒有絲毫的驚慌。謝家化也一樣,好像進入無人之境似的。

掃視一眼,王小兵見到占仲均也在場,忽然想起他那時也說過要搞一個地下賭場,如今他在這,估計也是想來入股或者什麼的。

“小兵。”占仲均打了聲招呼。

“仲均,你也在?”王小兵的意思是大家都是熟人,搞這種事,挺麻煩的。

“談些事情。”占仲均笑容有些不自然。

在占仲均後麵站著十幾個強壯的男青年,明顯是他那邊的人馬。而與他坐在一起的,還有兩人,一個是與他年紀相仿,皮膚有些黑,但星目很有神,此人叫顏章,是占仲均的得力手下,另一個歲數要大些,是個三十多歲的鷹勾鼻男子,正是占仲均的姐夫萬容凱。

洪東妹這邊也有十數強壯男青年站在後麵,她與林帶喜坐著。她招了招手,讓王小兵過來坐。

於是,王小兵也坐在洪東妹的身邊。

“仲均,這是怎麼回事?”王小兵心猜到幾分,卻是明知故問道。

“呃,我姐夫他想……”占仲均左右為難,“他想入夥。”

王小兵瞥了一眼那個鷹勾鼻男子,便知道他是占仲均的姐夫萬容凱了。

在黑道上,在小樹林集市與山石集市周遭,萬容凱也是一個人物。不過,結婚成家之後,便不像青年時打打殺殺,漸漸退居二線,作些幕後指使活計了。他早也覬覦霍家的賭場,但一直未能入股,如今,霍家倒下後,洪東妹開設了一間,生意火爆,他便又起了往日的野心,想要入夥。

“我再說一次,你們想入夥,那是不可能的。”洪東妹鳳目射出懾人的光芒,教人看了感覺到死亡的味道。

“大家一起發財,豈不是更好?”萬容凱不悅道。

王小兵與占仲均是結拜兄弟,與洪東妹也是結拜姐弟,現在他也算是一個當事人,夾在中間,幫誰好呢?照道上規矩,應該兩邊不幫。但按情理來說,就應該幫洪東妹,原因很簡單,因為洪東妹已開成賭場,除非還沒開,萬容凱想來入股,那又另當別論。

是故,他掃視一眼不善的眾人,站起來,不疾不徐道:“請聽我說一句。”

在萬容凱與洪東妹麵前,王小兵算是後輩,所以他向萬容凱微微抱拳,表示尊敬,接著道:“以我個人的意見來看。這場子是洪姐開設的,其他人想要加入,除非得到她同意,否則,強硬入股,也沒什麼意思。何況,洪姐有這個實力鎮得住場子,不需要別人來撐腰。別的不說,單說她與小樹林派出所所長朱由略的關係,就足以罩住場子。”

頓了頓,掃視一圈,見占仲均神情平淡,而萬容凱麵色陰沉,明顯不滿王小兵這番話所表達的意思。

不過,王小兵又接著道:“賺錢的途徑是很多的,俗語說行行出狀元,說得簡單些就是三百六十行都能賺到大錢,就看你有沒有用心去做,花多少精力與時間去搏。開賭場是個賺錢的途徑,開個店鋪也是賺錢的途徑,開個石場也是賺錢的途徑。門路很多,大家何必擠在一起,使朋友反目成仇人來走這一條獨木橋呢?”

說到這,他又停下來,瞥了一眼在座的幾人,占仲均臉色依然平靜,不過眼睛流露出讚同之色。而萬容凱臉色更陰沉些,半闔著眼瞼,看似要瞌睡,但雙目射出的光芒卻是頗為犀利,好像能洞穿木石一般。


snaptime:2017-11-21 08:45:28  .exectimeㄩ0.113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