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凡凡一世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  風流小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風流小農民最新章節第0860章 大喬小喬(14-04-10)      第0859章 美人想入非非(14-04-10)      第0858章 快要得到她了(14-04-09)     

第0251章 美人計


王小兵帶著陳林旺等人到君豪賓館吃了一頓,然後各自分別回家。

第二天傍晚,王小兵騎著摩托到了君豪賓館,他不是想來吃豐盛的菜肴,隻是想來瞧瞧安超玩什麼把戲,以直覺而言,他感覺安超應該不會那麼好心單純請自己吃飯,其中或隱含著什麼詭計。

不消十分鍾,便到了君豪賓館的停車場。一眼之下,王小兵便看到了安超的那輛摩托跑車停在了那。

“他帶著功夫高手來對付我?”鎖好摩托,王小兵一邊暗忖,一邊走進君豪賓館大堂。

他是這的常客,從經理到服務員都認識他,他身影一出現,便有一個服務員迎了上來,笑說“安超在303包廂”,於是,引他到303包廂。

上樓梯的時候,王小兵問那服務員看到安超帶多少人來了。服務員說隻見到安超帶著一個女孩子進來,沒有別人。

女孩子?

王小兵心咯一下,一個念頭湧上來:難道安超準備把自己灌醉,然後讓那女孩子跟自己有肌膚接觸,再去派出所告自己強奸?他思忖著:想用“美人計”來陷害自己,沒那麼容易。

這種圈套的可能性非常大,並且頗為合邏輯。王小兵嘴角一咧,扯出一抹淡然的笑意,心已做好準備,感覺安超這招“美人計”算是廢了。

開門進了包廂,王小兵第一眼便瞥見果然有一個如花妙齡女子坐在餐桌旁喝茶。

“小兵,你終於來了!”安超倒像怕他不來。

“我以為你沒那麼早,所以來遲了。”王小兵在安超左邊坐下,而那女孩子在安超右邊。他掃視一眼她,見她也有幾分姿色,身材瘦削,苗條倒很苗條,隻是給人一種皮包骨,不夠飽滿的感覺。他暗忖要是在床上跟她做運動,被她的骨頭撞中,估計也會很痛。

安超指著那位女孩子,介紹道:“這是我表妹容逸宜。她很想認識你,所以我帶她過來,大家一起吃頓飯。”

聽完這番話,王小兵心冷笑,卻不動聲色道:“我這種小人物,在街上隨便就能抓出一大把,認識了也沒用。”

“你那麼謙虛。我早已聽說你在道上很利害了。你認識洪姐?”容逸宜的聲音倒還好聽。

“是啊。”王小兵點頭道。

“有空能帶我去夜城卡拉ok廳那k歌嗎?”她問得這麼直接。

“可以啊。”王小兵察顏觀色,發現她神色之中沒有做戲的成分,暗忖她也算個表演高手了,居然掩飾得如此好。

“我們先點了菜,邊吃邊聊吧。”於是,安超叫來了服務員,點好了菜。他還與王小兵交換了呼機號碼。

這一切都好像正沿著王小兵之前猜測的路徑往下發展,他覺得下一步就是安超再點烈酒,然後把自己灌醉,最後衣服就被脫了,等到有民警來的時候,就會看到容逸宜哭哭啼啼了。這是一個陷阱的完整步驟。

而今,第一步已在進行中,很快要到第二步、第三步……

王小兵一副看穿詭計,淡然處之的神色,隻等安超與容逸宜來勸自己喝酒,那就是關鍵一步了。他倒有些焦急地等著那一步到來。

不過,有一點出乎王小兵的意料,那就是菜肴端上來之後,隻點了兩瓶珠江啤酒,居然沒有點茅台或五糧液或二窩頭。一瓶啤酒,王小兵連半成醉都達不到,根本不會亂性。一直到吃完飯,都沒有再點其他的酒水。

甚至,王小兵歪想安超會不會在菜下春藥,讓自己欲罷不能,最後,也沒有發生這種情況。這可讓他有些糊塗了,猜不透安超要搞什麼把戲。

“我去付帳。”說著,安超便出了包廂。

麵隻剩下王小兵與容逸宜喝茶,兩人新認識,話題不多。他瞥了一眼她,其實她的眸子還是挺好看的,臉蛋也還算可以,就是偏瘦了一點,要是能豐滿一些,也算得上中等偏上的美女。女人沒有肉感,難以吸引男人。

“兵哥,你有女朋友嗎?”她總是很大膽。

“咯咯,沒有。”他以為她是誘餌,想逗一逗她,所以也隻虛言道。

“真的?”容逸宜一雙大大的美眸居然射出喜悅的神色,“兵哥,那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嗎?”

聞言,王小兵心冷笑一聲,思忖原來陷阱現在才開始,莫非到時叫自己一起去開房,之後又可以誣陷自己了。想到既然她想玩,那就倍她玩到底,笑道:“行啊。不過,其實我女朋友啦。”

他以為她聽了會很失望,卻錯了。她的美眸雖然也掠過一抹淡淡的失落,不過,旋即便恢複了興奮的神態,道:“我知道像你這麼出色的男人,肯定有不少姑娘追求的,隻要你不嫌棄我,那我寧願做你第二任、第三任、甚至第四任的女朋友。”

奶奶的!

他心頭冒出一句三字經。自這刻開始,他倒覺得她會不會神經有問題。之前,他還沒碰過為愛癡狂的女孩子,如果容逸宜精神正常,那他人生之中就遇到了第一個能為愛而瘋狂的女人。

但是,當他想到麵前這個偏瘦的女孩子是安超的表妹時,加上她的言語令人很懷疑,因此,他斷定這百分百是一個陷阱。識破了詭計,他心頗歡喜,覺得自己洞察能力不弱。

“咯咯,你真的喜歡我?不會吧。”他端起茶杯,小呷一口,斜睨著她,發現她的胸脯不算小,乳溝雖是寬了點,但旁邊的兩座山峰的山腳與山腰還是白嫩白嫩的,使他有些性趣。

“嗯。那天,我在追風溜冰場見到你之後,我就喜歡上你了。”她非常認真道。

“哦?”他怔了怔,“我對女孩子很粗暴的。你不怕?”

“不怕。我跟了你,就是你的人。”她眼神射出近乎狂熱的神采。

聽著她話語的不合理性,他心冷笑:做戲也不會,還想來玩我,唉,要是你演的真一些,我或許還會上當。

等了一會,不見安超回來,便想到那廝應該是溜走了,道:“你表哥還沒回來,他不會撇下我倆吧?”

“他可能走了。”容逸宜似乎早已知道會有這種結果。

“那我們也走吧。”他咂了咂嘴,覺得是白吃了一頓美味的飯菜,本想與容逸宜再侃幾句,但想到既然識穿了她的詭計,再在這浪費時間,那也沒什麼意思,是故便想回家。

漂亮女人,他見過,並且還擁有。像容逸宜這樣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女孩子,也想來玩美人計,他才不會上當。

等到容逸宜站起來,他發現她的身材長得也算勻稱,雖是瘦了點,不過該大的就大,該小的就小,也有些味道。

“我們到小樹林廣場看花,怎樣?”她居然走了上來,伸手挽著他的左臂,滿眼期待之色。

“咯咯,你……”他倒被嚇到了,人生還是首次遇到這麼容易上鉤的女孩子。

不論從哪方麵來看,她都像是演出來的,使人不敢相信。

她將滿頭秀發的俏腦依在了他的肩膀上,感覺很幸福,嘴角溢出甜美的笑意,道:“兵哥,我可以這樣嗎?”

“這個……,咯咯。”他目光下垂,正好落在她的酥胸上,從微寬的浮溝延伸下去,看到兩座小山峰的側邊,頓時打了個小小的激靈,倒真把她給上了。

想到她可能在演戲,他便微有不悅,於是,忽然伸出右手,以一招精純的鐵爪功抓在她的左胸小山峰上,然後露出最燦爛的笑容,目光卻帶著些許壞壞的神色,似乎在說:還裝嗎?

殊不知,她咬了咬下唇,承受住了他功力頗深的一擊,臉頰頓時紅了,“嗯”了一聲,膩聲道:“有點痛。”

他微怔,居然沒發火,他又抓了抓她右胸小山峰,凝望著她,察看她的神色。

“啊”

她還是沒有慍色,隻是抿緊了朱唇,似乎很享受他的鐵爪功的伺候。隨即,她仰起鼻翼,用陶醉的眼神凝視著他,漸漸地把紅唇湊了上來。

思及她做戲,他伸出食中二指並攏在一起,堵住了她的嘴唇,道:“我還沒準備好。”

聞言,她倒有些失望。

出了包廂,容逸宜還是挽著王小兵的手臂,儼然一對情侶。他不想讓莊妃燕看到這一幕,笑道:“這樣我會害羞的。”說著,伸手去撥開她的手。

“兵哥,你這樣出色的男人也會害羞,我不信。”她雙手緊緊摟著他的左臂,不肯放開。

“咯咯,我們發展也太快了點吧?”他終於道出了疑惑。

“這才是一見鍾情。”她更有理由。

王小兵猜測這應該百分百是安超的“美人計”,所以對容逸宜的“癡情”頗為不屑,還是要撥開她的手。可是,她卻揣摩不到他的真正意思,還以為他真的害羞,像這樣的男人,既有實力又像未破身的小男生,她最喜歡,是以,她更緊地抱著他的左臂。他的手臂貼著她的右胸小山峰,能感受到那的彈性與溫潤。


snaptime:2017-11-21 12:20:48  .exectimeㄩ0.091鏃